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我在亮剑捡礼包阴差阳错成逆转(2)

2021/6/11 15:40:06 作者:黄昏无限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亮剑捡礼包
我在亮剑捡礼包
作者:黄昏无限好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亮剑世界,卫山河获得了大礼包系统。面对国破山河,日寇鲜血淋漓的刺刀,唯有血债血偿。“恭喜主人开启了紫色大礼包,获得了虎王坦克。”“恭喜主人开启了黄色大礼包,获得了蒙大拿级战列舰。”“恭喜主人开启了红色大礼包,获得了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恭喜主人开启了橙色大礼包,获得了撒旦洲际弹道导弹(附送核弹头)。”“恭喜主人开启了白金大礼包,获得了超级武器真空内爆弹。”(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因为傅宴殊的特殊照顾,本就是众矢之的江舒白在同门师兄弟眼中更加碍眼。

之前只是单纯的让江舒白多做些重活,到了后来,他们变本加厉的折腾江舒白,甚至会对年纪不大的江舒白动起手来。

起初,江舒白并不敢也不想让傅宴殊知道这些事情,因为他怕大师兄觉得自己是坏孩子,所以才会被同门欺负,他更不想让大师兄知道自己是凭着关系进来的。

他怕……他很怕大师兄也会在知道真相之后不再理他,不再关心他,大师兄是这里唯一对他好的人,他不敢赌。

江舒白的沉默只能换来同门师兄们变本加厉的折磨,他们甚至威胁他,让他不再与大师兄住在一起,一直妥协的江舒白却对这件事抵死不从。

即便江舒白再怎么掩饰,傅宴殊最终还是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向来温文儒雅的大师兄,第一次冷了脸。

那是江舒白第一次见大师兄生气,在他的印象中,大师兄是个永远不会生气的人,他总是嘴角带着浅笑,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大师兄都能游刃有余的解决问题。

可是那次,傅宴殊知道了江舒白一直被同门欺负的事情后,面无表情的找了带头欺负江舒白的万钧复。

后面的事情江舒白不得而知,当时他在门外,并没有听见大师兄对万钧复说的话,不得不说大师兄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即便他要训斥人,也给那人给足了面子。

后来,万钧复是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欺负他了,可是暗地里依旧没有收敛,甚至名正言顺的找一些“锻炼”他的由头,变本加厉的折腾他。

但此时的江舒白却早就不在意了,只要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愿意包容他,愿意护着他,那他就无所畏惧。

因为傅宴殊的存在,本来资质不佳,无心修炼的江舒白也渐渐开始努力,不为了其他什么,他只是想要站在师兄身边,想要追赶他的脚步,成为可以日后辅佐师兄的存在。

每日刻苦的训练,致使江舒白每每回到住处时,都已经是夜深十分,圆圆的月高挂天空,但江舒白并不害怕,甚至有些小开心,因为他知道此刻师兄定然在房间里还等着他。

纵使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他废灵根的资质,所以江舒白修炼了许多时日,他连最基本的辟谷都做不到,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还在内心中窃喜。

正因为他不能辟谷,所以他才能在每晚回到房间时看见大师兄坐在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前等着他。

山中有规定,过了下午酉时便不能再进食,但江舒白年幼,每日的训练量又过大,每晚回去他都会饿得肚子咕咕叫,只得平日里偷摘些果子解饿。

没曾想江舒白有一日晚上偷吃果子时,被晚归的傅宴殊发现了,自此之后江舒白每晚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有时是面食,有时是清粥,多的是以补充体力为主的肉食。

若不是时间不对,心境不对,地点也不对,江舒白恐怕会真的以为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年等着他晚归的大师兄。

可惜,无论多么感人至深的场面,只要让人知道了暗藏在背后的真相后,一切都会显得虚伪做作,不堪一击。

江舒白随手一扫,桌上原本已经变冷的饭菜换成了新的,菜式正是傅宴殊第一次为江舒白准备的夜宵样式。

傅宴看着桌上丰富的菜肴,心中甚是奇怪,没想到江舒白气消的如此之快,莫名其妙的生气,又莫名其妙的消了气。

着实让傅宴摸不着头脑,他记得原文中男主挺正常的,嫉恶如仇,刚正不阿,怎么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像啊?

江舒白面色不佳的坐在傅宴旁边,拿起筷子径直自己吃了起来,又施了个术让筷子自己动起来夹菜喂傅宴。

傅宴看着面前凌空飞起的筷子,简直无语凝噎,若是知道早就能施术解决,江舒白为什么之前还要亲自喂他吃饭?

还有,江舒白不是早就辟谷了吗?为什么他会吃东西?傅宴心中痒痒,这么好的机会,他真想现在就把同心蛊偷偷下在碗中。

但傅宴知道他也就是想想,以他现在这种状态,可能手还没抬起来下一刻就能被江舒白灭了。

饿了一下午,现在能吃饭了,傅宴反倒是没什么胃口了,他简单的吃了两口尝了尝味道便不再张口。

筷子夹着菜孤零零的停在傅宴嘴边,等着他张口,看上去有点惨兮兮的,但傅宴态度坚决,他也是要面子的,不吃就是不吃。

江舒白看着撇过头的傅宴,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声音平静的问他:“吃饱了?”

傅宴没有说话,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明确了,见傅宴没有再吃的意思,江舒白随手一挥撤了桌上的饭菜。

房间内很安静,橙色的烛光照在两人身上,有种脉脉的温情,但现实却是现在的两人关系尴尬,早就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傅宴看了看在卧榻上闭眼打坐修炼的江舒白,想到之前打算的事情,虽然傅宴很不愿意,但为了活命,他不得不开这个口。

“江舒白,我想见一个人。”闭着眼念清心咒的江舒白突然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

江舒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冷漠的看着傅宴,“谁?”

“万俟麟。”傅宴说的是傅宴殊在魔界的右护法,此人在原书中一心忠于傅宴殊,即便傅宴殊想要他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傅宴之所以记得这个人还要仰仗作者用了个特殊的复姓“万俟(莫旗音)”,害得傅宴每次看到

这个名字时都要纠结一会儿怎么叫他才好。

“不行,”江舒白想都没想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傅宴殊的要求,“我只答应让你亲自动手,却未曾说过你可以联系魔界的人。”

傅宴却未曾纠结,直接顺水推舟说道:“那好,既然你不愿让我联系他,那便只能请你帮我打听自我被抓之后,宋怀在魔界的状况了。”

傅宴的要求合理,江舒白也没有拒绝他的道理,“好!”

其实傅宴本就没想让他答应,毕竟万俟麟可是魔界数一数二的高手,江舒白自然防的紧,哪怕他现在已经算是仙魔两道的佼佼者,但若万俟麟拼死一搏,也不是没有一点救傅宴的希望。

傅宴一开始的目的便是让江舒白帮自己打听消息,他借此来拖延时间用的。

毕竟现在这种状况下,傅宴算是处于劣势的地位,他一边需要尽量多的拖延时间,另一边则需要想办法尽快将同心蛊下到江舒白身上。

但这种事情需要机会,一时间急不得,欲速则不达。

昨晚见江舒白吃饭,傅宴还以为之后会有机会能将同心蛊下到碗里让他吃下去,但自那以后江舒白再未吃过任何东西,傅宴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从江舒白打听的情况,傅宴知道自从傅宴殊被抓之后魔界都是宋怀在管理,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

坐上尊主的位置,现在的魔界尊主依旧是傅宴殊的名号。

这就有些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傅宴不知道宋怀的真正目的为何,猜测他可能碍于那些忠于傅宴殊的人,不敢轻易坐上尊主之位。

但印象中宋怀的能力似乎仅仅低于傅宴殊,按理来说,他不应该会害怕那些忠于傅宴殊的人,毕竟魔界这种地方以武为尊,只要有能力杀了上一届尊主,不论用了何种手段,理所当然的可以成为下一任尊主。

这是在魔界默认的定律,千万年来一直如此,虽然不知道傅宴殊当时是怎么在短时间就得到尊主的位置,但傅宴猜着以傅宴殊的人品应该也没有多么光明磊落。

原文中此时傅宴殊早就身死,也没过多的提关于魔界之事,一时间倒是让傅宴不好下手了。

江舒白还打听到一个奇怪的消息,宋怀似乎在傅宴殊被抓之后一直在暗中寻找一种秘术,具体是什么,江舒白并未打听到。

傅宴觉得自己现在一头雾水,前方的路一片迷茫,根本看不出方向在哪,最惨的是他还要装出一副胸有成竹,高深莫测的模样,不能让江舒白有丝毫的怀疑。

傅宴也一直在思考着原文中关于魔界的点点记忆,虽然很细小,但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倒还真是被他想起来了。

魔界存在一个“须臾之境”,就如它的名字一般,转瞬即逝,很难被人察觉到,但正因为它的难以捉摸被魔界奉为至宝。

外界传言“须臾之境”内心法秘籍,灵药仙丹,灵器仙法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见不到的,但实则这不过是傅宴殊当年放出的一个幌子。

所谓的“须臾之境”根本就是一个骗局,进入其中之后便被会魇住,让你陷入一种幻境,至于是美梦还是噩梦,这些都说不准,跟个人的心境有关。

傅宴不确定宋怀知不知道关于“须臾之境”的真相,但他需要一个幌子将江舒白骗去那里,最好能将江舒白送入“须臾之境”,这般,傅宴也可摆脱这紧跟不舍的“死亡威胁”。

黑匣子:

年幼的江舒白被一群人围在其中,他惶恐的看着周围这群人,他们都是他的师兄,可他们却对着他拳打脚踢,丝毫不顾及同门情谊,仿佛他们欺负的只是个惹人厌恶的玩物。

江舒白抱着头蜷缩着身体,眼中含泪,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

却没有人注意到此时一个身影正隐在角落了,他嘴角微弯,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模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

  •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之深入调查

    盛婧樱忽然一下子也成了有些名气的人儿,至少在这座城市在这座文化大厦的周边,却没有丝毫的优越感。有些凄凉的堕落的地方,大厦还必须为此蒙上一层很阴郁的黑影,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深深地种在人们的心里。还不到上班的时间,白领公寓的楼道静悄悄。管理员是个年纪较长的老头,他很配合地打开盛婧樱生前居住的房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