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野蛮娇妻养成记走,找场子去

2021/6/11 17:35:20 作者:海诺 来源:17K小说网
野蛮娇妻养成记
野蛮娇妻养成记
作者:海诺来源:17K小说网
“上床了吗?”“没有。”“接吻了吗?”“没有。”“牵手了吗?”“嗯。”“很好,友情提醒,你贬值了两百万,婚期延长两年。”“……”

“长青,等会儿有空么?”束着发箍的师兄笑得一脸讨好,大大咧咧的叉开双腿蹲下,勾住正在练剑的小正太的脖子。

小正太一抬眼,墨色的瞳孔撇了自家笨蛋师兄一下,小大人的叹了口气:“长青一会儿要和大师兄整理仓库的卷宗,闻师叔交代要……”

“诶~管这么多事干嘛吗,有大师兄在就行啦,不缺你个小家伙,”师兄利落的将自家小师弟扛在肩上,一个轻功跳踩在小墨鹤上飞向江南,“你宋师兄在茶馆遇见华山那群家伙了,华山那群家伙仗着人多死活不还钱,叫我们去撑场子。”

“这种团体活动小师弟可不能缺席啊~”

郑长青:这也不能是你打扰我和大师兄单独相处的理由!

“话说,师兄,华山到底欠我们武当多少钱啊。”小正太歪头,戳了一下对方重阳袍上的毛毛,“感觉我们要了这么多年的债到现在都还在要啊。”

青年摸摸下巴,稚气的脸皱了皱:“这个啊,听师伯们说这过程还挺复杂的。反正,我们再要个十年二十年都要不完的。”

“后一句是萧居棠小师兄亲口说的哦。”

郑长青:呵呵,那个完全没有师兄形象一天就知道压榨他的家伙说的话,恐怕还是要掂量掂量一下啊。

“而且,”青年突然一咬牙,“临猗那个混蛋,上次就欠我十三两银子没还,都拖了四天了,今天正好他在,再不还钱我就和师兄一起把他斩无极了!”

郑长青:求不扯上他,那里又没有欠他钱的华山。

两人很快到了江南茶馆,原本该是喝茶听书的地方,此时只剩下已经对峙起来的华山和武当两拨人。

“客观,你们这样我们不好做生意啊……”小二为难的上前低三下四的道。

一名武当弟子把一个白色的钱袋扔在桌上,隔的远远的都能看见蓝色的丝线蜿蜒缠绕,勾勒出一个美丽的图案,系在顶端的墨色小玉球垂在桌子上,发出叮当的响声。

“今天你的茶馆我们包了。”

“这……那就多谢这位爷。”

“你们怎么才来啊。”宋居亦朝两人招手,几名武当弟子也看了过来。

“哇,史星,你怎么把长青带来了!把长青给我抱抱呗。”一个武当弟子眼睛一亮,眼看就要扑上来,一旁看上去沉稳一点的武当弟子闭眼说了句“无量天尊”,然后几柄小飞剑快速绕着那位吵着要抱长青的师弟转了几圈。

“徐师兄,我这不是在来的路上碰见了么,长青一直窝在山上都快变小老头了。”史星干笑了两下将肩上的小正太递给师兄。

徐谓川收回飞剑,撇了眼乖乖站好的两个师弟,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家师弟这么蠢总不可能不要了吧。伸手牵过长青,理了理对方黑色的衣领,确定长青没被自己的笨蛋师弟勒到哪后,才满意的收回视线。

“长青穿着和光衫感觉跟大师兄一样一板一眼的,”史星手肘放在把长青带来的武当弟子沈武肩上,轻声嘀咕,“诶,我们门派的木头已经够多了啊。”

“还好吧,如果像詹师兄那样在暗香沾花惹草的……”沈武摸了摸下巴,语气略显迟疑。

“这个就不太好了……”

徐谓川立刻赏了两个笨蛋师弟一人一柄飞剑,这两家伙不知道在长青面前说这些会带坏小师弟的么!

“这不是沈武么,好久不见啊。”对面一华山开口,放荡不羁的坐在桌子上,手里还端着一杯茶。

华山:免费的茶不喝白不喝。

“临――猗――”沈武飞剑出鞘直指临猗那深邃的瞳孔,“还钱!”

“小一,这就是你说的上次那个傻傻借你钱的武当?”一边的华山看见自己同门被挟持了也不慌张,有一搭没一搭的还聊着天。

“徐师兄,别说这么直白啊,这剑都要戳我脸上了……”

沈·傻武当·武:当他不存在是吧!

“临猗!今天不还钱别想踏出这茶馆一步!”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已经踏出来……哇塞,你来真的!”

“姓徐的!”宋居亦看着打起来的两人手莫名开始痒痒起来,“还钱还是被揍一顿,自己选。”

“被揍了就可以不还钱了么?”

“你想多了。”

华山弟子皱眉,头撇过去不看武当这边:“那我干嘛白挨这顿揍啊,我又不傻。”

“这是利息。”徐谓川在一边幽幽补刀。

宋居亦得意的一挑眉,挽起剑就来了个“鹤亮翅”。旁边的华山也不可能看着自己师兄被打,撸起袖子要帮忙,徐谓川几个师兄立马提剑拦上去。

两方人马战成一团,被遗忘的长青小正太道了声无量天尊,然后淡定的坐上长椅找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的喝起来。

诶,要是大师兄也在就好了。

长青皱了皱包子脸,手中淡色的茶水倒映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小正太,紧接着,天降“雨水”扫了唇红齿白的小正太一身。

这水还是温的。

郑长青:我@%&#……

“哇!长青没事吧!”立即跑过来的沈武慌张的手都不知道放哪了。

怎么办,长青肯定是被茶水烫到了!早知道刚刚那一剑就不朝那个方向挥了!

临猗脸色稍显严肃,熟练的把剑收回剑鞘,从衣服里掏出一块蓝色的方巾,蹲下身给还愣着的长青擦了擦水渍。

“哪里被烫到了?”

“没事,那杯茶应该是放了一会儿,水已经是温的了。”长青心里各种情绪翻江倒海,脸上依旧一本正经回答临猗的话。

郑长青:大湿兄送我的和光衫居然被这两混球弄脏了!战无极一百遍啊!

蓝色的方巾歪歪斜斜的搭在小正太头上,临猗很快又像逗猫一样把沈武牵走了。

临猗一边遛猫一边心里悄悄擦汗,远远撇了眼还端坐着的郑长青舒了口气。这不走不行啊,那小道长明显暴怒了,再不走沈武这白痴不知道会吃多大的亏。

椅子上的郑长青深呼吸了几下,干脆转过身背对两个瓜娃子,念起了大师兄教的清心咒。

无量天尊,那二货是他师兄,打死了要不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逐渐起了杀心在线阅读第3节

    满仓媳妇是第二次到林老三家看林小满了。床上的林小满还晕着,没有醒来。听完吴春华的诉说,满仓媳妇叹了一口气“春华嫂子啊,我看这姑娘是因着伤了脑袋给失忆了。”“那可咋办啦?”吴春华一听,心里急了。原本还想着等那孩子醒了,问她是哪的人,好送人回去了,这下子失忆了,啥都想不起来了,可怎么办啊!都到这一步了,

  • 微微同人之本只想围观之医院(上)(1)

    再回到旧城,已是09年后的冬天。旧城最大的医院旧城医院门口,不到四米宽的门口被络绎不绝的人群堵上了,人群乱成一团,吵闹声不绝如缕。韩一行不断地用手扒开挤在身上的人,从小的不能再小的缝隙中艰难地穿梭向前。此刻的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同时挤到医院里来,也不想弄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对他而言,尽一切的力

  • 我弄丢了曾经的自己第六章在线阅读

    秦韵勾搭谢逍没得逞,这会儿也不敢往众人身边凑,只能在卧室里窝着假装玩手机。天大亮的时候,张芸颖才落地,她拎着行李,刚进门就看到众人凑在一起,禁不住大声喊道:“干嘛呢都这么热闹?”张芸颖明明快三十岁的人了,长得却跟个少女一样,肤白貌美,眼角微微上挑,有一丝风流的意思。她的声音带着老北城人独有的腔调,听

  • 当庄花穿成西门吹雪在线阅读第六章

    徐春春虽然人不情愿,但是该有的客气还是有的。毕意她好歹也是一村之长的女儿,她的丈夫是知识青年。所以她也是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同志她不开口,周小兰也没有跟她搭话。两个人出了家门,顺着小路拐了几个弯,就到了大路上。说是大路,其实也就是比普通小路宽点的土路罢了。周小兰一扭一扭走的慢慢悠悠,徐春春也不着急,穿来

  • 我师父是马小玲第五章在线阅读

    话说当时双方交战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德隆威廉父斯只射了几记冷箭,因为他需要隐藏自己的攻击位置,所以大家也能当然想到并认为他是为了战斗而躲藏。德隆威廉父斯原本是在山坡上放冷箭,由于远离战场,大家谁也没有注意,突然两个哥布林冒出来偷袭了德隆威廉父斯,并把德隆威廉父斯拖走,而众人由于战斗的紧张,都以为德隆支

  • 六界之逆鳞传奇在线阅读第2节

    房间内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还带着小小的呜咽。这一间宽大的房里铺满了洁白而柔软的地毯,风从细小的窗缝中吹进来,将淡粉色的窗帘轻轻吹起,又缓缓落下。房间的正中央,雪白的毯上正坐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脑袋上扎着两颗小小的丸子,肉嘟嘟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看起来可怜巴巴。小姑娘同样胖乎乎的小手正捂着自己的眼睛,

  • 义城之梦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6章小少爷,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米糯糯。——米糯糯早早地就到了学校,米糯糯捧着昨晚做好的蜂蜜炖奶布丁,小心翼翼地放在课桌的抽屉边上。她想着一会儿下课拿去给齐笙,嘴角就不自觉地挂上了一丝笑意。第二节课下课的时间长些,所以一下课,米糯糯就从抽屉里拿出布丁袋子,脚步轻快地往楼下走去了。她在高二一班的

  • (穿书)土著不好惹之那路直通天堂

    世界刚刚形成时的光,是让一切生命长成它的雏形,而后一切伟大的战士都诞生于这个时代。世界起始于混沌,又结束于混沌,人们为了诗意而活着,又死于诗意,而很少人知道决定着一切的宿命,正在理式的宇宙鲜明地存在,标示着一切生命存在的意义。不同与莫洛克的飞鸟和暗夜悲剧,这个时代孕育了很多战士,他们坚定的眼神似乎在

  • 让他娇(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琅琊山上琅琊阁,这时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地方,然而那布局陈列却已颇具大家之范。先不说围绕着琅琊山四周深不可测的水,也不谈上岸以后隔绝外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屏障,单说这林立在山林之中时隐时现的楼阁,都让人觉得这方名扬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这琅琊山藏着许多秘密,各个小童自是不敢多问。只是那住在琅琊山

  • 天声凌霄殿上,叩拜司法大天神!【5/5】

    九重天,凌霄宝殿!一条长长的白玉天阶,直通帝王宝座,玉帝高高在上,与朝臣泾渭分明,凸显了皇权至上。此刻,天阶前,却有一道身影站立,一身藏青色长袍,黑发如墨,面容俊朗,正是擒拿妖猴归来的苏铭。在他身旁,跪着被穿了琵琶骨,却依旧桀骜不驯的猴子,唯有望向苏铭时,猴子才会眸有惊惧!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