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超品小神医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6:23:25 作者:一两得 来源:纵横中文网
超品小神医
超品小神医
作者:一两得来源:纵横中文网
二十年前的内乱导致父亲被叛徒刺杀,母亲带着年幼的张天圣仓皇逃出,慢慢将其抚育成一代英才,自此一场杀父之仇的报复就此展开……

“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啊?”

靳二抓了抓脑袋,感觉自己稀里糊涂,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老半晌才讷讷道,“大丫头你说什么是什么吧!”

靳初唯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早该知道她二叔就是这样一个脑子简单的人,还准备了一大堆的理由来敷衍他,看来都白费了。不过,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一直陷在赌场中无法自拔?当初爹爹死后,她真不应该因为怨怪而再不管他,或许,他们也不会走到那样的结果。

“二叔,当年爹爹帮你还债是将这老宅抵给了朱磊。”

“你应该也知,这几年爹爹日夜不休,辛苦做活,钱是早已经还了的,可是那抵押文书却是没有拿回来。”

“朱磊……不是好人,你常去那家赌场,也有他的份子。”

“不,不会吧?”

靳二吓了一跳,有些迟疑地道,“大丫头,这事儿可不能乱说。”

“当初,是谁教你去赌的?”

靳初唯道,“我不明白,以你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人,又怎么会让赌坊借那么多银子给你?他们做生意,便是借钱也是要那人能还得出来罢?不然便打断了你的腿,要了你的命又能值什么呢?”

靳二也有些犹豫了,细细想了一下,最开始好像真的是朱磊带他去玩的,不过打着消遣一下的名义,那时赢了一些小钱,他给侄女们买了头花糖人,说是做工赏的,还上交了一些家用,让向来严肃的大哥都赞了句,嫂子更是为他摊了香香的猪油鸡蛋,看着他们的笑脸,他心中无比的自豪和满足,也就那样一步步陷了下去。

“你便是不信,看看这契书也就明白了。”

靳初唯展开那张偷换出来的纸张,“他不仅要这房子,还在打我们母女三个的主意。”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靳二突然就信了,他嫂子和侄女是这片出了名的美人,平日里来骚扰的本就不少,在大哥死后,他故意做出泼皮无赖的样子,好歹吓退了一些人,可是打她们主意的人肯定还是有,只是没有想到竟会是自己一向敬爱信赖的朱大哥,不,呸!朱磊!

“……我们要离开。”

靳初唯慢慢道,精巧的五官在昏暗的油灯下明暗不定,“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是的,她们不能再留下,按她的梦里说见,再过半年,这里便会成为一片人间地狱,凤献国的铁骑将会踏破每一条街道,屠杀所有没有逃离的人。

靳二吓了一跳,“离开?离开去哪里?”

“临安。”

她经过深思熟虑,早已经定好了去处,如今国土强盛,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王城,况且那里贵人繁多,是天下人才聚集所在,她和小雪儿的容貌在这边远小城虽然出色,在那里肯定便不会这样显眼,只要去了那里,朱磊想打她们主意也再找不到人。

“那,那,可,可这才是我们的家啊!”

靳二急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有娘,有小雪儿,无论在哪儿都是家。”

靳初唯道,“二叔,你要不要走?”

她的目光定定落在靳二的脸上,靳二感觉自己是在面临着一个最重要的选择,答错了,便会永远失去这几个亲人,于是来不及多想便道,“我走,我走!”

靳初唯笑了,眉间集聚了多日的忧虑微微散开,“那好,我需要你帮我再做一件事。”

“朱大哥,朱大哥!”

时隔几日,靳二终于又一次敲响了朱磊的大门,出来的人没好气地看着他,“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弟弟我这不是跟你道歉来了吗?”

靳二死皮赖脸地缠磨上去,围着他好话讲了一大堆,那朱磊才微微软了神情,“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朱大哥,我跟你说,那天真不是我要反悔,只是遇见了一个大户,那小子手气好得不得了,跟着他下注没有不赢的,大哥,你是我亲大哥,你说要你遇到这样的发财机会不跟着,还去做什么帮工不?”

“大户?”

朱磊若有所思,眸中闪过一丝异样,靳二却没有察觉,还在那里道,“朱大哥,这次你可真要帮我,借笔钱给我,等我发了,嫂子唯丫头她们也就能过好日子了。”

“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借钱去赌,不行!我答应你大哥要看着你的!”

朱磊拒绝道。

“朱大哥,好大哥,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

待靳二求了老半天,朱磊才装模作样地道,“罢罢罢!我真是缠你不过,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既然说是最后一次,那便签份文书吧!若是还不了,就乖乖给我去做工,别再游手好闲。”

靳二心中咯噔一下,这下当真有些确信了侄女的话,面上却还在嘿嘿笑道,“签什么文书呀!朱大哥,我把我家老宅抵给你,若是赎不回,我肯定乖乖去做工,总不能让孩子们流落街头。”

朱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倒打得好主意,你有房契吗?”

“……不是在你那儿嘛!”

靳二笑道,“大哥一死,这宅子便成了我的,我在上面补按个手印不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在我这里?”

朱磊目光微冷,靳二却似没看到一般笑道,“当然是大哥说的,大哥去得突然,我本也忘了这事儿。只是前几日在家中翻遍了也没有找到,这才想了起来,这不就过来找你了。”

“靳二,你倒不傻。”

朱磊冷笑道,面前那一直认为的憨货却突然有些迟疑道,“朱大哥,莫非我想错了?你不是……”

罢罢罢!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没有猜错,那个大户估计便是他一直在查的人。更何况他家的那两个绝色丫头还没到手,等房子都抵了,人还会跑得掉吗?

朱磊这么想着,突然又柔和了眉眼道,“我怎么?我一心都是为了你!算了,我当年本也不要这房契的,是大哥一定要抵给我,我也没办法,只当暂时保管,既然你今天提了,我便再帮你一次,不过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不争气,这房子我可真不会还了。”

像是没有听出他半真半假的警告,靳二搓着手连连点头,待到确认他拿出的纸张真是自家的老房契旧纸后,靳二补上了自己的手指印,然后朝他期待道,“那,银子呢?”

朱磊进屋拿了一袋银子出来,抵给他道,“喏,五十两。”

“……这,不太对吧?”

靳二道,“我家,我家那房子连院子至少值三百两呢!”

“你倒贪心。”

朱磊似笑非笑,这房契本就在他手中,靳二补不补这个手印都干系不大,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不好弄到那两姐妹罢了,如今他竟敢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要三百两,他像是这么傻的人吗?

“那,那两百两?”

靳二讷讷道,“朱大哥,我这是真把房子押给你了,你,你不能坑我呀!我家那房子,真值三百两的。”

知道这呆子有时候有些死拗,朱磊有些不耐烦地又进去拿了稍微大一点的钱袋子出来,“喏,再给你五十两,别啰嗦了,有一百两也够你翻本了。”

靳二记起唯丫头叮嘱的见好就收,于是拿了东西要走,却又被朱磊喊道,“等下,你知道你那大户如今住哪里吗?”

“好像在小桃红?”

靳二随意乱诌了一个地方,正好是这片最出名的堂子,在他的想法里,那些赌钱的大户,可不就该住在最好的楼子里么?

“我知道了,去吧!”

朱磊挥了挥手,不再理会他这边的事儿,满腹心思都放在了另一个方向上。

“少是少了点,不过总比没有好。”

靳初唯掂了掂钱袋的重量,笑道,心中可算稍稍出了些恶气,那个混蛋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拿了钱便跑了吧,天大地大,她就不信他还能打她们的主意。

“真要走啊?”

靳二有些不舍地看着自家的院子,这里是他和大哥自小生活的地方,也是看着两个侄女出生长大的地方,无论这些年他多么的混蛋,总还有几分真心在。

“必须走。”

靳初唯收好银子,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该收拾的东西这些日子都收拾好了,然后看着自家二叔笑道,“我们开始吧!”

三月初三,真武大帝寿诞,传说每到这一日人间与鬼门的间隙便会松动,无数的阴灵便会透过缝隙来到人间,也因此家家户户扎上红绸彩纸,举办各种庆典来吓走那些不好的东西。

也因此,每年的这个时候,远安寺中总是最热闹的,这些从西边来的大和尚不仅给那些死去的亡魂念经超度,还会施粥施药,几年下来,在这北安小城建立了极好名声,信徒也在一日日增多。

凤元纬在那寺庙中绕了一圈,实在对那些送这送那的把戏提不起兴趣,在他看来,这些不过是收买人心的手段,他们皇族中用得多了。有所赠必有所图,他才不信这世上有谁是真的白纸一张,毫无所求呢!

他懒懒地靠着井边的大树小憩了一会儿,突然非常想念起家乡的风景,睁开眼,他将马鞭丢给一旁的小元子,翻身上马笑道,“我们回家吧!”

“主子您是说?”

小元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容貌绮丽的少年却已经大笑着策马离去,他连忙爬上马跟了上去,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再继续待在这敌国的领土,他每日提心吊胆着命都要少上半条。

要知道,昨日他都还将人劝不回去呢!

“这花开得倒好。”

凤元纬骑着马走在破旧的街道上,看见一处院墙里探出几支粉杏,不由得笑了,“要说这北安,最好的还是这些花,比我们那里别有一种羞涩的风姿。”

一声猫叫引起了他的注意,停马望去,只见一只鸳鸯双瞳的黑猫立在墙头静静地看着他,花瓣纷纷洒洒如雨落下,那只猫儿眼中仿佛有着一丝悲悯,他几乎要疑心自己看错,再定睛瞧去,却见黑影一闪已经消失在墙那边。

院子中的吵架声响起,伴随着什么打砸破碎的声音,少女清脆泼辣的声音传入耳中,带来一种勃勃生气,“你现在还学会偷东西了!你真是胆子大了!见我爹不在就没人治得了你了是吧!我告诉你,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再这样,我连门都不会让你进!!”

男子哀叫讨饶声不断响起,并带着追赶摔打的喧闹声,旁边有人窃窃私语,凤元纬听了一耳朵大概晓得了这一家人好像有个不争气的叔叔,还有个美丽厉害的姑娘,这种争吵也不是第一回了。

“真是有趣。”

他低低笑了一声,策马呼啸而去,在遥远的凤京城,也有几个不争气的叔叔在等他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庄花穿成西门吹雪在线阅读第六章

    徐春春虽然人不情愿,但是该有的客气还是有的。毕意她好歹也是一村之长的女儿,她的丈夫是知识青年。所以她也是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同志她不开口,周小兰也没有跟她搭话。两个人出了家门,顺着小路拐了几个弯,就到了大路上。说是大路,其实也就是比普通小路宽点的土路罢了。周小兰一扭一扭走的慢慢悠悠,徐春春也不着急,穿来

  • 我师父是马小玲第五章在线阅读

    话说当时双方交战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德隆威廉父斯只射了几记冷箭,因为他需要隐藏自己的攻击位置,所以大家也能当然想到并认为他是为了战斗而躲藏。德隆威廉父斯原本是在山坡上放冷箭,由于远离战场,大家谁也没有注意,突然两个哥布林冒出来偷袭了德隆威廉父斯,并把德隆威廉父斯拖走,而众人由于战斗的紧张,都以为德隆支

  • 六界之逆鳞传奇在线阅读第2节

    房间内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还带着小小的呜咽。这一间宽大的房里铺满了洁白而柔软的地毯,风从细小的窗缝中吹进来,将淡粉色的窗帘轻轻吹起,又缓缓落下。房间的正中央,雪白的毯上正坐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脑袋上扎着两颗小小的丸子,肉嘟嘟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看起来可怜巴巴。小姑娘同样胖乎乎的小手正捂着自己的眼睛,

  • 义城之梦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6章小少爷,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米糯糯。——米糯糯早早地就到了学校,米糯糯捧着昨晚做好的蜂蜜炖奶布丁,小心翼翼地放在课桌的抽屉边上。她想着一会儿下课拿去给齐笙,嘴角就不自觉地挂上了一丝笑意。第二节课下课的时间长些,所以一下课,米糯糯就从抽屉里拿出布丁袋子,脚步轻快地往楼下走去了。她在高二一班的

  • (穿书)土著不好惹之那路直通天堂

    世界刚刚形成时的光,是让一切生命长成它的雏形,而后一切伟大的战士都诞生于这个时代。世界起始于混沌,又结束于混沌,人们为了诗意而活着,又死于诗意,而很少人知道决定着一切的宿命,正在理式的宇宙鲜明地存在,标示着一切生命存在的意义。不同与莫洛克的飞鸟和暗夜悲剧,这个时代孕育了很多战士,他们坚定的眼神似乎在

  • 让他娇(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琅琊山上琅琊阁,这时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地方,然而那布局陈列却已颇具大家之范。先不说围绕着琅琊山四周深不可测的水,也不谈上岸以后隔绝外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屏障,单说这林立在山林之中时隐时现的楼阁,都让人觉得这方名扬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这琅琊山藏着许多秘密,各个小童自是不敢多问。只是那住在琅琊山

  • 天声凌霄殿上,叩拜司法大天神!【5/5】

    九重天,凌霄宝殿!一条长长的白玉天阶,直通帝王宝座,玉帝高高在上,与朝臣泾渭分明,凸显了皇权至上。此刻,天阶前,却有一道身影站立,一身藏青色长袍,黑发如墨,面容俊朗,正是擒拿妖猴归来的苏铭。在他身旁,跪着被穿了琵琶骨,却依旧桀骜不驯的猴子,唯有望向苏铭时,猴子才会眸有惊惧!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无穷

  • 娘子难养也gl在线阅读第6章

    有道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中州华、洛两族所同办的华洛商行就是九州最大的贸利中介之所。华洛商行集酒楼、拍卖行、航运于一体,九州之地分店无数。其“华洛之所在,十里无忧”的宗旨被天下人所称赞。听说华洛商行为了在荒州开办分店,与荒州大妖数次血战,死伤无数,才在荒州圈得一席之地,可谓是寸土

  • 叠拳法师在线阅读第九章

    成功解决掉唐笑笑,楚熙之正式入驻影视城拍《武林妖物》。定妆照一出,众多网友在天涯论坛骂制作组。“原本《武林妖物》的女主角请的是唐笑笑,后来就被这个新人拿走了,啧啧,也不知道什么背景这么厉害。”“长得没有我们家笑笑好看啊?”“听说这个人以前只演过替身,没什么演技的,巴上了傅斯年而已。”“真的?!可我听

  • 占筮周家在线阅读第六章

    阴影形成了一只手臂举起手中的羊皮卷。凌宇装作漫不经心的看了过去。羊皮卷上写着某种从未见过文字,看到的一瞬间自己却瞬间领会了这些文字的意思。九年制义务……征兵?……很多年以前,传奇骷髅王理查德·瑞克在白骨荒原上建立了亡灵帝国,这些初生之地正是当年他创造的。而三百多年前发生大变故,无底深渊之门打开,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