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血界寻流落之女

2021/6/10 22:45:19 作者:五成 来源:3G小说网
血界
血界
作者:五成来源:3G小说网
纵横七界,睥睨天下,只因他,杀伐果断!坐拥山河,揽香抱玉,全凭他,纨绔逍遥!血腥杀戮,风流猎艳,男人的野心,女人的柔情,《血界》演绎!!!小五粉丝群,五门:244587034欢迎加入!!!

“你这些年越发的爱煮茶了。”墨君焰端起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明明最是青春肆意的年纪,喜欢的东西却这般老成。

南绯颜但笑不语,这家伙从来都不会好好的品茶,茶如人生,没有几人可以真正的品出它的个中滋味,所以她从来不强求什么,每次来他既然喜欢喝那自己闲来就煮上一壶茶似乎也是不错的。

“绯颜,你这屋子看着冷清,过几日,我添置点物件过来吧。”墨君焰知道自己现在应该韬光养晦,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可是没有南绯颜就没有自己,所以他想尽自己一切可能对南绯颜好。

“君焰,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杂役宫女,我不能求的更多,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这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哪个宫中的上等宫女呢。

“你是不求嘛,你是不想。”墨君焰看着南绯颜,他有时候也会想,是怎样的人家才会生出这样聪颖的一个女儿,明明她都已经知晓自己的一切了,可对于她的过往,自己还是一无所知,她就是一个谜。

南绯颜依旧不语,只是添了些热茶,墨君焰单手撑桌案,或许是他们经历了太多原本未曾想过的苦,所以再接受之后才会变得如此小心翼翼,有时候看着绯颜,他觉得绯颜的眼中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她有时候可以一两天都不会言语一句,但自己偏偏就喜欢和这样的她待在一起,当然,如果可以,他更希望看到自己不曾见过的绯颜。

哎!

墨君焰想着各种事,竟不自觉的哀叹出声了。

“你怎么了?最近不是风头正盛嘛,还有烦心事?”这小子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便从深宫中最黑暗的地方走了出去,他的隐忍坚定可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我……”墨君焰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反倒是看着绯颜从刚刚开始已经细品了好几杯茶了,原来茶水是要这般品的吗?“你很喜欢喝茶?”

大致是因为喜欢,所以她这么多年才在这一块深究吧。

“算是喜欢的吧。”只不过是想在这其中找到自己熟悉的东西罢了,只是有的东西、有的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了。“好了,说着你呢,怎的又转移话题了。”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格里将军叫寻个人罢了,毕竟你也知道,我多多少少在这宫城之中混了这么多年,他也是没什么办法了,所以让我这边也留意几分。”

“寻人?!”南绯颜看着墨君焰,倒是有几分兴趣。

他格里身为北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如今寻个人倒还要如此大费周章了!

“这两年边境有些不安稳,原本我北漠也是不惧怕这些的,只是这几年,高位上的那个主越发挥霍无度,加之天灾无数,我们经不起战乱,南岳在这个时候进犯也不知打的是什么算盘。”

南岳!

南绯颜微愣,有多久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那两个字了呢,久到自己都快要忘记了。

呵!

“这和你寻人有什么关系,你虽说被那位将军收了编,不过想来这个时候也不会让你上战场的,你怕什么!”

“要是上战场我自是不惧的。”男儿征战四方不就该如此嘛。“将军要我寻的那人吧,其实就是个南岳人,据说是五年前被掳来北漠的,将军原本以为不会有人在想起那人,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只是记得当年被他扔进了这宫城奴役。”

“南岳人?那位将军怎么想起了要寻她呢?”南绯颜紧握着手中的茶杯,眼中隐忍的情绪一闪而过,墨君焰自然也没有注意到。

“这就和如今边境之城的那一战有关系了,据说那个人可是当年南岳威名赫赫的南岳九王家的小郡主,当年我虽年幼,但有的事只要想知道也是可以知道一二的,当年那位九王会自刎于战场,根本就不是什么谢罪,而是心死了,他在边境苦战,京都援军即便是来了也只是看着,最后更是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就那样扣下来了,自己的小郡主也落入别人之手,哀莫大于心死,不过短短的五年时光,边境再起战时,可是打的旗号却是想迎回那位流落我北漠的小郡主,还真是可笑!”

“什么!”绯颜手中的茶杯落入怀中浸透了衣裙,墨君焰抬头很是很诧异的看着眼前人。

寻的是南岳小郡主,那还真是……

当年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明明自己已经开始学着遗忘了,可为什么?

“绯颜,你……”

“我先去换了衣袖。”南绯颜也不顾墨君焰在场,仓皇而逃,这些年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修炼的足够强大了,可是听到过往的那些事,她还是不敢面对。

墨君焰看着那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若有所思!

五年?!

一切都刚刚好,当年他同绯颜相交,那个时候他们都很是默契的只说了自己之名,后来自己觉得不想有什么事瞒着她,自己便告诉了他关于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姓氏—墨,墨君焰!可即便是到了现在她也未曾告诉自己,她为何姓?她又有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往,自己一直在等,等着她告诉自己一切,只是如今还能等到吗?

刚刚在墨君焰面前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都土崩瓦解了,南绯颜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五年的时间,她已经学会忘记自己最初的模样了,可在自己准备接受这一切的时候,偏偏又有人来揭开那已经结痂的伤疤,露出隐藏起来的鲜血淋漓。

墨君焰在外间等了许久才等到绯颜重新换了衣裙回来,看着她微红的眼眸,哭了?那样一个倔强的丫头在受到无数毒打咒骂时都未曾流过一滴眼泪,却在听到那个消息之后哭了。

“绯颜,你还好吗?”

“我很好。”南绯颜努力的挤出一个笑颜。“君焰,给我讲讲这一次关于南岳的事吧。”

“好!”墨君焰没有过多的言语,只要是她想知道的,自己都告诉她。“此次一役,双方其实谁都没有讨到好,南岳率先提出了议和条件,说只要将当年流落我北漠的那位小郡主送还给他们,他们不但休战,还送我北漠十座城池以示友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恋叶修在线阅读第五节

    德玛西亚帝国皇宫里的大皇**殿里坐着三皇子嘉镍问:“大哥,前天晚上父王派去三百铁甲后,您派去的杀手是谁?”大皇子嘉奎握起手中的茶杯闻了下淡淡的清香味,大皇子嘉奎说:“婕拉。”婕拉妖魅的眼神看了一眼不远前走来的赵信,哟,这男子长的还挺英俊的,只不过有点冷傲,还真让人几分心动几分害怕。赵信见到婕拉穿着如

  • 首富亲孙女今天也在努力炼药第四章

    ■1996年春濑津美■『...从小时候起,我的身体就很虚弱...』但是,我也拥有和其他孩子一样的小学时代,那时到了暑假,我也会在外边一直玩耍到皮肤被晒黑。6月...在我刚刚进入初中的那年。在我满怀性质的订购了体育课泳装的第二天。那一天,我头一次尝到了住院的滋味。那是第一学期期中考试之前,梅雨降临不久

  • 从一拳超人开始的不正经日常之天注定你是我传人

    T市郊区附近一个巨大的公园旁边,很多类似四合院的民居,墙壁上还贴着出租的小广告,一个长相很是普通的男子走了很多家,都被告知已经租出去了,于是他来了一旁的一家。看到上面贴的告示,犹豫了一下,还是叩响了那漆黑的大门。“咚咚咚!咚咚咚!”两扇漆黑的大门,距离门缝相对等的距离装饰着用来驱邪镇宅的狰狞兽头,锈

  • 云归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年一度的年终大会,不仅是在各个职场中发生,还有就是冥界,顾灵带着锦绣,站在六号当铺屏幕前,两人并没有急着进去。锦绣忐忑的道:“我们现在只有四个灵魂,受罚是在所难免的了,难道你真的决定了。”顾灵反倒是表现的较为轻松,沉静数分钟后,扭头看着锦绣道:“不管结果怎样,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相处了,虽然我

  • 末世游戏[重生]绝脉

    转眼半年的时间便是过去了,林奇每天跟着林虎训练,此刻六岁的林奇也是已经长的虎头虎脑,一套简单的拳法也是打得虎虎生风,哪里还有之前那书呆子的模样。甚至这半年的时间,林奇可以说是进步最快的一个,天生神力,在同龄人内已经是难寻敌手,这一点恐怕林虎自己都没有想到。“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兔崽子们,都过来。”每

  • [洪荒]每次历劫都看到祖龙在孵蛋在线阅读第7节

    夜已深,空中高高挂起的银月,给所有事物都披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纱衣,赤果抱着小虎牙和虎翼打着瞌睡回了他们的冰屋,狼目也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影,估计早就睡了。哈密用头盖骨温了些水漱口洗脸,等洗漱完要睡觉的时候,哈密傻眼了。他瞧着也跟着他进来的大蛇,懵逼的问,“你还不困吗?”大蛇点头,“困。”“那你还不回你屋里

  • 驿路星辰啥?这玩意还能杀人?

    第四章、啥?这玩意还能杀人?木叶的街道上,欧阳晴处理完过户协议后,又继续拉着水门开始了大采购计划。“那啥水门啊,你看我也没个住的地方,那房子估计还要好几天才能够入住,要不让我上你家对付几晚?”欧阳晴看中了一款沙发,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下后,对着一旁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的水门道。水门也是个精明的人,他回过神

  • 每次都和大佬在梦里 HE在线阅读三千法则之魁首(4/5,新书发车,求鲜花)

    三十六重天外!“咦?”鸿钧再一次中断了对那遁去的一的搜寻,心中生出些疑惑:“除了那祖巫烛九阴,竟然还有人能够触动时间法则?”而后,鸿钧又是双眉一扬——“大势的偏移,竟然也越来越大了?”“几个月前我那随手一拨,别说是那一点小小的因,就算是再大十万倍、百万倍,也应该已经抹平!”想着,鸿钧便往下方看了一眼

  •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之完美人生的缺憾

    她没有见过阴云,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她永远看着我,永远,看着,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陆夜宸顾小姐活了二十六年,一路顺风顺水,学业有成事业有成,却独独败在了男女问题上。二十六岁事业有成的女性,还没有结婚,这是一个大问题。“顾主任,你应该谈谈恋爱了,不然都老了。”科室里才二十出头的小护士,一脸被爱情

  • 哪来什么情敌啊之逃命

    胡子胥看着这根手指象一根竹条一样朝自己点来,朴素无华,但如山的压力已经袭了过来。他心中立时感到不舒服,竹竿刺穿肉并引发毒素的那种恶痒恶痛的感觉已在心中泛起。“拔刀斩!胡子胥以掌代刀向他的指头斩去。啵……空间涟漪波动。胡子胥和冯故夫俱是噔噔向后退了好多步。冯故夫哈哈大笑道:我说你基础不牢,境界虽高,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