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只想回地球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1 14:43:27 作者:沧桑的面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想回地球
只想回地球
作者:沧桑的面具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空流浪的十万年,重生后的叶兰,最大的想法还是回地球。为了有一日能回到地球,他布局十万年,与众多强者达成秘密交易。他知晓这块异世大陆所有的宝藏。为了能踏上巅峰,他走遍了龙腾四跃每一个角落。兽族的野蛮,对他来说如小孩的吵闹。魂族的高贵,对他来说,只是装B的可怜虫。人族的勾心斗角,对他来说,只是一场落幕的电影。

一时安静的气氛被打破了。张大为高高举起快要燃尽的火把对他们说:“老大,快来看,出口在哪?火快没啦,我指望你了。”

火光照亮的墙壁上显示出一个非常大而凸出来的五角星形,同样是阴线浅刻的技法。在向两侧照去,是一个非常大的梯形,而五角星形就在这梯形中央,这正是那帽子的形状。莱昂纳多·吉诺抬起手臂按下五角星形,在正对五角星形下方的地面移动了。一个约有一米宽正方形的地下通道被打开了。

武林发出长长地叹息声,跟在冲在最前面的张大为走下去,这是一个狭长的下坡路,一会儿又是长坡路。张大为手中的火把燃灭了,他气急败坏得跑了起来,他的头突然幢到了墙,才发现这是个死胡同。他气急了,双手拿起铁锤想要抡起却施展不开,他猛烈地用铁锤砸向那面墙。张大为顿时乐了,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后面的人看到光线加快了速度走了出来。眼前的湖泊令所有人心情愉悦。武林揽着张大为的肩膀高兴地一同向水中跑去。龙龑此刻听到了石头的声音,回头一看,莱昂纳多·吉诺和武德正用那些石头填补着砸开的洞口。他环绕着四周,仍然不明白那雕像水中水是怎样来的。

这是很小的一个湖泊,它处在四面的悬崖峭壁当中。四周都有瀑布直流而下,而且从高处落下时,水流粗而奔猛。墓室所在的位置,从高处流下来的水不同于其他,龙龑仰视垂空的水幕,有一处水流些细缓流。

设计墓室的人利用了自然景观而修建的吧。

龙龑转身去看莱昂纳多·吉诺,他正在看那平缓的垂直水流,并且他自言自语说:“这是圣湖,他们朝拜的圣湖……”

武德看到武林与张大为一同裸着身子在水里闹得正欢,也松懈了自己的警觉,他缓慢地坐下开口说:“接下来才是重点吧。我们要怎样走出这个崖谷。”他无奈地朝那久违的阳光望去,双眼惺忪,很快地入睡了。

龙龑望着沉睡的武德,而且他一直背着的包袱都还没有放下。他一定非常疲劳。龙龑没有休息,去寻找食物。莱昂纳多·吉诺也跟在他的身后。

饱餐过后,他们都洗净、晒干衣物,在湖泊边露宿一夜。殊不知在这一天当中,在悬崖上面有人已经注视他们很久了。翌日,他们接着踏上寻找那个根本就不清楚多少的古书之路。

莱昂纳多·吉诺在寻找食物时发现了水幕后面有个山洞,他们提高警觉朝黑暗的洞穴走去。山洞周围阴暗潮湿,陡峭的岩壁,各种虫子、蛇、蜈蚣、蜘蛛、蝙蝠、,还有其他形状怪异,不知名的生物和小动物,他们都样样见识了。

他们很顺利的从洞里走出来了,外面是较为宽广的河流,两旁依然是繁茂的树林。

“我去大便,你们先走。”张大为突然张口说道,他捂着肚子向密林里跑去。他们也都习惯了张大为的粗俗,慢慢悠悠地顺着河流的上游向前走去。

突然,让人无法想象到的是一支箭从林子里面射出,武德敏捷地抓住箭尾,紧接着又数支箭朝他们射来。他们拼命地躲闪,更没有想到箭之后居然是大块的石头,而且使用的是投石器,而且那是只有古时候的人才会使用的工具。龙龑非常吃惊,这片土地究竟居住着什么人。这都是他常在书中看到的场景,如今自己亲身体验了一遍。龙龑抵挡着一块接一块的巨石,很快又有更多的人从树林里冲出。他们皮肤黝黑,手拿长矛,几乎没有穿衣服,只是用一块布西在腰间,只是为了遮挡男性的特有身体。

对方人多势众,处处紧逼,使他们一步步向后退缩,迫使他们进入了水中。在水中时他们的动作要稍有些迟缓,等再反应时,巨大的网向他们三个人袭来,武林被困住了。武德想要去帮他,也被网捕捉住了。莱昂纳多·吉诺和龙龑仍在挣扎,更多的人竭尽全力撒网,最终还是抵不过人多。他们都在想,张大为跑进树林里的那一刻,应该被他们就地擒拿了。

张大为此时肚子仍然不舒服,他又换了地方解决了半天,忽听到很大的吵杂声,他揉着肚子向远处一望,“怎么和一群野人在打架。箭、石头,那是什么?弹弓?石头弹弓?好大的家伙。都被逼到水里成网中之鳖了,为什么不拔剑,小子身手不错嘛。”张大为看见他们都被抓了,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躲在他们的营帐外面不远处,仔细观察着。

没有人听得懂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通过他们的行为举止判断他们做什么及大概谈话的内容。他们三人都被这个陌生的民族带回了营地。这里有许多石头砌成的房屋,星星点点排列着,而且有大有小均不整,却有对称性。

他们分别被关进了矮小的铁笼里,无法站立,只能躬身保持坐姿。龙龑看不到其他的人,心里担忧并大声叫喊,“你们在哪?我在这……”身旁的看守看见他呼喊,就用手里的棍子不停地戳他。龙龑无法躲开,他的胸口被猛地戳到,干咳了半天。他抱着一丝希望向那个看守解释,那名男子无动于衷,而且更加用力了。武德和武林都回应着龙龑,也遭到了同样的对待。

莱昂纳多·吉诺一言不语看着前方,仔细观察着这里的人民及一切事物。他从进入这里时,看到中间一座最大的房屋,它的房顶上的大块石头雕刻着的和墓室中人物雕刻画像上的那顶帽子一样,只不过旁边还有一个梯形里面的形状是太阳。他立刻明白了,这个名族的首领是祭司,一个是太阳神的祭司,另一个是月亮神的祭司。果然从那个房屋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头上所戴的帽子正是如此。他们手里拿着的权杖,足以证明那是权利的象征,并且只有他们两个人戴着帽子,更加让人深信不疑。

这时莱昂纳多·吉诺看到有人拿着绳子似乎要做什么,而且有陆续的人从大大小小的房子里走出来,他们非常有秩序。莱昂纳多·吉诺拼命地回想墓室里的那些陶器上描绘的图案,他后悔没有全部看一遍,似乎猜到了他们正在准备祭祀活动。他看到的那些图案中,正是要用活人祭祀,用血液祭神灵。

莱昂纳多·吉诺眼里充满恐惧,双手抓紧铁笼且内心焦急,他大声喊道:“你们一有机会就逃,不要再客气了,能杀则杀,不然……”他说得很快,还没等他说完,身旁的守卫同样用棍子戳他,示意他不要讲话。

莱昂纳多·吉诺的语气中透露着一种惊恐。龙龑猜到莱昂纳多·吉诺一定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些什么,那是他发出的预先警告。他没有直接说明,至少能够知道,那一定是极其危险的,甚至要付出生命。

龙龑仍然停留在杀人犯法的思想里,他仍然怀着利用肢体语言向对方解释的方法,表达他们没有恶意,没有侵犯领地的意思。正当他思索着时,顿时感到一阵眩晕。他的头被棍子打中了,晕晕乎乎的,感到有人在捆绑他的身体。再等他睁开眼睛时,已经被人绑在一个粗木柱上,一侧是莱昂纳多·吉诺,另一侧是武林。在他眼前中央的石台上,武德赤裸着身体平躺在上面。他的手脚都被绳子完全绑住。

“啊……”龙龑心生恐惧,耳边听到武林痛哭的喊声,“哥……”这长长地一声,令龙龑更加责备自己不应该带他们来,什么都不考虑就上了船。他愤怒了,拼命地“啊”地大喊,不断地挣脱绳子。莱昂纳多·吉诺此时听见后面有打斗的声音,仔细一听是张大为的喊声。

他还活着。

莱昂纳多·吉诺有些欣慰,拼命地高声大喊,“大为,快离开这里,快走。”张大为煞是感动,他冲过来说:“别叫的那么暧昧,我跟你们不熟。再说,英雄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他抡舞着锁链重锤,远近距离攻击都运用自如,可是对方也毫不示弱,拿起了十字弓。

武林一直喊着武德,龙龑愤怒地瞪着站在武德面前的祭司。他的一只手臂在拼命摇晃下松动了一些。莱昂纳多·吉诺的绳子被张大为解开了,他又赶紧解开龙龑身后的绑绳,背靠着龙龑说:“在船上你就摆着一张无关紧要的臭脸,身手那么好,为什么不拔剑?话说回来,你小子脑袋上面做的。”张大为哈哈大笑,紧接着怒目横眉严肃地说:“小子,龙老大,上吧。”

此时武林已经救下了武德。武德夺去了一名男子身上的布衣,裹在自己的腰间,一边还阻挡着射向龙龑的箭。他们五个人靠在了一起,拼命地退出了对方的营地,早准时机向树林里逃离。一向精神十足的张大为,速度比以往缓慢了,龙龑跑在最后看到张大为背部血红一片,仍然流着血。

“你怎么啦,休息一下,别乱动。”龙龑扶着张大为缓慢蹲下,藏在草丛里,以免后面追来的人发现他们。他脱去了身上的衣服,放在张大为身后。他一时慌了手脚,不知道怎样阻止那该死的液体流出,笨手笨脚地用衣服擦拭着不断流出的鲜血。

“别浪费时间,小子。为什么不拔剑,你的身手真不赖,你应该……还没有二十岁吧。我似乎感觉……我救了大人物。”张大为微笑着看着龙龑,他的气息开始变得不均匀了。龙龑颤抖的手仍然擦拭张大为的背部,心里不停地诉说:“别再流了,求你,别再往出流了,别流了,别流了。”他几乎咆哮出来,“别流了!”其他人观察着后面陆续走了回来。

武德看到有许多人手里拿着棍子、长矛、弓箭向他们这边跑来,他急忙说:“不好,他们来了,我们快跑,张大为,我扶着你。”边说着边搀扶张大为缓慢站起来。

“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清楚吸血鬼鲨吗。不错,正如你说的我来过这里。可惜我没登陆这片土地。我们驾驶三艘船,我攻击了两艘船身旁的吸血鬼鲨,结果那些该死的海怪发动群体攻击那两艘船。因为我的愚蠢害怕了他们……”他哈哈地大笑了几声后,一副严峻的面孔说:“臭小子们,快跑!”

龙龑死死地抓住张大为不放,悲伤地说:“一起跑,我背你。”张大为还是甩开了他的手,微笑着说:“记得烧香磕头时,别忘了带古书。”他握紧了铁锤向陌生的民族人民冲去。

只见数支箭瞄准张大为,他们眼看着张大为勇猛顽强地抵抗。

莱昂纳多·吉诺双拳握紧,不愿看见张大为倒下的场面,仰起头愤怒地说:“我们走。”他跑了起来,泪流满面冲在最前面。

武德和武林强硬拉着龙龑跑起来,他仍能够听到厮杀的声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生馆在线阅读第1节

    2029年的某个清晨。一个身形消瘦的高个子身影从床上爬起来,顾不得刷牙洗脸,就急忙打开了《疯狂原始兽》的网络连接客户端,然后摸到床头类似于摩托车头盔一样的东西,套到了脑袋上。下一刻,原本的狭窄出租屋已经变幻成了另外一幅模样,蓝天白云、青草幽幽,以及高耸入云的原始世界。“欢迎进入疯狂原始兽客户端,是否

  • 我的丫鬟极度社恐在线阅读第三节

    要知道每个新手都是很大,而萧东刚距离新手村出口,起码要走五分钟的路程,可他现在就只跑了几步,就相当于走了五分钟的路程,这移动速度……不愧是9999的移动速度。“卧槽!刚才发生了,怎么有一阵风吹过啊?”“好像是个人影啊?”“放尼玛的屁,人能跑这么快么?”“肯定是风的拉,这游戏太真实了,连风都这么真实。

  • 惊!祖师又掉毛了沉塘

    于是乎,陈展跟着那些香料非常顺利的进入到了一处大峡谷,也就是他们的老巢。这个时候天还没有黑,他趴在山头,隐隐约约看到山坳里盖着房子,这是个村落,但却没有村名,村里有老人,有妇女小孩,大部分房子上面都冒起了袅袅炊烟,几个孩童围绕着一只水牛转悠,不时还能听到水牛发出嗷嗷的叫声。丁月荷被绑在紧靠水牛后面的

  • 吹不散的雾在线阅读第5章

    求收藏!求鲜花,满500收藏,满1000花花多更新一章。希望大家支持!

  • 震惊我的群主居然是之闹了个大红脸!(7)

    她还记得,四年前阿琛的爷爷把这个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没人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也没人知道孩子的生母是谁。老头子没有透露,阿琛也不肯多说。只有亲子鉴定书上明明白白的数据告诉大家,北北的的确确是霍家的血脉,是阿琛的亲生骨肉!那个时候,司麟那小子还调侃自己的大哥,说他真人不露相,平时屁

  • 花沈蜜父子相认感情系列大剧现场(新书求鲜花求票)

    “噗!哈哈哈!”顿时,训练室里笑声一片。“林风刚说过维克托丑,你就说他是巨魔转世,amazingJ你这不是找骂吗?”牛排哭笑不得的说道。“这……”amazingJ尴尬的挠了挠头。FPX众人好大一阵时间没有缓过来劲,就像是中了玄冥神掌,上路维克托怎么就被巨魔单杀了?“金贡,你是在刷新我的游戏认知吗?一

  • 生命开始倒计时之夜里挑灯看剑(6)

    这时候,凌沛冷静的想了想。既然是结伴而行,那肯定是有组织的人,现在正是需要广交人脉才行。看着越发接近的乱狼BOSS,凌沛心中暗自下了一个决心。“MD,豁出去了!”一个飞跃,跳出了灌木丛,一记猛刺,深深地扎进了正在接近的乱狼BOSS颈脖处。嘭!83!暴击一股腥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想必,是刺中了BOSS的

  • 重生后总裁辞职当了影帝绝地战区

    “哐当!”就在这时,只听一记清脆的撞击集装箱的声音响起。郑和立马将目光顺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去。顿时,他的瞳孔放大起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没错,那个声音正是手雷撞击箱子的声音。并且那个手雷就这样直矗矗的丢落在了郑和的面前。郑和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完蛋了,心中没好气的骂道:“娘的哪个混蛋扔的手雷。”“砰!

  • 斥天曲在线阅读第1章

    一束阳光照进上海浦东一座宫廷风豪宅内。“我这是在哪?”叶开睁开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叮,恭喜宿主觉醒LOL老兵不死系统,获得满级系统体验卡一张!请问宿主是否需要领取?”悦耳的声音在叶开脑中响起。叶开听见脑子里的声音,他那有些沉闷的脑袋还没有回过神来,然而他的眼

  • 豪门反派为我冲喜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八章解锁我死了么?不对……伊默缓缓的延伸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在无比愕然的发现一股尖锐的剧痛猛然刺进了自己的大脑中之后,伊默确认了自己还活着的这个现实。从地上有些艰难的坐起来,伊默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上无数的伤痕。这些伤痕基本上都是皮肉伤,但是之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颗比人还大很多的重炮炸弹确实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