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我能复制变强之相爱相杀(1)

2021/6/12 2:09:45 作者:洪荒石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能复制变强
我能复制变强
作者:洪荒石头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元气复苏,凶兽四起的平行崛武世界,处处都是危机,随时都可能被强者主宰命运,幸好拥有天赋复刻系统。美女导师的力量天赋!杀手的隐身天赋!大小姐的幸运天赋!采花大盗的炼阳之根天赋!震空兽的瞬移天赋!……强修女子:卑鄙无耻!骄女:我与你比拼,你拿炼阳之根?鱼人公主:你的诗歌意境幽美,我赖定你了!高层:最终我们却是被他领导。(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昭觉大陆临州城,临近午时,正是用午饭的时候,街上的行人便少了许多。

顾雨坐在一家客栈内,一手拿着馒头,一手夹了块肉往嘴里送,苦恼的想着:她家师姐赫连彤雀到底是怎么找到她的,虽然以她现在的修为幻影之术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但好在她会易容啊,她都易容了,师姐是怎么认出她来的呢?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师姐还擅长追踪呢。

顾雨嘴里的肉还来不及咽下,忽然感觉一阵厉风朝自己袭来,来不及多想往临窗的地方一躲,回头便看到一身红衣的赫连彤雀手持伏灵长鞭一双美目恶狠狠地盯着她,气势汹汹地挥起长鞭,“啪”的一声,顾雨身前的桌子一分为二。

“这位姑娘你我素未貌面,何故下此毒手?”顾雨看着一分为二的桌子,散落一地的菜,非常心疼,她还没吃饱呢。

“哼哼,”赫连彤雀阴恻恻的一笑,手上的长鞭再次挥向顾雨,“丑丫头,你就是化成灰本小姐也能把你找出来,何况你这拙劣的易容”。

顾雨一边躲着长鞭,一边笑道“红毛……哦,不!美丽的师姐,不如我们先坐下吃顿饭,吃完再打”?

“谁是你师姐,你个丑丫头也配。”赫连彤雀说着似乎气的不轻,手中的长鞭挥得越加的快。

好吧,得,叫师姐还不乐意了,顾雨神情一哂,“红毛孔雀,按理说本姑娘这易容术实在不赖,你肯定是用了什么旁门左道才找到我的吧”。

“胡说,本姑娘只是……”赫连彤雀忽然意识到这诡计多端的丑丫头是在套她的话,不由大怒,“废话少说,反正你是逃不出本姑娘手心的”。

顾雨轻笑,眼角瞄了眼楼下停着的一辆马车,计上心来,而后一脸惊喜地看向赫连彤雀身后,喜道:“子诺师兄”!

赫连彤雀一惊,忙收了长鞭转身看去,哪里有什么子诺师兄,气得当即转身要给顾雨一鞭,却见顾雨此时已向窗外跃去,她连忙跳窗追去,长鞭不客气的朝半空中的顾雨挥去,却不料顾雨竟然半空中扭了个身,向一旁的小巷奔去,一边还不忘回头朝她一笑,声音急促道:“师姐,快撤”。

赫连彤雀双眼盯着顾雨,长鞭去势不减,眼看就要挥向楼下停着的马车,忽听顾雨这么一喊正一头雾水,忽见有个身影挡在马车前面,不见那人手上有何动作,一道屏障却挡下了伏灵长鞭。

赫连彤雀落地,收回长鞭,正转身要去追顾雨,却不料方才挡在马车前的男子一手成爪向她抓来,赫连彤雀慌忙回身一挡,气急败坏道:“找死”!说着一鞭子抽向那男子。

男子似乎怕鞭子抽坏了马车,身形不曾移动,再次在身前设了屏障。

伏灵长鞭击在屏障上的一瞬似乎带了比方才更凌厉的力道往赫连彤雀方向甩来,她大惊之下忙使了灵力止住伏灵长鞭的力道,人止不住往后退了几步方避免伏灵长鞭甩在自己脸上,一阵尴尬羞愤之余不免震惊男子的修为,作为云剑山庄庄主的入室弟子,自己的修为已属上等,同门之中鲜有对手,今日却被一个名不经传的男子随手一个回击就逼的狼狈至此。

此时赫连彤雀不得不认真打量起眼前的男子来,一身黑衣,料子是上好的,黑发高高束起,面容坚毅俊朗,瞳孔竟然是淡淡的蓝色,那双眼睛此时正冷漠地看着自己。

这样的眼神怕是见惯了生死的人才会有的,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赫连彤雀觉得背脊有些发凉,但她是不会承认的。

“这位公子,小女子并不是有意,方才冒犯之处还望见谅”,赫连彤雀说着,一双眼睛却看向马车,她能感觉到马车里还有人,而这护在马车前的黑衣男子只是随从。

不得不说赫连彤雀平时虽骄纵蛮横了些,但毕竟是世家出来的小姐,察言观色的眼力还是有的,况且在昭觉大陆上,实力和权利往往是横行的不二法测。

马车内的人似乎并不打算搭理赫连彤雀,一时之间只有一些看热闹的人低声议论的声音。

赫连彤雀好不容易低一次头,却见对方爱理不理,心里一阵恼怒,微微涨红了小脸,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静立在马车旁的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此时却半垂着眼帘,对赫连彤雀的目光似乎毫无所觉。

赫连彤雀握拳,神情已是恼怒:“阁下未免太目中无人,本小姐已经道歉,恕不奉陪”,说着便要离开,但赫连彤雀很快发现,她一脚刚抬起还未落下便全身动弹不得,保持着这个姿势,赫连彤雀的神情此刻已经不能用恼怒来形容了,偏偏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发现了她的异样都觉着有趣好笑。

此时赫连彤雀恨不得踹翻那辆马车,将里面的人拉出来再抽他几鞭。

“本座什么时候让你离开了”,说话的声音清冽似泉,明明应该是出鞘的剑锋,却又偏偏带了些罂粟的危险和诱惑,如同虚空中传来,冰冷的语调紧紧地揪住了人心,虚化了周围的一切。

马车里的人突然出声,赫连彤雀一时还没反应,忽觉有股力量往她身上压来,顿时醒过神来,咬牙切齿道:“那阁下要如何才肯放小女子离开?”此时她真是恨死了顾雨,她很确定自己又被算计了。

“离开?”男子低哑一笑,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忽然笑声一顿,漠然道:“先杀了你,再杀你的同伴。”说着杀人的话,语气倒像与人谈论天气般,稀松平常。

听闻男子此言,周围看热闹的人面面向觎,似乎从彼此的目光中求证“刚刚我没听错吧?”,而后面露惊恐之色以平时难以预料的速度迅速离开。

瞬间,刚刚还热闹非常的大街就只剩下马车、马车旁边的黑衣男子和赫连彤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之高人临世在线阅读第2节

    听到今天中午要去村长家吃饭,苏拂衣便忍不住皱起眉,她一想起村长那个不要脸皮想着老牛吃嫩草的弟弟就觉得恶心。另外她累了一天,现在浑身都疼,实在是不想再走半个多小时去村长家吃饭,于是她直接和孙莉说:“孙姐,你们去吧,我身体不舒服。”孙莉见她皱着眉一张脸惨白,光洁的额头上都布满了细细小小的汗珠,担心道:“

  • 绿茵终结者第7章在线阅读

    御离风刚醒来的第一意识就是痛,全身上下都传来痛楚。往周围一瞟,空荡荡的山洞里除了她再无其他生物。人走了么?御离风的想法刚出现就被她否决了,怎么可能,那家伙还想要她陪她一起上路呢。再看一眼外面,一片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已经是黑夜了。突然,视线里一抹明显的身影愈来愈清晰。一身白色斗篷,jiao小的

  • 都市情缘狼山牙居

    沁心城以北,东海之滨,蛮荒之地,辽阔不知几万里。四季分明,春暖夏凉秋爽冬寒。虽名为蛮荒,却木草繁盛,树木擎天不知几百尺,百草肆意,不知品种几何,飞禽走兽鳞甲纵横不知始终。人迹罕至,大多也只在边缘处可见一二,人们虽知珍宝无数,但也不敢轻言踏足,偶有豪强大族深探,或十不存一,或渺无音讯。久久之后,剩下也

  • 从沙皇开始翻车第六章

    尽管艾丽恩记起了不少“往事”,但对哈利·波特的故事,她毕竟只是从别人的嘴里听来的,而且都是只言片语。因此除了她生活上接触的那些之外,她对这个世界——对这个魔法的世界了解的并不多,知道的人更少。当有两个和她的哥哥达利有的拼的肉猪堵住了过道,拦在了她面前时,艾丽恩有了那么一丝的后悔——也许她当初应该趁着

  • 冰可之生活很难 但是不苦(9)

    陈耀从鼎盛车行走出来的时候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虽然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李建功没有能够录用陈耀,但是他还是给陈耀以车行的名义开具了一份介绍信,也可以说是一份假的工作证明。那份介绍信的内容很简单,大概就是说陈耀勤勤恳恳的在鼎盛车行工作了十年,技艺精湛,但是因为公司资金原因裁员,导致陈耀失业,希望贵公司能给录

  • 花滑少年在线阅读重生

    第一章重生死亡,一个充满神秘的字,祂是每一个人终局。不论你是忆万富豪还是升斗小民。刘雅心一直以为死亡离她很远,可没想到死亡居然会在亳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临,更意料不到的是她居然赶上了穿越大军,还是令人万分无奈的胎穿。当她在出院的时候听到一个女人对一同前来的男人说:“她叫小玲,是我驱魔龙族马家的第40代传

  • 重生的恶毒女配巫族逐风

    雪凛的得手让龙渊王很愤怒。凌天是他的中意的将领之一。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时间大军慌乱不已。另一边雪中突然跃出数百人,逐风、俊明带领众人飞快的向龙渊王军中沙钟位置冲去。雪中突然出现的人马让大军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乘着敌军慌乱俊明、逐风等人已离沙钟百步之遥,但是慌乱之际已过,沙钟的守卫军顿时将沙钟团

  • 致命反击在线阅读第三章

    冬至的雪夜里,本该是一家聚在一起吃饺子的时候,一个身材瘦小、满脸鲜血的小乞丐却躺在了雪地中,银白色的月光从夜空中散落到大地上,在雪的折射下让这个冬至的夜里充斥着一股让人感到寒冷和寂寞的气息,很浓也很真实。老吴轻轻的用手把周良脸上已经凝固的血迹擦拭掉,没有了血迹的遮挡,露出了周良的本来面目,看到后老吴

  • 还是娶了顾莞莞(重生)地精头领

    地精法师看见安韵纤细的身姿不禁大笑起来,因为看上去太弱了,但是他又不敢太轻敌,毕竟刚刚那位就是因为轻敌而落得个血肉模糊的下场。安韵双手举剑,显得有些吃力,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其吹到,但是谁又能想到,这纤细的身体内蕴含着连胖子都赶不上的力量!潮风停止,地精法师突然举起法杖,法杖散发出红色的火光,是一个技能

  • 生化兵王在线阅读第二节

    黑暗中走来的脚步声,一对不惑之年夫妻发出,薄云天父母,苍老的面容,粗布烂衫,薄云天父亲手里怀抱碎木条。当目光找寻到自己儿子躺在稻草堆里醒了时,激动的不能言语,双双“叩拜”南天。难道刚才雷电交加山河颤抖。是神仙在救我们“天儿”,这是老天保佑,不欺我两老来无依呀!夫妻二人几日前,看到儿子,咳血连连,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