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饭桶与小笼包~喵~纵使相逢4

2021/6/11 19:49:51 作者:曾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饭桶与小笼包~喵~
饭桶与小笼包~喵~
作者:曾公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乡下天然呆小子,遇上腹黑名流大律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脸红心跳的同居生活,现在就开始!纯如蒸馏水土包子可爱受vs贪钱多金腹黑大律师

“!”这反应和想象中的差别不要太大,苏子瑜被惊得差点没站稳,勉强保持住了自己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转头把手中的狐狸塞给了身后的少年,柔声道,“小朋友,帮我拿一下。”

脏兮兮少年接过苏子瑜手中的白探花,用两只手抱在怀里。

白探花甚是爱干净,被这么脏兮兮的一个少年抱住,“嗷呜嗷呜”地哀鸣了两声,挣扎了起来。

好在脏兮兮少年手劲大得很,把狐狸牢牢地抱在了怀里,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苏子瑜也不去理会白探花,把自己揉树叶时沾满了灰尘泥土、指尖还沾着狐狸毛的一双手摊开在云寒琰的面前:“道长,你确定吗?”

云寒琰不语,抬起手一把将苏子瑜的手扣住,拉起来就走。

苏子瑜几乎是一脸懵逼地被云寒琰拉着走的,脏兮兮少年就十分自觉地抱着狐狸跟在了后面。

今天云寒琰实在是反常得很,要不是知道他是光辉伟岸百毒不侵的男主,苏子瑜甚至差点要怀疑他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夺舍了。

苏子瑜一边想着,就被云寒琰拉进了路旁一家店里。抬起头粗略地看了一眼,墙上、衣架上都挂满了衣服,竟然是一家衣庄。

原本坐在店里嗑瓜子的女店主见有客人光顾,连忙放下瓜子起身殷勤招待,问道:“这位……几位客官,不知是哪位要买衣服?需要什么样的衣服呀?”

苏子瑜转头看了云寒琰一眼。

云寒琰不答,只是带着苏子瑜在店里看一遍,抬手指了指最里侧架子上的一身青衣,道:“这件。”

“哎呀客官真是好眼力,这件衣服是新到的款,我敢保证全国、全天下都独一无二只有这一件。真蚕丝材质的,绣的也是纯金的线,就头发丝那么细的金线,光绣花就用了绣娘整整一个多月呢……”女店主一边唠唠叨叨地向云寒琰介绍这件衣服有多好,一边将衣服取下来递给了云寒琰,道,“客官是直接包起来还是先试试?”

云寒琰从女店主手中接过衣服,塞到了苏子瑜怀里,道:“试试。”

原本以为这么好看的衣服应该是这位容貌俊美的道长自己穿的,想不到竟然是给这个……长得如此磕碜的男人买的,女店主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好在职业素养还不错,立刻扯出来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道:“对了,这件衣服最衬肤色了。这位公子皮肤这么白,气质又好,穿这个一定很好看。”

既然脸丑,那就夸皮肤好气质好呗。卖件衣服也真是不容易。

云寒琰满眼温柔地望着苏子瑜,似乎很认同女店主说的闭眼瞎吹。

苏子瑜懵懵地从云寒琰接过衣服,再垂眸看看自己身上这一身已经发白的旧衣服,不禁自嘲地勾起了唇角。连云寒琰这个万年不买新衣服的勤俭持家好孩子都已经看不下去自己这身破衣服,要给自己买新衣服了吗?

之前本来就打算给自己买身新衣服的,这下正好不用自己掏钱了。苏子瑜自然是挺乐意让云寒琰花钱给自己买衣服的,连客气也没客气一下,接过衣服就跟着店主去后面试衣了。

一边换衣服,苏子瑜一边在脑子里胡思乱想。云寒琰这小子真是看不出来呀,这三年真是出息了呀,原来在外面这么风流这么浪,第一次遇到的陌生人随便一勾引,竟然就上钩了,还拉人手带人买衣服。

真不愧是种|马仙君苏齐云的亲儿子,就是品味不大好,和他爹差太多。

作为龙傲天男主云寒琰他亲爹,仙君苏齐云是个地地道道的种|马仙君。凭借一张好看的脸和娴熟的撩妹手段,撩遍了仙、人、魔三界美女,直到撩到了云寒琰他亲娘,魔界第一大美人——玄天神女西陵雪。为了表忠心,种|马仙君苏齐云对天起誓:“如果我负了你,我苏齐云的名字就倒过来姓。”于是不久后,这位被种|马男负了心的玄天神女真的把他的名字倒了过来,他们的儿子就姓了“苏齐云”名字倒过来的最后一个字——云。

要不是因为从系统那里看到过这一段男主身世,苏子瑜实在没法把这个种|马仙君和日后教育自己和师兄弟们要清心寡欲远离女色的那个威严师尊联系到一起。

云寒琰作为本文最神圣伟大的男主,不但继承了他亲爹种|马的本性,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甚至不需要出手撩,全天下的美女都会围着他死缠烂打拼命倒贴。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早就已经迎娶女主左拥右抱走上人生巅峰了,怎么还会在这里和自己勾勾搭搭呢?苏子瑜胡思乱想间,已经将衣服换好了。自己在镜子前一照,衣服不错,还挺合身。

苏子瑜注意到镜子里自己的领口处若隐若现地露出了一块戴在脖子上的碎玉,跌落山崖时被磕坏了一个角。悄悄将领口往上拉了拉,将那块云寒琰送的玉佩盖住,方才转过屏风走了出去。

苏子瑜转过屏风,一看到外面的情况,差点没笑出来。

脏兮兮少年抱着白探花独自坐在角落里撸狐狸,狐狸则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原本纯白如雪的毛已经是灰扑扑的模样,像刚挖完煤回来的。

而店铺的另一边,女店主正痴痴地盯着云寒琰看,脸上还凝固着一个思|春的笑容,嘴里叨叨地问着“道长仙龄几何”、“是否婚配”、“可有心上之人”?

云寒琰一张俊脸自始至终都冷如冰霜,一个字也没回答,只是盯着那屏风看。直到苏子瑜从屏风后出来,正好看到他盯着自己,终于淡淡地回了女店主一个字:“有。”

苏子瑜心道,云寒琰真是越来越出息了,自己才换个衣服的时间,他就又在充实后宫了。

按照云寒琰家祖传的撩妹的套路,只要女店主接着往下问“谁呀?”,估计他八成就会回答“你。”——于是,男主后宫三千佳丽里又会多上一个。

苏子瑜心念一动,鬼使神差地帮女店主问了一句:“谁呀?”

云寒琰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认真答道:“你。”

云寒琰说话时一向都没有表情,不过苏子瑜估摸着自己没开对玩笑惹他生气了,于是走上前拍了拍云寒琰的肩膀,道:“好了好了,对不起,打扰了。”

对不起,打扰您撩妹收后宫啦。

云寒琰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一把拉住了苏子瑜,拽到自己身边,生怕他跑了似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再也没从他身上挪开。

苏子瑜:“?”

苏子瑜大惑不解,转头去看那女店主,她竟然已经不在看云寒琰了,也在盯着自己看。

而那一边的脏兮兮少年和采花贼,也都一样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这些人……是怎么了?苏子瑜愣了一下,刚才照镜子的时候,自己脸上好像也没东西啊?

苏子瑜忍不住推了推云寒琰,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云寒琰道:“好看。”

苏子瑜:“……”完了,这孩子年纪轻轻就瞎了。

自己现在这张脸应该是十分当得起“丑八怪”这个称呼的,好看就算了。

苏子瑜浑然不自觉,虽然脸是遮住了,可惜周身的气质怎么遮也遮不住。方才他衣衫破烂还好一些,此时一身青衣上金丝卷云纹光华流转,衬得人明眸如星、肌肤如玉,一条玉带束在纤细的腰间,正勾勒出他身姿挺拔、双腿修长。其美无度,世上难双。

美人在骨不在皮,连那女店主都一时看出了神,半晌后方才点头真心夸奖道:“这位公子,真的很合适这身衣服。”

云寒琰问道:“多少钱。”

女店主笑道:“这位公子如此适合这身衣服,就便宜一点——一百两吧!”

云寒琰径直从袖中取出一锭金子放在了柜台上,道:“不用找了。”

苏子瑜看着柜台上那一大锭足足值一百零好几十两的金子被女店主笑嘻嘻地收了起来,脑海里就只剩下两个字:有钱!

果然男主就是男主,虽然看起来一副落魄模样,云寒琰其实还是混得比自己好得多的。自己死了三年,诈尸以后浑身上下穷得连一文钱都没有,他一出手就是上百两,买东西都不用人找钱。

不过好像所有小说里,男主本来就是不但不用吃喝拉撒的,而且不需要赚钱就能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云寒琰,就是这样的一位贫穷得只剩下钱的男主。

买完衣服,云寒琰便拉着人出了衣庄。脏兮兮少年连忙抱着狐狸跟了出来。

苏子瑜一边跟着云寒琰在街上走,一边问道:“道长,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呀?”

云寒琰道:“吃饭。”

好久没听到“吃饭”这个词了。印象里自从和云寒琰一起入清徽宗修炼之后,基本就是喝仙露采仙果为食了,辟谷之后更是不需要进食。自己废了修为会饿,难道云寒琰也饿了不成?苏子瑜问道:“你不辟谷吗?”

云寒琰反问:“你不饿吗?”

苏子瑜垂下眸,自言自语地问道:“我饿吗?”

苏子瑜的肚子回答:“咕咕。”

好吧,是饿了。苏子瑜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任由云寒琰把自己拉进了一家环境很好的的酒楼。

苏子瑜吃饭,第一重吃饭的环境,第二重才重饭菜本身的味道。吃饭的心情,比吃的饭本身要重要。

这家店内陈设古朴,环境优雅,几株花树靠着白墙栽种,屋顶悬着星星点点的米黄色灯笼,粉白色的轻纱在窗边垂下,桌椅都精致简洁,还是很符合苏子瑜的心意的。

苏子瑜和云寒琰在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来,那脏兮兮少年便抱着白探花坐在侧面,正对着窗外看风景。

店里的伙计将菜单递了上来,苏子瑜饿着肚子懒得看,直接递给了对面的云寒琰,道:“你点。”

云寒琰接过菜单看了会儿,点了几道一听名字就甜死人的菜。

苏子瑜一向嗜甜如命,不甜不吃。而云寒琰口味很淡,淡到不用放任何佐料,只要烧熟了他就能吃。

苏子瑜心中怪道,云寒琰什么时候转了性,居然也和自己一样喜欢甜食了?点的菜好像听起来都挺好吃?

对于苏子瑜来说,甜等于好吃,好吃等于甜。

虽然换衣服之前怕弄脏衣服,苏子瑜已经洗过手了,不过出于习惯,还是决定起身出去再洗一遍手,顺便叫上了脏兮兮少年也去洗一洗他的爪子。

云寒琰便坐在位子上等他们。

苏子瑜带着脏兮兮少年洗完手,回自己位子的路上,只听有几个食客正在大声地讨论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吗?就刚不久前,九华宗的禁地炸了,跑出来一个大魔头。”一个人道,“那个魔头还把九华宗的山门都砸烂了,满门弟子都给打得半死不活的。”

“啧,难道又是一个鬼面邪尊啊?”另一个人道,“一个鬼面邪尊已经搅得天下不得安生了,十三大宗门如今只剩下四个,九个都被他屠了满门!再来一个魔头?呵呵,大家都别活了。”

十三大宗门只剩四个了?还是鬼面邪尊干的?!鬼面邪尊不是男主黑化以后毁天灭地时的身份吗?虽然按照原著男主会黑化毁灭世界,可是按理来说自己没有像原主一样虐待陷害过他,他也应该没有理由黑化啊。

苏子瑜往窗户那边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在窗边的云寒琰一脸冰清玉洁纯良无辜,实在不像那些人口中屠杀了九大仙门的鬼面邪尊。

那么他们说的这个鬼面邪尊是哪里冒出来的?

苏子瑜不禁微微住了脚步继续听下去,只听第一个人继续道:“听说这回逃出来的乃是当年清徽宗的清仪仙师——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听说明面上是温良端方除奸卫道一代宗师,但是背地里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还专门挖人骨头吃人魂魄来修炼邪术,和鬼面邪尊一路货色!三年前被十三大宗门的宗主联手镇压了,这会子不知怎么回事又逃出来了,如今只剩下四大宗门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制住他……反正大家出门千万要小心!”

苏子瑜:“……”

“我刚从街上过来,听说东街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一个食客道,“西坊里刚也暴|毙了一个人,听法师说魂都已经给吃没了。这魔头才跑出来多久就死了这么多人?这可真是个祸害啊!该死该死!”

“我还听说啊,作恶多端的鬼面邪尊出世也和这位脱不了干系,很有可能乃是他怨气所化啊……这种人啊,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过不了多久十三洲仙会肯定得开始筹款准备再次围剿了,我明天就去仙会里捐款一百两,为法师们铲除败类尽绵薄之力!”

“我听说他那个师弟因为得知真相以后打击太大,好像已经疯掉去了,九华宗那个山门也是他砸的……”

苏子瑜不觉已经攥紧了衣袖,回过神来方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轻松松开了手,摇了摇头,暗暗骂自己道,真是越活越不像样了,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个穿书的,和一群书里的路人甲乙丙丁瞎计较什么?

脏兮兮少年跟在苏子瑜身后,忽然开头问道:“他们这么骂你,你不生气吗?”

苏子瑜一怔,转身盯住那脏兮兮少年,问道:“你是什么人?!”

“哦,我叫刘半夜,半夜三更那个半夜。”刘半夜冲苏子瑜吐了吐舌头,道:“你不生气是对的,反正他们马上就要死了!不过他们死了又会被怪在你头上。”

苏子瑜心头一颤,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位叫刘半夜的少年说过的每一句话,今后都会得到应验。

苏子瑜和刘半夜相对着站在原地良久,只闻身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怎么了?”

苏子瑜回过头,只见云寒琰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大概是自己离开得太久,他都忍不住找过来了。

苏子瑜摇摇头,跟着云寒琰回到了位子上。菜已经上齐了,满桌子都是甜死人不偿命的菜。

苏子瑜一看到它们,便觉得精神为之一振。

刘半夜只吃了一口菜,就差点没腻吐出来。

抬起头,却只见苏子瑜一块又一块吃着盘子里淋满了浓稠糖汁的红糖糯米桂花藕,一脸满足的模样,看得刘半夜都惊呆了。

云寒琰坐在一旁将番茄炒蛋里所有的番茄都仔仔细细地夹了出来放在自己碗里,将一盘只剩下淋着番茄汁的炒蛋推到了苏子瑜面前。

有些人不吃番茄,却偏偏喜欢吃番茄汁淋过的东西那种酸酸甜甜的口感。苏子瑜就是这种人。

看着面前淋满了番茄汁的炒蛋,苏子瑜愣了一下。云寒琰以前不是个从来不挑食什么都爱吃的好孩子吗?怎么三年不见他变成只要番茄不吃蛋了?

今天的怪事真是有点多,不过正好不用吃番茄了,苏子瑜把那一盘淋着番茄汁的蛋接了过来,抬起头道:“你们也吃啊。”

刘半夜扒了两口白饭,道:“吃、吃,在吃的。”

云寒琰十分听话地夹了一片藕,淡淡地送入口中。

苏子瑜见他也吃糖藕,问道:“你觉得这个好吃吗?”

云寒琰点点头,道:“嗯。”

苏子瑜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刘半夜胆战心惊地看着云寒琰气定神闲地淡淡品着红糖糯米桂花藕,心里暗暗佩服道,这位道长可真是条汉子。

苏子瑜死了三年,加上方才又打了几架透支体力,早就饿狠了,看到喜欢的饭菜不禁胃口大开,把一整桌的菜差不多都承包了。填饱了肚子,苏子瑜满意地放下筷子,望着桌上堆满的空盘,由衷感叹道:“也算没白死一次。”

苏子瑜本是轻声说给自己听的,却还是被对面的人听了去。云寒琰微微蹙起眉,忽然一把抓住了苏子瑜的手。

苏子瑜抬起头,惊讶道:“你怎么了?”

云寒琰紧紧抓着苏子瑜的一只手,两道刀削斧刻一般的剑眉微微蹙起,一双琉璃色的眼眸中写满了痛色。

苏子瑜望着云寒琰那双眸色浅浅的眼睛,好像在那双一向冷如冰霜的眼眸中,读到了一丝心痛。

听到自己说起“死”,竟然又是这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该不会真的死了老婆了吧?

这哀婉动人眼神,配上眉梢下那一点嫣红的梅花印,简直凄美得惊心动魄,连苏子瑜都看着有点不忍。

这一道梅花印是什么时候有的?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苏子瑜鬼使神差地伸出另一只没有被他抓着的手,轻轻抚上了云寒琰的眼角。

云寒琰长长的睫毛一颤,像面对神明一般虔诚地凝望着苏子瑜的双眼,突然沙哑着声开口道:“我一直在找一个人……你,知道吗?”

苏子瑜闻声,刚刚轻触到他眼角的指尖一滞,又悄悄缩了回来,故作茫然无知地问道:“那你找到了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六七十年代知青一眼看出

    “你们的人收保护费的频率有点太高了吧,这样这位老人家的生意还怎么做。而且每个月要五千,有点太多了。”杨明刚才跟老大爷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赵川他们收保护费的频率和数目。董武听到这里,不禁一皱眉,心里的火气也降下来许多。他们会里有规定,不许乱收保护费的,刚才赵川没有告诉他这些,可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骂

  • 学校在线阅读第六章

    先前朱武歇脚的寺庙里,小倩已经醒转,一直守护在她身旁的母亲,看到女儿醒转,匆忙激动的喊了起来:“老爷,老爷,女儿醒来了。”听到呼喊声一直守在门外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激动的喊道:“小倩,你没事了吧?”小倩点了点头,眼珠子乱转开始在四周查看起来,遍寻一圈颇为失望的道:“爹,昨天替我治病的那个公子

  • 戒不掉的唐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是一个种族云集的世界,一个群雄纷争的世界。吉维尔大陆的8个种族首领云集在吉维尔中心城市库卡黎曼,商议在1个月前坠落在库思山峰上的未知物体。“据我的移动军团探查到的情报,那是个被石化的物体,深深的插在山峰最顶端的石头缝里,是个犹如镰刀......”一个身穿黑袍挡住脸的男子还没等说完话,另一个穿着黑袍

  • 系统娱乐天下之收养(1)

    洛阳突然下起暴雨了,只是打湿了众多行人,却惊动了整个星算界。一个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人喃喃自语:“怎么回事,天地星图为什么突然模糊,预言预测也犹如雾里看花,莫寒,把莫寒叫来”说着大声对着门外吩咐。“老爷,洛阳钦天鉴莫寒大人在府门外求见”门外侍卫还未应声,就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哦,来的真快!看来他早

  • 我是被抱错的假千金在线阅读佛家因果关系

    魔都下午三点“印河,我在魔都有公寓咱俩可以去我那套公寓住”“小素清原来还是个小富婆呀!若水安帝你们去酒店住吧,明天若水直接去公司就可以了,你们两个的资产在魔都买一套房子应该没有问题,别老住酒店。我就走了,保持警惕有事情第一时间就要做的”财富海景花园朱印河躺在沙发上累的不想起来,唐素清命他要把整个房子

  • 网王柳生桐远古巨兽

    高峰赫然抬头看向这座高大的石门,只见十几米的城门之上赫然有着数十道伤痕,有的地方像是被巨锤砸的凹进去了,有的地方则是被刀斧之类的武器砍出深深的印记!“啊,怎么会有一个掌印在这上面!”众人愕然的看向高峰所指的地方。只见厚厚的石门之上,有一处深大四五厘米的掌印凹陷其中!这是多么庞大的力道!这还是人类的力

  • 系统商城通万界千金大小姐(一)

    苏柒柒在当天晚上便看完了经纪人发过来的剧本。她要演的是女二,一个自小学习芭蕾舞并以此为方向、清高冷艳的千金大小姐,和门当户对男主青梅竹马,大家都以为俊男美女会走到一起,但是男主长大后却爱上了平凡普通的女主,女二选择放手,她一个人远走高飞,远离让她伤心的这片土地。“这?这就放手了?”在苏柒柒的眼里,喜

  • 老同学第3章在线阅读

    慕云佑问,怎么才回来。那随从小声道:“听闻左太师今日朝堂上把户部的裴尚书和淞阳大营的韩将军大骂了一通,下了朝又扯住裴尚书在宫墙根儿下训了半日,说他‘对上满口阿谀,对下外宽内严,真是个锈才!’自己也气得不轻。方才回府,说是无心用膳,今日就不过来了,望大老爷莫怪。”银泉公主听闻奇道:“秀才?此话何意?”

  • 恶魔时间之第八章

    “季小姐何必掩饰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最近可是经常看到我那个便宜儿子从你公寓里出来,这孤男寡女的,嘿嘿,大家都懂。”季安心底恶心,面上却半分表情不显,淡淡看着他。苏建国见对面没有任何表示,有些按耐不住威胁道:“不管怎么说,季小姐也是为人师表,要是和自己学生暧昧不清这种事传得人尽皆知……怕是影响不太

  • 任平生的异界之旅在线阅读开始

    怎么说才好,我的人生又经历了一个故事。谁也想不到结局是这样的。挥墨是不能留了,不管他的出发点怎样,都不能再留下来。二公子走后,我和老太太说挥墨的家人找着他了要赎出去,正好挥墨也到了该放出去的年纪。老太太很轻易就答应了,而且挥墨当年的卖身钱和这些年的月钱用度一分也没要,还打赏他二十两银子,销了挥墨的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