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最强位面掠夺在线阅读第1节

2021/6/12 1:55:41 作者:星渊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最强位面掠夺
最强位面掠夺
作者:星渊来源:飞卢小说网
方星被位面掠夺系统选中,可以自由穿梭在各种影视、小说、二次元的位面中,掠夺机缘、掠夺功法、掠夺血脉、掠夺神兵、掠夺财富,等等,横扫所有位面,掠夺一切!别人突破靠修炼,方星突破靠掠夺!不虐,无毒,节奏快,打脸足,杀伐果断,宝物全收,美女……(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阵寒风裹着飘雪吹打在窗子上,外面的梅花经不起一夜狂风,竟也落得星星点点的梅花瓣。

这是宛鸣宫,虽依旧是冬至时节,这宫中却竟连暖炉都没有。

站在一旁候着的侍女香兰小心翼翼的瞧着躺在地上的主子,这原本是曾经当朝侯府的嫡长女宋梅瑶。出身显赫,有侯府做支撑的背景,自己的同胞哥哥又是护国大将军。

本是嫁给了一个小小的王爷,谁料那王爷竟翻身登上了皇位,她一个王妃也直接坐上了皇后的位置。

而谁能料到这天之骄女如今竟落得如此凄凉。

香兰瞧着躺在地上那人,不过双十年华散开的青丝已经夹杂许多银发,原本明媚的面容已经憔悴不堪,眼眶微红,双眼无神的看着远处。面容枯槁得早已看不见当初那个天之骄女的模样了。

可这天之骄女又如何?花容月貌又如何?

短短三天,同胞哥哥叛乱之罪,死于沙场,朝堂之上百官纷纷上奏折说是那外戚干政,被抄了家,灭了族。

如今众叛亲离,这皇后娘娘身边竟连一个贴身婢女也没有,皇上念及夫妻情深,又为其育有太子只将其打入冷宫。

门忽的打开,一阵寒风吹了进来,让香兰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瞧见来人是皇上后更是战战兢兢的准备下跪。

那人摆了摆手,香兰低着身子慢慢退出了宫殿,关门之时瞧见躺在地上的宋梅瑶,依旧一动不动的宛如一具尸体。

宋梅瑶静静的躺着,来人不语,她也不言。

曾在自己枕边温言软语的情郎如今却以这种情形相对。

忽的觉得心口头一阵痛楚,捂着大口的喘着气,从喉咙之中涌出一股鲜血,直接吐在了地上。

“皇上也看到了,梅瑶这身子已经不如以往,恐怕不能给皇上起来行礼了。”她戚戚然的笑着,声音沙哑,带些许鼻音。

那人就站在她身边,也不曾想要上前扶起她。一直以来,林秉都是这样子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似乎对世界万物都不上心。

宋梅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林秉,宛如高高在上的谪仙,立于梅树之下,竟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夸赞她:梅不如人,佳人。

她一直记得自己那刹那心跳得有多快,以至于那瞬间让她后半生所有孤独岁月都无憾了。

可她如今清楚的知道,是这人,抄他家,灭他族。

什么外戚干政,她知晓哥哥的脾性,怎会是叛乱之人。

侯府为他铺路,助他登上皇位,如今却独独留她一人。

她恨他却无可奈何,世人都赞她聪颖,慧眼识珠与这人结为夫妻,她如今才知道,这人是她的劫难,是带给她地狱的阎罗。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她还有她唯一的希望,她的儿子林严。

“严儿还好吗?”宋梅艰难的朝着林秉望去。

林秉依旧冷淡不语,宋梅瑶觉得有丝不安,扶着一旁的柱子慢慢爬起来,有气无力的哀求着:“皇上,臣妾想见见严儿,臣妾如今什么也不指望了,只希望严儿能好好的。”

他薄唇轻启,一贯的清冷口气,冰凉的目光定在宋梅瑶脸上:“什么都不指望了?那又是何人私通官员意图谋反?”

宋梅瑶怔怔的看着林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事,随后紧紧皱起眉头,哀怨道:“我被这硕大的皇宫困着,众叛亲离,我哪来的本事!”

“朕倒是想问问你!”林秉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宋梅瑶知晓,这是自己又被人摆了一道。如今身处冷宫竟然还有人不肯放过自己,自己争了一辈子,勾心斗角,步步为营。

这一切都是报应吗?自己落得如此地步!

“皇上,臣妾求您了。”宋梅瑶收起情绪,深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的走向林秉,跪了下来。

“我就想见见严儿。”

林秉蹲下身子,静静的凝望着宋梅瑶的面容,一贯的清傲姿态。

“梅儿,朕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挡朕路的人。”他纤长的手指缓缓的划在她的脸上,冰凉的感觉从头一直冷到脚底。

宋梅瑶紧闭着眼睛,一行清泪缓缓落下,她一身自诩聪明,却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她为他谋下皇位,如今却成为他的挡路人。

心猛地一颤,一阵绞痛从下腹传来,她额头溢出阵阵汗珠,本能的求生让她看向林秉。林秉嘴角轻勾,语气薄凉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毒藏了那么多年也该发作了。”

刹那间,宋梅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秉。

是他!是他!她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看了无数大夫却也查不到缘由。原来竟是自己的枕边人,早就给自己埋下了毒吗……

可笑,当真可笑!宋梅瑶痴痴的笑起来,似是疯了一般,放声长笑。

喉咙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溅散在林秉雪白的长袍之上,她看着那雪白纸上腥红点点,像极了当初定情那日的梅花。

林秉温柔的整理着她散落在额间的头发,目光冰冷,嘴角轻勾起一抹笑:“你不是说,要见严儿吗,那就安心去吧。”

宋梅瑶顿时僵住了身子,张了张嘴,五脏六腑的绞痛让她无法开口说话。

她的严儿,她的希望……

她恨极了,面前这个自己视为珍宝的男人毁了她的一切,她不甘心的想伸手去掐他,却还未碰到便被他轻轻推开。

林秉,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瞳孔慢慢涣散开来,她摊在地上,一如林秉进来的时候,只是已无气息。

春雨绵绵,窗外的雨声滴答滴答的,十分悦耳。

宋梅瑶猛地坐起身子,大口的喘着气,额头间沁着汗水。接着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是梅喜香,自己对梅花情有独钟,于是爹爹在自己五岁那年带回了这种稀有熏香。一点燃整个人房间都溢满了淡淡的梅花香。

她如梦初醒般环顾着四周,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顿时长大了嘴诧异至极。她惊慌失措的高声喊道:“来人!”她不应该死在那个冷宫之中了,她已经是死了啊!宋家应该被抄家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迫切的想知道,却在看见自己小小粉嫩的手后顿时脸色发白了起来。

“三小姐!”寻声着急前来的丫鬟匆匆跑了进来,宋梅瑶瞪大双眼瞧着面前的两个丫鬟,皆是宋府的青色烟纱裙,左边那个面容俊俏些的名唤青芝,右边那个面容清秀的名唤碧岚。她打量着这两人,心中把名字模样给对上了。

那青芝上前拿起帕子小心翼翼的给宋梅瑶擦拭着汗水,关切道:“三小姐,可是做了噩梦?”一旁的碧岚也见势补了一句道:“奴婢给小姐去端碗安神汤过来?”

是了,三小姐。自己在这宋府派第三,她后来嫁给林秉便被人唤作王妃,又从王妃变成皇后娘娘。

这三小姐的称呼太久没有听见了,她竟有些欣喜起来,攥住给自己擦汗的手,询问道:“今日几时了!”

“已是四月初三了。”青芝觉得面前的三小姐有些奇怪,慌神惶恐的回答着。

四月初三,她在那皇宫之中也是冬至时节。宋梅瑶握了握拳,心中怀着无比的喜悦和激动,她这莫不是回到小时候了!她直接掀起被褥,对着一旁的青芝说道:“青芝你快给我更衣,我要去见父亲。”

“小姐你是怎么了…老爷不是还在扬州还未回来吗…”青芝诧异极了,宋梅瑶闻言一愣,她当真糊涂了,自己爹爹常年在外怎会在家中。

随即一拍脑子,奶声奶气道:“哎呀,方才做梦梦见爹爹了,这一醒过来倒是糊涂了。”

这样一来青芝眼中的疑惑才全然消失,随即一边给宋梅瑶穿着衣服,一边嘀咕道:“照我说啊,小姐要不然先去老太太那边请安,您禁足刚解开…”

青芝的话还未说完,宋梅瑶顿住了,禁足?她才恍然想起前世这个时候自己还在与母亲置气。缘由就是母亲又生了一个妹妹,分了宠爱的她还被母亲斥责不懂礼数不如那六小姐。要知晓那六小姐可是二房的姨太太生的,说穿了也就是庶女。自己自幼就逞能,凡是都要争个出众,加上那府中一些丫鬟嚼舌根,自己心中也就看不起那六妹妹了。

所以总是与她作对,偏生那六妹妹又是个小心眼的主,两个人矛盾恶化。以至于后来在宴会上动了手脚,可让自己出了丑。

而自己当初也大怒,害的那六妹妹直接被送去庄子上,后来那二房的柳姨娘百般请求才让那六妹妹回了侯府,那时候正逢自己出嫁,六妹妹从庄子回来便就一直能躲就躲着,后来也不知晓嫁了什么人家去。

所以当初被母亲这般一番批评,自己那骄傲的性子哪能受得了,大闹一番害的母亲气的禁足了她。如今想来不过只是小事而已。

想到这里,宋梅瑶不禁笑了起来。

一旁的青芝给她系着披风,瞧着宋梅瑶愉悦的神色有些纳闷,这三小姐怎么今个转了性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衣王子第八章在线阅读

    “能行?”“当然。”“真的能行?”“肯定能行。”“好吧。”更衣室,两人从中走了出来。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没有任何的修饰,但穿在凡一诺身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平凡,腰间的蝴蝶结可爱动人,再配上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他绝佳的身材。“好美啊。”任婷婷赞叹道,尽管他这一身打扮是在她帮忙下完成的,但整

  • 手心中的幸福 网王在线阅读第五章

    她不再看对方的眼睛,朝旁边别开了脸。魏紫吾左耳廓有颗小痣,红得丹色可人。耳朵没有扎耳洞,耳珠圆嘟嘟,粉生生,小小一团软玉似的可爱,引人想捉住了揉弄。顾见绪抬起另一只手。刚触到她的脸,魏紫吾立即后退。被他捉住的手也趁机抽回。“表哥。”她皱了皱眉。顾见绪向来恪守礼仪,今晚不知为何,一反常态。让他拉拉手腕

  • 荣光[电竞]之儿童节其乐融融(9)

    何望终究还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放手发挥了闪亮蝎子号的性能,中国队又一场胜利收入囊中,这基本治愈了周妍这一周在面临何望这个熊孩子所牺牲的N多脑细胞。她那天晚上的无名怅惘渐渐远去。儿童节到了!周妍想起大学时每逢儿童节便呼呼啦啦地跟一大帮人出去庆祝,美其名曰“童心未泯”,也算是补偿小学与中学时期一直苦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1章在线阅读

    天佑五年,大晏皇宫明月殿内,烛影摇曳,高达数丈的鎏金灯上,蜡烛的光辉星星点点,映照出殿内不同寻常的奢华。珠玉帘内,宽大冗长的赭色幔帐逶迤倾泄,随风轻扬。殿内的错金博山炉,伽楠香的细烟正自镂孔处袅袅而出,缥缈,宁静。这时,皇帝自殿外步入,明黄的长衫拖曳在地,宽袖在身旁两侧飘然翻飞,他赤着一双足,走在缠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