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麻辣NPC后我红了[全息]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9:09:04 作者:馒头蘸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麻辣NPC后我红了[全息]
麻辣NPC后我红了[全息]
作者:馒头蘸酱来源:晋江文学城
欢脱全息网游文~日更·晚12点。擦线更新小红花不准=-=苏舒穿成小说里渣男和绿茶的垫脚石女配,家徒四壁只有一个刚买的游戏仓。此时渣男未熟绿茶尚小,又穷又饿的她叼着一包营养液选择了进入游戏。她在新手村里杀鸡宰鸭,麻辣兔腿香飘了方圆十里的玩家,胆子和胃口也越来越大。从山上野怪到副本精英一路残暴升级,天下无不能做的宴席。几个月后,百万粉丝每天围观她在游戏里做吃播。苏·游戏里日天日地·舒:佛系吃鸡,不小心红了怎么破?【食用需知】1.女主武力值max2.全息×美食×星际×真·女主文3.【标粗划重点】设定服

第二章

韩皎听了姜枯被罚的消息,怒气冲冲闯进了泥黎堂,大喊着:

“姜渊,给我出来!!”

闻声而来的是姜渊一手提拔的泥黎堂的副使,林霜。

“祭祀大人,来我们泥黎堂是有何要紧之事?”林霜恭恭敬敬的问道。

韩皎揪住面前人的衣领,威胁道:“谁让你们罚她的!林霜,别以为你有姜渊撑腰,我就不敢动你!现在给我放人,立刻,马上!”

林霜为难道:“大祭司,我这也是按规矩行事,姜枯违背教规私自外出,难道不该罚吗?再说这也是堂主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行事。”你去找堂主啊,找我干嘛,这又不是我下的命令,他在心里暗暗想着,正好碰上堂主外出不在,真是倒霉。

韩皎才不在乎林霜怎么辩解,他现在最在乎的是姜枯的安危:“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姜枯要是有什么闪失,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韩皎狠狠甩开林霜,林霜失了重心,一个没站稳摔到地上。

“她在哪里?”韩皎居高临下,质问着。

“大祭司,这....堂主吩咐,不准任何人放她出来,您别为难我了。”林霜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苦着一张脸回答道,这不靠谱的堂主平时一到关键时候就玩失踪,拿他做挡箭牌。

“行啊,我也不为难你,既然你不说,我自己找。”现在姜枯处境一定危险重重,他没时间在这跟林霜说些废话。

在泥黎堂地底三尺下设有水牢,是除青冥后山琼极地牢之后青冥教第二大牢狱。泥黎堂所有违背教规,犯了错误的受罚弟子皆被关入水牢,之所以起名水牢,是因水牢是以水作为主要惩罚,在水牢最深处,有着一个透明琉璃石打造的巨大镂空石柱,里面灌满了盐水。

前来受罚的弟子先是被鞭打至浑身伤痕累累,再被吊到半空,投入盐水中,承受着盐水浸泡伤口的剧烈疼痛,过一会再捞出,再次投下,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总共十次,只要在水下坚持过最后也是最长的第十次,惩罚结束,很多弟子没有被其他刑法折磨死,却在这巨大琉璃水柱中被活活淹死,疼死。

姜枯此时陷入水柱中,仿若陷进了无尽黑暗,太多人在水中死去,水中充满强烈的血腥之气,身上的伤口早已麻木,窒息痛苦的感觉愈演愈烈,恐惧蔓延至全身,姜枯身上被绑困在水中动弹不得,儿时的回忆涌上脑海,熟悉的感觉剧烈冲击着大脑。

“师父!师父!救命!救命啊!”

“师父,弟子错了!求您放过小枯吧!”

面前站着的人,冷漠的看着被浸入盐水,折磨的痛苦万分,狼狈不堪的她,任她如何认错求饶,那人依旧只是静静的看着,直到最后,她对她的师父不再抱有任何希望,默默忍受着,小小的她已经懂得,凡事靠自己,求饶是弱者懦夫的行为。

“小枯,你记住,这个世界没有弱者的立足之地,同情心是最没用的东西,它只会害了你,只有变强大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我希望你能好好记住这次惩罚,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弟子....谨遵教诲。”小姜枯晕了过去。

刚入青冥教时,姜枯因同情放走了她的刺杀目标,未完成任务,师父罚她浸水牢,当时的她只觉黑暗包围全身,死亡的感觉时刻折磨着她,遍体鳞伤,修养了一个多月,从那以后,她惧怕水,惧怕黑暗,午夜梦回,她也能被这种感觉惊醒。

她拼命修炼,为了变强大不被敌人杀死也不被师父惩罚,她变得冷血无情,对待敌人绝不手下留情,就算同归于尽也要拼死完成任务。

如今,时隔多年又一次陷入这冰冷漆黑的水牢,恐惧熟悉的感觉无比清晰,但她绝对不能放弃,她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未兑现的承诺,还有未找到的人,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远处,一位身穿紫衣,但脸色及其苍白的女子,直奔水牢,一路没人敢阻拦。

“万堂主,您别为难弟子了。”那被人恭敬地叫万堂主的人,是青冥教万荒堂的万紫苏,一听到姜枯被关水牢的消息,她便急匆匆的赶过来,她从小就知道姜枯怕深水怕的要死。

看守水牢的泥黎堂弟子没有堂主命令不敢交出开启牢狱大门的钥匙,她猛地将手中握着的粉末洒向那人门面,那人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直直倒在地上。

万紫苏从倒地之人的内袖里寻到了钥匙,打开牢门,她跑着,穿过长长幽暗的石廊,看到伫立在石廊尽头的琉璃水柱,水柱里隐隐约约有着一个人,姜枯就在里面,被绑着身躯,紧闭双眼,悬浮在水中,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万紫苏将灵力聚在双手,泛出剧烈紫光打在石柱上,顿时石柱四分五裂,支离破碎,姜枯随着水流被冲了出来,万紫苏忙上前把姜枯从水中捞出,抱到了地势较高的大石块上,避开水流的冲击。

姜枯身体冰凉,脸色苍白,气息微弱,万紫苏把姜枯抱入怀中,脱下外袍,搭在姜枯身上,用自身热量温暖姜枯冰凉的身躯,一手揽住姜枯,一手握住她冰凉的右手,不断输送灵力。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醒醒,醒醒啊。”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来了我来了,你别怕。”

“姜枯!我不准你死!你快点给我醒过来!你这么要强的一个人,怎么能轻易去死呢!”

万紫苏是真的慌了,她看着奄奄一息的姜枯,怕姜枯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她擅毒不擅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断地给姜枯输送灵力,护住她微弱的心脉。

过了半刻钟,万紫苏欣喜的感觉怀中的姜枯终于有了反应,她的身体恢复了知觉,尽管热流不断地输送进体内,但那刻骨的寒冷依旧不断刺激的她微微发抖,她嘴中小声呢喃着:

“无…无忧…”

“你说什么?”安以墨听到姜枯在说些什么,声音小到无法听清,她低下头靠近姜枯的脸,仔细听着,分辨着她说的话。

“无忧…”

万紫苏愣住,无忧是谁?她从不知道姜枯还有一个如此牵挂之人,尽管到了生死时刻,危在旦夕的那一瞬,还在记挂着。

姜枯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走在一条无比悠长,但崎岖狭窄看不到尽头的路,路的两旁皆是黑暗,她潜意识里觉得那是万丈深渊,一步走错,万劫不复,她不敢掉以轻心。她慢慢走着,听到有人在呼喊她,就在路的尽头,她加快了脚步,想走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姜枯睁开了沉重的双眼,她感受到一股暖流正涌进她冷的发抖的身体,令她安心,看着身上的紫色外袍,微微动了动,惊动了身后的人。

万紫苏道:“姜枯,你醒了。”

姜枯听着声音,看着覆在 自己身上的紫色外袍,转眼看了看身旁的水迹,和支离破碎的琉璃碎片,着实让她惊讶了一下,万紫苏万堂主为什么会在这,还为了救她打碎了泥黎堂的琉璃水阁?什么情况?感受着身后人的体温,姜枯连忙起身,转身道:“多谢万堂主相救。”

万紫苏:“你没事就好,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姜枯觉得奇怪,平日与她并无太多交集的万堂主,今日怎会如此关心她,真是莫名其妙。

这时韩皎冲进了水牢,看着满地的水迹以及那个紫衣人,嗯??万紫苏为何会在这??

万紫苏:“你刚才昏迷时一直叫着‘无忧’这个名字。”

韩皎:“???”

姜枯对万紫苏道:“万堂主相救之恩,姜枯铭记,等改日定当登门道谢。万堂主,我们先走了。”

万紫苏点了点头。

姜枯立马拉着韩皎出了水牢。

留万紫苏一人,望着那个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

姜枯,你终究是不懂我。

她日思夜盼的人啊,在得知她出事被关水牢时,谁也不知道她有多着急,放下一切不管不顾不计后果的闯了她死对头的领地,擅闯牢狱,毁坏水阁,等待她的定是青冥教教规惩罚和姜渊的背地报复,最后只换来了姜枯的一句道谢,万紫苏摇了摇头,无妨无妨,这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因为姜枯对于万紫苏来说,意义重大。

韩皎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姜枯,伤口都被盐水泡的发白,他心疼的说:“我以为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韩皎一脸委屈都快哭出来了,他在后怕,要是今日没有万紫苏,他是不是就真的见不到面前的人了。

姜枯被韩皎的样子逗笑了,扯了扯嘴角,笑了笑,抬起胳膊拍了一下韩皎的脑袋,声音微弱:“瞎说什么呢,我那么惜命的一个人,谁死我也不会死的。”

韩皎突然上前,紧紧抱住姜枯,下颚轻轻搭在姜枯肩膀,天知道她看到姜枯这伤痕累累的样子有多心疼。

“那你要答应我,以后无论面对什么,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放弃,好好活着。”

姜枯的手僵在半空,没有回抱韩皎,她笑了笑回答道:“好,你也是。”

韩皎松开怀抱,转身就要走:“我替你找姜渊算账!”

姜枯拉住了韩皎的袖子,把他拉了回来,说:“你别冲动,师父他早就看我不顺眼,你这样,只会让他更有理由罚我。”

韩皎听姜枯如此说,放弃了,叹了口气,说道:“唉,也对,都怪我,我不应该私自带你出去的。”

“不关你的事,是我违背教规,还让有心人知晓,反而害得你如此担心我。”

姜枯暗了暗眼神,她向来是睚眦必报,背后捅她刀子的人,她用手指头都能猜出来是谁,既然他们不让她好过,那她也不会任由他们摆布,算计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现如今,姜枯只觉浑身受禁,连下山都要受到如此惩罚,明明其他弟子下山,师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做追究,只有她……从小到大,师父都是这般不公平,师父根本就是容不下她,视她为眼中钉,安排了数次暗杀,恨不得除之后快,既然姜渊无情,就别怪她不忠不孝,不顾师徒情谊了。

“刚才听万紫苏说,你刚才昏迷时,一直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韩皎迟疑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是什么人能让云凭有如此执念,即使面临死亡都放不下。

“嗯??是吗??”姜枯问道。

“好像叫……无忧,云凭你和这个无忧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怎么我从未听你提起过。”

姜枯垂眸,说:“一个故人,我和她,很久未见过了。”

故人?韩皎问的有点小心翼翼:“那你……是不是特想见她。”

姜枯如实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想有什么用,我又出不去,这几年,我出任务时都尽力快速完成,余下的时间去找她,但是她就跟人间蒸发一样,我四处打听,发现连她的名字都无人知晓。

“那个无忧一定对你很重要。”韩皎心里有着巨大的失落感,就像自己心爱之物被别人夺走了一般。

“我陪你一起找她。”

韩皎还是认真的对姜枯说道,姜枯一笑,能有这样处处维护关心帮助她的好友,她真是觉得自己很是幸运。

姜枯真心说了一句:“谢谢。”

韩皎连连摆手:“哎呀,跟我别谈谢,多生分。”

姜枯:“那就拜托了。”

韩皎看着面前坚强的女子,心里暗暗发誓决不能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云凭,你做何事我都支持你,我看不得你受一点伤害,一丝委屈,你想得到的我都会尽力帮你实现,你在乎的人我也会帮你找到,谁让我对你的感情和别人不一样,就算你有喜欢的人,就算你喜欢女...人...?!

嗯??画风有点不对,韩皎一脸发黑线,回归正题,回归正题!!

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我也想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姜枯看着面前的大男孩,表情时而坚定,时而纠结,时而怀疑,不知道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好郎君嫁了,对!没看错!就是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六七十年代知青一眼看出

    “你们的人收保护费的频率有点太高了吧,这样这位老人家的生意还怎么做。而且每个月要五千,有点太多了。”杨明刚才跟老大爷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赵川他们收保护费的频率和数目。董武听到这里,不禁一皱眉,心里的火气也降下来许多。他们会里有规定,不许乱收保护费的,刚才赵川没有告诉他这些,可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骂

  • 学校在线阅读第六章

    先前朱武歇脚的寺庙里,小倩已经醒转,一直守护在她身旁的母亲,看到女儿醒转,匆忙激动的喊了起来:“老爷,老爷,女儿醒来了。”听到呼喊声一直守在门外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激动的喊道:“小倩,你没事了吧?”小倩点了点头,眼珠子乱转开始在四周查看起来,遍寻一圈颇为失望的道:“爹,昨天替我治病的那个公子

  • 戒不掉的唐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是一个种族云集的世界,一个群雄纷争的世界。吉维尔大陆的8个种族首领云集在吉维尔中心城市库卡黎曼,商议在1个月前坠落在库思山峰上的未知物体。“据我的移动军团探查到的情报,那是个被石化的物体,深深的插在山峰最顶端的石头缝里,是个犹如镰刀......”一个身穿黑袍挡住脸的男子还没等说完话,另一个穿着黑袍

  • 系统娱乐天下之收养(1)

    洛阳突然下起暴雨了,只是打湿了众多行人,却惊动了整个星算界。一个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人喃喃自语:“怎么回事,天地星图为什么突然模糊,预言预测也犹如雾里看花,莫寒,把莫寒叫来”说着大声对着门外吩咐。“老爷,洛阳钦天鉴莫寒大人在府门外求见”门外侍卫还未应声,就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哦,来的真快!看来他早

  • 我是被抱错的假千金在线阅读佛家因果关系

    魔都下午三点“印河,我在魔都有公寓咱俩可以去我那套公寓住”“小素清原来还是个小富婆呀!若水安帝你们去酒店住吧,明天若水直接去公司就可以了,你们两个的资产在魔都买一套房子应该没有问题,别老住酒店。我就走了,保持警惕有事情第一时间就要做的”财富海景花园朱印河躺在沙发上累的不想起来,唐素清命他要把整个房子

  • 网王柳生桐远古巨兽

    高峰赫然抬头看向这座高大的石门,只见十几米的城门之上赫然有着数十道伤痕,有的地方像是被巨锤砸的凹进去了,有的地方则是被刀斧之类的武器砍出深深的印记!“啊,怎么会有一个掌印在这上面!”众人愕然的看向高峰所指的地方。只见厚厚的石门之上,有一处深大四五厘米的掌印凹陷其中!这是多么庞大的力道!这还是人类的力

  • 系统商城通万界千金大小姐(一)

    苏柒柒在当天晚上便看完了经纪人发过来的剧本。她要演的是女二,一个自小学习芭蕾舞并以此为方向、清高冷艳的千金大小姐,和门当户对男主青梅竹马,大家都以为俊男美女会走到一起,但是男主长大后却爱上了平凡普通的女主,女二选择放手,她一个人远走高飞,远离让她伤心的这片土地。“这?这就放手了?”在苏柒柒的眼里,喜

  • 老同学第3章在线阅读

    慕云佑问,怎么才回来。那随从小声道:“听闻左太师今日朝堂上把户部的裴尚书和淞阳大营的韩将军大骂了一通,下了朝又扯住裴尚书在宫墙根儿下训了半日,说他‘对上满口阿谀,对下外宽内严,真是个锈才!’自己也气得不轻。方才回府,说是无心用膳,今日就不过来了,望大老爷莫怪。”银泉公主听闻奇道:“秀才?此话何意?”

  • 恶魔时间之第八章

    “季小姐何必掩饰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最近可是经常看到我那个便宜儿子从你公寓里出来,这孤男寡女的,嘿嘿,大家都懂。”季安心底恶心,面上却半分表情不显,淡淡看着他。苏建国见对面没有任何表示,有些按耐不住威胁道:“不管怎么说,季小姐也是为人师表,要是和自己学生暧昧不清这种事传得人尽皆知……怕是影响不太

  • 任平生的异界之旅在线阅读开始

    怎么说才好,我的人生又经历了一个故事。谁也想不到结局是这样的。挥墨是不能留了,不管他的出发点怎样,都不能再留下来。二公子走后,我和老太太说挥墨的家人找着他了要赎出去,正好挥墨也到了该放出去的年纪。老太太很轻易就答应了,而且挥墨当年的卖身钱和这些年的月钱用度一分也没要,还打赏他二十两银子,销了挥墨的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