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御赐逍遥王 十五少年郎

2021/6/11 7:13:33 作者:铭泽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御赐逍遥王
御赐逍遥王
作者:铭泽来源:纵横中文网
赘婿?那是暂时的;政绩?这是必须的;军工?还是少不了的;至于媳妇儿?嘿嘿,一个就够了。轻松娱乐性的小说,还请各位不要较真。

苏省金市。

市区北方,跨过淮水十几公里的地方,是一个叫应村的村庄。入村口是一座大桥,叫应桥。过桥后向西,聚集着二三十户杨姓族人,所以也叫做杨家庄。

这天。庄中一户人家,四间瓦房外带两间横跨,横跨是厨房和一间卧室,与主房呈九十度。房前有一口压水井和十几颗大叶柳树,房后一间猪舍和菜地。典型的农户人家。

在房前的大树阴下,一张用门板搁成的纳凉床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床上呼呼大睡。虽说七月天气炎热,但在大树阴下,吹着东南风,带着门前河水上的湿气。少年倒也不觉得有多热,那健朗明星的脸上不见一点汗水。只见少年下身穿着黑色马裤上身穿着白色背心,皮肤白净,肌肉有力,身材匀称。无论怎么看都是小帅哥一枚。

熟睡中的少年眉头轻轻一皱,接着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瞧瞧四周,一脸茫然,这是哪里?咦,这里好像是我家啊。不对,我家房子不是有院子吗?这好像是老家原来的老房子啊,在我二十多的时候,推倒又重新盖的啊。看来确实是太想家,太想爸爸妈妈了,居然梦到小时候的家了。

穿上鞋走进中堂,大柜上方三福堂画,两面山墙上贴满各种奖状。有三好学生、体育比赛、数学竞赛。用手摸摸还很真实的,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

“小虎,睡醒啦,洗把脸去。”

从东头房传来一声慈祥的声音。怎么像我奶奶的声音,她老人家不是早就去世了吗?

“好的,奶奶。”

下意识答应了一声。杨虎穿过东门走进东头房。只见一满脸慈祥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青色的三人沙发上。手里拿着针线在纳鞋底。

“小虎,去洗把脸吧。你妈妈给你借的书放在你房里,你看看去。马上要上高中了,要好好学习啊。”

“放心吧奶奶。我会好好学习的。”

这个梦也太真了吧。洗了脸,清凉的井水一激,立刻清醒了过来。这不像梦,使劲掐一下自己大腿。“嘶!”好疼。

作为跨世纪接受过各种网络文学熏陶的骚年,当然清楚穿越重生之类。难道自己前世太凄惨,老天都看不过去,要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

杨虎涨红着小脸,又死劲拧了一下大腿。“嗷嗷···!”真嘛的疼。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哈哈哈哈....穿越重生千千万,今天终于轮到我杨虎了。奶奶,爸爸妈妈,妹妹。我一定会珍惜这一世,好好的生活,活出人样,做个孝顺的儿子,不会再让你们在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面前抬不起头。

杨虎疯了一样跑到东头房,抱住头发花白的奶奶,在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奶奶,看到你真好,我爱你!”

奶奶看着风一样又跑出去的杨虎。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这孩子。

“慢点跑”

“知道啦”

进入横跨的小房间,这是自己卧室。只有十几平米,一张床,上面支着四方的白色蚊帐。床前面对着窗户,在窗户下面是一张掉了漆面的书桌,桌子前一张椅子。桌子上放着几本书。仔细一看,数学语文外语几本高一的书。

看样子自己重生到了中考的时候了,记得今年高一要求提前报道,所以高一新生都是借的课本。刚好庄上有一个出了五服的小叔,比自己高三届,妈妈找小奶奶借的书。

现在可没心思去看书。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重生了?前世今生,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

如果现在是现实的,那么前世的那场梦也太真实了,真实的让人不寒而栗。如果重生是真实的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尽管前世看多了穿越重生之类的小说,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是为了创作的需要。杨虎陷入沉思而不得解。

算了,想不明白不想了。随遇而安吧。重要的是把握好现在,就当前世是一场梦。

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课本,尽管以前学过,可毕竟几十年过去了,内容早就忘光了。随便翻看了几页,又拿起了另外一本。就在这时,脑海里清晰的记住了刚刚看过的内容。嗯,这是怎么了,我的记忆力应该没这么好吧。又看了几页,合上书本。咦,看过的内容像是复印机一样复制到脑海里。过目不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人]游客的扑街时光在线阅读20190301

    宋池看向苏归,按下心里的一点小复杂,先扭头看向看似正常,实际上也是病人的大妈,冲她点点头后慎重嘱咐,“抱歉啊,你今天做的拿手菜也已经被全部预定空了。一直到后天的都已经有人提前预订,所以明天的饭菜,做好后会有专门的人来接的。”大妈听了,惆怅的叹了口气,似在感慨自己为什么这么有才华。微眺望了下远方后才又

  • 阴山诡棺温柔是坏

    “……该怎么办啊……”我双手支撑着下巴趴在窗头瞅着接近黄昏的天空,红色的霞光照耀着天边,我似乎能看到天空那一边的红色天空,虽然最美不过夕阳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点也不是滋味。在今天,发生了两大事件。第一件:我的弟弟忽然出现了。第二件:只有三天,我要离开为自己赎罪去。你说吧,我又没欠人钱……何苦

  • 遗世九洲创建主神空间【新书求收藏】

    万里无云,巨峡市第一高中的楼顶。一个脸色苍白的俊秀少年躺在天台,目光淡漠的望着天际那个巨大的黑洞。十八年了,刘昊没想到当初自己随便捡到的一块小石头,竟然是一个系统。看着身体缩小被拉入虚空,穿越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时间流逝,一转眼便是十八年。下个星期就是高考了,到那时他也正式被孤儿院驱赶出来,自力更生。

  • 相思结在线阅读白风的转变

    “宗室?”“白风?”报名处负责登记的是两名年轻人,白风话语刚落,便纷纷抬头,惊疑出声。“没错!我是白家宗室!白风!”白风再次重复道。在白家,宗室指的是族长一脉,而支脉则是九大长老各自的嫡系亲属组成。所以,在白家共有一个宗室,九大支脉!除此以外,白家还有一脉名为客亲,是由很多外姓人自愿加入白家,改名换

  • 灵猫传说之第七章(7)

    校长在上面说话,周琅星在下面分神胡思乱想,前面说的一大堆都没有听进去,还好开了智脑终端的录像模式。“……今年的军训是野外求生竞技比赛,高年级学生和低年级学生组队,人员分配由主脑随机组合,五人一队。具体规则由教务处发送邮箱到各位学员,大四学生不参与……”周琅星大概就听到了以上的话,期间他都不能集中注意

  • 现代的阴阳师之不夜天

    刘浩依旧是骑着,他那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宝贝。哼着不带调小调,来到了公司。跟强子打了个招呼,张队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在强子死皮赖脸的询问下,和张队的一脸谄媚微笑中,刘浩走进了大老板的办公室。情景依旧,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墨镜男刘刀依旧是站在东方燕的身旁,时刻的警惕着,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似地。东方燕身前的

  • 鬼吹灯前传3:始皇金棺之刃控-锁链

    将军与少年的一攻一防,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完成,大莫将军沙包般大的拳头,带着燃起的控能,携带着极其凶猛的气势,重重的砸在了少年的大刀之上。按常理来讲,柔软的肌肉与金属的碰撞,不会发出太大的撞击声响,但是此次的撞击,却如同坚钢碰硬铁,竟然发出“当”的一声巨响,震的在场几乎所有人无不埋头遮耳。胖子心中微微一

  • 鬼眼皇后:陛下,妾不嫁第4章在线阅读

    “凭什么?”白毛被抓得手腕生疼,他猛地从钱匣子里抽出手的同时,瞪了眼刘真,嘴上骂骂咧咧地嚷道:“就凭整条街你生意最好,你就得交三份,这可是上面的意思!”什么狗屁上面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就是白毛他们几个看场子的眼红了刘真的生意火爆,却没有打点他们哥几个。对此,刘真心里头是明镜的。但有些事心里头明白,嘴上

  • 当明星开了挂第10章在线阅读

    予舟大概跟邢云弼犯冲,见他一面,马也不想骑了,黑着脸去换衣服回家。我也喂完胡萝卜了,摸摸马和它告别,跟着予舟进去换衣服。真是折腾,马背都没上,衣服换了两套了。这马场搞得很原生态,连休息室都是原木做的小木屋,予舟有自己专用休息室,他骑马骑得多,换衣服动作很快,下午阳光带金色,从窗户照进来,他背影非常漂

  • 行走中的林夕在线阅读第4节

    两人在半山腰处休息,而另外两个地方,却是两幅光景。此刻,夜流云和夜沐辰正站在一座山峰前,目光微变。他们的面前,有几具尸体,全部都是死的面目全非,身上似乎有雷电灼烧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死于雷电。可是,他们也没有听到什么雷电之声啊,他们是怎么死的?夜沐辰还好,看着这几具尸体,就算被毁的面目全非,至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