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将军家的小娘子之第九章

2021/6/11 12:35:11 作者:烟波江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将军家的小娘子
将军家的小娘子
作者:烟波江南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姐:我的相公是侯府嫡子,国之栋梁。沈锦:我的相公不纳妾。二姐:我的相公书香门第,家世清贵。沈锦:我的相公不纳妾。四妹:我的相公有状元之才,三元及第。沈锦:我的相公不纳妾。五妹:我的相公俊美风流,温柔体贴。沈锦:我的相公不纳妾。此文不考据,就是傻白甜。哈哈这个文参加了元宵诗会!(是不是说明其实写的很有深度哦)在第一行写上元宵赛诗会,下面写诗就行了,和本文相关就可以,奖励还是很丰盛的感觉。么么哒~具体的可以看下面的传送门。

还别说,枸杞子给何半仙敷上的伤药极其有效,刚抹完脸准备擦脖子时,何半仙明显感觉到脸上的肿痛感消下去不少。

轻轻抬手摸摸看,不是错觉,是真的消肿了许多。

“哇,你这药膏很厉害诶!”已经预感到自己很快就能恢复,何半仙的语调有些激动。

枸杞子嘴角上扬,语气更加骄傲了:“这可是我家少爷亲手调配的药膏,这药效跟外面普通伤药自然是不同。”

何半仙悄悄多看一眼张华若,有些吃惊道:“你家少爷不仅会把脉,还会自己配药啊?”

枸杞子注意到何半仙的小眼神,脚步一挪,成功挡住何半仙的视线:“我家少爷的医术,可是师承自叶医仙。”

叶问天,叶医仙的名号谁没听过!

何半仙虽然也给自己安了个“仙”字,但跟人家叶医仙靠救死扶伤,一点一点打出来的名声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老脸一红,略有些羞愧。

枸杞子还想再说点什么,张父在一旁咳嗽一声,明显是在提醒枸杞子少说话,枸杞子闭上嘴巴,把药瓶往何半仙手里一塞:“接下来的地方你回去自己敷!”

他已经帮何半仙敷了脸部和脖子,至于其他部位的伤,还是让何半仙自己来吧。

此时张华若已经恢复如初,他站起身准备回屋,临走前嘱咐何半仙,这两天的饭菜要吃的清淡些。

同时跟张父商议:“爹,这两天就让何半仙住在这里,免得他出去后又被那些人欺负了。”

毕竟是因为自己宝贝儿子的事,才牵连何半仙成了这副样子,他们张府的确有责任,张父没拒绝,让老管家给何半仙安排一个客房,让何半仙先在丞相府住下,待伤势养好了再走。

等着张华若走了,张父再偷偷拉着老管家小声说:“咱们府里哪个客房离华若的屋子最远,要最远的,安排给他住。”

老管家点头明了,保证办事稳妥,张父这才笑着离开。

当天中午,何半仙享受到了张父特意交待厨房给他提供的特供清淡午饭,白米饭一碗,加上三菜一汤。

——三菜真的是三份菜:炒青菜、炒白菜、炒咸菜,至于一汤,就是一大碗青菜、白菜、咸菜汤。

何半仙抬头环顾四周,看着明显刚刚才被收拾过,还隐隐透着些许破败的屋子,他十分肯定自己这是被张丞相给针对了!

丫的,堂堂丞相心眼真小!

是谁说的宰相肚里能撑船,张丞相的肚子里别说撑船,这是连个芝麻粒都容不下呀!

明明是小少爷故意瞒着张丞相布下这个局,张丞相却是把不满发泄到了他这里,虽然并没有实质性太苛待他,但他现在可是一个伤患人员,饭菜里没有半点油水,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惨。

至于张父为什么这样做?没办法,虽然明知道一切都是自己宝贝儿子的主意,何半仙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参与者,但是张父完全舍不得责怪自己的儿子,只能暗搓搓给何半仙一点小教训,才能平复自己心头的不满。

老管家带人来收残羹剩饭的时候,何半仙厚着脸皮提醒他:“虽然小少爷说让我吃的清淡些,也不必这么清淡吧,这样伤势不容易好的快,我就不免要在府上多住一阵了。”

老管家把何半仙的话原原本本告诉张丞相,丞相大手一挥,当晚何半仙的菜色里,每一盘炒菜上面都多放了一样油水充足的食物。

菜式跟中午的一模一样,就是多了一小块猪皮。

一小块跟指甲盖一样大小的猪皮。

何半仙觉得,他现在可以十分确凿地肯定,自己真的就是被张丞相给针对了!

何撩平日里吃的油花花惯了,吃一顿全素菜还能忍,这第二顿却是无论无何也提不起筷子了,为了一口吃的,他硬气地起身准备找张丞相讨个说法!

……顺便去丞相那桌蹭一顿,肯定不少山珍海味。

老管家照顾他是个可怜的伤患,没让人真的拦着,所以何撩还是很轻松地就闯到了张谢仪吃饭的地方。

一进去就看呆了,因为张谢仪面前的饭桌上,只放着一盘绿绿的炒苦瓜,和一碗没有任何加料,清清白白的白米饭。

张谢仪抬起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看向门口的何撩,一边抬起筷子夹一片苦口的苦瓜片,塞进嘴里嚼了嚼,脸上的表情更显愁苦了,一边问他:“干嘛?”

何撩吓得退后几步:“你……你就吃这个啊?”

“唉。”张谢仪重重叹一口气,又夹了一片苦瓜,面色愁苦,“一想到再过不久,我的儿子就要嫁人了,我的心里苦啊,只有嘴里更苦,才能让我心里勉强好受些。”

何撩目瞪口呆,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确定,张丞相是一个严重的爱子狂魔!

瞧着那光是看着就让他嘴里泛苦味的菜肴,何撩头也不回,转身走了。

罢了罢了,其实炒青菜也挺好吃的,上面不是还多放了一块猪皮嘛,可能今晚的味道会因为那一块小小的猪皮而有所不同呢。

如此安慰着自己,何撩快步走回自己的屋子。

确定人已经走远了,张谢仪一边继续像刚才那样沉重地叹着气,一边默默把手伸到桌下的小木凳上。

把藏在那里的溜肥肠、酱汁肉等等拿了出来,张谢仪小声地念叨着:“太苦了也不好,稍微吃点甜一下心窝,免得苦上加苦。”

接下来几日,杨大宝虽然一直都在每日给丞相府送包子,却是没再进去了,只是把包子送到后就走了。

这一日,张华若午后小憩,躺在美人榻上小睡。

屋内点了一束轻薄的安神香,笔直的烟由明渐淡,逐渐消散在空气中,似是消失了,却是能让人闻到那淡雅的味道,助人入眠。

这个偏屋的摆设略有讲究,充盈着一股诗情画意之美。

墙上挂着不少名家名作,还有几幅是张华若的手笔,却是跟那些大家之作毫不逊色,若不是左下落款明晃晃写着张华若的名,保不齐就被人误认为是书画大师的作品。

视线转到这边来,午后暖洋洋的太阳光透过窗子倾泻进来,张华若半卧在榻上,似睡似醒。

华贵的美人榻搭配着张华若有些慵懒的睡姿,透露出几分优雅,几分闲逸。

快步进屋的枸杞子看到这副画面,不由地放慢脚步,犹豫几秒,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去,不想吵醒小憩的张华若。

浓密纤长的睫毛悠悠然向上翩飞,张华若睁开眼,抬手轻轻打了个小哈欠,叫住枸杞子:“有什么事吗?”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枸杞子绝不会用那么急切的脚步走进屋。

见张华若醒了,枸杞子转回身告诉张华若:“少爷,叶医仙来看您了,就在外屋等着。”

张华若原本还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睛明显一亮,连忙披上外衣,欢快地从踏上跑了下来,果然在外屋看到一位挺拔着背,傲然坐在那里的老者,欣喜喊着:“师父!”

听到张华若的喊声,叶问天转过脸站起来,上下打量了下张华若现在的个头和体态,笑纹爬满眼角:“大半年不见,好像长高了,还有点吃胖了。”

张华若不赞同道:“哪有。”

但在触及叶问天那“你确定?”的表情后马上败下阵来,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嘟哝道,“可能最近是有吃多了一点点,但也没有很多,不可能吃胖啊。”

枸杞子笑着在一旁拆张华若的台:“叶医仙,您是不知道,最近小少爷喜事将近,胃口可好了,比以前能多吃四分之一碗饭。”

张华若责怪地看了枸杞子一眼,枸杞子连忙抬手捂住嘴,摇着头表示自己不说话了。

叶问天笑呵呵道:“这件事为师也听说了,外面传的沸沸扬扬,都在说你,好好一个天下第一美人,眼光却不行,愣是挑中一个一穷二白的小百姓。”

“小百姓不好吗?除去爹爹的官职,我们一家也不过都是小百姓。”张华若立即反驳道。

叶问天有意看了枸杞子一眼,枸杞子懂事的很,这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将屋子留给叶问天和张华若。

叶问天缓缓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润润喉后,这才再次出声:“好是好,但为师听你爹爹讲,你似乎表现的非常喜欢那孩子,这些天活脱脱是一个刚怀春的小少年。”

张华若淡笑:“想必爹爹也跟你说了,这人是我自己选的,自然是喜欢的,既然喜欢,难免。”

叶问天打断他说下去:“是因为之前为师跟你说的那件事吗?看你爹爹的态度,他似乎还不知……”

道字还没说出口,叶问天被张华若一瞬间的眼神震到噤了声。

张华若原本一直在低头想着措词,听到叶问天提起那件事,似乎是想把事情告诉张父让他知晓,瞬间抬起头看向叶问天,那一刻的眼神有点冰冷,只一眼就够表明张华若坚决的态度。

叶问天举起茶杯掩饰此刻的心虚:“为师……为师又没说打算跟你爹说那件事,没经过你的同意,为师是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的。”

张华若微微一笑,面色柔和下来,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眼神只是错觉一般:“师父放心,华若心里有分寸。”

叶问天轻轻叹气,心里着实是心疼这个孩子:“为师还不知道你吗,你就算再怎么喜欢那个孩子,也绝不可能表现的这么明显,看枸杞子和你爹的态度,你分明就是故意让他们确信你很喜欢那个孩子,从而让他们安心,好将你交予给那孩子。”

自己的心思看来是完全被师父看穿了,张华若浅笑:“至少我是真的还算挺喜欢他的呀。”

“要不是确定你肯定不会委屈自己,不会随便找个不喜欢的人,你以为为师还会这么淡定地坐下来跟你说话?”叶问天摇头,“你这孩子啊,既是不能让人省心,又是太让人省心了。”

张华若被逗笑:“师父你怎么说话前后矛盾。”

叶问天瞪他一眼,眼神里却是充满了长辈对小辈的宠溺,任凭小辈怎么顽劣都宠着的眼神:“别装不懂,你知道为师说在说什么。”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华若也不好继续装糊涂,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下来:“这是我能想到最温和的办法了。”

“好了好了,不提这件事了,为师来也是想多看看你的笑脸,不是来跟你争辩。这件事为师给不了什么意见,你现在的做法为师之前根本想不到,想明白后觉得的确还不错,只是……”

叶问天斟酌着开口,“你打算一直瞒着你爹,和你身边所有关心你的人吗?”

张华若移开视线,这是他稍稍有些心虚的表现:“时候到了,自然会说。”

“唉,怪我,说好不提怎么又提起这件事。来说说别的,听说那天小皇帝也来了?呵,为师那些天碰巧不在长安城,要不然还能进府看看那小皇帝吃瘪的表情,倒也算是一件乐事。”

叶问天说起小皇帝,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可见他十分不喜欢小皇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的很复杂在线阅读第八章

    雪时是在楼梯拐角那间教室外面找到鼬的。他面前还站着一个黑色长发的忍者,他肤色很白,不是健康的那种,更近乎长期没有接触到阳光的惨白。她走近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狭长上扬,瞳色金黄。大蛇丸转过头来,“是清泽家的孩子啊。”“你的资质也不错,我很期待你觉醒血继能力的那天。”他声音暗哑,“我很高兴,看来我找到了很

  • 全能男友系统之王宫傲珠(5)

    云侧妃听了,淡淡地说道:“一出生就这样,只怕是个缠人的小子。原来老二和老三,哪个不是一出生就跟奶娘?今天是第一次,听他哭得可怜也就罢了,想一直这样,只怕大王也不会依他!”原来龙昊天曾经说过,凡是生下的龙子,不可娇养,龙族铁骑的统领者,必须要强大威猛。如果是病怏怏的龙子,那还不如不要。王宫的女子生下龙

  • 海贼之强化果实老子超可爱(加更,继续求鲜花和评价票!)

    早上的时候和家里人吃过早饭,陈逸以找工作的借口就出去了,准备去新江口找那个老子超可爱会和。新江口是江南市这些年开发的一个新区,位于江流汇入大海的口子旁边。虽然建立的时间很晚,但发展速度很快,日新月异的发生着变化。随手拦了一辆车,约莫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新江口。陈逸也是翻开了昨晚加的老子超可爱的微信。

  • 红楼之邢夫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果然从向扬大厦的北门中走出,来到了北门的小巷子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知道她已经走入了危险境地。何况一直以来,她经过这个小巷子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她自然就觉得这里很安全了。就在她快要走出小巷子的时候,一个长相清秀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人忽然鬼魅般

  • 我有一座万物交易所在线阅读第7节

    八月三十一日清晨。国王十字车站。德斯礼一家一大清早便把Harry和他为数不多的行李扔在了这里。自从Harry被确定要到Hogwarts上学,多年来的努力化为乌有,Harry再次成为德斯礼家迫不及待要摆脱的怪物。这个时候车站空空荡荡,Harry拎着小小的行李箱,消失在了第九站台与第十站台之间。霍格沃茨

  • 杀僧传第1章在线阅读

    楔子:梦巨人之梦火星,橘色的风尘滚滚,一束束橘色龙卷风横扫平原旷野。遥远的天边,铺天盖地橘尘之中,一点蔚蓝光芒破竹般缓缓亮起。越来越亮,最后冲破风尘。那是一个人,蔚蓝色的巨人,顶天立地。一层淡淡的蓝芒笼罩在他周身,而亮起冲天蓝光的,是他胸口的宝石,璀璨夺目,映射深邃的光辉,仿佛整个宇宙都融入了其中。

  • 云霄殿主浩然宗的绝学

    苍裕大陆历史悠久,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曾经涌现出太多惊才艳绝的人物。但是就连已经破碎虚空而去的人,也不敢说完全了解这片大陆,它辽阔神秘,就像一头沉睡的蛮荒巨兽,没有人能够征服它。元历13842年,大宇帝国完全陷落与未名势力之手。从不显山漏水的曙光神庭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它表面上一片光鲜,号召人们心存

  • 海贼:开局一把冰轮丸之仇人现(3)

    天武大陆,广袤无垠,寻常人自不必多说,但即便是武道修行者,终其一生也阅不尽山川大河,名胜古地。还有诸多未知神秘地带,其危险程度就算是人族至强者也不敢深入其中,更不敢说全身而退。而生命禁区,便是其中之一,高岳惴惴不安的问道:“我会被诅咒吗?”“暂时不会,宿主有大气运在,这段经历,不是劫难,而是机缘。不

  • 重生之我在四九页游在线阅读第3章

    虽然在游戏里跑了那么久,但是现实中的北然完全没有腿酸的反应,只是出于心理原因,北然还是进浴室洗了个澡。刚洗完澡出来北然就听见有人敲门,而且那个人似乎有点着急,敲门声非常急促,北然走过去打开门,然后呆在了门前,门外站了三个穿着军装的警、察,他们看见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北然也有些呆滞,几秒后才举起警、察证给

  • 混沌弑梦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是希里爱丽丝!以后大家就多多关照她吧!”刘旭看着毒岛冴子和高城沙耶等人,指着怀中抱着狗的小萝莉道!而希里爱丽丝看到两位漂亮的大姐姐,连忙问好道:“大姐姐,你们好,我是希里爱丽丝,以后请多关照……”说完后,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两女一样,生怕她们不开心……而毒岛冴子看到可爱的爱丽丝,顿时摸了摸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