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综】京都之主历练

2021/6/11 20:08:36 作者:风月闲吟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京都之主
【综】京都之主
作者:风月闲吟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亮:时隔多月打算续写,时间有点长就不修了,也忘记当时的想法了……bug挺多的还请无视叭。】【没有时间写番外了果咩,甚至作死开新文hh……h……qwq】统辖百鬼,威震八方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是世人皆知的京都之主。然而,事实是……晴明在系统的胁迫下,一人分饰四角。他是如狐,看破人心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也是被这世界残忍以待的祭品,巫女神乐。更是骁勇善战,亦可风雅的源氏公子博雅。还是服下人鱼肉,求死不得的八百比丘尼。一人化四,撩得无数式神脸红心跳保证再不在京都捣乱后没心没肺死遁的晴明走完了其他人的一

顿时,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心说,不是吧!这是闹的哪一出啊,心中虽是担忧,但我的脑子却是清醒着的,清楚越是乱的时候心必须要冷静下来。

“九伯,出了什么事?”我紧皱着问道。

此时九伯也是眉头紧皱,从那犀利的眼神中我能看得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小威!看来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了!”忽然老伯公眼神一转盯向了我,用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对我说道。

一时间我更本反应不过来,九伯说不得不加快速度到底要干嘛?

但还没等我开口询问缘由,就见九伯不由分说,立马扯住我的手,说道:“闭上眼!”

我邹了邹眉头,但还是将眼睛闭合起来。

一阵狂风呼啸中,我隐约觉自己的脚在慢慢的浮起,好似九伯正在带我离开这个空间,本来我还心痒痒的想睁眼看看,但一想到九伯刚才所说的话,我立马就老实了。

过了大概有半分钟,我恍惚觉得四周有些嘈杂的声音,同时间,我感觉到脚下好似踩到很平整的地面。

“可以睁眼了!”九伯那铿锵有力的语气在我耳边响起。

我当即便睁开双眼,但一看之下差点把我给吓的,眼前正是伯公庙啊!十几张凑在一起的八仙桌与香炉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而且那香炉中有三条香枝正在寥寥的升起烟雾,看似刚有人来祭拜过。

我正觉得狐疑,忽听身旁的九伯语气急促的说道:“小威,你要赶紧回去,不然,那油站的老板便会有危险。”

一听这话,我又是一惊,手心正不断的冒着冷汗,心说怎么回事啊!

但九伯丝毫没有要向我解释这一切的缘由,只见他伸手从胸前的夹缝里取出一个绣着猛虎图案的锦囊来,又不停待的从八仙桌上的香炉中抓了一大把香灰装了进去。

我正看得有些稀奇,就听九伯说道:“小威,这些香灰常年摆放在此多少吸收了我的神力,此次可助你消灭那女鬼。

九伯边说边把那个装满香灰的锦囊递给了我,就在我接过手的刹那,我隐约觉得身体里好似有一股能量波在抖动,但只是那么一瞬间便巡查不见。

这边我刚将锦囊收好,就见九伯从八仙桌下的箩筐中取出五张黄沉沉的纸来。

九伯将这五张纸一一平放到八仙桌上,右手结了个道指在香炉中一阵捣腾,随即又在这五张黄纸上一阵乱画,虽说是乱画,但我却明白,这是九伯在画符呢,看着是想多画几张符来助我。

九伯的画符速度很快,没两分钟的时间就把五张符咒给画好了,我从八仙桌上拿过一张符来看,见上面七歪八扭的,更本就不知画了啥,但唯有一点我还是能看的清楚,那就是符纸的最上方写着的“令”字。

但这些符有啥用处我却是一无所知。

九伯见我一脸不解的神情便笑着对我说:“小威,这五张符乃是为师助你降妖伏魔的法宝,其中有一张名为回神符。”九伯说着便把那张画着一个“神”字的符纸递给了我,随即又说道:“由于时间过于紧迫为师没能将修炼的功法传授于你,但这张符纸上已留下了为师的神识在上面,等会你回到油站方才将这张符纸打开,然后下跪于南方,口中念道你的姓氏名字还有将做何事,然后等这张符纸亮起光来你方才喊一个开字,清楚了吗?”

九伯喋喋不休的向我讲了一通,本来我这个人就讨厌别人讲的事多,没办法记性不好怕记不住,但此时此刻我却认认真真将九伯所讲的话牢牢记在心底。

“记清楚了师傅!”我点着头一脸诚恳的对九伯说道。

这时,庙外传来一阵摩托车机头的响动,看来是有人来祈求九伯了。

我看了看庙门口又回过头瞅了瞅九伯,心中尽是说不出的苦涩,这时,九伯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慈祥的对我说道:“去吧!多加小心!”

见此,我咬了咬嘴唇,本想说些什么的,但最后我只是从口中吐出一个“嗯!”字,随即一转身向庙门口跑了出去。

来到庙门口,就见漫天的星辰,只是没有月亮而我向许易楷借的那辆摩托车正完好的停放在原处,摩托车的皮座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看似停放的不是很久才对。

我正一脸狐疑,忽见庙门口处刚驶来的那辆摩托车上下来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我正好认识,乃是我的堂叔,见他还没注意到我,我索性走了上去跟他打了声招呼。

本来,我是不屑跟我堂叔这种人打交道的,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做正务,听老爹说,我的这个堂叔还抽过**呢!

见是我,堂叔“呵呵”的冲我笑了笑说道:“哦!小威啊!怎么你跑来这啊!我不是听你爸说你去油站上班了吗?”

我冲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今天还排不到班就回来一下,对了叔,今天农历初几啊?”

“今天农历七月初一啊!”堂叔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好似对我问这个问题感到古怪。

我冲他点了点头,便开口客问道:“喔!叔你来这干嘛啊?”

那知道堂叔见我问这话,便一脸鬼鬼祟祟的向四周瞅了瞅,低声对我说道:“我最近总输钱,心想来这拜一下老伯公,看灵不灵!”

我无语了,以一种十分鄙视的表情冲堂叔打了马虎眼便启动摩托车走了。

路上,我一直反思着,怎么我进去这么久原来只不过是过了半天光景,看来,那个虚幻空间只是给人一种假象罢了。

开了半个小时方才到达油站,但等我走进大厅时,我明显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龙叔不在,还有值班的许易楷也都不在,按平时说,龙叔这个人是不会离开油站的,除非十二点过后。

在这里或许大家会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会说龙叔一定要在十二点过后才离开油站的呢,因为能开油站的人并不是什么普通人,不是很有钱就是有一定的势力,而且每天人来客往很是嘈杂,特别到了晚上,一些喝酒的闹事的人总是会有,这样一来就给油站添了不少麻烦事。

而就在我上班第二天的晚上,大概是九点多钟,我洗好澡正坐在大厅里和许易楷喝茶,忽然外面有人大吵大囊,我们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见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正推搡着我们的同事,一边推搡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刚开始我们都摸不着头脑,但见有人欺负我们同事,我们当然不愿意了,但当时下班的只有我们四个人,还有四个在值班,一共加起来也就只有八个人,但一看那些人的身板就知道是个练家子,那群人看样子也是虎视眈眈的模样,只要一言不合就有开打的场景。

但就在这时,龙叔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一副威严的神情冲着那群人囔道:“干什么干什么?”

见有人质问,那群人中有一个秃头的汉子就站了出来,应该是这群人的主,他推开了我和许易楷两人径直走向龙叔,脸上装出一副鸟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大B哥呢!

就见他气势汹汹的走到龙叔跟前,以一种十分嚣张的语气冲龙叔喝道:“你他妈的又算老几?”

龙叔斜眼瞟了他一下,然后作出一副你乃我何的态度回应道:“我是这油站的老板,咋的!”

那个秃头汉子见龙叔一副气宇轩扬的架势,顿时就恼了,伸手指着龙叔的鼻子就骂道:“你他妈的怎么教员工的,老子叫他给把瓶子给我加满,他就是不加,还说什么油站不给别人加瓶子,你他妈给我个解释解释清楚!”

龙叔听完此话依旧是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只见淡淡的说道:“**规定油站不可以随便给瓶子加油,如果出了事那么谁来负责!”

“你妈的放屁吧!怎么我之前就没听说过油站有这么一回事,他妈的你是找打啊!”那汉子说完这句话就要去抓龙叔的领子。

但就在这时,几辆金飞的商务车以六十码的时速冲进了加油站,然后就听见“嘎!”的一声,随即几个车门同时打开,三十几条汉子便快速的从车里跳将出来,上来也不二话,冲着那些人就拳腿交加,顿时一群人被围攻在地上,一个哀嚎不止。

打了大概有五六分钟,镇上派出所的警车就闪着红蓝相镶的灯光开进了加油站,问完事物详情之后,派出所所长就令几个协警把这些人带回所里去,由于警车坐不下这么多人,索性借了一辆金飞发才将这些人押了回去。

虽说当晚这件事就这么完了,但让人瞠目结舌的却是第二天那个秃头汉子带着四条烟和两斤茶来油站跟龙叔赔礼道歉,在办公室,龙叔还狠狠骂了他一顿,而就在那时起,我方才对龙叔这个人有了好感。

但也就是这样,龙叔才不敢离开油站的,时时生怕会有人来担蛋。

但晚上居然不在油站里,这倒让我摸不着头脑,唉!索性不去想跑到前台问一下收钱的大姐便知了。

但不问还好,这一问可把我吓、的、个、魂、不、附、体、啊!

听前台大姐说,傍晚有人要来买散装的机油,于是许易楷便到库房那里帮他装,可谁意想得到,就在许易楷用抽油器的时候,忽然头顶上那盏几百瓦的灯不知怎么回事就掉了下来,正好就砸在许易楷的头上,当时,许易楷头上就立马裂开了一道口子,血像不要钱似的呼呼的往外冒。

但说的也巧,龙叔正好吃饱饭在库房外散步,忽然见到许易楷被掉下的灯砸到头,一时间也蒙了,他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灯本来好好的怎么会掉下来,但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他当即叫来一位员工帮忙将许易楷扶上车,要把他送到医院去。

而就在他关上车门想启动车子的时候,忽然库房内传出一声极其沙哑的撕喊,由于人的惯性,龙叔当即转过头看去,但这一看不要紧,差点给他吓出心脏病来。

那位帮忙抬许易楷的同事正好站在车门旁边,见龙叔上车许久都没启动便觉得有些怪异,当即走向龙叔的驾驶室,由于驾驶室的窗门是开着的,那位大哥正好看见龙叔一脸的煞白之色,脸上一丁点的血色都没有,但两只眼睛依旧大睁着,看似受了很大的惊吓。

那大哥喊了龙叔两声,但龙叔依旧没有回应他,索性大哥便朝龙叔所看的方向望去。

“啊...!”一声尖叫,惊动了油站内所有的人,因为此时此刻库房内正有一个人身着红衣的女鬼正用舌头一下下的舔着许易楷低落在地上的血,那表情就似一个刚舔到棒棒糖的小孩一般,一下,一下的舔着。

【对不起书迷们!最近本人比较忙,腰工作到腰椎肩膀突出,一直在吃药按骨治疗,所以没能给大家连续更新,希望大家能给我评论,给我鲜花,让我能继续的写下去,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出去工作了,就请大家给我一点鼓励吧!谢谢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妃如火:帝君,欺上瘾!在线阅读第八节

    “刚才天空上掉下一个东西,你们谁知道那东西掉哪里了?”慕寒没有回答那女老师的话,反倒是对着教室里的人问道。教室之内。蜷缩在一起的学生微微一恁,掉下的东西?他们虽然知道刚才的确是从天空之上,掉下一个发光的东西,但是由于丧尸刚好在攻击教室门,他们也就没有太过于在意了。但是,一个虚无无力,面黄肌瘦的女学生

  • 萌妹天师在线捉鬼在线阅读第10章

    第10章:自带维修保养系统华夏音乐协会,是由华夏音乐界几名德高望重人成立的部门。从开国至今,不断的传承着,传说华夏的国歌就是有协会创始人写的。整个音乐协会,在每一个乐器上都有着不小的造诣,尤其是古华夏传承下来的乐器,大师级的人比比皆是。唯独钢琴、大木琴、吉他等,一些欧美乐器的大师级,少有大师出现在华

  • 媚行天下:妖妃蛊君心第1章在线阅读

    “王台长,你快醒来,有紧急事情发生了!”华夏天文台的台长,王宗被一个紧急的电话给打扰了。“什么东西?那么急躁的。”王宗一脸不耐烦的说道:“都说了下班以后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王宗作为国家天文台的台长,下班以后最烦的就是别人的打扰。“不是,台长,出了大事情。”电话另一头的说道。“什么事情?”“你

  • 死神仇途在线阅读第9节

    【唯一神技抽取卡】抽取机制:随机抽取说明:若是所得结果不满意,可消耗1亿晶钻重新刷新,再次抽取,每次刷新所消耗晶钻以50%递增。【神灵的技能,强无敌,你值得拥有】又是一个不见底洞的深渊巨坑,同样让人忍不住趋之若鹜,一边哀嚎一边忍不住剁手。犹记得前世,方林在后期就是陷入了这一个深坑里,一度一蹶不振。现

  • [综]御坂0000号要成为英雄第4章在线阅读

    “韵儿,小韵儿,让我们陪你们去买衣服吧”恒一脸想去的表情“No”韵说道“韵儿,小韵儿”恒一脸萌萌哒的表情看着她“不行”韵说完,便走向粉色西尔贝,打开车门进去了“加油,恒”雯说完,便走向白色西尔贝,打开车门进去了轩,皓和恒隐隐约约听见了,韵说道:“飙车吗,输了一亿啊”雯回答:“没问题,反正你还是会输给

  • 太阳系男友五,文坛佛界

    道衍回到妙智庵剃度后,并没有按照席应真的嘱咐外出寻访,而是留在庵中习学佛教基本知识、礼仪以及各种经典。一来,他舍不得恩师席应真,可以借着请教释疑隔三岔五去灵应观探望他;二来,道衍的文友诗友们都在附近,可以经常同他们一起吟诗对句,评书品画,或交游问友,结伴登览;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各地烽烟四起,qun豪

  • 精英异能学校在线阅读第4章

    “瞬步低级,可在短距离瞬移,冷却时间较长,积分100。”“就这个了。”洛天点击了购买,然后随手就使用了,洛天只感觉一股暖流遍布自己的身体。“小崽种,是不是以为我弄不了你。”洛天退出了系统,看着远处还在瞄准自己威廉,zui角勾出一丝笑容。这个瞬步是最低级的,距离和冷却的时间都非常的长,但是现在够用一下

  • 反套路之李云传记第七章在线阅读

    “多谢董相国好意了,朕明天必定到达,还请董相国安排好这一切。”刘辩面色淡然的说道,可眼神之中,不禁的流露出来的一丝杀戮的气息。“哼!居然还想尽快的解决我?”刘辩冷哼一声,很不屑的在心里嘀咕着。“那我现在就回去,回禀董相国。”李儒在点头的时候,不经意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走吧,你可要记得,一定要董相国

  • 佞臣有女已长成第七章在线阅读

    (求收藏!)“学习技能还需要花费梦魇点数?”罗修听着梦魇空间的询问,不仅在心中暗骂一句真是一毛不拔。罗修虽然现在很想要学习这个蜘蛛感应,奈何自己的囊中羞涩!看来只有完成这个隐藏支线任务后再学了。只是,接下来梦魇空间的提示声却让罗修感到欣喜若狂。“提示:契约者在任务世界可以根据自己权限向梦魇空间预支梦

  • 当恶毒反派努力作死后传说兵种

    陈凡带着二人,离开了圣堂帝国的统治范围,准备朝着一个无人统领的区域前进。英雄世界中,绝大多数的陆地版图已经被占领,只剩下绝少数的地点没有被土著民族占领。而陈凡所要去的,正是那为数不多的尚未开发的区域。“主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戴安娜一路上都很开心,虽然起初因为离开喧闹的城市她有些不适应,但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