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综漫时光守望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19:43:07 作者:墨羽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综漫时光守望
综漫时光守望
作者:墨羽来源:飞卢小说网
巫马月,普通宅男,毕业后已有稳定生活,但有一天……她走了……有一天……有人给他一个叫时光权杖的神器,告诉他可以找回她……他踏上了穿越者的道路……目前世界《心理测量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盛夏的最后一场雷雨,来的凶猛,走的迅速,云晓被小厮带着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天边的乌云已经被吹散了不少。

云晓拧着眉被小厮带着往外走,进了屋之后孙净没有问别的,只是吩咐人带她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这衣服还是孙净的丫鬟送过来的,用料不错,显然不是寻常人家穿的起的。

而让云晓拧眉的原因是因为这衣服的尺寸,很合身,非常合身,正是合身,云晓才更觉得不对劲,她虽然比一般的女子要高,但是比起同龄的男子还是很瘦弱。

这衣服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

云晓心思沉重的跟着小厮去了院中的凉亭,到的时候,孙净也已经换好衣服在等她了,云晓入座,孙净抬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依旧是苦茶。

虽然满嘴苦涩,但是因为温度适合的缘故,云晓喝着还挺舒服,特别是入了肚,似乎把刚刚淋了雨的寒气都往外逼了几分。

云晓心里还惦记着衣服的事,没忍得住主动开了口,“孙小姐,这衣服……”

孙净笑得优雅,“是我做给我夫君的。”

云晓脸上的表情一顿,心思百转。

“额,孙夫人……”云晓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更没想到孙净竟然已经成婚了?

“秦公子不必改口,我只是马上要成婚,还没有正式嫁人呢。”孙净笑得开心,眼睛里还带着三分狡黠。

云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送了一口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孙净看云晓若有所思的神情,以为是她发现了什么,开口想要转移话题“秦公子今天是惹到什么人了么?”

孙净说完,却见对面的人没有反应,一手握着茶杯,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就见她突然转头看向自己,眼神满是严肃,孙净心里一惊,面上却保持着云淡风轻。

云晓确实想了很多,但是想的内容却也很歪,她想着刚刚孙净说要成婚了,这衣服是给她夫君做的,也就是说她夫君的身形和自己差不多。

……和她身形差不多的男子。

云晓在心里为孙净鞠一把心酸泪,她夫君是多瘦弱啊,不会是个病秧子吧……

又联想到古代女子的地位,还爱讲究些父母之言媒妁之约的,越想越觉得这孙小姐是被迫要嫁给一个瘦弱的“病秧子”。

不行,孙净这样的女子要是这么蹉跎一生,也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现在没法改变这个时代的大观念,但是极个别的她还是可以管的啊,她可是皇上!

“孙小姐。”云晓极为正经的开口,“孙小姐对你的亲事是否有所不满?”

孙净心里更是惊骇,仔细的辨认了一下云晓的神色,又发现对方似乎很平静,一时间她也有些拿不准云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答反问道,“秦公子为什么这么问?”

云晓考虑了一下把自己刚刚的想法说出,末了还郑重的许诺,“孙小姐若是对自己的亲事不满,在下可以帮上一二,我没有开玩笑,只是觉得孙小姐不应该被这样困守一生。”

孙净听完云晓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对于云晓的脑洞她有些哭笑不得,而对于她的许诺,更是面露复杂。

“秦公子,一直是这样的么?”孙净眼神复杂。

“啊?”云晓眨眨眼没明白孙净的意思。

“就是……这么的乐于助人。”孙净斟酌了一个词语。

云晓无所谓的笑笑,“哪有孙小姐说的这么好,我能做到的事情不多,只是恰好这件事我可能做得到,而且我又很欣赏孙小姐,要是能帮上忙,我自然是希望能做点什么。”

“秦公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是指关于女子的。”孙净刚刚在听云晓推论的时候,分明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对三从四德媒妁之言这些约定俗成规矩的嫌弃。

对,嫌弃,仿佛这些是多么荒唐的存在一样。

云晓这次没有立即回答,倒不是不能和孙净说,只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她生活的年代里,讲究男女平等,不存在什么男尊女卑,来到这自然对这些旧习俗充满鄙夷。

但是她也没法直白的告诉孙净,自己来自一个发达开放的未来世界。

云晓斟酌再三,缓缓的开了口,“嗯,怎么说呢,现在这个时代,女子就是男子的陪衬品,有的因为会持家,被称赞贤妻,却一生再也没出过院墙,也有长的好看的,因为皮囊被追捧,年岁稍长又弃之如敝履。”

云晓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觉得吧……这挺不应该的。世人对女子的关注都在外在,却从不关心内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对,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我觉得这句话说得挺对的。”云晓说完笑着露出一排小白牙。

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继续说道,“这里其实都是一样的,男人和女人的并没有差什么,没有说男人就更厉害,女人就不行,这种约定俗成的认知,我觉得很不对,很片面,男人能做到的,女人就未必做不到。”

孙净脸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了,她看着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云晓,眼睛里压不住的惊讶和不解,她似乎并不知道刚刚那番话有多么的大逆不道,甚至说是有违天理,只是一脸平常的喝着茶,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话,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孙净在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面前这个人距离自己很远很远,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座高山,云晓则站在山顶俯视着她,俯视着众生。

云晓见孙净的表情不太好,心里有些打鼓,她刚刚已经尽量把话委婉的说了,不过对方毕竟是古人,估计还是有些吓着她了。

“孙……小姐?”云晓打量着孙净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开口。

孙净回神,勉强的调整了面部表情,但是终归那番话的冲击对她太大了,以至于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云晓自然是看到了她的不自然,连忙道:“孙小姐不必在意我刚刚的话,就当我是在胡言乱语吧。”

孙净却摇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云晓,“秦公子所想我虽是第一次听闻,但是就凭公子敢直言出口,孙净佩服不已。”

云晓不好意思的笑笑,没有多说,说多错多,她今天的话已经有些过了,这些话要是传到有心人的耳中,她还不知道要被怎么弹劾呢。

云晓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谈论下去,连忙转了话题:“所以孙小姐真的不是被逼下嫁么,我真的能帮你的。”

孙净看着云晓认真的眸子,心里生出几分打趣她的想法,端着笑开口道,“秦公子这么关注小女子的婚事,可是对小女子有所想法?”

孙净说完自己的脸也红了,她本是想打趣她一下,没想到开了口却说出这么直白露骨的话,真是有失涵养。

云晓的反应更夸张,刚送进口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了下去,接着就是一连串密集的咳嗽声。

云晓止住了咳嗽,一张小脸已经被染成红色,边摆手边说道,“孙小姐误会了,我没这个想法,我就是……恩,出于朋友的关心!”

“朋友?”孙净觉得这个时候的云晓很好玩。

云晓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是啊,朋友,你看咱们好歹也算是有革命友谊对吧。”

眼见着孙净又面露疑惑,显然是不理解什么是“革命”,云晓马上又换了话题:“额,好巧啊,其实我也快成婚了。”

孙净听到云晓的话,眼神亮了亮,有些期待“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入了秦公子的眼。”

云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恩,是个很聪明,贤良又优秀的女子。”

孙净定定的看着她,眼神闪过复杂。

云晓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态度反问道,“那你未婚夫么?是个什么样的人?”

孙净定定的看着云晓,脸上闪过笑意,“恩,是个聪明,贤良又优秀的男子。”

云晓愣了,这不是刚才她说的话么,待看到孙净脸上的笑,才知道那人只是在逗自己,殊不知,孙净的回答却是认真的。

“话说回来,今天追秦公子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孙净接过丫鬟手中的新茶,状若无意的问道。

云晓也想起自己本来是为了躲避追杀,脸上又是止不住的一红,“说来惭愧……”云晓中间又续了杯茶,才把今天的事说完。

“说来也是巧,要不是这里正好是孙小姐家我可能今日是凶多吉少了。”云晓一边说着,心里还止不住的松了一口气,当时也算是千钧一发了……

等等!

云晓猛地抬头,孙净怎么知道自己在她家后门的,若说是碰巧也有点太牵强了,她进屋之后孙净的种种表现,显然是之前已经有过一些安排。

云晓内心有些纠结,从心里来讲她是相信孙净的,只是这个“安排”好的救助,实在是让她有些揪心,不过转而一想,可能也真的是她想多了,毕竟选哪条路还是她选的,停在哪也是她自己决定的。

外面的天空已经大晴,云晓看了看天色,也该回宫了,起身和孙净道别。

“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多谢孙小姐救命之恩,不知可否让我从刚刚的小门离开?”云晓想着孙净已经要成亲了,要是自己从正门出去,让人看到了不免让她会被指指点点,不如还是从小门出去比较好。

孙净对于云晓的要求只是笑笑点头同意,吩咐人去开了门。

女子一旦嫁人之后,基本上不能随意外出了,一想着可能失去一个朋友,云晓心里还是有点不舍的。

孙净看着云晓明显低落的神色,不知这突然间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秦公子?”孙净关切的问道。

云晓无奈的笑了笑,“此间一别,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了。”

“我夫君也是国都人,我想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孙净笑的意味非凡。

云晓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把随身的玉佩扯了下来递给孙净,“这衣服本是孙小姐的一片心意,被我穿了也算是我夺人所美,出来没有带什么东西,这块玉就当做我送给孙小姐的新婚礼物,祝二位百年好合。”

孙净看着那块品色上好的玉佩,笑意更深,也不造作推辞,大方的接了下来,做了个福身“承公子吉言。”

云晓行了礼,在小厮和丫鬟的带领下,从小门离开了孙府。

走出了这条小路,皇宫已经近在咫尺,云晓回了宫,当晚却发起了烧,白天那么剧烈的跑动,又淋了雨吹了风,虽然喝了热茶,但是终归还是没压住。

云晓这一病虽然不重,但是好的还是很慢,当真是病来如山倒。也是临近了婚期,云晓索性也就不往外跑了,天天窝在紫宸殿里研究长孙无尘带来的北方的折子。

而云晓的风寒最终在大婚前的三天痊愈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米青说约定

    “路恺我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吧。我为了你才努力考上了X大,这可是爱情的力量呀!我都追你三年了。”“……”“你别着急走,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喜欢夏晓晓,可是人家名花有主你暂时也不用想。我们认识那么那么多年,小时候你多照顾我呀,我初中的数学还都是你教的,我们之间一定有感情!为什么就不肯接受我!别别扭

  • 紫玲雪曦之邪魔与幸存者(8)

    背上的大翅膀带着秦天飞向那些残骸,秦天觉得很奇怪。此刻,他心中一片清明:重生之后,无论如何要做些什么!不一定是改变世界,至少,要让自己不会这么轻易地,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心中的想法逐渐坚毅起来,耳边却传来钟馗的怒吼:“杀了它!”眼前一晃,在前面加速坠落的舱盖上有几具残尸,其中一个只有半边身体的家伙,脸

  • 操盘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签完合同,沈帛符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快速租下了一套房子,月租金三万。这个租金价格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过于昂贵,但对他来说,倒是比较合适,重点是这套房子拥有足够的空间,且足够僻静,而且安保环境也很好。这套房子本来就空置着,沈帛符租下房子后就退了酒店的房间,拎着一个小包入住。简单收拾了一会儿,他在网上买了

  • 大华风月第六章

    流晶河畔,醉仙居。不过片刻前才打定主意的范若若眼神飘向林婉儿身后那个黑影,刚刚都没想起来,为什么他会在这?难道是陛下授意?可陛下居然不加斥责还派人保护?说起来宫里是没人了吗为什么总是这个人来当护卫?!侍卫统领很闲吗?!林婉儿瞧着这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流晶河两岸,心里欢喜极了,叶灵儿此刻也被迷了心神,一

  • 型月:开局就和斯卡哈结婚之第四章

    简聿已经觉察出温曦的身边有其他人在听了。温曦这人虽然不靠谱,但也不是那种轻而易举的问出“你爱不爱我”这样问题的女孩子。昨天她对婚事就没有太多期待,如今却突然打电话,突然来问他,怕是和家里人在赌气。简聿说的也是真的。他这么多年并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不是没有女人追他,追简聿的女人加起来都能开娱乐公司了。只

  • 综影视之我是汪曼春喂…打起精神来啊少年!

    智子在黑暗的房间里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T恤晃晃悠悠地去冰箱里拿了一根红豆冰棍,又回到转椅上坐下。“喂喂,这玩意儿就要亲上你妹妹的爪子了啊,怎还不出现…你中二妹控的人设要崩了哦。”智子边啃着冰棍边低声吐槽,嗷嗷怪叫着叹息电脑屏幕上的小哥追妻之路无比坎坷。“怎么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她呢…人家小哥明显要撩你

  • 未婚夫是国民男神[娱乐圈]在线阅读上香

    看着好友痛苦地回想着,伊盛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或许应该上报给幽城的检察署。他心里有些预感,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将凶手缉拿归案。只是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就特别捉襟见肘,无法掌握犯人的想法行踪以及接下可能的活动区域。但是他还是决定先自己尝试解决,毕竟自上任以来,自己还未解决过什么大案子,本就是一

  • 网游之一箭绝尘之未曾离去

    巴塞河郡是位于萨莫瑞亚王国东南边陲同名河流旁的一片富庶区域,得益于那条河水的滋润和穆拉瓦大森林的丰富资源,这个郡的赋税占整个东南区域的一半,可谓是举足轻重。伊利多斯·朗扎克是这个郡的领主,从他曾祖父的时代开始,他的家族就一直治理着这片王国东南部最富庶的土地。虽然位处东南边陲,但得益于大森林的阻挡,敌

  • 误千机在线阅读第4章

    “可我们听到你自言自语说要去找儿子了!”如云不悦道。“走了就不可以回来吗?”风千金愠色道。如云无以应对,欲张口骂人。云鸥赶紧岔开,热心地问道:“老人家,莫非您找到了儿子?”“切!怎么可能!我回来就是想拜托你帮我找找我儿子。当然,假如有可能,顺带帮忙找找我柳哥也好。”“柳哥?起初不是说刘哥吗?近音口误

  • 二皇子的秘密心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连续两次被叶潇嘲讽到的青年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看着背着一双手一副小大人姿态的叶潇,他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吗?要知道在昆仑,单论口才,可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可今天竟然在一个小孩这里吃了瘪,还好周围没有同门师兄弟,不然自诩妙口生花的他可就要闹笑话了。“咳咳,小兄弟,你是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