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魔道祖师同人】——但修鬼道不修仙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9:17:00 作者:玖酒99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魔道祖师同人】——但修鬼道不修仙
【魔道祖师同人】——但修鬼道不修仙
作者:玖酒99来源:晋江文学城
弃权声明:本文一切人物、设定,归原著作者墨香铜臭所有。个人声明:1.OOC归我和我的脑洞2.不定期更新3.弃权仅针对亲妈墨香铜臭其余无授权禁二传二改微博id:@玖酒99_偶尔会写小段子

许愿瞟他一眼:“菜就直说。”

池叙没搭理她,又开了第二把。

一直到预备铃打响,池叙把手机还给她,表情难以言说,忍无可忍道:“你给我玩的是第几关?”

她点回去看了眼:“第351关。”

池叙:“……”

许愿突然乐了:“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叫我爸爸了?”

池叙:“……你做梦。”

她对他的回应并不是很在意,心情倒是越发地好,笑得眉眼弯弯。

“没关系,一声爸爸,一生爸爸,虽然你脾气不好口是心非人还孤僻连朋友都交不到,但爸爸会帮助你渡过难关的。”

许愿猛地抬高分贝:“爸爸一定不会放!弃!你!的!”

池叙:“……”

草。

遇到傻逼了。

-

下午四点五十分,放学铃声一打,班主任准时出现在班门口。

“速度快一点,现在去操场排队,准备跑操。”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年级要求10分钟内在操场上排好队,不然全班加跑一圈。”

这话一出,整个班都充满了哀嚎声。

许愿同样不大高兴,她收拾好小背包,等着谢依依来找她一起去操场。

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且高二四班的教室离操场也不近,两人汇合后都不自觉地加快脚步,生怕成为班级的罪人。

“愿愿,你是不是跟池叙挺熟的?”谢依依挽着许愿手臂,脚下步子迈得飞快:“你们俩以前认识吗?”

“不认识啊?为什么这么问?”许愿莫名其妙。

“我看你们课间聊得挺好的。”谢依依犹豫了会,还是问了出来:“愿愿,你中午真的是不舒服吗?”

许愿张口就想否认,可她转念一想,谢依依这种问法估计是知道了什么,那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了。

“其实不是不舒服。”她有些抱歉地捏了捏谢依依的手臂:“我去饭堂找池叙了。”

她把事情原委给谢依依说了一遍。

“难怪,今天我同桌说在看见你和池叙一起从饭堂里出来。”谢依依笑道:“还以为你们本来就是认识的。”

“对了,还有件事儿。”许愿想起自己答应陪池叙吃午饭的事情,道:“依依,以后我可能没法跟你一起吃午饭了。”

谢依依怔了一下,迟疑着问:“是要跟池叙吃吗?”

她不置可否。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操场。

高二四班的队伍在操场正中间,正对着国旗和校领导;她和谢依依中途去了洗手间,来得比较晚,这时候只能站在队伍的最后排。

没过多久,池叙也慢悠悠晃荡过来,正好掐着一分钟,在16点59分的时候站在了她的后面。

很快班主任也到了,看着稀稀拉拉男女混合的队伍,脸都黑了下来:“所有男生都给我站到最后去。”

于是班级方块的后面全部换成了男生,池叙因为后面多了一个人,被班主任叫去补了旁边的位置,刚好同许愿一排。

上面体育老师在整理队形,班主任拿这个便携电风扇,一边往自己脸上怼一边来回强调:“记住你们现在的位置,以后跑操就按照这个顺序列队,听见没有?”

“听见了——”回答声稀稀拉拉。

许愿的前面是谢依依,后面是池叙,听见班主任这话之后,她回过头看了池叙一眼。

而后露出慈爱的微笑。

池叙:“?”

“没想到咱们还挺有缘的。”许愿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学期不仅是前后桌,跑操还要一块儿跑。”

说到这儿,她倏地想起了什么,又感叹了句:“还要一起吃午饭,小池同学你可太幸福了。”

“……”池叙气笑了:“别叫我小池同学。”

怎么听怎么傻逼。

“那我应该叫什么?”许愿认真想了想:“阿池?良好市民小池?池某?”

她顺着‘池某’这个词突发奇想:“海王?”

池叙:“……海王?”

“你想呀,你姓池,池塘的池。”许愿一本正经地跟他解释:“池塘四舍五入不就是大海吗?”

池叙:“……滚。”

这他妈什么狗屁玩意儿。

“你不喜欢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再换一个……”

“许愿。”眼看着她又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傻逼称号出来,池叙当机立断地打断她:“你给我闭嘴。”

许愿当真乖乖停了下来。

然而下一秒,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我不得不提醒你,是这样的。”许愿提醒他:“作为你的爸爸,我可以为老不尊,但是你作为儿子,必须尊敬长辈,不可以直呼爸爸的名字。”

“请你尊敬你的父亲,叫我——爸爸。”

“……”

池叙觉得自己不只是太阳穴,就连脑壳都开始生疼。

不想再搭理许愿,正巧这时候轮到他们班跑步,许愿不得不跟着班级开始动。

学校里的跑操一般比自己跑步要累得多。

不仅要注意速度,要始终与大部队保持一致的慢速,还要跟着喊口号;每个班一条长长的队伍,一个人都不能歪,且还要与左右保持整齐。

跑操的速度比散步还慢,许愿在散步过程中,亲眼看见学校的大龄教师饭后散步,她走得不算快,就这样还越过好几个方阵。

学校规定是跑三圈,许愿太久没运动过,只一圈下来就气喘吁吁的,时间越长,脚抬起时的负重感就越大。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即使想找谢依依或者池叙搭话,也没有力气开口。

“要不是念在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跑操,我一定让你们重跑!”高三体育组组长拿着话筒站在看台上吼:“看看你们,跑得稀稀拉拉的,一个个跟菜地里蔫儿巴巴的白菜似的,像什么样子!”

许小白菜粗气还没喘完,听到这儿翻了个白眼。

就您一张嘴能叭叭叭。

体育组组长训话训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才放他们去吃饭。

每个班排着队离场,许愿累得不想说话,百无聊赖地跟在谢依依后面走。

等彻底解散了,谢依依挽上她的手臂去饭堂吃饭。

因为同一时间解散,周围多的都是同班或者是隔壁班的。

池叙就走在她们前面,他刚领了校服,却没有因为穿上跟所有人都一样的服装就被淹没在人海里。

人群移动得比较慢,他大概是不耐烦了,抱着手臂,嘈杂的背景音中,许愿甚至听见他‘啧’了声。

“我们打回宿舍吃还是在饭堂吃?”她想了想,问谢依依。

“我都行。”谢依依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

“那待会儿看看饭堂里人多不多,多的话就打回宿舍吃。”她目光落在池叙的背影上:“人多的话就太热了。”

“好。”

饭堂里的人挺多,一进到大门,熟悉的面孔都被人群冲散,到处都是挤来挤去的校服仔,还有些穿着迷彩服的新生。

一中的军训向来都是在本校进行的,期间还要抽一个晚上进行摸底考试。

不过军训新生在他们跑操之前已经解散了,倒是有不少好事的留下来围观他们跑操。

排队的时候,许愿后面站了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女生,正聊得热火朝天。

“我以为军训完就解脱了,这傻逼学校怎么还要跑操?”

“整整三圈!1200米!跑下来命都没了!!!”

“早知道这学校还要跑操,我就报三中了。”

“话不要说的太满,你刚刚看见李哲源没?”

“哪个李哲源?”

“高二理科班那个,好像是一班的吧?你跟我不是一个初中的吗?那时候他就已经很出名了。”

听到这里,许愿的表情从深以为然变成了鄙夷,她问谢依依:“你说这些学妹是不是瞎了?”

“你能不能给李哲源留点面子?人家好歹也是我们这届级草吧?”

许愿:“?”

她不屑地哼了声:“评他做级草的人可以去医院洗眼了。”

点完菜装好饭盒,两人肩并着肩往宿舍走。

经过小卖部时,谢依依突然把饭盒往她怀中一塞:“愿愿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进去买杯奶茶。”

“那你帮我买杯原味的。”

小卖部里人也多,许愿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没等来谢依依,倒是等来了另一个人。

许愿微微睁大双眼。

分明这人刚才还走在她们前面,怎么到现在还在小卖部买东西?

她看见池叙从口袋里掏出饭卡刷钱,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什么往外走。

随着他越走越近,许愿也终于看清了他手里的东西——

一桶连口味都跟她中午吃的一模一样的泡面,一根香肠还有一包辣笋。

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许愿,后者则笑嘻嘻地指了指他手里的泡面桶:“你学我啊?”

“我看你中午吃得挺香。”他大方承认,还扬了扬手中的辣笋:“是这个牌子的辣笋么?”

许愿凑上前看了眼包装:“是这个牌子。”

“你不吃饭吗?”她扬了扬手里的饭盒:“今天有炸鸡腿呢。”

她怀里的饭盒,下面那个透明的有炸鸡腿,还有酸辣土豆丝,池叙无所谓道:“人太多了,不想排队。”

许愿一想到未来几天下课的时候,要跟军训那帮饿狼抢饭,眉头都皱了起来:“那还是吃泡面吧,我也不想抢。”

池叙斜斜看她一眼,没发表意见,只问她:“你等人?”

“嗯,我朋友进去买奶茶了。”

池叙点点头,抬脚就准备走,谁知步子还没跨出去,小卖部倏地冲出来一个人,肩膀啪一下撞上了他的。

来人没有丝毫的愧疚,毫无感情地跟他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兄弟”后,径直搂住了许愿的肩。

搂着许愿的男生头发是自然的深棕色,皮肤比一般男孩子要白一些,校服扎了一半在裤子里,手里举着杯冻奶茶。

他腾出另一只手抢过许愿怀中那只透明的饭盒,笑声开朗:“今天居然有炸鸡腿!辛苦你了,饭盒我会帮你洗干净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在线阅读第10节

    龙飞无趣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这就跑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大约行走了十分钟,龙飞站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森林最中心处。一只通体金黄色的大鸟正在高声啼叫,双翅拍打着悬停在森林上空。“昂…!”就在此时,一声威严无比的吼叫,也响彻整个森林。随着两声吼叫,无数的魔兽从森林中疯狂

  • 白也先生传你好小渡

    上图乃是红渡看着一副想说话,但是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你的表情的红渡。霍冥月的意识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个宿主……脑袋缺一根弦啊……【你不必拘谨,系统目前一共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任务。一个是属性。一个是商城。】红渡想了想轻轻的问道:“如果不建议的话……属性是什么?”【哎……你真的不用拘谨的,毕竟你是我的宿

  • 奇门事务所第8章在线阅读

    海拉最后还是输了。奥丁把她和她的死亡大军都封印了起来,他被海拉气得不轻,一怒之下,把所有关于海拉的东西全部销毁或者覆盖掉——弗丽嘉非常难过,她请求奥丁稍微宽恕一些海拉,奥丁坚定地拒绝了。他把海拉封印到了一个黑暗的、没有人能找得到的角落。“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海拉被关进去之后,非常讽刺地问洛丝。洛

  • 我真的不是学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和我回家。”“回……家?”虽然乐某人现在就是一个憨憨,但是一些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不是幻觉……不是,幻……小舅舅!”乐苒吓得脸上的热气都降下来了,别说,大晚上的……能不能别吓人。这哪是什么幻觉,根本就是大型作死现场,一逮一个准儿,她死了——但是身上实在没什么力气,酒倒是醒了一半……柯辞川挑眉:“

  •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不得不说的考试2000年初,大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考了,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桥多了,也宽了,但是人数依然众多,要想上好的大学,依然困难,尤其在河南这样人口排名第一的大省。(自从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河南就超越四川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我变得异常焦虑,开始失眠,白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缘由钱起

    虞白眉尖一挑,眼睛里散射意味深长的目光。正好,就拿你们练练手。虞白身形微动,伸手为掌,挡住面门,五指微曲,纤细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混混头子的拳头。混混头子双眼微缩,见挣不出虞白的手掌,遂即快速出腿,攻向虞白下盘,想借此转移虞白注意,趁机抽出手掌。虞白并不上当,或者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如

  • 终极一班之再起在线阅读第七节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凯撒·加图索成功地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但是——“凯撒·加图索!”曼施坦因教授气急了,他大声地吼道,“放下你的猎刀‘狄克推多’!你有在听我宣读的考场纪律吗?!”曼施坦因教授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喊这个难搞的、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的新任学生会主席了

  • 佛*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杭城市乍暖还寒,却根本挡不住姑娘们的骚动之心,花样百出的齐屁小短裙几乎满大街都是,诱人的黑丝更是必不可少,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跟骚年们宣布着,大饱眼福的好日子又要来临了。“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手也抬高一些,好!非常完美……”此时!一位短裙少女正依着路边的小树上,背对着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地,在摄

  • 春色不似相逢好在线阅读第二节

    潘尼站起身,摘掉了护目镜,把细碎的刘海一把抹到了后面,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一如那些贵妇八卦的那样,他更像自己亚裔的母亲容甯皇后,皮肤白皙细腻,眉眼精致,大大的墨蓝色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宝石,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带着盈盈笑意。“现在出发?”伊格兴奋地跟在潘尼身边,几乎是潘尼走两步,他围着潘尼绕一圈。潘尼拽着自

  • 逃杀游戏Ⅱ在线阅读入门测试

    通道之内,一个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眼睛散发红色的光亮,拿出手中的稻草剑直指那紫袍少年。少年体内陡然爆出战斗粒子,萧临看其样子好像这紫袍少年在两百战力点左右,在这次参加测试的人群之中,属中等实力。少年从身后拔出一把宽刃剑,足足有黑铁剑的两三倍宽,但也是有缺点的,这把剑的剑身比较厚重,属于重剑的一类。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