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老木门之命不该绝(8)

2021/6/11 15:52:47 作者:来找回忆阿福 来源:纵横中文网
老木门
老木门
作者:来找回忆阿福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平方村里,福星辰与他的朋友们,一起探险成长,经历磨难,悬疑故事,都市生活,人情冷暖。

多年的游戏经验告诉我,必须离开现在的这个位置,这种站位,完全的是腹背受敌的方式,所以我快速的向侧面横移了三步,这样我们三个就成了三角站位了。

我能感觉冷汗已经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根本不想着继续战斗了,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跑。自己的血量只剩下最后的4点了,估计这两个野鸡随便刮到我,能足以把我挂掉了。

决定就去实施,这是我的风格!转身立马就开始跑路,两只野鸡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在后面追我,不对,它们就是鸡,他们不用打鸡血!

我一边跑一边留意周边的环境,突然发现右前方有两棵树长相很奇特,两棵树差不多都是一人粗细,树干底部离的很近,中间有差不多10公分左右的空隙,而到了1米5左右的高度时,两棵树的树干又分别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生长,远远看去,就像一个英文字母“Y”。心中灵光一闪,我马上右转快速向着那两棵树冲了过去。

还好之前升级的点数都加在了敏捷上,奔跑的速度还是很可观的,起码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两只鸡是追不上我的,距离我还有个7、8米的距离。我跑到树下,手脚并用的爬到了两棵树之间的空档处,这时身后的野鸡也已经追了过来,两只鸡一上一下的纵身跃起,扑打着翅膀就奔我而来,我看它们的起跳高度,生怕在树上也躲不过,急忙向着相反的方向跳了下去,结果现实中身轻如燕的我,没想到竟然在游戏里栽了跟头,落地时脚下没站稳,一个趔趄,一头栽倒在地。

如果有人看到我现在的这个姿势,我明天一准可以登上论坛的头条,估计标题都得写的十分猥琐,“猥琐男子深山老林中撅着屁股等待野鸡的亲吻!”

我擦,想一想都觉得有损颜面。这以后如果我成名了,万千记者于高台之下,万一哪个卑鄙的家伙问我,“柳大侠,您在《宇》中第一次丢掉性命是什么时候?过程是怎么样的?”我到时候要怎么回答,说是让两个野鸡双飞玩死的,也太丢人了吧!

我在地上胡思乱想了半天,想象中的死亡迟迟没有到来,赶紧起身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结果我就看到了让我睡觉都能笑醒的搞笑景象,两只野鸡一上一下的,卡在了两棵树的缝隙之间,都瞪着眼睛看着我呢!

“哈哈哈哈,果然是天不亡我啊!”这会我真的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了,这是5级的怪,只要我杀了,妥妥的30点经验值到手,两只60点。很给力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我拿着镰刀绕到两只鸡的后面,在前面看着这两只鸡幽怨的眼神,我还真的下不去手。对准上面的一只野鸡,这个正是最先袭击我的那只,当时打掉了我12点的血,这个仇必须要报,挥起镰刀,照着野鸡的后背就很砸下去。

​ “-11”

​ 看来对于野鸡来讲,后背相对来说是比鸡冠更加重要的部位,之前打中鸡冠的时候才打掉9点血,打后背是可以打掉11点血的,心里对自己又是一顿赞颂,亏了自己不在正面攻击。

​ 我正在心里赞美自己的时候,手也没有闲着,镰刀再一次打在野鸡身上。

​ “-20”

​ 这次攻击打完,野鸡“呜”的一声就挂掉了,而我则是傻掉了!难道是出了暴击了吗?为什么这次攻击的伤害要比上次高那么多?弱点攻击还是暴击?怀着疑问,我的镰刀锋利的尖刃已经攻击到了第二只野鸡身上。

​ “-12”

​ 这次伤害很正常,再次手起刀落。

​ “-23”

​ 嘿!什么情况,又出的暴击?明显这不可能是攻击的弱点,因为我这次分明控制了镰刀的落点,两次击打的都是同一个位置。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又一次将镰刀砍落在野鸡的后背。

​ “-54”

​ 看着自己经验值再次上涨了30点,我内心中刚因为死里逃生压下去的兴奋再次活跃了,不是因为杀了野鸡得了经验,而是我发现了加速打怪的方法,那就是“击敌之小患,往复之,必将成大患矣!”也就是说,我在打怪的时候,如果能只攻击怪的同一个位置,那我后面的攻击伤害会有加成,打的次数越多,加成也越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第二只野鸡可以一下子啄掉我19点血。原来它在背后攻击我的时候,恰巧又啄到我之前被第一只野鸡啄伤的地方。同时,这也说明,这个伤害的加成,不只作用于自身的攻击伤处,别人打出来的伤口,你再去攻击,同样可以造成伤害加成!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自己加了敏捷,没加力量是正确的,虽然我力量属性不高,但是我只要能打出来伤口,那就可以靠着伤害加成,最后爆出难以想象的伤害!

打完了两只野鸡,虽然得到了经验值,但是离升级还差的远了。而且我现在的血量也不允许我继续前行了,再次爬上了那两棵书中间的位置,很是无奈的第一次在游戏里开始等待血量的恢复。每分钟百分之一,也就是我平均两分钟才能恢复1点血(通过之前掉血量计算可以知道,我现在血量上限是49点),而现在我经过逃跑和杀鸡,血量已经恢复了5点,现在一共有9点血,根本就不能随便出去,万一在碰到两只野鸡,绝对是一个照面就交代了。

按照这个回血速度,估计还要80分钟才能回满血。我也只能无奈的等,最起码也要先熬上一个小时,把血量养到40左右才能继续前进。无聊至极,打开属性面板,再次查看起自己的属性,发现自己的饥饿度已经下降到55点了,照这样下去,不等我走出这个山,我肯定会饿死的。

饿死可不行,总得找点什么办法解决自己饥饿度不足的问题,饿了怎么办?当然是吃啊!吃什么呢?一想到吃,就想到自己家里准备的两箱子方便面了,哎,这两天为了等游戏开始,就已经啃了两天方便面了,要是能啃个鸡腿,那多好啊!

等等,鸡腿?

我一想到鸡腿,赶紧低头向身下两树的缝隙看去,果然,那两只野鸡的尸体还在,根本没有被系统刷新掉。我不由的乐了,果然,这野鸡的介绍上就说了,它可是餐桌上的极品食材呢!

接下来我更为难了,这野鸡,生吃吗?虽然它对我的伤害,让我恨不得扒它的皮,喝它的血,吃它的肉,可是,我想吃熟的啊!

可惜,我现在没有锅碗灶具,没有油盐酱醋,甚至我连火都没有,这让我怎么把鸡给弄熟了。哪怕有点火,就算没有调料,能让我烤熟了吃也行啊!

可是哪里有火啊?我要是大法师也行,随便一个火球术,也能升起来火来,可惜我不是,这深山老林的,肯定没有人家的,就算有人,估计也是野人。

“野人……”我仿佛又为自己打开了一扇窗子。

“哼哼,看看小爷我今天就给你来个钻木取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手心中的幸福 网王在线阅读第五章

    她不再看对方的眼睛,朝旁边别开了脸。魏紫吾左耳廓有颗小痣,红得丹色可人。耳朵没有扎耳洞,耳珠圆嘟嘟,粉生生,小小一团软玉似的可爱,引人想捉住了揉弄。顾见绪抬起另一只手。刚触到她的脸,魏紫吾立即后退。被他捉住的手也趁机抽回。“表哥。”她皱了皱眉。顾见绪向来恪守礼仪,今晚不知为何,一反常态。让他拉拉手腕

  • 荣光[电竞]之儿童节其乐融融(9)

    何望终究还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放手发挥了闪亮蝎子号的性能,中国队又一场胜利收入囊中,这基本治愈了周妍这一周在面临何望这个熊孩子所牺牲的N多脑细胞。她那天晚上的无名怅惘渐渐远去。儿童节到了!周妍想起大学时每逢儿童节便呼呼啦啦地跟一大帮人出去庆祝,美其名曰“童心未泯”,也算是补偿小学与中学时期一直苦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1章在线阅读

    天佑五年,大晏皇宫明月殿内,烛影摇曳,高达数丈的鎏金灯上,蜡烛的光辉星星点点,映照出殿内不同寻常的奢华。珠玉帘内,宽大冗长的赭色幔帐逶迤倾泄,随风轻扬。殿内的错金博山炉,伽楠香的细烟正自镂孔处袅袅而出,缥缈,宁静。这时,皇帝自殿外步入,明黄的长衫拖曳在地,宽袖在身旁两侧飘然翻飞,他赤着一双足,走在缠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