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400年之恋第四章

2021/6/11 16:14:20 作者:秋风叶知劲草 来源:17K小说网
400年之恋
400年之恋
作者:秋风叶知劲草来源:17K小说网
独步街头,夜色昏暗,凉风习习,星空深邃,繁星闪烁。黑暗的夜空另外一面是什么呢?或许这是所有凝望夜空的人都在思考的问题,也好奇的问题。其实人类也一直在追求这个恒古以来的答案,但一直没有开这个谜。一个古代神话传说的来源,一个巨兽与人类并存的世界,一部跨越时空之恋,400年后,一直等待的是什么结果?

主仆三人是沿着原路返回的,不知不觉,便又走到了山坡上。

能红心有余悸的往断崖处看了一眼,气愤的说道:“六娘和吕二方才真是凶得狠。若不是八娘智计过人,用言语将她们吓退,说不定咱们主仆三人真的会被逼得跳下去!”

能白胆子不如能红大,声音里有了哭腔,“吕二还算了,六娘和八娘是姐妹呢,却如此狠心!”

任江城前世已是工作过好几年的人了,在能红和能白面前便以大姐姐自命,笑着安慰了几句,“已经过去了,不必害怕。”安慰过她们,任江城有些纳闷的问道:“六娘怎地如此恨我?”

任淑贞也不过是尚未及笄的少女,和任江城又是堂姐妹,就算平时相处的不愉快,也不用这么穷凶极恶要任江城的性命吧?是什么样的利益和纷争,会让任淑贞这位花季少女这般邪恶阴险呢?

“嫉妒呗。她嫉妒八娘,她母亲嫉妒八娘的母亲,她祖母嫉妒八娘的祖母!”能红语音清脆。

“就是。”能白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任江城听的发晕。

反正这山坡上也没人,清静的很,能红又是个急脾气,心里藏不住话,便停下脚步,口齿伶俐的讲起任家家事。能白在旁听认真的听着,时不时插上一句两句,或是纠正,或是补充。

这些事并不算太复杂,能红说的清楚,任江城理解力强,听过之后,也就明白了。

任家的情况是这样的:家主任刺史共娶过三任妻子,发妻卢氏、任江城的祖母李氏、现在的刺史夫人辛氏。卢氏生下长子任冬生、次子任荣生,李氏生下三子任平生,辛氏生下四子任安生,任刺史共有四个儿子。任安生还在读书,也没娶妻,未来有没有前程尚且看不出来,其余的三个儿子,任冬生和任荣生一个任司马,一个任参军,都是无微轻重的小官,任平生却已经是伏波将军了,品级和任刺史一样------南朝如今是九品中正制,伏波其命意为降伏波涛,伏波将军和刺史一样,都是第五品的官员。也就是说,同为任家儿郎,任平生比他的兄长们强了一大截。

任冬生娶妻刘氏,刘氏先是生下了长女任淑慎、长子任周,接着又生下任家三娘任淑慧,除此之外,长房还有庶出的五娘任淑然、七娘任淑清;任荣生娶妻王氏,王氏育有任家二娘任淑贤、二郎任召、六娘任淑贞,任荣生另有庶出的三郎任吉、四娘任淑英。王氏的母亲是刺史夫人辛氏的妹妹,所以她是辛氏的外甥女,和辛氏自然格外亲厚,任淑贞也一直是拿辛氏当亲祖母的。

任淑贞和任江城同一年出生,姐妹之间,难免要相互攀比。论相貌,论才华,任淑贞万万比不上任江城,而任江城的母亲范氏因为曾和任平生一起守卫江城,受到朝廷的旌表,被封为奉义夫人,地位俨然在她的妯娌们之上。这一点令王氏很不满意,人前人后,没少讽刺范氏,“说的是要殉夫,究竟也没殉成,有脸受这个封赠?”王氏嫉妒范氏,任淑贞嫉妒任江城,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祖母一辈的恩怨更是说来话长。

任刺史原配亡故之后,他的母亲当时还在世,在原籍替他和辛家议亲,有意聘辛氏为继室。而当时任刺史出仕在外,并不在老家,他自己钟意李家的女郎,遣媒央恳。最后任刺史娶的是李氏,不过,李氏生孩子的时候难产,伤了身子,缠绵病榻,不久之后便去世了。辛氏这才嫁了进来。

有这样的前情,辛氏能喜欢任平生么?能喜欢任平生的女儿么?可想而知。

所以,能红说的“她嫉妒八娘,她母亲嫉妒八娘的母亲,她祖母嫉妒八娘的祖母”,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任江城不由的一声长叹。

敢情原主不只是留守儿童,还是没有亲人长辈关怀爱护的留守儿童、周围充满敌意的留守儿童,不容易啊。

想到一位孤单无助的小姑娘独自在这深宅大院里长大,没有父母坚强的依靠,也没有亲人长辈的关心和爱护,怜悯之意,油然而生。

如果说之前任江城曾对原主曾有轻微的不满,现在却是完全没有了。

原主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她们主仆三人在这儿说着陈年往事,却不知下面有无数道或是嫉妒或是艳羡的目光看向了任江城那窈窕秀丽的身影。

任江城不经意间向下望了望,“咦”了一声,“又来新美人了么?”

就在她方才写诗的画框前,任周、庾渝等人闲闲站着,正在指点评论。而这拨年轻郎君方才明明是六个人的,现在却变成了八个人,多了两个。

能红眼尖,“那不是二郎么?”

任江城仔细看了看,“不错,真的是二兄。”那着浅绿广袖衫的男子,正是任家二郎,任召。

能白露出向往的神色,“那位新来的郎君好不美貌,单是远远看他的身影,已觉惊艳。”

“你眼神可真好啊。”能红揶揄。

能白扭捏,“平时倒也马马虎虎,看美人的时候,眼神便好了。”

能红不由的咧嘴笑,任江城也是嫣然。

不再担心任江城痴恋庾家郎君,连能白都活泼调皮起来了啊。

身后传来脚步声。

有人上来了。

能红警觉的转头看过去,只见任家五娘任淑然带着她的贴身婢女阿叶拾级而上,白净的脸庞红晕片片,比平时倒漂亮了不少。

“五娘。”能红忙行礼。

任江城回过头,笑吟吟叫了一声:“五姐姐。”

任淑然是大房庶女,便不像任淑慧、任淑贞似的跋扈,柔声问道:“八妹妹这是累的走不动了,要歇息片刻么?”任江城听她说话还算知趣,便微笑告诉她,“是,走到这里便累了。”眼前这位任五娘十五六岁的模样,圆脸,皮肤白净,眉眼周正,神气谦和,看着倒像个相处的人。似乎比任淑贞那样咄咄逼人的小姑娘要好些?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五姐姐怎地也上来了?”任江城笑着问道。

任淑然在刺史府一向是不大起眼儿的,方才在下面任江城便根本没有看到她,也不知她躲到哪里去了。今天这是三娘任淑慧办的赏花会,任淑然做为她的庶出妹妹,应该很捧场、很巴结才对吧?怎么半中间便走了呢。

提前退场,好像挺不给主人面子的。

任淑然眼光闪了闪,勉强笑道:“三姐姐有件事情吩咐我做,故此……”

“明白了。”任江城微笑。

原来是被任淑慧派了差使啊。

任淑然往前方张望片刻,眼神暗了暗,低声喟叹,“八妹妹,可惜你走的略早了些,没有听到二兄和桓郎君的赞美。二兄很欣赏你呢,赞不绝口,说你书法既精,记性又好……”

“原来新来的郎君姓桓啊。”能红和能白在后边听着,这才知道那位连背影都出色的郎君原来是桓家子弟。

桓家可是不简单呢,属于南朝第一流的世家。

不只是第一流的世家,桓家如今还有位权倾朝野的桓大将军,地位俨然为诸世家之首。

桓大将军府的府门,等闲人那是进都进不去的。

“连桓家的郎君都夸奖起八娘,可见八娘真是太出色太好了。”能红和能白心里乐开了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开局召唤赵子龙第九章

    备受瞩目的龙凤会落下帷幕。渣男算是彻底在整个灵界火了。他以前是中州年轻一点最有出息的灵剑宗天才大弟子,如今则是扛起整个灵界的希望。福兮祸所依。转而发生了一个更轰动的事情。灵界最为神秘的预言一族,预言未来百年会有一人飞升,一人入魔。修行之路是孤独而艰苦的,当今不出世的老妖怪无一不是心智坚忍之人。但是飞

  • [综]救赎的英灵之第七章

    在邓布利多宣布晚宴结束,新生们被格雷尔带这直接朝墙壁走去,穿过一扇暗藏在滑动挡板后边的门,走下楼梯,穿过另一道走廊,最后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旁边停住脚步。“荣耀!”格雷尔说出口令,众人依次走进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是一个很长而且略显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用坚固的石料建成的,泛着绿光的灯

  • 阴命者在线阅读穿越,节目的邀请(求收藏鲜花打赏啊!)

    水蓝星,**,S市。“没想到穿越附体重生这种套路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落到我身上了,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一个男子握着手中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长相不错的男子,叹了口气,放下了镜子,开口说道。这个男子叫做李亚豪,是个穿越者,本来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休息,结果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名字叫做水蓝星的

  • 逆命妖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极品灵石”陆云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可是上好的修炼资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必为修炼资源发愁了。如今地球的灵气刚刚恢复,距离形成灵石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三件物品全部得到,限免的时间到了。“小智,下个月限免小说是什么?”陆云道。“限免小说是随机选择,还有八个小时才到一个月结束,小智也不清楚是什么”

  • 制霸之灵异网游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卢小飞发现自己好像变矮了,世界仿佛扁平了一般,他看到的东西都显得异常高大。“我这是在做梦吗?”揉了揉眼,卢小飞想要说话,却只听得喵的一声,看着自己毛茸茸,肉嘟嘟的爪子,他呆住了。“我擦,我肯定是在做梦!醒来,快给我醒过来!”卢小飞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撞到了喵星人的雕像上,疼痛让他认清了

  • 海贼王从吞吞果实开始解刨琪琳?(求鲜花)

    “嘭!”面对这个深夜闯入自己房间偷看自己睡觉的变态,琪琳一拳打出,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生疼。同时,那个黑影倒退了两步,那棍装之物也飞了出去,空中似乎还有几滴鲜血洒落。琪琳虽然是超级战士,但是终究只是一代超级战士,而且并不是力量强化方面的,她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是和那些高级别的超

  • 启灵非人类在线阅读第5章

    两大番队进入同一节车厢,奇怪的是车厢内竟然有人,明明是不存在的班车。“年轻人,要看报纸吗?”一名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探过头向石毅问到,他们距离很近,石毅随意瞄了一眼,那报纸上分明没有一个字迹。石毅摆了摆手,回答:“不了,您自己看吧……”那老者也不多劝,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看起无字报纸,嘴角露出一丝邪魅。“

  • 综影视:任务进行中在线阅读第九章

    左忱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六个小时一动没动,护士几次推门都没能吵醒她。睁眼的时候是凌晨,周围人都睡了,医院里刚好大小夜班交接。她满手机的未接电话,头又疼,打算出去找个野混沌摊吃点东西,可刚路过诊室,就被下夜班的医生叫住了。大夫跟她大致说了说苏惊生的情况。苏惊生这几天治疗配合度很高,状态有所好转,再有三天

  • 追妻之交易(修)

    慕清澜带着徒弟逛了很久,直到夜色渐深,他们才回程。走到一半时,小徒弟撑不住乏意,歪在他怀中睡着了。他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边的臂弯里挎着小白兔花灯,蒲扇似的睫毛垂着,嘴巴旁边还沾着红色的糖渣。慕清澜给他擦了擦嘴角,又取下了他的花灯提着,给他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小徒弟并未被惊醒,睡得十分香甜。他看

  • 鬼谷楚辞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被忽悠的王导!黄垒一说,其他几名成员也是一样。何炯摸着肚子,很配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何老师,你不是刚喝完米稀。”“那东西养胃,但也不能填饱肚子,现在肚子里面全是水!”何炯尴尬的笑了笑,目光更多的是看向黄垒。第一季就是黄垒负责做饭,当然何炯,大华两人也做,只不过做出来连自己都觉得难吃,何苦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