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魔戒]西海纪事水亭瑶琴悦人心

2021/6/11 15:11:29 作者:柠檬温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魔戒]西海纪事
[魔戒]西海纪事
作者:柠檬温茶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去过云端,走过低谷,漫步在春夏秋冬无数的繁花尽处。我把自己带到世界尽头,尝遍温柔光辉,侧耳缱绻絮语,从此往事如烟,暗无天日我既往不咎!我开始学会吹笛歌唱,冷静自若。我开始,也像你一样温柔……注意,本文主要是第一视角。有点前面的故事,写在我另一本书里面,专栏可以看到,微光浮生录,不看影响也不大。为爱发电,不v文,所以更新的比较慢,不接受指责更文慢!小学生文笔,私设满天飞,全程为了剧情服务,很苏,很苏!提前预警,女主可能比较作!

段誉话音刚落,鸠摩智便一声冷哼:“段公子若再不出手演示这六脉神剑,休怪小僧无礼!”

段誉道:“你早就无礼过了,难道还有甚么更无礼的?大不了把我杀了而已!”

“好!看刀!”鸠摩智左掌一立,起手便是“火焰刀”中的杀招,一股劲风直扑段誉面门。

段誉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你让我出手我偏不如你的意!况且自己武功远不如他,斗也斗不过,大不了一死。鸠摩智见他竟然站在那里安心受死,心里也是一惊,六脉神剑剑谱还无着落,他也不敢立时杀了段誉。手掌一偏,刷的剃下段誉大片头发。

众人“啊”的惊呼出声,互相骇然。

鸠摩智森然问:“段公子宁可送命,也不愿出手么?”

段誉哈哈一笑道:“段某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贪嗔爱欲痴,大和尚一应俱全,妄称为佛门高僧!”

鸠摩智神色一肃,突然挥掌朝阿碧拍去:“说不得!那我便杀慕容府个小丫头立威!”

阿昙和阿碧站在一起,这一变故来的突然,二人皆是大惊失色,阿碧毕竟是慕容府上的丫头,或多或少有些武功底子,见鸠摩智这掌来势汹汹,立时闪身躲开。阿昙尚在呆愣,便觉被过彦之鞭子所伤的右手一阵剧痛,身旁的湘妃竹椅硌啦成了碎片。鸠摩智这掌本就意在阿碧,掌力劲风擦着阿昙受伤的右手而过,却是比捱了一鞭子还痛。

阿昙疼的金星乱冒,捧着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的右手欲哭无泪。

鸠摩智眼见第一掌没打到,第二掌又接着拍出,阿碧连忙就地一滚,情形颇为狼狈。鸠摩智接连出掌,阿碧吓的脸色煞白。

阿朱不假思索,连忙挥起拐杖直点鸠摩智后背。这一来,身法矫健,倒是暴露了身份。

就摸斜身躲开,右掌一挥将她拐杖震成三截,笑道:“世上竞有十七八岁的老太太,小姑娘,你还要装神弄鬼到甚么时候!”

阿朱被他震的虎口发麻,鸠摩智反手又是一掌朝阿碧打去,阿碧背靠墙壁无路可退,登时便吓的花容失色。

阿昙远远站在角落,见得这幕脑子只想:阿碧对她甚好,万不能被这大和尚杀了!随手抓起一个茶盏,颤着手朝鸠摩智掷去。

鸠摩智一心只在阿碧阿朱,段誉等人皆在他视线以内。阿昙存在感太弱,鸠摩智根本没将她看在眼里,岂料正要拍死阿碧之时,突然额角一痛,热气腾腾的茶水浇了满脸。

“啪——”白瓷彩釉的茶杯摔在地上,盖碗在地上滴溜溜打了个转。

众人都没想到鸠摩智竟然会被一个茶杯砸中,皆是一愣。

阿昙左手微微发抖,还维持着扔茶杯的姿势。鸠摩智一把抹掉满脸的茶叶茶水,光秃秃的脑子上兀自冒烟,转头看向阿昙。

阿昙向后退了几步,瞪眼瞧着他。

“小姑娘好生没礼!”鸠摩智爆喝声,提掌便狠狠朝阿昙一拍。

阿碧阿朱惊呼道:“不可!”

段誉回过神,心中只想到救阿昙要紧,没再想自己是不是鸠摩智的敌手,中指一戳,内劲自“中冲穴”激射而出,嗤的声响,正是中冲剑法。此来正中鸠摩智下怀,他本就是想逼段誉出手,见段誉出手当即朝他攻去。段誉左手“少泽剑”跟着刺出,挡架他的左手“火焰刀”。

顷刻间,阿昙几人脱险,段誉同鸠摩智斗在一起。但即使是阿昙这样不会武功的人都能看出鸠摩智不过是在戏耍段誉,段誉内劲虽强,但招式完全不通,就像一个三岁小儿有万贯家财却不会用。

段誉心知自己不是鸠摩智对手,对方轻而易举便能杀了他。只得大喊:“这和尚自恃武艺高强,横行霸道!我敌他不过,你们快逃!”

阿昙想到他自身难保还为大家考虑,不禁心下感动。阿朱知今日此间无人是这和尚的对手,眉头一皱,笑道:“大师父快快罢手,你说的我们信了。老爷的坟墓离此有一日水程,今日是去不了的,明儿一早我姊妹亲自送你去扫墓!这会儿各位不若先用晚饭。”

鸠摩智听得此话,当即收手。瞧了眼狼狈不堪的段誉,微微一笑道:“明日我便把他在慕容先生墓前焚了,慕容先生地下有知,也必感欣慰。”

———————————————————————————————————————

众人跟着阿碧来到一处名叫“听雨居”的地方,红花绿荫,四周环水,柳树下停着一艘小船。松木台阶上站着个身穿淡绛纱衫的女子,盈盈十六七年纪,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

阿昙只一猜便想到她是阿朱,朝她一笑。

阿朱迎了过来,说道:“亭中设宴,大家请来。”

待众人落座,立时便有男仆端上小菜点心。四碟素菜是为鸠摩智特备的,跟着便是一道道热菜,菱白虾仁,荷叶冬笋汤,樱桃火腿,龙井茶叶鸡丁等等,每一道菜都十分精致可口。

段誉夸阿朱容貌可爱明丽,又夸阿碧清秀绝伦,油嘴滑舌的称赞,逗得二女咯咯直笑。

阿昙右手受伤,被纱布厚厚裹着,左手又不能夹菜,只能干看着这些精致菜肴。

阿朱拿了碟糕点在她面前,说道:“这点心名叫‘听香水榭’,是我亲手所做,你吃了可一定要记住。”

阿昙隐隐觉得这道点心名字熟悉,却一时想不起。阿朱说这话语气古怪,但抬头见她笑容盈盈又没什么不对。

阿碧也笑说:“阿朱姊姊介点心不合你胃口,阿昙也勿要怄气。你多来几趟,我们每次都做给你吃吃。”

阿昙虽然觉得她们这话莫名其妙,但也没多想,点了点头。

众人吃了一小会儿,段誉突然笑道:“阿碧姊姊,我刚才在船上听你用软鞭弹奏唱歌,实感心旷神怡。想请你用真的乐器来演奏一曲,明日就算给这位大和尚烧成灰烬,也不枉此生。”

阿碧缓身站起,说:“只要段公子勿怕难听,自当献丑。”说着走到屏风后,捧了一张瑶琴出来。阿碧将瑶琴放在身前几上,向段誉招手,笑道:“段公子,你请过来看看,识得我这琴的名字么?”

段誉走到阿碧身边,只见这琴比之寻常七弦琴短了尺许,却有九弦,沉吟道:“这九弦琴,我倒是第一次见得。”

阿朱突然对阿昙说:“阿昙,帮我把台阶那里的紫金香炉拿来下可好?”

阿昙虽觉得突兀,但也没多想,起身走到台阶下,正要找那紫金香炉,身后却先是传来一声瑶琴的铮鸣,紧接着又有“啊哟!”“不好!”扑通扑通溅起水花的声音。

阿昙连忙回头一看,只见鸠摩智、崔百泉、过彦之、张端承几人的脑袋刚从水面探上来。而阿朱阿碧则携着段誉身处一小舟之中,离这里已有数丈。

原来“听雨居”中安有机关,小船刚好装在瑶琴的小几底下。一拨琴弦便是暗号,外间的男仆听到琴声,打开翻板,鸠摩智等人便全掉进水中了。

但是小船至多能坐三人,阿朱和阿碧商议,段誉落在鸠摩智手上是绝对难活。阿昙虽伤过鸠摩智,但没大过节,说不定能饶得一命。

阿昙只一会儿便想通其中缘由,她们临走能将她骗到台阶这边没让她落水,已经很好很好了,能不能带她一起离开这不重要……

但不知为何看见远去的小舟,心里竟隐隐有种被抛弃的感觉,酸楚难过。

鸠摩智反应倒也灵敏,甫一落水,便运内劲跃起。看见柳树边系着的小舟,跳入船中。

阿昙心里一紧,生怕阿朱她们被这恶和尚追上,但随即又笑了起来。鸠摩智的小船在湖里团团打转,原来这大和尚却是不会划船。鸠摩智神色一凝,想到这太湖水道纵横,须有人带路才行。

此时张端承正好爬上台阶,见了不远处的阿昙正要说话,后背突然被人一抓,一引,凌空摔到鸠摩智脚边。

“你是苏州人,劳驾给小僧带路!”

张端承被摔的七晕八素,正要破口大骂,登时想起这贼秃武功高强,若是自己稍有偏差,指不定就送了命。只得赔起笑脸连声应是。鸠摩智也确实聪明,不一会儿便将船弄直追了去。

阿昙突然想起“听香水榭”这四个字便是阿朱姊姊的地方,那刚才阿朱说那番话的意思……莫非是让她去那里等他们么?

阿昙越想越有可能,再想到阿碧说的,更不疑有他。心头欢喜,原来她二人并没有丢下她独自离开的意思。虽然几人不过才相识,但阿昙却觉得与她们在一起是这些日子里最快乐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罢。

过彦之和崔百泉两人爬上岸,甩了甩水,才发现岸上只剩阿昙一个人。

阿昙看着过彦之手上那条鞭子就发怵,转身便要离开。

“阿昙姑娘!”过彦之忙叫住,阿昙疑惑的转头看着他,想不通这人叫她干甚么。

过彦之走到她跟前,神态忸怩道:“刚才过某一时不郁,误伤了姑娘,心下实在过意不去,还望姑娘莫要计较在下鲁莽。”说着对阿昙双手抱拳,鞠了一礼。

阿昙没料到过彦之原来是给她道歉来了,她本来也没怎么放心上,摇摇手对他一笑。意思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已经不计较这些啦!

过彦之见阿昙笑起来便像石榴熟透时裂的缝儿,皮肤白里透红,虽然瞎了只眼睛,另一只却是乌溜溜转。不由呆了一呆。

“阿……阿昙姑娘,这是我伏牛派的金……金创药,你收下罢。”过彦之手忙脚乱从衣服里摸出一瓷瓶,递给阿昙。

阿昙心道:别人一番好意,我若是不领情怕也不好。于是大大方方将药收下。

过彦之还想问阿昙此行去哪里,要不要和他们同路。但转而想到自己是来找慕容氏报仇的,过的是脑袋别腰间的日子,登时便一阵黯然。

崔百泉上前,对阿昙互相告辞,便同过彦之一道离去。

阿昙本以为要去“听香水榭”还颇为麻烦,一是她找不着路,二是没有船。

哪知道她刚走到厅口,便有仆人领她而去。阿昙仔细一问,方知这仆人事先听了阿碧吩咐,自己猜测果然不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首富亲孙女今天也在努力炼药第四章

    ■1996年春濑津美■『...从小时候起,我的身体就很虚弱...』但是,我也拥有和其他孩子一样的小学时代,那时到了暑假,我也会在外边一直玩耍到皮肤被晒黑。6月...在我刚刚进入初中的那年。在我满怀性质的订购了体育课泳装的第二天。那一天,我头一次尝到了住院的滋味。那是第一学期期中考试之前,梅雨降临不久

  • 从一拳超人开始的不正经日常之天注定你是我传人

    T市郊区附近一个巨大的公园旁边,很多类似四合院的民居,墙壁上还贴着出租的小广告,一个长相很是普通的男子走了很多家,都被告知已经租出去了,于是他来了一旁的一家。看到上面贴的告示,犹豫了一下,还是叩响了那漆黑的大门。“咚咚咚!咚咚咚!”两扇漆黑的大门,距离门缝相对等的距离装饰着用来驱邪镇宅的狰狞兽头,锈

  • 云归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年一度的年终大会,不仅是在各个职场中发生,还有就是冥界,顾灵带着锦绣,站在六号当铺屏幕前,两人并没有急着进去。锦绣忐忑的道:“我们现在只有四个灵魂,受罚是在所难免的了,难道你真的决定了。”顾灵反倒是表现的较为轻松,沉静数分钟后,扭头看着锦绣道:“不管结果怎样,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相处了,虽然我

  • 末世游戏[重生]绝脉

    转眼半年的时间便是过去了,林奇每天跟着林虎训练,此刻六岁的林奇也是已经长的虎头虎脑,一套简单的拳法也是打得虎虎生风,哪里还有之前那书呆子的模样。甚至这半年的时间,林奇可以说是进步最快的一个,天生神力,在同龄人内已经是难寻敌手,这一点恐怕林虎自己都没有想到。“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兔崽子们,都过来。”每

  • [洪荒]每次历劫都看到祖龙在孵蛋在线阅读第7节

    夜已深,空中高高挂起的银月,给所有事物都披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纱衣,赤果抱着小虎牙和虎翼打着瞌睡回了他们的冰屋,狼目也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影,估计早就睡了。哈密用头盖骨温了些水漱口洗脸,等洗漱完要睡觉的时候,哈密傻眼了。他瞧着也跟着他进来的大蛇,懵逼的问,“你还不困吗?”大蛇点头,“困。”“那你还不回你屋里

  • 驿路星辰啥?这玩意还能杀人?

    第四章、啥?这玩意还能杀人?木叶的街道上,欧阳晴处理完过户协议后,又继续拉着水门开始了大采购计划。“那啥水门啊,你看我也没个住的地方,那房子估计还要好几天才能够入住,要不让我上你家对付几晚?”欧阳晴看中了一款沙发,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下后,对着一旁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的水门道。水门也是个精明的人,他回过神

  • 每次都和大佬在梦里 HE在线阅读三千法则之魁首(4/5,新书发车,求鲜花)

    三十六重天外!“咦?”鸿钧再一次中断了对那遁去的一的搜寻,心中生出些疑惑:“除了那祖巫烛九阴,竟然还有人能够触动时间法则?”而后,鸿钧又是双眉一扬——“大势的偏移,竟然也越来越大了?”“几个月前我那随手一拨,别说是那一点小小的因,就算是再大十万倍、百万倍,也应该已经抹平!”想着,鸿钧便往下方看了一眼

  •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之完美人生的缺憾

    她没有见过阴云,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她永远看着我,永远,看着,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陆夜宸顾小姐活了二十六年,一路顺风顺水,学业有成事业有成,却独独败在了男女问题上。二十六岁事业有成的女性,还没有结婚,这是一个大问题。“顾主任,你应该谈谈恋爱了,不然都老了。”科室里才二十出头的小护士,一脸被爱情

  • 哪来什么情敌啊之逃命

    胡子胥看着这根手指象一根竹条一样朝自己点来,朴素无华,但如山的压力已经袭了过来。他心中立时感到不舒服,竹竿刺穿肉并引发毒素的那种恶痒恶痛的感觉已在心中泛起。“拔刀斩!胡子胥以掌代刀向他的指头斩去。啵……空间涟漪波动。胡子胥和冯故夫俱是噔噔向后退了好多步。冯故夫哈哈大笑道:我说你基础不牢,境界虽高,但

  • 荣华贵女在线阅读第一章

    龙杰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黑不溜秋貌似手镯东西,之所以说是貌似是手镯,主要是因为这个东西的造型实属奇特,表面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花纹,而且宽度也要比一般的手镯宽很多,龙杰围着这个手镯转了一圈,几次想把它捡起来,但一想起刚刚这个手镯出现的方式就立马打消了捡起来的念头。说起这个还要从一个小时之前说起,当时龙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