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超次元科学家在线阅读说好的今日达就是今日达

2021/6/11 14:02:53 作者:黑恶势力风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次元科学家
超次元科学家
作者:黑恶势力风来源:飞卢小说网
想要月入过亿?想要帅过彦祖?想要功成名就?那就加入科学神教吧!超次元世界最强黑恶势力招生啦,我们拥有最强的师资资源,绝对碾压隔壁街的神盾局时钟塔与基金会。雷电法王特斯拉:“蛐蛐杨永信,人族败类!”核爆剑仙海森堡:“让世界沐浴在核子圣光之下!”电炽恶魂爱迪生:“你的东西很不错,以后就是我的了。”清心寡欲西门庆,古墓丽影孙殿英,山岭巨人郭婧明,花容月貌芙蓉姐等人正在申请入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众人:“?”

“你刚才……”黄璐看着这个新人,露出了相当一言难尽的表情。

“如你所见。”林槐举起了自己的手机,“我刚刚下了一单……”

“靠,你怎么下单了!”杀马特咆哮,“你有没有听我们在说什么啊??”

“听到了啊。”

“游戏从明天开始,今天根本不需要购买物品。”唐文也道,“你什么意思?不要命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林槐摊了摊手:“我有点儿心急,就想找个鬼……不,人,试试……”

“你试什么?”

“试试自己的想法……”

“你……”

“算了,别管他了。”楚天突然道,“新人嘛,一般都比较勇,不撞南墙不回头。有点好奇心,也正常。”

众人:……

“我说得对不对?”

他看向林槐,见林槐向他抬起眼来,于是咧开了嘴角:“我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众人无语,黄璐不放心地多问了一句:“你买的是安全物品吧?”

“是啊。”

林槐说着,退出了“极品寿衣:赐您永恒的安静睡眠”的订单。

“其实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试试这里的投诉功能。”林槐指了指手机,“现在距离十二点只有十分钟了,要是它送不到,我就投诉它。”说完,他又叹了口气,“不是我严苛,说好的今日达,差一个小时,一分,一秒,都不是今日达。俗话说得好,天子与庶民同罪,如果快递员身为游戏NPC却违反游戏规则,我就拨打12306……”

众人:……

“然后它们应该会换一个快递员。”林槐继续道,“我想试试,这个游戏里到底请了多少个快递员,唔。”

楚天大笑出声,走过来,揽住林槐的肩膀。

“游戏嘛,在不触犯规则的范围内,多玩玩也不错。”楚天舒又用力拍了两下林槐的肩,“小新人,你很勇嘛。”

林槐被他敲得肩膀生疼,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然而他碍于身份,不方便发作。

楚天非常正常地放开了他,并坐回了沙发上。在察觉到林槐正盯着他后,他抬起头来,做了个疑惑的表情:“你盯着我干嘛?”

暗中一盯的林槐:……这个人真敏锐啊。

“……我没有。”林槐挪开了眼。

“噗。”楚天说,“不要害羞嘛。”

林槐:“啊?”

“我知道我长得帅。”楚天自恋地捏了捏自己那张帅脸,“会有同性对我一见钟情,很正常,你不要害羞。”

林槐:……我想把你丢进垃圾桶里去。

楚天:“哈哈哈哈哈——啊!”

楚天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一个没留神撞到了脑袋,捂着头很没有形象地嗷嗷叫痛。林槐默默地转回了头。

……他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傻。

叶献眼睁睁看着这gay气十足的现场。觉得再让自己和这两个室友待在一起是会疯掉的。正好时间也快到了,之前一直陆陆续续有人回房歇息。他们剩下这几个算是最后留着的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客厅里两个神经病,叹了口气,返回了楼上。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作死的林槐,和楚天。在头顶的疼痛与其他碍眼的群众都消失后,楚天变得精神百倍了起来。他开始在客厅里翻来覆去地找食物。

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的林槐:……

“你怎么不上去睡觉?”林槐在楚天整个人都快钻进冰箱后,有些嫌弃地说着。

“我们做程序员的,就没有准时睡觉的。”楚天在冰箱里翻来翻去,“哇,罐头,水果,还有牛奶……咦,怎么没有方便面?”

林槐虚起了眼:“我不觉得方便面会被放进冰箱里。”

“哦,你说得对。”楚天从冰箱里翻出一杯牛奶,他把牛奶放在手上晃了晃,似乎是在确认其中无毒,接着,便吸了起来,并含混不清地说着,“真给我们吃的啊。上次那游戏,啧,打开冰箱全是人肉人头,没一样能吃的……这次游戏还让我们整天买买买,不用还钱,比马爸爸还厚道。嗝。”

林槐:……他越来越想把这个人赶走了。

“你不害怕鬼吗?”林槐故意问他。

楚天:“要是我说是,鬼会不杀我吗?”

林槐:……你说得对,那就现在把你解决掉吧。

不知为何,林槐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并似乎对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关注。尽管他不明白这份关注的起源,但他一贯的性格都是,在一切事发前消除一切不安定的因素。

……所以。

他低下头,微微红了眼,将手背了过去。

“所以咯,不如吃吃喝喝,享受当下。”楚天说,“说起来……这个一楼,只剩我们两个了啊。”

他停下了动作,看向低着头,蓄势待发的林槐。

林槐也笑了。

“所以呢?”

“所以,如果你想要轻薄我的话,现在就可以下手了。”楚天说,“孤男寡男,月黑风高,我看出来了,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的脸看,是不是看上我了?”

林槐:……

林槐的心情好比卡在抽屉里的猫,进不去又出不来。楚天走向他,看着他发红的眼睛,摆了摆手道:“算了不调戏你了,有那么严重吗,你看你都快被气哭了……”

林槐:……

楚天拿着牛奶上楼去了,临走前冲他摇摇手:“喂,林槐,一会儿要是鬼来了……”

“什么?”

“要是鬼来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死在冰箱那边?”楚天说,“我还想吃里面的饭……”

林槐:……

“算了,不该对你提这么高的要求。”楚天耸了耸肩,他看向林槐时,又是一派散漫,“你继续等吧,我先走了。”

林槐说:“哦。”

对这种人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林槐决定保持高贵冷艳的态度。

“对了,”楚天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东西,“这个给你。”

说着,他把扳手扔给了林槐。

扳手准确无误地落在林槐的手心,像是一个三分球。林槐一碰到扳手就跟被烫了手一样,把它扔到一边。

“你干嘛!”他尖叫。

“哟,还嫌弃楚哥的东西呢?”楚天轻佻地说,“有鬼来了就用这个敲头,记住啦,一锤子一个小朋友。”

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后脑:“敲这里。”

说完,他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回房去了。

楚天也上去了。客厅里只剩下林槐一个人。客厅的沙发很大,扳手在这边,他在那边。

“搞什么……是在挑衅我吗,居然把这种东西给我……”林槐盯着沙发上的扳手,像是一只盯着黄瓜的猫,“总感觉这个东西,有一股很强的气息……”

他盯了盯扳手,感觉四处无人无鬼,于是又拿了根晾衣架,把它戳远了一点。

或许是临近深夜,别墅电流有些不稳,尽管室内无风,但吊灯还是被吹得有些吱嘎吱嘎地摇晃。

“叮咚,您的订单正在派送中,厉鬼快递员为您微笑服务。”

苍老的提示音从手机中响起,林槐看了一眼时间。

11:59。

“这么快……”他感叹着,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

原本是门的方向的那堵墙颜色变得血红起来,鼓胀的砖头在水泥缝间挣扎鼓动,像是青筋下蠕动的肌肉。它像是生孩子般地收缩着,半晌,一个黑色的盒子顺着20X50cm的口子被塞了进来。

在黑色盒子出现的瞬间,原本蹲在门口的林槐,突然暴起。

他迅速伸出手,狠狠地捉住了从口子里探入的快递员冰凉的手腕。

“告诉我。”他红着双眼,低声道,“那个鬼……”

“是我吗?!”

他等待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质问NPC的这一刻!

鬼手被他死死地抓着,抽风般的挣扎着,却不能动弹。

“告诉我!”林槐舔着嘴唇,冷笑着,“否则,我就把你从这里……沿着这条缝,拉进来。你的骨头会被压碎,你的身体也会变成肉泥。你想感受一下么?”

为了得到真相,他不惜做出了会被所有人视为脑残新人的举动。这样庞大的牺牲,只是为了捉住快递员,并在无人时刻进行这一刻的质问。

他咬着牙齿,开始加力。

“呜呜……呜呜!”

快递员的整条手臂都被他拉进了房屋,接着,是小半个肩膀。

黑色的盒子“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啊!”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与此同时,林槐也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他看着手中的手臂,傻掉了。

那个快递员……居然硬生生地,把自己的手弄断了!

“断尾求生?”林槐抱着那只鲜血淋漓的鬼手,“这么厉害?宁死也不肯回答我的问题么?”

快递员一溜烟地跑了。想要过平静生活的林槐坐在地板上,一言难尽地看着这只手臂。

在思考过后,他随手将手臂放进了冰箱。

快递员宁死不屈,他也不好再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去为难于他……接下来,得想想别的方法,来找到真正的鬼了。

这样想着,他捡起了盒子。

他从里面拎出一件散发着浓浓阴气的黑色丝绸睡衣(寿衣)。睡衣上贴着宝贝详情里的标牌“不缩水”。

不缩水?林槐抖了抖睡衣。

这件原本在盒子中还在蠕动的睡衣到了林槐手里竟然乖巧地像一件真正的睡衣,文静极了。

“让我猜猜,您这是吸水材质的吧。”林槐对它冷冷一笑,“不缩水,就是吸水?换个人拎着你,你能把他吸到皮都不剩。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给我老老实实的。听见没?”

睡衣无风自动了几下,仿佛在点头哈腰。

“乖。”林槐摸了摸它,丝滑的质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他突然觉得这个游戏还挺好的。至少,让他有机会买到这样有趣的东西……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不是那个需要被杀害的鬼。

摸完睡衣,林槐转过头去,并在落地窗外看见了那个快递员。

他蜘蛛似的趴在玻璃上,细长的身体从腰部开始倾斜成120角。见林槐转过头去,快递员裂开嘴巴,对林槐露出了一个怨毒的表情。

“嗷——!”他愤怒地嚎着。

他的右手在之前被林槐生生地撕扯了下来,然而此刻,原本断裂的伤口中,已经有新的手臂在长出。

林槐看了他一会儿,走向了玻璃。

“那个……我把你的手还给你?”

快递员:……

“死……”林槐听见他怨毒的声音,“死!!”

林槐:……

敬酒不吃吃罚酒,快递员盯着室内孱弱的年轻人,露出了扭曲的微笑。

“哈哈哈,嘻嘻嘻……”他抖着肩膀,“你们……都会死……”

他咧着嘴角,一直到耳根。林槐看着他裂开的脸颊,半晌,也笑了。

“啧,连屋子都进不来的伥鬼,还挺嚣张。”林槐随手把衣服扔到地上,一步一步走过去,“趴玻璃吓人这种事,我早八百年没做过了。”

林槐说着,语气里竟然有些淡淡的怀念。

他凑近快递员,距离他,只有一玻璃之隔。林槐漆黑的眼珠盯着他,半晌道:“这就是你的微笑服务吗?”

快递员:……?

林槐隔着玻璃,低低地笑了。

“你看好了。”他用手指敲敲玻璃,“这才是百分百的微笑。”

说完这话,他也开始笑。笑从丰润的樱色嘴唇开始,逐渐向嘴角蔓延。到了嘴角,这抹笑缓慢裂开,将白皙的皮肤撕出一道地狱般的裂口,露出内部白色的牙齿和撕扯的肉条。

林槐还在笑,裂痕顺着脸颊向脑后蔓延,绕过半个圆周,半晌,他的脑袋自裂缝裂成两半,一半承受不住重力颤巍巍地翻了下来,仿佛一个打开了的盒蛋,露出像煮砸了的番茄蛋花汤一样混淆色泽、血管经脉还在鼓动的内部。

快递员:………………

林槐伸出双手,把半边脑袋安了回去,顶着横跨半张脸的血红伤疤托着下巴看他:“看清了么?这才是百分百的微笑,要我再示范一遍吗?”

快递员:…………

他默默地从玻璃上爬了下去。林槐看见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道歉,也很高兴。

初来乍到,就和这里的鬼建立了良好的社交关系。尽管他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林槐还是很满足。

他从冰箱里取出那只手,扔到了门外,并伸手轻轻把伤口抚平了。

最终,他提着衣服扶着脑袋哒哒哒上楼去了。

走到一半,他摸了摸头,有些吃力地吸了一口气。

好久没这么锻炼过头部了,乍一笑还真有些不适应。

林槐有些感慨地想,一边抖着手里的寿衣,轻轻地警告它:“一会儿别给我搞事情,我还要继续玩儿呢。”

寿衣:不敢动不敢动。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林槐轻轻巧巧地跑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躲开楼梯上趴着伺机推人的女鬼1,躲开趴在灯上的鬼1,顺便给了试图让他鬼打墙的鬼一个警告的眼神。那些鬼似乎不信邪,还要上来群殴。林槐不是想惹是生非打架的人,只能给了他们一鬼一个微笑。

那几只鬼看到他的笑容后就停下动作定在当场了。林槐心想“给世界以微笑,世界以微笑对你”果然是一句名人名言啊。怀着今天做了好人好事的心情,推开了门。

和门外危险的世界比起来,卧室里异常平静。或许是由于规则限制,那群鬼见他进了屋子也不再搞事。反而在进入房间后,林槐立刻便感到沉沉的困顿。

这或许就是游戏的保护机制?他想着。

早就上楼的楚天居然还没睡。他坐在房间的地毯上,靠着墙,盯着天空发呆。

似乎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见他来了,楚天转过头,关掉了手机上的计时器:“十分钟,还不错嘛,比我想象中要快。”

林槐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你在等我?”

“嗯。”楚天收回手机。或许是因为过于昏暗的灯光,他没有了白日里那样轻浮的气质,而是眉目深邃,眼神炯炯。

——他发现了什么?

林槐眯起了眼。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在林槐觉得这种对视很gay,并且想要移开目光前,楚天静静地盯着他,突然笑了:“过来点。”

“……你想干嘛?”林槐说着,看向床上的叶献,“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难道你想在这里……”

楚天:……

林槐难得地看见楚天也露出了“无语”这副表情。接着,他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是明亮的笑容。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

说着,他站起来,一步一步,逼向林槐。

“哦?你好奇什么?”林槐也露出一个微笑。

——并将长出长长指甲的手藏在背后。

“其实说起来,你和我,是一样的‘人’吧。”楚天继续说。或许是因为灯光昏暗形成了滤镜,他的笑容在卧室里竟显得有些阴森。

“哦?”

林槐没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回答。一时间,原本的“两人在卧室里互相暴打”的战斗预设场景,立刻变成了有些DEEPDARKFANTASY的场景。

……难道,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林槐突然更加惊恐了,难道这个人,他想要和我……

“我很好奇,”楚天挠了挠脑袋,凑近了他,“你也五行缺木吗?”

林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木槿花的爱情第一章在线阅读

    凌天从床上爬了起来,习惯的刷牙洗脸,抓起衣架上的白大褂往身上穿,就打算出门。“先生,今天没有实验安排,根据先生的日程,今天有大学的同学聚会需要参加。”就在凌天打算出门的时候,家里的人工智能助理美美,出言提示到。凌天一拍额头,才想起今天要参加同学聚会,凌天不由的感叹了一下,人的习惯是可怕的。大学毕业两

  • 西歧风云在线阅读第一节

    风翔国。安家村。山脚下的破草屋内。一抹身影跪在用檀香木制成的上好棺材面前,哭的是稀里哗啦,好不伤心的样子。“相公啊~你怎么就这么的去了啊~这我可怎么办啊~”千安澜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那声音又哑又沉,如同乌鸦的叫声一样难听,让人听的是汗毛直立,周围的人甚至觉得,这叫声会不会把棺材里面

  • 爱豆总想跟我公开在线阅读第九章

    “若南?”忽然我听到一个极其动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而这个声音我就是睡觉也可以听得出来,来自我们可爱的夏初同学。“若南,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夏初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身边的一个机位上。“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不是学舞蹈吗?”我停下手中的操作对夏初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学舞蹈?”夏初怀疑的看

  • 抖爱帅哥你谁(求鲜花)

    “师傅威武,师傅好厉害,加油!”阿冷不断的鼓励,姜浩的身体也是充满了力量,手中的加特林再次变幻,直接是变成一把白色的机枪,非常普通。一支小队也是盯上了姜浩,两人吸引,以枪声打掩护,两人绕后!这种把戏的确不错,只可惜遇到了姜浩!枪口对准后方墙壁,随着扳机一扣,一道激光喷涌而出,唰的一声,两个活生生的人

  • 俘获冷情小娇妻在线阅读第5节

    四系乃看着眼前这一只巨大的龙愣了一下,看它那威武的程度,看它那帅气的模样再看那庞大的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最后才会出现的大Boss,“......身上的气息好....你好大龙!你可以放四系乃走吗?四系乃不想呆在这里了,”四系乃操控着冻结傀儡走到他的前面不远处,抬起头仰望着它(被动技能:天然萌发动)(

  • 以前的旧文之我超神了,你们呢

    “杨旭,你就偷着乐吧,让你单杀了Puzzle,是不是很有成就感。”看着杨旭单杀Puzzle拿下了一血,但是PDD不以为然。以杨旭那30岁的高龄,怎么可能单杀自己的Puzzle,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听着PDD的话,杨旭也不予理会,他明白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不是拿下First.Blood就可以。索性全心

  • 豪门诱宠:恶魔总裁擒萌妻!在线阅读第7章

    几天后一个山中,两道白光飘起,“玛德终于升级了,终于知道这么叫做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壮士你就行了吧,那吃的不是比我的多,那次睡觉不是你想睡老子守夜,我都没抱怨你报个P”“是是是,你不牛能做大哥吗”“滚”“来看看我么这几天的效果”姓名,王星辰姓名,刘壮壮职业,黑衣剑士职业

  • 网王之闲云掉出个脑袋来

    但是他并没有急于出去,老爷子教导过,要正视每一场战斗,不小瞧每一位敌人,做好充分的准备。自己的准备还不充足,木剑太钝,不适合自己使用。转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一块粗糙的石头,石头足有半个人大小,一面非常粗糙。他将木剑拿出来,在粗糙的石头上磨了起来。哪怕将那五点附带的攻击磨掉,也要磨出适合自己使用的

  • 因为有你才美丽在线阅读第1节

    不知过了多久,一千年或者一万年,林子车的意识慢慢苏醒,他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被包裹在一个圆形的ye体的空间内,身体很舒服。我在哪?不对,最后的炼金阵绝对出问题了,林子车感到眩晕,随后意识模糊,混混睡去。又不知过去多久,林子车发现自己可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终于有一天,林子车看到了光,听到了纷乱紧张的声

  • 无敌医婿玩阴的

    洋人获得自由,站起身来,身上已经全是尘土,看上去狼狈极了。但是他并没有往香兰所在的方向走去,而是一个急转身,拐出肘攻击站在他近距离位置的杨明。可笑的是他以为自己这样很聪明,没想到杨明根本没有放松警惕,低下头一记重拳打在他肚子上。洋鬼子再次倒地,蜷缩在地上,抽搐起来。“呸,跟哥哥玩阴的,你不是第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