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质子为皇[重生]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3:21:43 作者:涩涩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质子为皇[重生]
质子为皇[重生]
作者:涩涩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心脏病突发而死的谢远一朝重生,成了尊贵无比的藩王的孙子。只可惜,这位藩王,还是个反王,并且是距离造.反成功只差一步的大反王。而谢远和他阿娘以及四个姐姐,刚刚被他那个兵临城下的亲爹,为了祖父最后的造.反大计,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大义凛然的舍弃了。婴儿谢远:QAQ一句话简介:一朝重生,拿到了一手烂牌。而谢远,除了赢,再无其他选择。入坑小提示:1、主受,非生子,架空,日更。2、质子受Vs狼崽子攻(重要的话说三遍,攻是人,攻是人,攻是人!就是被狼养大哒,被小受拐走了……)。专栏求收藏,新文旧文早知道哈爪机

第二日清晨,浅眠的秋来在宋隐轻轻放开他时立即醒了过来。

“醒了?”宋隐用手臂撑着身子,像是正想悄悄越过秋来下床去。

秋来猛地清醒了,低头道:

“王爷恕罪!我……妾身起迟了!”

宋隐摇了摇头,温和道:

“跟我不要这么客气,也不要自称‘妾身’,你是我的正妻,除非在宫里,都不必用谦称。”

秋来微微抬起头,眼睛里透出感激的光芒:

“是……我知道了。”

宋隐满意地拍了拍他,翻身下了床。

秋来也急忙起身,跟在宋隐身后问:

“王爷是要上朝吗?我服侍王爷更衣。”

宋隐朗声叫了下人进来,给他盥洗更衣,一边对身后的秋来说:

“陛下特许我免朝三日,今日自然不必上朝。不过是早起惯了。本想让你多睡会儿,谁想你也跟着醒了。不过也好,一会儿去给母亲请完安,叫大家早些过来见礼,府里人多,你可要费一番功夫了。”

说着,他示意下人们也去替秋来更衣盥洗,又接着说:“更衣这种事是下人做的,不必你来。”

僵在原地的秋来只得低头应是。

两人收拾妥当,先一同去祠堂给先人上香。这时秋来才知道,宋隐的母亲也已经去世。宋隐告诉他,一会儿他们要去老宅见的,是父亲续弦的继母唐氏,妹妹和三弟都是她所出。

那么太傅唐玉礼也是继母的家兄了,秋来在心里默默地说。

给长辈们上香磕头后,秋来又给宋隐的原配夫人张氏上了香。听说这位张氏与摄政王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在很小的时候就订了亲,到了年龄便嫁了过来。可惜的是张氏红颜命薄,生了嫡次子不到一年就病死了。

一个苦命的女人……秋来望着她的牌位想到,不知道她的死跟自己丈夫的花名在外有没有关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男儿身的她?

想到这里,秋来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神色如常的宋隐。宋隐不明所以,亲切地弯腰把秋来扶了起来。

两人坐马车去老宅给唐氏请安。

路上宋隐向秋来介绍道,老宅现在只有唐氏和先父的两个姨娘居住,两个姨娘各生了一个女儿,早就出嫁了。

唐氏虽是半老徐娘,但保养得极好,可谓风韵犹存,只是那一副笑容总让秋来觉得有些深意,本能地不喜欢她。

秋来给唐氏敬茶请安,唐氏热络地应了,送了他一把古董折扇做见面礼。接着两人陪唐氏一同用早膳,秋来本想站到婆婆身后服侍她用膳,却被她拉了手拽到身旁坐下。

“多心疼的孩子!”唐氏笑道,“不必你服侍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说着,还亲切地把一块酥皮脆饼递到了秋来碗里,“尝尝这个,府里的厨子做这个可有一套,你若吃着顺口,我叫下人包些给你们带回去。”

秋来受宠若惊地道了谢。

唐氏又说:“秋来毕竟是男儿,又不住老宅,虽然我看着从心里喜欢,也总不好每日来晨昏定省,不如每月初一十五晨里过来请个安,若得了空,再陪我用个早膳罢了。你不知道,华儿她们嫁的早,如今他们兄弟都忙,整天见不到人,我每日独自吃饭,实在无聊得很。”

免于每日的晨昏定省,这倒是几乎每个男妻的婆婆循例都会开的口,毕竟男妻身份特殊,婆媳来往不宜过密。

只是这后面的话秋来就听不懂了,一个寡居的继母,当着继子和媳妇的面说自己孤单无聊,怎么听都有些奇怪。

不过秋来到底是在大家族里长大的,早已练就了宠辱不惊的本领,只点头应是。

倒是宋隐在一旁淡然接口道:

“儿子不孝,怠慢了母亲,以后定常带媳妇来探望母亲。”

这话说得本没什么毛病,不过从唐氏敷衍的笑容来看,这似乎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用过早膳,两人辞了唐氏,上了回府的马车。

“撑得住吗?”宋隐见秋来像是有些坐立不安,便问道。

其实秋来昨夜初经人事,身上有难以言说的不适,早有些坐不住了。可他哪有脸承认,只红着脸答道:

“王爷费心了,我没事。”

宋隐不再说话,只靠了过去,直接把男孩儿搂过来,略使了点儿力,把他的头按到自己膝上。

见秋来惊了一跳,挣扎着要起来,宋隐又轻按住他,道:

“你别逞强,躺着休息一会儿,等回去了还有的坐呢!”

秋来这才不动了。

宋隐的俊脸上露出了一副“这才乖”的笑容,手顺着膝上男孩儿的长发,又缓缓开了口:

“想必你也知道,府里有六个姨娘,头两个是通房丫头,张氏做主给抬了姨娘,三个是陆续进门的,还有一个是张氏的陪嫁,她临终前替我收的。张氏给我生了嫡长女和两个嫡子,长女怡心开春刚嫁了,宋晔是长子,已经十二,住到外院儿去了,宋昀才四岁,张氏去后,一直养在我院子里。

“六个姨娘里,冯氏最年长,进门也最早,又是商贾人家出身,所以张氏病了之后,中馈一直是她在主持。冯氏生了老二宋旸,今年十岁,刚住到外院儿;还有八岁的二姐儿怡兰和五岁的三姐儿怡洺,本也是张氏抚养的,张氏病了以后,搬去同她们的生母于氏同住了。”

说到这里,膝上的小脑袋一直没什么反应,宋隐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了看,见秋来只是静静地目视前方,不禁又笑了。

“差不多就是这些人了,姨娘们都住在西苑,你若嫌烦不必叫她们常来……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膝上的小脑袋轻轻地摇了摇,回答:

“我没什么不懂的了,谢王爷指点。”

宋隐似乎被他客气得有点儿没了脾气,好看的眉毛皱了皱,笑着摇了摇头。

回到了府里,一大家子人已经等在了宋隐和秋来住的东苑正堂。姨娘们依次给秋来敬了茶,秋来每人赏了一件古董。

接下来是孩子们过来请安。

已入了族学的宋晔和宋旸比秋来小不了几岁,似乎对管他叫母亲十分尴尬,神情有些异样,两个庶女也都怯怯的。唯有四岁的宋昀不认生,甜甜地喊了母亲,喜滋滋地接过秋来的红包,还跑去呈给宋隐看。

宋隐笑了笑,抱起宋昀,对孩子们说:

“王妃本是男子,不叫母亲也罢,以后就都叫一声‘小爹爹’吧”!

几个孩子都急忙应是。

秋来也松了口气。本朝虽可娶男妻,但男妻的地位大多十分尴尬,甚至连个正经的称呼都没有,大多数人家就都按女性的称呼叫了。

但其实,“儿媳妇”、“王妃”这类已是极限,秋来实在无法忍受有人管他叫“母亲”——还包括两个已经入了族学的半大小子。幸好宋隐想到了。

该有的礼数都齐全了,秋来对着这些人只觉得无话可说,便对大家吩咐以后只需在初一十五晨里,他从老宅回来后过来问安即可,其余日子不需伺候。姨娘和孩子们一一应下了。

接下来似乎该交接中馈之事了。为了这事儿,嫡母特意手把手地教了秋来如何主持中馈,还告诉他,进了门一定要想办法把中馈管起来,否则会被妾室们骑到头上。

可是宋隐不开口,秋来也不敢提,于是静默片刻,便开口叫大家下去。

还是那冯氏察言观色地,上前询问宋隐:

“老爷,奴婢这儿还有一事请您定夺。王妃既进了门,奴婢代为主持的中馈,是否择日移交?”

宋隐沉吟片刻,开口道:

“主持中馈是女人的事,王妃既为男子,不管也罢,以后日常事务还由你负责,有需定夺的,再来禀告王妃。”

秋来没有错过冯氏眼中的那一抹惊喜,眼看着他们行礼退了出去。

大家走后,宋隐又招了赵管家和几个管事婆子进来见礼,秋来也一一发了红包。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清秀的男孩儿,宋隐说这是赵管家的幼子如意,今年十三,以后给秋来做小厮,全权打理他院子里的事务。

秋来又不禁抬起头望向宋隐。

自己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人了。他能想到称呼的问题,能主动给自己安排小厮,这说明他对自己真的不错,比起那些自称“妾身”、被成年继子混叫“母亲”,还因身份尴尬连个贴身服侍的人都不能有的男妻,秋来幸运得太多了。

但他却不叫自己主持中馈——连怕做的不好先学着之类的托辞都没有,直接断了自己成为“当家主母”的可能。这么周到的人,秋来不相信他不曾想到中馈对地位的影响……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男女有别?

宋隐正在听管家和如意介绍秋来院子里的下人安排,感受到秋来的目光,便转头询问地望向他。

秋来压下心里的想法,微微笑道:

“多谢王爷悉心安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米青说约定

    “路恺我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吧。我为了你才努力考上了X大,这可是爱情的力量呀!我都追你三年了。”“……”“你别着急走,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喜欢夏晓晓,可是人家名花有主你暂时也不用想。我们认识那么那么多年,小时候你多照顾我呀,我初中的数学还都是你教的,我们之间一定有感情!为什么就不肯接受我!别别扭

  • 紫玲雪曦之邪魔与幸存者(8)

    背上的大翅膀带着秦天飞向那些残骸,秦天觉得很奇怪。此刻,他心中一片清明:重生之后,无论如何要做些什么!不一定是改变世界,至少,要让自己不会这么轻易地,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心中的想法逐渐坚毅起来,耳边却传来钟馗的怒吼:“杀了它!”眼前一晃,在前面加速坠落的舱盖上有几具残尸,其中一个只有半边身体的家伙,脸

  • 操盘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签完合同,沈帛符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快速租下了一套房子,月租金三万。这个租金价格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过于昂贵,但对他来说,倒是比较合适,重点是这套房子拥有足够的空间,且足够僻静,而且安保环境也很好。这套房子本来就空置着,沈帛符租下房子后就退了酒店的房间,拎着一个小包入住。简单收拾了一会儿,他在网上买了

  • 大华风月第六章

    流晶河畔,醉仙居。不过片刻前才打定主意的范若若眼神飘向林婉儿身后那个黑影,刚刚都没想起来,为什么他会在这?难道是陛下授意?可陛下居然不加斥责还派人保护?说起来宫里是没人了吗为什么总是这个人来当护卫?!侍卫统领很闲吗?!林婉儿瞧着这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流晶河两岸,心里欢喜极了,叶灵儿此刻也被迷了心神,一

  • 型月:开局就和斯卡哈结婚之第四章

    简聿已经觉察出温曦的身边有其他人在听了。温曦这人虽然不靠谱,但也不是那种轻而易举的问出“你爱不爱我”这样问题的女孩子。昨天她对婚事就没有太多期待,如今却突然打电话,突然来问他,怕是和家里人在赌气。简聿说的也是真的。他这么多年并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不是没有女人追他,追简聿的女人加起来都能开娱乐公司了。只

  • 综影视之我是汪曼春喂…打起精神来啊少年!

    智子在黑暗的房间里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T恤晃晃悠悠地去冰箱里拿了一根红豆冰棍,又回到转椅上坐下。“喂喂,这玩意儿就要亲上你妹妹的爪子了啊,怎还不出现…你中二妹控的人设要崩了哦。”智子边啃着冰棍边低声吐槽,嗷嗷怪叫着叹息电脑屏幕上的小哥追妻之路无比坎坷。“怎么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她呢…人家小哥明显要撩你

  • 未婚夫是国民男神[娱乐圈]在线阅读上香

    看着好友痛苦地回想着,伊盛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或许应该上报给幽城的检察署。他心里有些预感,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将凶手缉拿归案。只是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就特别捉襟见肘,无法掌握犯人的想法行踪以及接下可能的活动区域。但是他还是决定先自己尝试解决,毕竟自上任以来,自己还未解决过什么大案子,本就是一

  • 网游之一箭绝尘之未曾离去

    巴塞河郡是位于萨莫瑞亚王国东南边陲同名河流旁的一片富庶区域,得益于那条河水的滋润和穆拉瓦大森林的丰富资源,这个郡的赋税占整个东南区域的一半,可谓是举足轻重。伊利多斯·朗扎克是这个郡的领主,从他曾祖父的时代开始,他的家族就一直治理着这片王国东南部最富庶的土地。虽然位处东南边陲,但得益于大森林的阻挡,敌

  • 误千机在线阅读第4章

    “可我们听到你自言自语说要去找儿子了!”如云不悦道。“走了就不可以回来吗?”风千金愠色道。如云无以应对,欲张口骂人。云鸥赶紧岔开,热心地问道:“老人家,莫非您找到了儿子?”“切!怎么可能!我回来就是想拜托你帮我找找我儿子。当然,假如有可能,顺带帮忙找找我柳哥也好。”“柳哥?起初不是说刘哥吗?近音口误

  • 二皇子的秘密心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连续两次被叶潇嘲讽到的青年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看着背着一双手一副小大人姿态的叶潇,他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吗?要知道在昆仑,单论口才,可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可今天竟然在一个小孩这里吃了瘪,还好周围没有同门师兄弟,不然自诩妙口生花的他可就要闹笑话了。“咳咳,小兄弟,你是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