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楚留香手游同人]孤星(我X蔡居诚)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18:23:37 作者:莫道倾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留香手游同人]孤星(我X蔡居诚)
[楚留香手游同人]孤星(我X蔡居诚)
作者:莫道倾心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在人生的道路上走歪了没关系,以后也正不回来。”

向阳早上醒来时蒙了很久,坐在床上盯着墙呆坐了好一会儿,梦里残留的触感和悸动才消散了些许。他呼出一口气,翻身下床,走去洗漱。

他梦到了一个人。

一个抬起头时因为光而眯起眼睛的人。那个人仰起头看他,伸出手把他拽过去,他的鼻腔霎时就充满了属于那个人独特的气味。他看着那个人贴过来,桃花眼里带着笑意,就像被塞壬迷惑的船员,甩掉了身后的一切,不管不顾地贴过去,任由那人的吻细细碎碎地落在他的唇上、脸上。

他梦到了路疑。

向阳拿起毛巾把脸擦干,看向镜子里额发被水沾湿的自己。

眼神是迷茫的,头发是乱的,眉毛是皱着的,耳朵是很红的。

这是向阳藏了很多很多年的人,在这些年里一直都是另一个向阳。

一个不肯把自己放出镜子外的向阳。

向阳把毛巾放到一边,伸手把耳朵旁的头发压下去挡住红耳朵。

他扭过头去,让镜子里的向阳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向阳从来没喜欢过谁,青春里疲惫和疼痛占了多半,没有时间去悸动也没有能让他悸动的人,路疑是头一个让他三番五次控制不好自己的人。或许是因为路疑漂亮的桃花眼,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独特的香味,或许是因为他在自己使坏的时候没露出恶意,或许是因为在他面前可以不那么累,或许是因为他和自己太像。

或许呢。

向阳不知道。

他不怎么怯,但他很容易怂。当他独自遇上解决不了的事时,当他没法确定下一步该不该走时,当他自己遇上陌生的事物时,他会跑。

喜欢就喜欢,悸动就悸动,这些不在他能完美处理好的事里,那就把它们无视掉。

不说出来,不表现出来,那就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儿,没有第二个人会因此受伤。

向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地呼出来,转身走向客厅,拿起搭在一旁的衣服穿上。王姨这星期得回老家处理家事,妈妈出差大后天才能回来,家里只有向阳一个人,他穿上衣服,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因为起的有些晚所以就没热,太冰了他也喝不下去,干脆拿个袋子装着牛奶和家里剩的最后一袋面包搁在书包里,拿着钥匙背着书包就出了门。

取车、骑车、停车,走进教室、寒暄打趣、假装自己很开心。

或许是因为那个梦,向阳今天格外累。他好几次差点没控制好自己,想转头看看路疑,还好最后是控制住了。

穆颖跑到林琪旁边坐着,俩小姑娘聊得很开心,她的座位空出来,被陈鹏和李铭给占了,赵程和康子一也拎着薯片走过来倚在向阳桌上。向阳坐在一堆人中间,笑着听他们闹,笑着附和,笑着注意着每个人的情绪变化。

挺有意思的,听一堆人扯闲篇确实不会无聊,但要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实在太累了。

向阳还是笑着。

赵程有点因为李铭抓了一把薯片走而不爽,向阳于是把话题带到赵程喜欢的东西上。赵程被转移了注意力,又开心起来,李铭还想去拿薯片,向阳就把桌兜里刚才去食堂顺便买的小零食递过去,小零食被李铭顺手分了一圈,回来时只剩了个底儿。

向阳接了陈鹏的话茬,跟王博辰一块笑,顺便把康子一也拽进了话题。

阳光灼着他的后脖颈,但他只是笑着闹着。

要合群。

合群。

向阳以为这样的疲惫顶多只会持续一天,但直到三天过去这股疲惫也没消失。

在被母亲回家放行李箱的声音吵醒后,向阳的疲惫更上了一层。他揉了把脸,看了一眼手机。

四点。

向阳放下手机想再睡一会儿,但好像是累过劲了,大脑反而开始清明,即使闭着眼睛十分疲惫也无法再次入眠了。

王姨还没回来,向阳起身去洗漱、穿好衣服、拿出最后一盒牛奶在微波炉里叮了一下,顺手拿了一包小零食当早餐。吃完后就拿着热好的牛奶,边喝边穿外套背书包,最后把空盒子往垃圾桶里一扔,拎着钥匙出了门。

只有天气从晴天变成阴天,笑闹合群还是一成不变。

因为没睡好,向阳今天三番五次地走神,为了保持注意力专注更累了,中午本来想睡一觉,但王博辰被语文老师给拽去背课文,穆颖只能请他帮忙,俩人清完教室回来就已经快上课了,向阳只好继续困着,到晚自习排练时困得连自己在说啥都快不知道了。他怕多说多错,干脆拿了根笔就走到路疑身边。

先休息会儿再合群也不迟。

向阳在路疑身边坐下,余光看见路疑在那里坐立不安的,嘴比大脑动得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把话问出口了。直到他扭头和路疑对上眼睛他才反应过来,赶紧就截住了话头。

完了。

脑子不清醒真是坏事。

路疑半吼出来的那声“向阳”把向阳脑子叫清醒了不少,但还是犯困。向阳抬头看过去,看见路疑皱着眉提起的一口气又叫他慢慢地吐了出来。

向阳能感觉到路疑老是照顾自己,比如说他不经意间透露出在注意自己,比如说他死活都要让自己睡觉,比如说在他睡熟到醒来都没听到吉他响过一声。

或许是因为相似才吸引。

向阳不想控制自己了,在路疑身边睡上一觉之后不再那么疲惫,只是浑身犯懒,软绵绵的提不起劲儿。他就借着剩下的那点儿睡意,借着那点迷糊去嘀咕着真心。

“我不想回家。”

家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热闹没有笑意。他一回去,就觉得自己像那个鸟窝里的树枝,没法自己做选择,没法去跟带了翅膀的鸟一样飞走。

最初掉进那个鸟窝也是风替他做出的决定。

“我知道。”

向阳听见路疑的声音,带着理解和习以为常轻轻地飞过来,于是他抬起头,看见路疑伸手拽住他的胳膊。

“但你需要舒适的睡眠。”路疑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向阳的肩膀。

向阳一瞬间变得很委屈。他低下头去,想着刚才路疑声音里带着的无奈和不甘。

向阳这一辈子碰到了很多人,但第一个把他的呢喃当真的却只有路疑一个。

路疑也不想回家。向阳听出来了。

他们又有相像的点了。

但他们还是得回家。

镜子里的人再怎么想藏情绪,镜子外的人也都知道。那这镜子里的人藏这情绪,镜子外的人也会跟着难受。

不能这样了,镜子里的人想。你看镜子外的人多疼自己啊,不能把这么一个懂自己的人给弄丢了。就这一个,错过了说不定一辈子镜子外都不会再来人了。

镜子外如果不会来人,那镜子里的人也就没了。镜子里的人如果没了,那树枝就永远也无法逃离鸟窝了。

向阳想像那只鸟一样,飞离一切。

风吹过来了,问他:你是想跟着鸟窝一起坠落啊还是一辈子离不开鸟窝。

向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前者。

即使会落在地上他也想见见蓝天白云,也想看看风是怎么带着羽毛前行,也想试试轻松自由的感觉。

“明儿中午也来练吧,我陪你。”于是他说。

镜子里的人犹豫着像镜子靠近了一步,镜子那边儿的人也走过来了一步:“早上吃不吃小笼包?”

向阳还是困,但是在路疑隔着层镜子冲他笑的时候就一点都不疲惫了。他也冲路疑笑了笑:“谢谢。”

路疑是个很贴心的人。

向阳自从吃了路疑带的小笼包就没再吃过自己准备的早餐,或者说干脆就不准备了。他每天早上进班就少了很多疲惫和厌倦,多了一丝期待。

或许是对早餐的,或许是对路疑的。

亦或是两者都有。

几天下来,向阳觉得自己都被路疑照顾习惯了,天天更愿意待在路疑身边。中午和晚自习排练是向阳最喜欢的时候,他一坐在路疑身边就不想挪窝。

但向阳被照顾照顾着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他知道照顾别人多累,对路疑或多或少有了些愧疚。正好快会考,他成绩又好,就帮着路疑复习也行啊。

不能老让路疑照顾自己啊。

向阳中午跟着路疑去练琴的时候顺手拿上了会考说明,路疑看到的时候还挺吃惊,估计以为自己之前那句是随口说说。向阳坐在路疑身边,让路疑先练,自己拿着书背着后面还剩下的一点。

路疑吉他弹得很不错,起码向阳喜欢听。原本从网上扒的谱子只有个基本的和弦,有些干,路疑估计是改了一下,听起来舒服多了,加了些变奏听起来也不干了。

节目选的歌是个英文情歌,音域挺适合表演的人的,调子不高,节奏缓慢但又不拖沓,路疑弹出来就让人很踏实心安。

向阳靠在音响上把剩下的东西都背完,听着路疑重复地练着,眼皮就开始发沉。他拿着书的手耷拉了下去,再接着就开始做梦。梦见有束光正从黑夜照出来,他逆着光走,走到尽头发现那是悬挂在黑夜上的灯塔发出来的光。他走进灯塔,正被风吹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发现了背对着他站着的路疑。他走上前,手指碰到了路疑,顷刻被暖和的光所包围。路疑冲他笑了笑,把他拽到怀里。向阳伸手抱住了路疑,却突然连同变得黑暗的灯塔一起被吹翻,他一路下坠,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小树枝。

醒来时向阳还没反应过来,想着路疑别掉到别的地方了就叫了一声:“……路疑?”

路疑的声音从光的地方传来。向阳看着路疑抬起头看向自己这边,身上披着光,轻但坚定地说着“我在”,心里因为梦境而产生的不安就消散的差不多了。他揉揉眼睛,慢慢站起来走向路疑,这才发现肚子饿了,于是如实地告诉了路疑。

路疑拿着书让向阳掏兜,向阳就掏出了两颗糖,想着路疑跟他一样也没吃饭就过来练习了,就先给路疑喂了一块,再自己吃了一块。

向阳本来想说要不去吃点东西得了,但路疑先问了订不订外卖,于是正好答应了。

向阳是知道三金的厉害的,王博辰哪个午自习一次也没露面就是被三金给抓到订外卖了。一周不来这么一次都不得劲,三金逮人一逮一个准。所以路疑不想自己去他也理解,但估计是刚醒脑子没反应过来,嘴一欠就把那句“怂啥”给顺出来了,说完他才反应过来,想找补但脑子已经乱了。

这时路疑先退了一步,没再像上次一样。向阳脑子里的筋马上就松了下来,他也冲路疑笑了一下,上前放心地打趣。

不会再怯了,也不用再跑了。

他捏了捏路疑的手,笑着把心里话说了出去。

不跑了。

不用跑,也不会再跑了。

因为有个能照顾他的人,因为他没那么累了。

所以不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兽新世纪猎杀,一切为了晋级(7/10求收藏鲜花)

    这门凡品武学被他万倍增幅之后,拥有了天胎地膜的防御属性。不过,虽然他很及时的施展了出来,但心里面却还是在打鼓,毕竟自己目前的真实实力太低了,只是一个小小的巫族而已,空有潜力,但并没被完全挖掘出来。事实上,叶云目前的状态还是挺尴尬的,他潜力很强,大巫模板,而且无论是天胎地膜金钟罩,又或者是六道圣剑这两

  • 极品逍遥路在线阅读第二节

    “灭绝师太是不是鞭策你了,看你进来的时候那个一脸励志的样,如果我没看见你现在在干什么的话,还真以为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呢。”顾言诺指着席湘若桌肚里正在看的小说。“鞭策啊,又是那千篇一律什么不好好学习就是考不上大学,然后空耗青春啊啥啥啥啥啥的,每次她一说这些东西,我就有冲上去打死她让她闭嘴的冲动。”席

  • 最后是你第一章

    顾寻呆呆愣愣站在马路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种大白天活见鬼的感觉。镜子里的她双手白白嫩嫩,手里拎着的菜篮子变成了小香包,身上穿的路边摊变成昂贵的牌子货。更让人移不开眼的那一张清纯妩媚的脸。顾寻眨了好几次眼,甚至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靠。不是做梦。也不是见鬼。忽然脑子里响起一道很siri语气的声音

  • 娇宠美人在线阅读第10章

    黑辰和曹飞向东面拔腿就跑,这时他们身后一只纯黑色身状如牛犊的狗从天而降,黑辰往后看了一眼,心里面骂了一句,不住的往前跑着。后面这只狗是叫疾风犬,拥有着强大的奔跑能力,健硕的体态让全身的肌肉都能协调起来,尖尖的牙齿仿佛随时都能撕咬猎物,凶狠的目光不会随着奔跑而衰减。黑辰和曹飞飞速的跑着,后面的疾风狗紧

  • 狐王,你家王妃又跑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裘诗诗吃完了面包,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她本来打算再去买瓶牛奶,结果杀出来一个她的同班同学,要把她拉走。说是要去出黑板报?宣传部提前了检查的日子。“去吧去吧。”我说。裘诗诗犹豫了一下,跟他们走了。虽然方便面很香,虽然方便面很不好吃,但是终究是买的,浪费可耻。吃完了面,我也不知道该去干嘛。往常的时候我

  • 异界兑换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崔妙彤向着凉亭走了过去,远远的就甜甜的喊了一声:“表哥。”那声音那叫一个娇羞啊!简直都快要酥到骨子里去了。当墨冰轩听到这一声的时候,浑身不由得的就打了一个哆嗦,紧跟着嘴角也随之上翘,他心道:怎么这是在吃醋了吗?看来女人是不能惯着的,他就说麻,怎么摔了一下就能把他给忘了呢?感情这是在和他玩欲擒故纵呢!

  • 凌云记之释魔(6)

    第六章:释魔六月二十三日的夜S海被悬疑生成的压抑牢牢包裹,无数挣脱不出的人们只能在胡思乱想中彻夜辗转。作为其中的一员,朱宇最终没有步那位酒鬼的后尘,他只是沉迷在纷乱的网络世界妄图寻找答案,直到无用功中,真实世界的混沌被第一缕晨曦所驱散。破晓时分的城市被注入了一股浓烈的战时氛围。无数民众走出家门直奔向

  • 完结好文的看文记录在线阅读第8章

    林钦万给蔡汶上好了药,低头看见他已经闭了眼。以为他太累休息了,便轻轻给他盖上被子,退出了床。他澡还没洗,刚才光顾着看书,要是蔡汶没来打扰他,估计他要到熄灯才会结束。便收了衣服,进了卫生间。一关上门,蔡汶就立刻睁开了眼,一点也没有发困的样子。蔡汶起身转了转,去他的柜子那看了看,发现柜子也和他这个人一样

  • 古鉴奇缘在线阅读第5章

    尽管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本以为无论见到什么样的场景,无论是中年秃顶地中海还是狐狸狡诈眼油腻脸,我都能够做到云淡风轻处变不惊,俗称,面上稳若老狗。经过守门的两个墨镜大哥用金属扫描仪检测后,我被放进了那扇暗红金纹大门,那一瞬间……对不起,是在下输了——那个穿着黑风衣的消瘦大叔侧对着门半跪在地上拖长了

  • 名门娇宠:左少的秘密情人之平顶山上的强盗(3)

    相传在远古时期,这中原大地上洪水肆虐,又有上古巨兽到处为祸人间,人们苦不堪言。天帝见世人饱受苦难,便派三个巨神下界降妖除魔。三神齐心协力,先把巨兽统统赶到西南,用大山圈起,这便是现在的盘古山脉;又把洪水统统赶到东北形成一海,名曰荆海。待做完这两件事,三巨神担心他们回天界之后,洪水猛兽卷土重来,便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