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横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6:52:32 作者:半衣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横生
横生
作者:半衣生来源:纵横中文网
悠悠天地作棋盘,芸芸众生为棋子。纵为顺心,横为克己。纵横之横,在浩劫将至的半座棋盘上,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里,四颗棋子冥冥中走到一起,前路有乱世,地底有恶龙,诸天在上,且看三尺青锋上能否担得起侠义二字,一线杀机与一线生机孰强孰弱,江郎是否有才尽之时。“世间无你为孤观剑,此剑不拔也罢!”“我只拿得起手中的剑,她却挑得起整座江湖!”“万般苦砺中,得此青衣贼!”“我叫李忌,顾忌的忌,也是妒忌的忌!”那点生生不息的人情味,正是撑起这方天地的脊梁。

下午回到警局,裴熠和艾心先上了二楼,正好赶上吴大禹的父母,正在观察室。

吴大禹的父母坐在坐在沙发上,显然二人已经精疲力尽,吴母靠在吴父亲的身上,无力的抽噎着。

她浑身颤抖着,眼白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她抬头乞求,经历过撕心裂肺的悲伤之后,她的声音异常沙哑。

她说道,“警察同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儿子回家。你们这太冷,我儿子怕冷,我想带他回家。”

老王当了十几年警察,见过不少生离死别,每一种都是人类感情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是其中一种。

老王叹气,“请节哀,我们工作人员会通知你们的。在这之前我们想问几个问题。”

“你问吧,我这个不孝子,从来就没让我和他妈少操心!现在好了,永远都不要我们操心了。”

吴父虽然没有像吴母这样嚎啕大哭,但同是作为父亲,老王知道他只是装作镇定。作为家里的男人,他不能倒下。

老王咳嗽一声:“请问二位昨天,也就是11月3号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在哪?”

吴父:“我今天早上刚出差回来,我爱人和我小儿子在家。”

老王:“你儿子平时有没有恨他的人,或者说发生过矛盾,争吵的人?”

吴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我们不知道。”吴父哽咽一声,连连摇头,不知道是愧疚还是生气,“我连他吸毒都不知道,这个孽子!孽子啊!居然敢碰毒品。”

“还不是你和他整天吵架,小禹才搬出去,结交一帮狐朋狗友。不然我们小禹能吸毒,能跳楼吗。”

吴母激动的在吴父身上拍打了起来,哭喊,“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小禹能搬出去住你,都怪你...你把小禹还给我,还给我。”

吴父任由她拍打,他摘下眼镜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看着老王问,“警察同志,你们这是怀疑我儿子是被谋杀的吗?要是这样我求你们一定要找出,杀害我儿子得我凶手。”

老王无奈的摇头:“法医那边已经确定是高空坠落而死,抱歉。”

吴父失落的坐回沙发上,良久终于问出他们第一个问题,“那我们一会儿就可以把儿子领回去了吧,他好久都没有回过家了。”

老王难为情的看了一眼资料,虽然不想问这种伤人的话,但是又不得不问,“吴大禹先生有个一千万的保险是吧,受益人是吴先生。”

“你什么意思?”

吴父立马反应过来,激动的站起来,“那可是我儿子,警察同志你也是孩子的父亲。有哪个父母能拿孩子的命开玩笑。”

吴母听到之后,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但情绪倒是比吴父要稳定一点。她拉着吴父坐下来,擦着眼泪说道,“警察同志,我儿子虽然哪哪都不好,但都是我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们怎么舍得让他受这种苦。”

老王站起来,送走两位。他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自己头顶的裴熠和艾心,摇了摇头。

法医那边已经出鉴定结果,确实因为毒品引起的幻觉导致坠楼,案发现场也没有打斗或者有人入侵的痕迹。

艾心看了一眼裴熠,就听到一个十分温柔的声音,“这位就是小艾吧,总算见到你了。”

艾心转身就看见一位一米七左右,稳重又成熟的男人在朝自己走来。他应该就是程平吧,没想到真人比照片更温柔一点。

艾心点头,笑了一下,“你好。”她又看见程身后突然冒出,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好像比较怕人的样子。

他站出来仔细的看了一眼艾心,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就是新人?”

“嗯。”

“我是林青稞。”

“艾心。”

裴熠看着这个诡异的对话,直接拍着林青稞的肩膀,“回去开会,然后下班。”

会议室里众人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一遍,吴大禹幻觉坠楼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艾心的猜测也是完全对的,吴大禹让按摩店的小姐提供服务,而且在他们家搜出了一包白色的晶体。

艾心看着投影仪上他们带回来的毒品,捏着自己口袋里相同的东西。

“成分有查明了吗?”、

杨莉莉:“化验科正在化验,他们说这种成分不是现在市面上的毒品,到像是十年前流行一时的改良版的毒品,但是准确结果还在化验中。”

十年前、新型毒品,艾心突然感受到太阳穴一阵刺痛,自己似乎见过这种毒品,但是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

裴熠看着艾心不舒服的样子,说道,“你今天先回去休息,欢迎晚会明晚再举行。”

众人:“......”咱们队什么时候,还有新人的欢迎晚会?

“程平,你一会儿和缉毒队的老潘沟通一下,让他查查黑日俱乐部。两件事请都沾上毒,而且还出现了不明的毒品,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程平点头,看着人都走了,也终于放松下来。程平和裴熠是大学死党,工作又分到一起,一文一武配合的相当不错。

他抵了抵裴熠的胳膊,“新人好像不错的样子。”

裴熠冷哼了一下,“不错?是不错,就是眼中无领导,无组织无纪律。还狂妄自大,我让她跟在我身后,她倒好,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指纹输到黑日的系统里,一个人上了人家的老巢。你说她要是出点事,局长能把我这层皮给扒了。”

程平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原来咱们裴队是在担心新人的安全。真是铁汉也有柔情的时候,这个新人真不错,看来真是一物降一物,这句老话没错。

程平拍了拍裴熠的肩膀,“行了行了,人家不是也把黑日通往三楼的通道给说出来了吗?也算是立功了。你今晚不是还要相亲?赶紧回家换身衣服。”

裴熠:“......”自己怎么每次相个亲,都逃不过他们。

裴熠出了警局大门,就见到艾心在自己前面晃晃悠悠的走着。他追上前,看她脸色苍白,手指不停按压自己的太阳穴。似乎今天的风再大一点,就能把人给吹到。

女人太柔弱了。

裴熠咳嗽两声引起她的注意,“我送你回去吧,我正好顺路。”

艾心抬头,太阳穴又和针扎了一样,脑子里还有嗡嗡的声音,吵得自己快要崩溃。艾心皱着眉头,摇头,“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

她按了一下车钥匙,裴熠寻到车的声音。他扯着嘴角,看着自己正前方白色的保时捷,想这丫头还真是富二代。

“以后上班换一台车,给别人看到影响不好。”裴熠咋舌。

艾心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表示自己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自己倒是忘了这丫头是在国外长大的,也不解释了。开就开吧,看她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政治觉悟。

突然,艾心踉跄了一下。吓得裴熠连忙接住她的胳膊,毕竟大庭广众他要是搂她一下,对人家小姑娘不多好。

“我送你去医院,你看你脸色白的,和僵尸似的。”

艾心放开裴熠的手,说了声谢谢,但是明显是不想去医院的。只见她打开车门,裴熠咋舌想这丫头怎么听不懂人话。他一用力直接把艾心拎到自己的车上。

“你这种状态开车,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别人的不负责。”

艾心也知道自己错了,默默的给自己系上安全带,赌气般的说道,“不去医院,我想回家。”

裴熠看了眼时间,把她送回家自己可不得迟到?那孙局不得把自己的皮给剥了,裴熠看了一眼已经睡过去的艾心。想着自己好人做到底,借自己的床给她睡一晚。

裴熠给自己的买的房子是个三室两厅的,想着以后结婚再生个孩子,也算是够住的。没想到媳妇还没有讨到,让这个丫头抢先一步。

裴熠一打开家门,就发现自己的家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妈你在家?”

裴熠的母亲白茜,虽然和裴熠的父亲离婚多年,但是对自己这个儿子还算关心。即使有了自己的家庭,还是会时不时的来给裴熠收拾一下屋子。

裴妈妈本来已经换好衣服准备离开,哪想到一出门,就看见自己儿子背着个姑娘回来,这可把她给高兴坏了。

裴妈妈热泪盈眶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说道,“儿子啊,我儿媳妇怎么了。是不是生病 ,还是有了?妈正好熬了鸡汤。”裴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艾心的脸蛋,感叹,“这姑娘真俊俏,我儿子眼光就是好....”

“妈妈妈!”裴熠连忙打断,“这是我同事,生病了,又不想去医院。我晚上不是还要相亲吗,我就把她先带回家。”

裴熠一边说着,就把艾心放到了自己床上,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温柔了,但是还是咚了一声,让艾心哼卿了一声。

裴妈妈用手打了裴熠一下,“你就不能轻一点,人家姑娘哪经得住你这蛮力。”裴妈妈看着艾心睡得极其不好,想是不是做噩梦了。

“这丫头是真好看。”裴妈妈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的裴熠。咧起嘴笑了起来,走到裴熠身边,“儿子,这丫头也是警察。”

“嗯,今天刚来的。”

“那感情好啊,都是警察也能理解你的工作,而且天天在一个办公室还能沟通感情,不愁天天见不到。”

“妈,我知道你在打什么心思。”裴熠指着艾心,“这丫头可是美国回来的博士,您觉得您儿子能和博士在一起生活吗?”

“博士?”裴妈妈叹了一下口水,但是依旧没有被这两个字打败,博士这么了?自己儿子还是队长呢,还立过二等功,抓过多少个罪犯为社会做了多少贡献。

裴妈妈还拉着裴熠,“博士好啊,对小孩的基因也好,说不定我们家以后全是大博士。”

裴熠:“.......”

“正好,你帮艾心把衣服脱了。我先去洗澡,你不是还要回家给他们做饭吗,你也早点回去吧。”

裴妈妈不满的看着裴熠离开的影子,又开心的看了一眼睡的正熟的艾心,是越看越喜欢。长得漂亮智商还高,这身衣服看来家庭条件还不错,还是归国的,以后小孩的英语都不用烦。这种天赐的儿媳妇到哪里去找。

裴妈妈终于把艾心放好,就听见她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阿姨。”裴妈妈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是笑着答应了一句,“孩子,厨房有鸡汤,睡醒了就喝一点。”

“嗯。”

艾心这次是真的进入了梦想,想还好裴队的床上没有他那一身怪味,还有股太阳的味道,是今天晒的被子吗,真是的舒服。

裴熠洗完澡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纽扣只系到倒数第二颗,露出性感的喉结。随意挽起的袖子,让他看起来像是潇洒回来的小开。没了胡渣的裴熠,下巴的弧度是完美的。

裴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子,笑的脸皱纹都出来,“我儿子怎么这么帅,和小艾真是般配。你说你今天还去相什么亲啊,好好在家照顾小艾,最好今年之内把婚给我结了。”

裴熠无奈的推着自己的母上大人,“妈,这都快六点了,我和你一起出门。还有人家才二十四,您儿子和人家姑娘差2个代沟。”

“三十怎么了?男人三十一枝花,我儿子正值青春年华。”

裴熠捂着脑袋,摇了摇头,无奈的将窗帘拉起来。只是一道微弱的亮光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出于警察天生的直觉和经验,裴熠迅速让裴妈妈先别走。打了个电话,让裴妈妈的丈夫自己的继父过来接她。

为什么有人跟踪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见面的男朋友之第八章

    看着陆翛离去的方向,那落跑的背影显得有些狼狈。水红莲收回目光,嗤笑一声,“玉华,我们又见面了呢,这回我可不会再让清尘那个狗东西抢走你。”城主府书房。苏玥坐于主位下方的侧位,城主见状连忙说道:“清尘仙君身份尊贵,怎可坐这?”“无妨,这是你的底盘。你应当坐主位。”城主受宠若惊,“这……这如何使得,不敢当

  • 璀璨人生在线阅读第8章

    熟悉的乡音,熟悉的嘈杂街市,熟悉的农家手工辣椒油的香味,吃完一大碗加了辣油的馄饨,姚亦昕终于觉得自己真的是脚踏实地地回到了他在这个时空的故乡!镇子唤作清江镇,靠近清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码头,可供沿途船只停歇补给,这个时辰正是码头上人的时候,码头那边的早餐点人特别多,本地人都习惯避开这个高峰期,买早点

  • 满级大佬搞基建在线阅读第二章

    身在泡泡之内飞上云霄,这太奇幻了,简直和做梦一样,不过易枫知道这不是在做梦,因为做梦不会这么疼。洗筋伐隨后的痛苦并没有消除,易枫脸色发白,当然这不全身因为疼痛,更多的是因为吓的。以前也不是没上过天,但那都是在飞机上,有飞机那大壳子保护着,除了能从窗户看云海外并没有多大感觉,和直接身在透明泡泡内飞行完

  • 幻想大作战在线阅读真!第5章 再见小葵!嫁给我吧!

    啊!睡得真舒服!我早上一起chuang,便看到有个全身黄衣服的人在骂景天,我想了想,看来这就是赵文昌了吧,哎,教训教训他!暗邪剑!出窍!去敲他吧!只见这个赵文昌骂景天骂的正嗨,突然不知道谁敲了他赵文昌大叫谁啊!然后又有东西敲了他一下,哎呦喂!别再敲了!这时候就到我出场喽,我对着景天大声地问,那个满街

  • 抢来的夫君跑了在线阅读梦里相见

    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在一瞬间让人失去意识,你看见不远处的一方沼泽吗,它的丑恶和阴狠用奇花异草的芳香掩饰,沼泽里的怪物还在静静地潜伏,它要等待贪婪的人们自投罗网。显然,我就是它的第一份食物,我被那股无形的力量迷惑,一步一步挪到沼泽面前,雾气蒙蒙的空间除了我试探的手、沼泽还有个披着披风的女子背对着我嘤嘤低

  • 莫负之第005章 斗转乾坤变

    大殿之中,盛宴之上,姜道生与那玄阴和尚正饶有兴致地观看画卷中的一老两少。“此二人倒是风趣得很,谁能想到,他们竟会以这番打扮示人?”姜道生见此情景,忍俊不禁道。“确是如此。”玄阴和尚附和道,“错了性别不说,就连样貌也与原本天差地别。那九幽魔女生得何其俊美?如今却乔装成邋遢老汉,满身铜臭;再说那妖王伏翁

  • 狐狸精今天不营业在线阅读第九节

    时间2009-2-40:31:45字数:4711双脚站在陆地上,宇智波铃愣愣地望着远处几乎燃烧得通红的天空,不时还能听到爆炸声。想到那些无辜死亡的人,她心中的罪恶感油然而升。“你怎么了?”宇智波泉奈察觉她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大人!”宇智波铃无力的低着头,在她拉着宇智波泉奈跑的时候

  • 叶恋夜在线阅读第5章

    谢老头家,爷孙俩僵持不下。“你刚回来,先歇一晚上,明天早上一大早,咱们就去找。”谢老头劝道。“我不累,不用歇,现在就去。狗主人肯定很着急。”“要是真是他的狗,狗丢了他就会出去找,咱们现在去,不是会扑个空嘛!”“可以等他回来,总会回来的吧!”“哎呦,我的孙子哎!你等要等到什么时候,说不定等到明天早上都

  • 无敌诸天:洪荒签到在线阅读第七节

    青罗帝国的西南行省,方圆数千里。蔓萝家与薛家的距离,也在一千里以上。虽然相隔如此遥远,但有传送阵这种交通工具,两家很快的完成了沟通。第二天早上,一份斗法的章程就出现在了蔓萝苏苏的手中。章程是三长老蔓萝薇送过来的。蔓萝苏苏翻开看了看,不由皱眉道:“不是说,不能让外人代替吗?”蔓萝薇冷笑道:“现在他们说

  • 到地球去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老板真是欺人太甚,等我有钱了一定让他加倍奉还”想起老板那张奸诈的嘴脸林尘就忍不住骂到。面对生活的艰辛,职场的不容易,林尘也只能坚强面对,下了班的林尘依旧像往常一样骑上父亲留下来的三八大杠骑往澡堂,一扫之前的不愉快,哼起了有一些土味的情歌。穿过熙熙攘攘街道上的人群,来到一个小巷子里的澡堂。澡堂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