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都市之疯狂的储物戒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8:24:53 作者:小土豪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疯狂的储物戒
都市之疯狂的储物戒
作者:小土豪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特别预警,宿主星空坐标已经被荒天帝确定,荒天帝已经进入时空乱流进行对宿主的追杀。”“叮,特别预警,宿主星空坐标已经被叶天帝确定,叶天帝已经进入时空乱流进行对宿主的追杀。”“叮,特别预警,宿主星空坐标已经被狠人大帝确定,狠人大帝已经进入时空乱流进行对宿主的追杀。”……一觉醒来,系统不断的提示音响起,荒天帝,叶老黑,女帝,无始大帝等等诸天大佬盯上了他柳辰,他娘的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柳辰真的一脸的懵逼。“叮,系统提示,刚刚宿主将诸天至尊大佬的储物戒洗劫一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

约莫十七岁时,我开始接触潜水。

彼时我的作品集已经整理完毕,帕森斯挑战的结果与个人陈述成绩单也都已悉数打印装订,于是当下的主要矛盾便从没日没夜和炭笔颜料打交道变成了纠结到底应该报考哪所学校更好。凯尔建议我去欧洲,但我更想留在美国。

讲真,发愁比画画轻松不到哪去。那段时间我闭门不出,学校的课也一节不落地全部翘了个干净,老师联系不上我,只得打电话给我的紧急联系人凯尔。

凯尔效率倒是挺高,早上老师刚刚给他打完电话,中午他就请了假从洛杉矶的市中心冲到了我暂租的小公寓,把我从铺天盖地的塑料包装、矿泉水瓶和彩色广告纸里拖了出来。当时我已经两天没有碰过食物、也没怎么好好睡觉,宛如一只和牛油果连续交/配了二十小时的spitter,不过鉴于凯尔的职业——他对这种生活状态并不陌生便是了。

“嗨,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的,阿希利娅,我说过——”

“要我好好照顾自己,我知道,凯尔雷纳,你每封邮件的结尾都是这句话。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过得这么糟糕,但是我真的静不下心来,凯尔——我头疼得要命。我快疯了。”

凯尔放弃了给我做心理疏导——准确来说一开始他就没做这个打算。他勒令我换了身干净衣服,我们一起在汉堡王吃了顿家庭套餐,全程我们都没有提到任何有关报考大学的事情。他给我讲了几件工作趣事,我帮他一起骂了他那个该死的编辑,这顿饭我们吃的其乐融融,不输给世界上任何一对好兄弟。

吃完饭后他载我去了海边,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我还在和他开玩笑说你该不会是让我和你一起抓水母吧Mr. Kyle Patrick Star时,他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领到了潜水中心服务站。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穿上了潜水衣背上了氧气瓶,莫名其妙地跟着教练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那是我第一次真实地接触海洋,尽管年幼时我也曾经和凯尔一起在海边捡过贝壳、垒过沙滩城堡,或是一股脑地将海水往对方脸上泼,但是这种被咸水包裹、阳光淋漓地穿透海面折射在身上的经历却实属第一次。我的头顶上方一片空白,浅水区的鱼苗亲吻着我的脸颊和手臂。也正是在那时,我突然觉得一切我曾为之烦恼躁动过的事情都显得渺小而又可笑。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海是生命之源,因为我正处在生命之中。

*

“这是什么?”

我们顺着电梯来到了最底层,或许因为现在是深夜、处刑室也不怎么需要活人看守,我一路上都没瞧见几个士兵(每个人都在对我指指点点,我宁愿一个都没见着)。令我惊讶的是,这里的大门是敞开着的,我能看见门外剔透的海水和我无法辨认出品种的海草鱼类,但这道门仿佛是有魔力一般,将属于海洋的那部分完全隔离在外了。

“气袋,我们的安保措施。在亚特兰蒂斯只有名门贵族才能呼吸空气,这里用来关押重刑犯和死囚再合适不过了,”奥姆难得耐心地解释了起来,“举个例子,地下二层水牢里关押着谋杀犯和强/奸犯,他们要么老老实实地呆满漫长的刑期,要么就在逃出水牢的第一秒窒息而死。”

“的确很高效。”我试着去摸了一下所谓的气袋——那其实就是一道水墙,与我从陆地上去触碰海洋的感觉并无差异。

在奥姆开口之前,我先他一步跨了出去。

我的上帝,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我几乎要在一瞬间尖叫出来——我既没有穿着快要勒死人的潜水服,也没有背着沉重的氧气瓶,但我可以呼吸,就好像在陆地上一样;

我也可以睁开眼睛、正常地说话,海底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黑暗冰冷,相反地,它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绚烂的光影。

如果要形容我此刻的感受——我就像个玩了一辈子雅达利的宅男突然接触到了索尼PS4,还被箍在冷战阴影中的家庭主妇第一次在荧幕上看到了《星球大战》。这可不是看一版3D海底总动员或者玩一次The Blu能够媲美的体验,这简直是——棒极了——我的大脑已经搜刮不出除了AWESOME以外的任何词汇了。

“我猜亚特兰蒂斯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对吧。”

“喔,得了吧,我知道你还在为那句狗/屎亚特兰蒂斯(f/u/c/king Atlantis)耿耿于怀,我真挚地向您和亚特兰蒂斯表达歉意。”我回头向他翻了个白眼,同时顺手拨弄了一把身旁的海草,它的叶片滑腻得像是打了胎釉,但果实却比礁石还要坚硬粗糙。

“我接受你的道歉,现在还为时不晚。”

“我是不是该说声谢主隆恩?”我试着转了个圈,水的阻力于我几乎完全消失了,明明身体完全被海洋包裹着,但我的一举一动却比在陆地上还要轻盈。

“请随意。”奥姆在一株几乎有几十米高、植物模样的东西边停下。

“这又是什么?”

“灯笼海绵,它的造骨细胞非常发达,最高可以长到一百多米。而且它的光色也很独特,仿佛就是为了当路标而被创造出来的,”奥姆顿了几秒,突然话题一转,“看来你的运气还不错,赶上了末班列车。”

在他话音落完的下一秒,一辆匀速行驶的列车在他身后戛然而止。那辆列车的模样有点像轻轨,但比轻轨要短上许多,细细数来也就只有不到十节车厢。看来要么亚特兰蒂斯的人口数量岌岌可危,要么这辆列车压根就不对外提供通勤服务。

“环城列车,亚特兰蒂斯的基础公共设施,非盈利性项目,无人驾驶,固定路线,但一直广受好评,”奥姆倒真的像个导游那般介绍了起来,如果自动将他话里那些油然而生的骄傲感剔除掉的话,听这只孔雀鱼讲上几句倒也不赖,“从列车里你甚至可以俯瞰到亚特兰蒂斯的全景。”

“那我可真是太期待了。”

车厢里的空间比我想象的还要狭小,粗略估算如果想要获得不错的旅行体验的话,那么装下四个人便是极限了。我还在思考为什么这样极大浪费的交通工具会广受好评——除非是因为亚特兰蒂斯人均一颗金鱼脑子,列车便在我对类人型生物与鲤亚科器官契合施行可能性的思考中缓缓驶离了这方海绵车站。

按照电梯站位效应,我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的斜对面——也就是离他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

在最初的五分钟里,我一直以双腿并拢、双手放置在膝盖上方、宛如一个即将接受质证的被告人姿势正襟危坐在金属长凳上。

我原本还寻思着他们为什么不装个加绒坐垫,然后我意识到,这帮亚特兰蒂斯人与其说是不畏寒冷不如说是将性/冷淡贯彻到了每个领域,以他们这种在家穿皮出门套甲的生活态度,加绒坐垫和垫张手纸好像区别不大。

然而尽管同样是坐在流水线式长椅上,奥姆却与我待审犯罪嫌疑人一般的气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国王到底是国王,哪怕躺在婴儿车里估计也高贵得宛如加冕现场,相比起他的光芒万丈来我的蜣螂本质愈发暴露无遗,只好全程抬头望天,不时对他报以礼貌性微笑。

于是这五分钟过得格外尴尬且漫长。

“我可以坐那吗?”

我最终还是决定率先充当ice breaker,与其坐在这里和奥姆干瞪眼,我倒宁愿瘫到他旁边的位置上去,至少这样他碍我视线的几率也能打不少折扣。

*

陆地女孩几乎要把脸贴到玻璃上了。

列车驶出旧城区后,外面的景色就愈发旖旎了起来,斑斓的光影渗过海玻璃铸成的薄窗,将整间车厢都染上了火焰般跃动的色彩。

原本她只是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盯着对面窗户发呆,但在光影涌进来后没多久,她干脆也不顾形象地起身跪在了位置上,好奇地向外探去。

“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这、这实在是——太美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地方——”

尽管她的欣喜磕磕绊绊,但她的眼睛里却有着不亚于任何一只捧螅水母的光彩。

在此之前奥姆从未认真打量过她。当亚特兰蒂斯人提起陆地人时,他们的态度往往非怜悯即嘲讽,多看一眼也只是浪费时间精力而已——就好像没人会去特意观察一只水藻或是蠕虫——除了渔夫国人,他们还得借此感时伤春。

奥姆一直将她归类为陆地女人,实际上她的年龄甚至不能算女人,还只是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女孩而已。

他向来无法否认湄拉的美丽,相较她而言这个女孩的黑发和深色眼瞳都使得她有些过于不起眼了。

然而事实是她有着一张并不亚于湄拉的精致面庞,而那双眼睛更是宛如揉进了星尘和鳞粉,一时间他想不出任何奇瑰或是珍宝能够与它们相媲美。

他听闻过陆地上有一种叫花的植物,它们像海葵和珊瑚一样美丽,但比它们都要脆弱和柔软,陆地人喜爱花,于是特意为它们创造了许多全新的词汇,它们的出生叫绽放,死亡则被称作凋零。

花大概就是这副模样吧——奥姆望着女孩,这般突兀地想道。

她和湄拉一样纤瘦——不、可能要再小巧一些。湄拉生性火爆、一切事情都敢作敢为,若不是受制于出身,她更适合当一名出色的外交家、一名运筹帷幄的谋臣、以及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无论哪一样都比做泽贝尔的公主要合适。或许她也适合成为王后——但至少不适合成为他的。

但阿希利娅也是名战士。他早有耳闻,被绿灯戒指选中的人都拥有万中挑一的意志力,每一名绿灯侠都是英勇无畏的战士,组合起来就是全宇宙最强大的军团。

她既然曾被选中、并且在扇区新的绿灯侠出现后仍然保留着戒指,那么她也必然有着过人之处。

她也曾与数倍强大于自己的敌人战斗过。她也是一个人孤零零地长大。她也曾受过伤。她也曾流过血。但她也会用自己尚未痊愈的手拿起画笔、转而去描绘那些惹人怜爱的温柔的东西。

“你若是想把它们画下来,我之后会让人送些颜料给你。”

在他意识到阿希利娅的惊呼到底有哪些内容之前,他便已先大脑一步说出这句话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猫传说之第七章(7)

    校长在上面说话,周琅星在下面分神胡思乱想,前面说的一大堆都没有听进去,还好开了智脑终端的录像模式。“……今年的军训是野外求生竞技比赛,高年级学生和低年级学生组队,人员分配由主脑随机组合,五人一队。具体规则由教务处发送邮箱到各位学员,大四学生不参与……”周琅星大概就听到了以上的话,期间他都不能集中注意

  • 现代的阴阳师之不夜天

    刘浩依旧是骑着,他那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宝贝。哼着不带调小调,来到了公司。跟强子打了个招呼,张队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在强子死皮赖脸的询问下,和张队的一脸谄媚微笑中,刘浩走进了大老板的办公室。情景依旧,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墨镜男刘刀依旧是站在东方燕的身旁,时刻的警惕着,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似地。东方燕身前的

  • 鬼吹灯前传3:始皇金棺之刃控-锁链

    将军与少年的一攻一防,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完成,大莫将军沙包般大的拳头,带着燃起的控能,携带着极其凶猛的气势,重重的砸在了少年的大刀之上。按常理来讲,柔软的肌肉与金属的碰撞,不会发出太大的撞击声响,但是此次的撞击,却如同坚钢碰硬铁,竟然发出“当”的一声巨响,震的在场几乎所有人无不埋头遮耳。胖子心中微微一

  • 鬼眼皇后:陛下,妾不嫁第4章在线阅读

    “凭什么?”白毛被抓得手腕生疼,他猛地从钱匣子里抽出手的同时,瞪了眼刘真,嘴上骂骂咧咧地嚷道:“就凭整条街你生意最好,你就得交三份,这可是上面的意思!”什么狗屁上面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就是白毛他们几个看场子的眼红了刘真的生意火爆,却没有打点他们哥几个。对此,刘真心里头是明镜的。但有些事心里头明白,嘴上

  • 当明星开了挂第10章在线阅读

    予舟大概跟邢云弼犯冲,见他一面,马也不想骑了,黑着脸去换衣服回家。我也喂完胡萝卜了,摸摸马和它告别,跟着予舟进去换衣服。真是折腾,马背都没上,衣服换了两套了。这马场搞得很原生态,连休息室都是原木做的小木屋,予舟有自己专用休息室,他骑马骑得多,换衣服动作很快,下午阳光带金色,从窗户照进来,他背影非常漂

  • 行走中的林夕在线阅读第4节

    两人在半山腰处休息,而另外两个地方,却是两幅光景。此刻,夜流云和夜沐辰正站在一座山峰前,目光微变。他们的面前,有几具尸体,全部都是死的面目全非,身上似乎有雷电灼烧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死于雷电。可是,他们也没有听到什么雷电之声啊,他们是怎么死的?夜沐辰还好,看着这几具尸体,就算被毁的面目全非,至少他

  • 观察者之第七章(7)

    太子府邸不像皇宫规矩那么多,除了叶辞和莱斯两个人偶尔来住,剩下的只有几个AI机器人,负责他们的日常起居及安保工作。“叮——检测到垃圾食品,油脂及糖类含量超标,请主人停止食用。”保姆机器人奥利奥转着轱辘来到叶辞身边,两眼射出红色的射线对着叶辞手里的零食扫了扫,发出一声警报。星际时代的AI技术发展到前所

  • 一个身体两个因之第五章(5)

    因为好姐妹王瑶的仗义相助,沉鹿好不容易做完了试卷。这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交卷,便跟着王瑶一起被李林峰叫去了办公室。当时大家都还在答题,她也不好在教室里发作。于是沉着脸先出了教室,浑身低气压到办公室等着。王瑶跟在少女后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她抬起手摸了摸刚才被沉鹿掐着的脖子,尽管对方没下狠手。可当时沉鹿

  • 穿成灵异文里的受害者在线阅读第六节

    打电话是可以的,只要用手腕上的手表就可以打通单线连接的空尼的电话。只不过手表通话音是外放的,也无法使用耳机,所以当晴子打通电话的时候,不仅小兔笔好奇的凑了过来,连懒洋洋的树懒文具盒都睁开了眼睛。拨通音响起之后,对方几乎是秒接了。“嗨~晴晴酱终于主动给尼酱打电话了,尼酱好开心~~~”“因为空尼的研究肯

  • 顾少的心尖萌妻:震惊的夏雪

    从乐器店出来之后,刘星就顺道去买了相关的直播设备,回到家之后便把这些直播设备安装好,在一切都忙完后,刘星便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了一个当今比较有名的直播网站——斗牛直播,在里面申请了一个账号,在账号申请下来之前也暂时没什么事做,索性便关了电脑,拿起了一旁的吉他。轻轻的拨了一下弦,发现虽然声音差不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