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分手后又爱上前男友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12:51:17 作者:顾玖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分手后又爱上前男友
分手后又爱上前男友
作者:顾玖城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七岁的沈长卿被十五岁的乔明月深深吸引,一见钟情。在乔明月生日时,沈长卿去淘宝翻了翻,找了几本封面好看的销量极高的《高考冲刺100卷》送给乔明月当做生日礼物。乔明月:“……”沈长卿:“练习册只是前戏。”身为富二代的沈哥怎么可能只送练习册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呢?一出手,就送了戒指还有房子,简单又低调……个鬼。*二十岁的沈长卿终于等回了十八岁的乔明月,这回生日送什么好呢?乔明月:“我想要沈哥你。”沈长卿老脸一红:“许了!”*分分合合之中,二十五岁的沈长卿与二十三岁的乔明月相爱相杀,针锋相对,最后乔明月还

“都听到了吗?”她满意的看着满脸惶恐的下人们,轻声问。

“回主子的话,听到了。”下人们颤抖着稀稀拉拉回答。

“怎么?都没长嘴吗?”松格里挑了下眉峰,语调上扬,霎那间芳华乍射,满身风采展露无遗。

“回主子的话,听到了!”下人们齐声大喊,远处凝棋听到动静从自个房间里悄悄露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又赶紧缩回去,趴在炕上好半天心跳如鼓。

只两日功夫,主子气势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凝棋才十三岁,目不识丁,虽有贪恋之心,却无相对智勇,想起松格里对她的承诺,到底还是慢慢按下心中不安,待在房间里绣起花样子,针线翻飞时隐约间露出一点子鸳鸯交颈的春色。

“很好,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要走的的直接去找凝画领这个月的月例就是,打明儿个清晨开始,常嬷嬷会一字一句的告诉你们正院的规矩,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都给我倒背如流,若是犯了我的忌讳,可别浪费口水和眼泪来脏我的眼。”松格里说完,也不等下人们回复,轻轻转过身扶着常嬷嬷的手慢慢回到正院儿。

不知道是天儿冷还是被松格里的气势惊到,常嬷嬷手上一片冰凉,眼神中还有些不可置信未曾消散。

等到了正院厢房里坐下,饮一口热□□,松格里才松缓了一口气,就算是有火盆子,外面也还是冷,作为一个孕妇,最怕的就是自己生病却无法服药。

“嬷嬷,你明日里教完规矩后去乌拉那拉府里传信儿,让我额娘选三个知根知底儿的规矩丫头尽快带过来,回去的时候把凝琴也带去。”松格里双手捧着□□碗小口喝着,眼神微眯像只冬眠的大猫般,懒洋洋地抛下一颗炸弹。

“主子!”凝琴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满心惊惶。

“凝琴你今年十八岁,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回去让我额娘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吧。”松格里低着头喝着□□,并不看泪流满面的凝琴。

“主子,求您别撵奴婢走,若是奴婢哪里做的不好,奴婢一定改!求求您了主子!”凝琴全然忘记给凝书求情的事情,只觉得天塌地陷,眼前一片发黑,她颤抖着身子痛哭流涕的哀求。

常嬷嬷也有些惊讶,主子这两天好多时候都让人心惊胆战的,她也有些害怕,可到底是自己从小看大的孩子,若是她能立起来,再不叫人欺负,那常嬷嬷只有欢喜绝没有二话。

“你自个说说看,哪儿做的不好。”松格里漫不经心地问。

“……奴婢……奴婢没看好凝书。”凝琴白着脸吭哧了半天小声回答。

“你是真没看好吗?若论时间长短,你在我身边是最久的,若论仔细有时连凝画都比不上你,就凝书那点子算计你真的没发现吗?还是觉得无论如何主子我都会原谅,反正除了四爷,府里我最大,怎么也不会给我造成什么大的影响。”松格里放下□□碗,神色倦淡。

凝琴低着头听着,越听掉在膝盖前的泪珠子越多,瘦削的肩膀抖动得如同寒风中的草木。

“是奴婢不对,奴婢想差了,求主子再给奴婢一个机会吧!奴婢再也不敢了!”凝琴仰着一张红肿可怜的泪颜声声哀求,这可怜的样子连向来嘴利的常嬷嬷都有些不忍。

“若是我肚子里的小阿哥有个闪失,谁给我机会?你敢说若是凝书和凝棋跪在你面前声声泣血,你真的能忍心看着她们不管?”松格里看着凝琴的样子,丝毫没有动容,冷冷嘲讽。

一番话说下来,常嬷嬷也想明白了,神色再度冷硬起来,若是因为一时心软害了主子和小主子,那后悔都晚了。

再说主子也就是让她回去嫁人罢了,也没说要发卖了她,在主子面前哭得这么惨不就是打着让主子心软的主意么?真真是好算计。

“……主子,奴婢能改,奴婢真的能改!”凝琴不敢应承下来,只是凄惨抽泣着翻来覆去地重复。

“李福海,带凝琴下去醒醒神儿,哭的我脑袋疼。”松格里轻轻扶着额头吩咐。

不管是常嬷嬷还是李福海,一看主子难受,二话不说,直接上手一个拽胳膊,一个捂嘴,很快就把凝琴拖了下去。

“你们觉得我狠心吗?”等李福海和常嬷嬷回来,松格里撑着额头轻声问。

这一上午下来,松格里情绪几度起伏,毕竟月份大了,这就有些疲惫起来,连问话都带上了一丝沙哑之意。

“狠心的不是主子,是那狼心狗肺,不懂得感恩的贱皮子!”凝画斩钉截铁地回答。

“当初,我四人算是人牙子手里头相貌出众的,若不是主子心善买下了奴婢们的身契,说不准奴婢们这会子就已经出现在青楼楚馆,人牙子不止一次说过这话。有了这等造化竟然还想着背主,早就忘了主子的救命之恩,她们就该千刀万剐,下辈子投胎做畜生!”凝画难得激动一回,可见平日里对那几个不安分的丫头恨得狠了。

“奴才也认同凝画姑娘的话,奴才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是干爹死前曾经跟奴才交代,不管跟了什么样的主子,一条道儿走到黑,起码能走到黑,若是半路改道,死了连个破席子都混不上的,宫里头不知道多少,奴才愚笨,听干爹的,这辈子跟定主子了!”李福海低着脑袋小声表忠心。

“嬷嬷是不是觉得我这两天变化太大了?”松格里抬起头看着默默站在自己身侧的奶嬷嬷,看着她眼神中温和的包容之色,才露出了些脆弱。

松格里冲着常嬷嬷笑了一下,这丝强挤出来的笑容衬上脆弱,比哭还让人心疼。

努力尝试了几下,还是弯不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松格里放弃了,唇角还未平缓,硕大的泪珠子就直直砸在了天青色苏绣的旗袍上面,氤氲出深色痕迹。

“我昨儿个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头我只顾着追逐着爷的脚步,飞蛾扑火般追到头破血流……”

“我生了个小阿哥,可因为我的愚蠢和执着,没照顾好他,他死了……”

“就因为我心软,因我愚笨,我眼睁睁看着小阿哥在我怀里渐渐冷去,我一年又一年的熬着,日以继夜的后悔,直到我死,爷都不曾回过头看我一眼……”泪珠子比松格里说话的速度还要快,一滴滴从她白皙的脸庞留到圆润的下巴上一下下砸在衣服上,也砸在常嬷嬷的心尖儿上,生生的疼。

“我的好姑娘,梦都是反的,有嬷嬷在呢!”看着松格里在她怀里颤抖着无声哭泣,常嬷嬷心都要碎了,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怪不得昨天主子对着四爷是那般表现。

“主子,奴婢这辈子都会在您身边!”凝画也默默抹着眼泪,李福福跟着无声的跪下,用沉默代替忠心,有些事情需要用做的,并不用一再去说。

松格里在常嬷嬷怀里仰起头,虽仍旧泪眼朦胧,却掩盖不住她的坚决:

“那个梦真实的可怕,所以等我醒过来,我就在心里发誓,这辈子不管如何,我要护好我腹中的孩子,就算名声全无,跟所有人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字字声声都砸下来,哽咽之语轻微到只有她们四人能听到,却在常嬷嬷脑海中振聋发聩,呼啸着翻滚。

“主子不怕,有奴婢在呢!”常嬷嬷摸着松格里的头,同样轻声保证,神色间说不出的郑重。

看着上辈子自己身边最后剩下的三个人,松格里一时间胸腔内酸涩无比,扑倒在常嬷嬷怀中无声的哭了个痛快。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软弱,最后一次放纵自己,算是为上辈子践行吧!

哭过一场,实在是没什么食欲,松格里眼睛上敷了个冷帕子,就躺在床塌上休息了,从膳房提过来的午膳,被常嬷嬷放在炭火盆旁边的铁架子上保温。

收拾好屋里以后,她才带着凝画和李福海悄悄退出来。

“我看主子是这些年憋屈的狠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既然主子自己想得开要立起来,咱们仨可得帮主子把正院儿给守好了!”常嬷嬷对着二人殷勤叮嘱,二人都神色认真的点头应诺下来。

等松格里再醒过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

“主子,您没用午膳,这会子怕是饿坏了吧?中午膳房送来的八宝鸡还热着呢,还有老鸭竹荪汤,奴婢闻着也鲜的很,您起来尝尝?”常嬷嬷听到松格里起身的动静,赶紧安排凝画去摆膳,自个上前伺候松格里起身梳洗。

“是有些饿了,府中的管事和嬷嬷们都到了吗?”松格里懒洋洋的问,哭过一场又好好睡了一觉,除了肚子发沉,她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已经到了,奴婢安排她们在正厅里等着,您用点午膳再过去也不迟,左右也不差这会子功夫。”常嬷嬷脸上笑着,话说的利落。

“好。”松格里一点也不急,慢条斯理用完了迟来的午膳,吩咐李福海一些事情,又喝了一盏温水才稳稳当当走进了正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赖英雄第八章在线阅读

    转眼师尊已离开两月有余。这天凉焱一同往日在清淼居庭院练功,不同的是他听见附近隐隐传来有人低低哭泣的声音。闻声而去,在入口处看见一个女孩坐在石凳上抹眼泪。凉焱本就与人交往不多,更是没有见过与自己同龄的女孩,语气有些生涩:“你......怎么了?”胥之琳抬起头,一双哭肿的双眼对上面露关切之色的男孩。她入

  • 星际之契约师在线阅读第1节

    宇宙联盟二十周年,建立在宇宙空间站的特殊工作人员站点遭到宇宙劫犯的袭击,导致多项隐秘资料遭到泄露。宇宙联盟顶级负责人立刻在第一时间封锁消息,随后通知在各个位面的特殊工作人员做好防备。因为随时随地宇宙劫犯会跟据资料找到那些特殊工作人员,随后……水色星球,S市。宇宙历198年,9月,清晨。一个身材挺拔的

  • 穿成豪门恶毒炮灰后[穿书]第五章

    怎么,又落泪了呢......Jessica失神的看着不知何时滴落在手臂的眼泪,摸了摸眼角,果然,入手的是一片湿润。果然还是没办法轻易的放下啊,哪能有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呢,十四年的青春完全的被人踩在脚下,毫不在乎,毫不留情,说到底,心里除了伤痛,还有不甘吧。相比于摘下那四个字的标签来说,人所带给她的伤痛

  • [综]少女的自杀理论在线阅读第9节

    顾姣也是瞧见了戚微雨的神态,也不知她为何突然这么戒备了。见惯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此时这般,还有些让人惊奇。水上波光粼粼,有阳光反射而来,有些刺眼,船家在外找书生的钱,顾姣便压低声音问戚微雨:“怎么了?”“也无甚大事,只是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戚微雨收回打量书生的目光来,“你可听说过,断指杀手赵

  • 我真不是小奶狗在线阅读第8节

    听了张涛的话。我立马就叫张敦张厚两兄弟一个去东门一个区西门。陈留就俩门。我正准备接着去凉亭冥想时。张涛叫住了我。我扭过头来,张涛说。你让我给你找的,那些个伙计,我已经给你找来了,总共二十个,你看如何。都是精挑细选,年轻力壮的。我说。太好了。那就再麻烦父亲把他们安排到。买的那个庄子里吧。等五日之后便开

  • 诸天寄生诀在线阅读第七章

    外面的世界。一个辽阔而精美的卧室内,有着三个身影。一个有着银色长发十分俊美的男子脸色创白的昏迷躺在床上,床的边缘还有很多类似于被吐出来的东西。而在床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有着金棕色长发美丽的女子和一个有着铂金色长发也很俊美的少年,但是这个铂金色长发少年的容貌比起昏迷躺在床上的银色长发男子的容貌还是相差很多

  • 我的绝色娇妻之第六章禁地(6)

    叫李怀瑾察觉长垣峰有人对自己不利,是很容易的事情。按照御灵宗各峰入秘境的惯例,至少会连续两百年走同一条路线,这样才能在比较熟悉的路径下探得更远的地方。望天犼在五十年前,为避主峰和郁木的李姓修士,特意往不同的方向去,走的便是长垣峰弟子走过的路。根据望天犼的意思,原本有一只跟它一样是炼骨后期的大妖盘踞此

  • 重来一次之第四章(4)

    鱼会游泳真的是天生的问题。一开始就出生在水里的鱼们,一分钟内游不走的都被吃掉了,剩下的自然都是会游泳的。毕竟不少鱼类里面,鱼妈妈这边生完宝宝,回头就把跑得不够快的孩子吃掉。还有一些卵生的,出生地附近都会有捕食者出没。水就是鱼天生的老师。鱼天生能在水里呼吸,是水的孩子,水流会自动教会她的孩子怎么顺应水

  • 七零总裁甜辣媳[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沈欢颜没有宏伟的志向,也从未主动规划过自己的人生蓝图,然而她也有最后的堡垒。对于曲安安的鄙夷,她无法泰然处之。她要变强!在继续努力修行火术的同时,欢颜也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希望能借助书本,汲取更多的经验教训。当然,最主要的是结识了老杜这么一位忘年交。老杜能快速在迷宫一样的图书馆找到书,毕竟你不能指望这

  • 尘破天开什么玩笑

    “什么?”纪曜川微微挑眉看着她。沈芮西心虚的看看纪曜川,微微一笑,说道:“刚刚我就是随便说说的,纪少也当真呀。”纪曜川则淡淡说道:“停车。”司机很尽职的缓缓将车停在了路边。沈芮西不解的侧头看看他。纪曜川则淡淡说道:“下去。”沈芮西:“……为什么?俗话说得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这半路上让我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