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霍少总是被拒绝在线阅读陈平

2021/6/11 15:28:16 作者:十二圣 来源:言情小说吧
霍少总是被拒绝
霍少总是被拒绝
作者:十二圣来源:言情小说吧
作为A市一家小型建材公司的创始人,倪千曼将商人本色演绎得淋漓尽致,为人精明又刻薄、泼辣且势利,人送外号‘黑曼巴’。媒体对她的评价是:倪千曼?她那张嘴毒得跟淬了敌敌畏一样,惹不起!惹不起!霍氏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霍灿,出生便站在金字塔顶端,这位爷暴躁易怒,锱铢必较,是出了名的狠角色。灿哥铁铮铮的一根老油条,横行霸道了二十五年,唯一一次栽跟头,是被一个女人讹了两百万——还特么是仙人跳!自此灿哥心里就藏了一块心病,做梦都想把那个给他下仙人跳的女人找出来收拾一顿!没想到还真就找到了!某日,灿哥开车到一工

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变得很冷,几个妇人在冬天不需要操心农事,于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唠着别人家的家长里短

“嘿,听说了吗?陈平和他嫂子有染,”

“啊?不能吧,他不是咱们乡里最为公平的吗,而且每次分肉为我家分的一丝不少,陈家二郎可是立志于宰天下的人。”妇人说完一脸羡慕的表情。

“对呀,陈家孩子可非常适合做分割祭肉的人!”

最开始那个妇人有说话了:“嘿,那又怎么样,他是分肉均匀没错,不曾少给过你们一丝,但是多给过你们吗?你们还为他说好话,我告诉你们啊,我可是亲眼见过他和他嫂子行不雅之事。”

“真的啊?”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啊,你看陈平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而他哥哥皮肤黝黑、粗糙长得那么个糟样,加上他哥哥陈伯天天上田地里忙活,而陈平每天借着读书的名义和他嫂嫂在家,谁知道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你说你见到了,他们正在干什么啊?”

“咳咳,看你后面。”“嘘~噤声。”

一群农妇循着目光望去,只见迎面走来一妇人,那妇人并不漂亮,肤色有些许黝黑,且双手粗糙,荆钗布裙,只不过低头疾走,竟好似全然看不到这群人一般。

这妇人到了家中,才抬起头来,眼睛好似刚刚哭过有些红肿,陈伯恰乔从无中出来,妇人见了陈伯开始耍起泼来:“咱家本就不富裕,若是养了些牲口,也不需怎么照料,喂上一些糠咽菜,也能养的白白胖胖,过年杀了吃肉或者卖钱都是极好的,可是你二弟也不过吃糠咽菜罢了,可是对家里的任何活都曾帮忙,有这样的小叔子,还不如没有。”

陈伯听愣了,半响,才缓过神来,言语坚决的吐出几个字:“有妻如此,不如无有!你回娘家去吧,我今日便要休了你。”

陈伯的话让正准备撒泼的妇人一愣,他印象中他的相公,是厚道孝悌的人,虽然贫穷可是对自己一直来是极好的,家中虽然贫困但是都是自己爱吃的都是先让自己吃,更是不曾大声吼过自己。

虽说以前自己埋怨他弟弟陈平,他总是默默的听着,其实自己这些年来,每日做饭哪有曾亏待过他弟弟。

至于冬天做棉衣,更是缝的厚厚的,因为知道自家良人的脾气,陈伯的衣服薄一点没关系,可是自问这些年来自己是不亏心的,更是被外人传来风言风语,自己多么委屈,而陈伯呐,自己不过是说了些牢骚话,竟然要休了自己,想到此处悲从心中来,留着眼泪跑了出去,回了娘家。

陈平默默的看着这一幕,默默的流下泪来。

年仅十八岁的陈平与其兄长长得大不相同,虽然一身粗麻陋衣,却遮不住他身材挺拔,其面容英俊,貌如冠玉,虽然有点瘦削,但因为兄长和长嫂把好东西都先给他吃,这么多年来就没让他饿着过,加上地里的农活家里的家务活一直是嫂子哥哥在做,从来不碰让他碰过半分,所以长得一点不像穷人家孩子,更有几分读书人的文雅气质。

其实在嫂子刚刚进屋内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嫂子说的那些话,句句痛在他的心中,自问,自己在这个家里,只是拖累。

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是自己的哥哥和嫂子将自己养大,家里本就十分贫寒,可是自己确非要读书,无法帮助哥哥去干活,而自己哥哥对自己毫无责怪,每次自己出去游学的时候总是将家里仅有的积蓄交给自己。

哥哥如今已经二十八岁了,可是还是没有要孩子,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家,已经承担不起除了自己之外的闲人了,哥哥从不让自己下地劳作,承担了田间所有的农活,靠着耕种三十亩薄地维持这一切,资助自己去邻县游学。

而长嫂,每天早早起来做饭,然后织布,织出来的布匹每次去贩卖总是每文钱都争论半天,可是哥哥陈伯每次拿出家中的积蓄来让自己游学的时候却同意了,如今邻里的一些谣言自己也有所耳闻,可是自己没办法,无法去和那些长舌妇争论,那样的话恐怕更加洗不清了。

这时候,陈伯来喊陈平,刚刚休妻的举动让陈伯此刻显得更加苍老,可是陈伯在此刻确对此闭口不言,好似没有这般事一般,喊道:“平弟,来吃饭了。”

刚说完看到陈平眼睛的红肿和止不住的眼泪,半响才唯唯的道:“你都听到了啊。”

然后又道:““那泼妇明明是太过刻薄,才被我逐走的,恶妻而已,我早就想休了他了,弟不必介怀。”

陈平忍着泪水缓缓的跪在了地上:“一切都是因弟而起,是弟无能,拖累了兄、嫂,还望兄迎回嫂嫂,弟必不会在让家里更加困苦。”

陈伯强硬的道:“弟不必自责,没事那个泼妇我早就无法忍受了,我们快来吃饭吧。”看样子是无法相信陈平的话。

阳武户牖乡有一个富豪之家叫张负,家中一名孙女十分美貌,是乡中出了名的美人。只不过在数年前,张氏孙女及笄之后,便被张负嫁给了大梁城内的一位魏国公孙为妻。这本来是门好亲事,可是,就在成婚当晚,那公孙因为饮宴喝酒太多,在准备入洞房的时候进门就被门槛绊倒,被摔昏了过去,这一昏就再也没醒过来……

这给时代女子改嫁也是不禁止的,所以张负的孙女之后也改嫁了,这次的丈夫是阳武县的县豪,嫁过去才三个月,那乡豪便在市上与一个轻侠口角,被一剑捅死了……

当然被轻侠捅死这和张负的孙女无关,所以张负的孙女有改嫁了,第三任丈夫是本乡的乡党,本来身体好好的,张负的孙女嫁过去刚满一年,他就得痨病又死了。

这时候,张负的孙女哪怕家里有钱哪怕长得貌美,也没法嫁好人家了,于是张负只能给她找个了商贾,指望贱嫁或许能好些,生活和和美美,丈夫也长寿一些,谁知道,嫁过去才五个月,那商贾就在外出行商的时候,遇到了盗匪,货物被劫,人也被杀了。

这四嫁而四次夫死,这克夫的名声算是传出去了,可她也才二十岁,大好年华,总不能一直单着吧,于是张负便给她找了个赘婿。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前些日子他下田干活,被草丛里一条毒蛇咬了,等送回来,腿肿得不行,人也没了生息,这算是彻底坐实了克夫的名头,哪怕张负许再贵的嫁妆都没法在为其孙女找到丈夫了。

在陈平长嫂回娘家的第二天陈平来到张负的家门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妙笔玄机抱歉

    夜半,雪停了。湘女早早醒来,洁面漱口,洒扫庭除,准备早膳。待一切妥善,湘女来到那个简陋的房门前。“叩、叩、叩。”“千瑾公子,戊时了,湘女进屋为公子更衣可好?”“不必了,湘女。”伴随此声的是开门声,还有已然穿戴整齐的墨千瑾。湘女毫不意外,只是轻笑道:“既如此,早膳已备,公子,请。”湘女侧身,微微欠身。

  • 京剧猫之金银双凤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月下仙人润玉不久便醒了,是被药浴里霸道的药效刺激醒的。散入四肢百骸的纯净灵力霸道的驱散他体内的沉疴,寸寸滋养着他身体里破败不堪的灵脉,最终归于一归丹田,一归识海,温养周身。“锦宁!”润玉醒来发现自己是龙身万分惊讶,心底隐约藏了羞恼和忐忑,他生的面目可憎,锦宁可会嫌弃?锦宁昏昏欲睡,手贴着浴桶灵

  • 穿书后我被撩弯了在线阅读第9章

    死人会有胎动?!文渊匪夷所思,要不是兹事体大,他简直要认为是李飞云和法医科的在胡说八道。他觉得务必要亲自勘验一番。停尸房被警卫严加把守,必须有局里发的令牌才能出入,出入还得登记。所以应该不会有人能进来做手脚。他从五十九张停尸床的名牌上很快就找到了王秀莲。掀开盖到头的白布那一刹那,文渊整个人都怔住了。

  • 三国之最强小皇叔之袁力会的活动

    WOHo!墙边一对对人欲横流的男女停了下来,无数的手臂从人群最密集处举了起来,紧接着外围的人举了起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由内到外扩散开来,如澎湃的海浪袭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往中心望去。在震天澎湃的声音浪潮里,我往周围巡视一遍,再把目光收回来望向公牛。公牛大喜说:“是阿九!快分胜负了,我们进去看看九哥吧

  • 皇后如此多重(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当下众人继续往前走。有了之前的教训,大家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出动了某个机关。待到我们行至先前的石阶下面的时候,石像上突然增加了一些文字。我本想装逼的读一下这些文字,结果它们认识我,但我不认识它们,心里那个尴尬。李桐在一旁说:“有的人不懂就不要假装看的懂。”大炮不干了说道:“你懂,你来。”李桐走上前仔细

  • 血月天缘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在人间贩卖黄昏度过这三万万日夜从前火星也曾照耀十三个州府少年也如三十九度的狂风鲜衣怒马来去匆匆而今我在人间打捞温柔披上一身秋水星河只为换取曾少年笑靥如花目光炽热纵使花无常开炽热转瞬即逝我仍于无色处斑驳于无声处孤独于无风处飞翔于无味处微笑后来你头顶历代星辰脚踏万里山河壮景只要瞄准弯弯月迷失也掉落在清

  • 退魔之第七章

    人与人之间的氛围是种很难言说的东西。孙彻自认并非好亲近之人,但不得不承认,起码目前为止,自己这位新婚妻子的表现并不讨人厌烦,她身上有一种很少见的特质,就是自在。她好像没把这里当成陌生的地方,也没有丝毫的生疏见外,但言行中又并未有任何令人生厌的逾矩之处,因此二人之间话虽未说几句,却很奇妙地没有什么尴尬

  •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节

    李素芬在妹妹离开后,便被高明安排去了休息室里休息。失去丈夫的她,已经哭了很久,心身俱疲之下便也没有拒绝。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余凡等人。高明从旁边搬来凳子,坐在了余凡的身边,静静地看着漫画。每次要翻到真相大白那一页了,余凡便会重新翻回去,继续研究着谁是凶手。对此,高明和林宛瑜没有丝毫的意见,因为他们也希

  • 男配他命悬一线[穿书]第2章在线阅读

    孔心纵横各个小世界,累计起来足足几十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但她还真的没猝不及防的钻过谁的被窝。屋子里拉着厚厚的窗帘,微亮的天色被这窗帘一遮盖,只能透进来一丢丢光线,根本看不清楚屋子里的状况。她眯着眼睛在床头摸了摸,打开了床头灯。孔心本来只想着随便找个地方睡到天亮,再去看看怎么折腾金良能多消减一点女主的

  • 反派请离男主远点[快穿]在线阅读第1章

    昭和元年,余安城中大旱,整整一年不曾降雨,眼见冬季将过,却连一片雪花也不曾见到。田地荒废,粮食贫乏,城外哀鸿遍野,城中人心惶惶,民间甚至起了谣言,说是当今圣上有违天道,上天赐罚,以此警戒。谣言一来二去便传到了昭和皇上耳中,圣上勃然大怒,派人将传谣者尽数抓住,当街斩首,将其头颅挂于城墙之上,以此止了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