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伊人梦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52:44 作者:硌牙的豆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伊人梦
伊人梦
作者:硌牙的豆豆来源:晋江文学城
伊人一直以为自己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就这么平淡无奇的围着老公孩子过,可是在她婚后近十四年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又因为这份工作而遇到那个他,一切都变了,变得就如同她的黄粱梦一样不可思议……

睡到半夜,徐娇娇迷迷糊糊醒了过来,鼻子有点堵,她伸手摸了摸,摸到一片水意。

流鼻涕了么?她迷糊地想,得起来拿点纸擦擦。

然而下一秒她就完全清醒过来了,她急急伸手捂住鼻子,微仰着脸坐了起来。

房间里黑漆漆的,灯的开关在门口,徐娇娇空出一只手摸黑往床头小柜上去摸卫生纸,但就是摸不着。有液体顺着指缝流下来了,她急的用力一扫,不知道扫到了什么,那东西咚的一声摔倒了地上,然后骨碌碌转了几圈。

“娇娇?”郭煜惊醒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下床,摸到门边打开了灯。

日光灯管骤然亮起,白光刺的人眼睛发酸,徐娇娇下意识地用空着的那只手遮住了双眼。“没事儿,流了点鼻血,你找找卫生纸在哪儿,赶紧递给我!”

徐娇娇脸上,手背上几乎都是血糊糊的,秋衣的前襟上,背后的白枕头上,都有洇开的血迹。

噩梦。郭煜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

就像是回到了上辈子在山上到处转悠着寻找她的坟地的那三天里,浓黑如墨的绝望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夺走他所有的温暖和赖以生存的空气,就像现在这种感觉——连绵不绝的冰冷的窒息感。

相遇以来的这半天时间实在是过的太开心了,她每绽开一个笑容就如同往他心里注入一升的蜜,黏腻而甜蜜,带着花香和阳光的味道。

太幸福了,以至于他忘记了她身体里还藏着一个随时能让她丧命的魔鬼。

血癌,就是这鬼东西上辈子要了她的命。

现在她还活着,郭煜安慰自己,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病会治好的。他们也会一直在一起,她不会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不知道的时间点突然消失。

但现实中郭煜仍是僵直地站在门口,保持着开灯的动作一动不动。

直到徐娇娇等的不耐烦了。她放开捂着眼睛的那只手,睁眼一看,郭煜居然在哪儿站着不动!也不说帮她拿纸!血都要流到被子上了好吗!

小姑娘很愤怒,她使劲儿抬起脚跺了一下床,气道,“王大头!你是傻在那儿了吗!给我拿纸去呀!”

“哦哦,好好。”郭煜终于从冰冻状态解封了,时间从凝滞开始流动,他的世界又鲜活起来。他现在没时间想那些恐怖的未来可能性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床上仰着小花脸捂着鼻子正被他气的跺脚的小姑娘。

拿到纸,徐娇娇就先扯了长长一段,随便折几折罩在脸上,几乎罩住了整个脸,然后慢慢挪着擦。

郭煜就坐在旁边,看她要纸了就赶紧扯下来折好递过去,看她要扔纸团了就伸手接过来丢到垃圾桶里。

他们俩的家乡,嗯,姑且算是家乡吧,就是杨林乡那边,一般遇上流鼻血,都会用一个土方法治:往额头脖子上拍凉水。有没有用不清楚,反正大家都这么干。

但是郭煜并没有提这个。因为他知道徐娇娇流鼻血不是因为上火,而是因为生了病。

徐娇娇也没有提这个。她也知道她流鼻血是因为得了病,还是不好治的大病。

但是他们都以为对方不知道。

徐娇娇把纸巾捻成团塞进鼻孔里,希望血赶紧止住。但是纸团很快被血洇透了,她不得不小心地慢慢拖出来,然后重新捻个纸团塞进去。这么反复不知多少次,那血才渐渐不流了。

徐娇娇松了一口气,她低下头,揉了揉因为仰头太长时间而酸痛的脖子,努力把这件事往正常上靠拢,“这儿天干风大,比不得咱们那儿雨多,所以我最近有点上火了。”

“嗯,那你多喝点水。”郭煜手里的卷纸这一会儿就瘦了一大圈,现在细细的一条还没他手腕粗。床边的垃圾桶里半桶都是带血的纸团。

徐娇娇想去洗把脸,她脸上脖子上手上都有干涸的血迹,看着难受,皮肤也紧绷绷的不舒服。

郭煜不同意,“别去了,好容易才止住血,万一你洗脸低头时间长了血一冲再流起来就不好了。你坐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投个毛巾擦擦。”

趁着郭煜去洗澡间投毛巾的时候,徐娇娇赶忙跳下床从编织袋里翻出一条新秋衣换上了,旧的那条拿塑料袋裹了裹塞进了背包里。

郭煜用热水把徐娇娇带的两条毛巾都投了,然后一条轻轻拧到不滴水,一条拧到半干,拿着回来,先把饱含热水的那条递过去叫她拿着擦干净干涸的血迹,然后再把半干的那条递过去让她擦干水迹。

两个人都没说话,一个人沉默地递过来毛巾,另一个人就静静地接过来擦。

谁都没有说话的心情。

等一切都忙完了,徐娇娇一看表,已经是凌晨4点半了,6:30的车票,也就是说,最多再有一个小时,他们就得离开这里去车站检票坐车。

“4点半了,”徐娇娇说,“我睡不着了,你睡一会儿吧,我看着表,5:30再喊你起来。”

“我也睡不着,也不想睡了”郭煜抬头看一眼对面墙上的塑料挂钟,说,“你躺着吧,闭上眼,实在睡不着养养神也是好的。”

徐娇娇心想也是啊,就把枕头翻过来让没有血迹的那面冲上,然后躺下了,闭上眼之前她又想到一个事情,“哎,你说,我把鼻血弄到他们的枕头上了,嗯,可能床单上也有,那待会儿咱们走的时候他不会让咱赔钱吧?”

“不会,放心吧”郭煜安抚她,“总共也没弄上去多少,还没你衣服上多呢。”

徐娇娇就放心的闭上眼养神去了。

只是这神养着养着就养睡着了。

被郭煜叫醒的时候已经是5:35了,两个人赶忙收拾洗漱了一下就去退房。

前台坐着值班的是个4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徐娇娇他们俩过去的时候,那男人趴在前台桌子上睡得口水都流到桌子上了。

被叫醒了也是一脸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

他也不说去检查房间有没有东西损坏,拿过房间钥匙就痛快地把押金退给他们了。

徐娇娇良心上过不去,临走道歉说,“真是不好意思,上火,晚上流鼻血把你们的枕头弄脏了。”

那男人摆手说,“没事儿,我们这儿有专人管洗。”话没说完扯了一节纸在桌子上胡噜了一把擦了擦口水,就重新趴了回去。

徐娇娇就愉快地跟郭煜一起出了旅馆往车站去了。

******

到了北京六里桥汽车站,徐娇娇和郭煜才知道,啊,原来来马营市竟然离北京这么近啊。

他们6:30乘大巴从来马营市中心汽车站出发,现在才9点多点,居然就到了北京了。

北京!首都!有长城!有□□!这是以前只在语文书的插图上见过的地方,他们现在脚下踩得已经是北京的地了。

徐娇娇心里很是激动,有一种到达梦想之地的兴奋感。

旁边匆匆经过的行人说的也都是普通话,几乎都听不到人说地方方言了。明明离得那么近,来马营市的人也还是一嘴的山北话呀。山北话跟山南话虽然不一样,但是也都相互听得懂,所以徐娇娇在黑山镇的时候还是一口的家乡话。

北京就是不一样,这里人人都说普通话。徐娇娇心想。她有些担心,“大头,你普通话说的好不好?”

“啊?”

“我不太会说普通话呀。待会儿万一问个路什么的,会不会很丢人?”

“不会!”郭煜安慰她,“你就照着你以前读课文的话音说呗,我觉得你读课文读的就挺好的,发音挺准。”

“开玩笑么?那怎么一样呢?”徐娇娇不乐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儿,“那待会儿你去问路,就跟读课文似得去问人家好了,看人家笑不笑你。”

话是这么说,但真到了不清楚坐什么车的时候,徐娇娇还是主动跑去找人问路了。她专挑老头儿老太太问,因为她觉得老人家比较有耐心,而且人越老经验越足,经验越足知道的路越多嘛。

他们俩都是第一次来北京,也不知道北京并不是只有一个公安局,而是各个区都有属于自己的公安分局。

所以他们一路问的都是怎么去“北京公安局”,指路的人们就自动理解成“北京市公安局”了。

要是他们知道郭煜“记忆中的家所在地”北京海淀区也有个公安局,那就太好了。郭煜他亲爸郭长源就是海淀区公安分局的政治部副主任。

不过去了市局也差不了太多。

这些年下来,不管是市局,还是各个区的分局,郭长源都特地打过招呼,请他们侦办拐卖案件时千万帮忙留意看看有没有91年上下从北京被拐卖的男孩子的消息。对于各个局里打拐经验丰富的同志,不管是老警察还是新探长,郭长源还会提着礼物亲自上门拜托。

所以郭煜跟徐娇娇前脚进了市局做了笔录,后脚郭长源就接到了市局刑侦大队杨组长的电话,“老郭,你过来一趟吧,这边今天来了个孩子,小时候被拐卖了现在回来找亲爸妈的,说是记得自己家以前就在海淀区。你过来看看是不是。”

“谢谢啊,我马上过去!”

郭长源在是否通知妻子张悦这件事上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瞒着她一个人过去。

主要是以前去各个地方认孩子认了太多次了,但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去,满心失望的回来。

这次......虽然他很希望市局那边等着找亲爸妈的孩子就是他儿子,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几率很小,甚至比以前还要小。

因为他儿子丢的时候差5天不满1岁零4个月,说话还是三个字四个字的往外蹦呢。丢了这么多年,记得清自己家在北京的可能性都不大,更别说还记得自己家在海淀区了。

但郭长源还是放下电话就开车往市局出发了。

嘴上说再多不可能,心里还是希望即将见到的那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儿子。1岁多就知道家在北京海淀,还记到现在都不忘,那不正好说明他儿子从小就比别人聪明吗?记忆力好不行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璀璨人生在线阅读第8章

    熟悉的乡音,熟悉的嘈杂街市,熟悉的农家手工辣椒油的香味,吃完一大碗加了辣油的馄饨,姚亦昕终于觉得自己真的是脚踏实地地回到了他在这个时空的故乡!镇子唤作清江镇,靠近清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码头,可供沿途船只停歇补给,这个时辰正是码头上人的时候,码头那边的早餐点人特别多,本地人都习惯避开这个高峰期,买早点

  • 满级大佬搞基建在线阅读第二章

    身在泡泡之内飞上云霄,这太奇幻了,简直和做梦一样,不过易枫知道这不是在做梦,因为做梦不会这么疼。洗筋伐隨后的痛苦并没有消除,易枫脸色发白,当然这不全身因为疼痛,更多的是因为吓的。以前也不是没上过天,但那都是在飞机上,有飞机那大壳子保护着,除了能从窗户看云海外并没有多大感觉,和直接身在透明泡泡内飞行完

  • 幻想大作战在线阅读真!第5章 再见小葵!嫁给我吧!

    啊!睡得真舒服!我早上一起chuang,便看到有个全身黄衣服的人在骂景天,我想了想,看来这就是赵文昌了吧,哎,教训教训他!暗邪剑!出窍!去敲他吧!只见这个赵文昌骂景天骂的正嗨,突然不知道谁敲了他赵文昌大叫谁啊!然后又有东西敲了他一下,哎呦喂!别再敲了!这时候就到我出场喽,我对着景天大声地问,那个满街

  • 抢来的夫君跑了在线阅读梦里相见

    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在一瞬间让人失去意识,你看见不远处的一方沼泽吗,它的丑恶和阴狠用奇花异草的芳香掩饰,沼泽里的怪物还在静静地潜伏,它要等待贪婪的人们自投罗网。显然,我就是它的第一份食物,我被那股无形的力量迷惑,一步一步挪到沼泽面前,雾气蒙蒙的空间除了我试探的手、沼泽还有个披着披风的女子背对着我嘤嘤低

  • 莫负之第005章 斗转乾坤变

    大殿之中,盛宴之上,姜道生与那玄阴和尚正饶有兴致地观看画卷中的一老两少。“此二人倒是风趣得很,谁能想到,他们竟会以这番打扮示人?”姜道生见此情景,忍俊不禁道。“确是如此。”玄阴和尚附和道,“错了性别不说,就连样貌也与原本天差地别。那九幽魔女生得何其俊美?如今却乔装成邋遢老汉,满身铜臭;再说那妖王伏翁

  • 狐狸精今天不营业在线阅读第九节

    时间2009-2-40:31:45字数:4711双脚站在陆地上,宇智波铃愣愣地望着远处几乎燃烧得通红的天空,不时还能听到爆炸声。想到那些无辜死亡的人,她心中的罪恶感油然而升。“你怎么了?”宇智波泉奈察觉她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大人!”宇智波铃无力的低着头,在她拉着宇智波泉奈跑的时候

  • 叶恋夜在线阅读第5章

    谢老头家,爷孙俩僵持不下。“你刚回来,先歇一晚上,明天早上一大早,咱们就去找。”谢老头劝道。“我不累,不用歇,现在就去。狗主人肯定很着急。”“要是真是他的狗,狗丢了他就会出去找,咱们现在去,不是会扑个空嘛!”“可以等他回来,总会回来的吧!”“哎呦,我的孙子哎!你等要等到什么时候,说不定等到明天早上都

  • 无敌诸天:洪荒签到在线阅读第七节

    青罗帝国的西南行省,方圆数千里。蔓萝家与薛家的距离,也在一千里以上。虽然相隔如此遥远,但有传送阵这种交通工具,两家很快的完成了沟通。第二天早上,一份斗法的章程就出现在了蔓萝苏苏的手中。章程是三长老蔓萝薇送过来的。蔓萝苏苏翻开看了看,不由皱眉道:“不是说,不能让外人代替吗?”蔓萝薇冷笑道:“现在他们说

  • 到地球去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老板真是欺人太甚,等我有钱了一定让他加倍奉还”想起老板那张奸诈的嘴脸林尘就忍不住骂到。面对生活的艰辛,职场的不容易,林尘也只能坚强面对,下了班的林尘依旧像往常一样骑上父亲留下来的三八大杠骑往澡堂,一扫之前的不愉快,哼起了有一些土味的情歌。穿过熙熙攘攘街道上的人群,来到一个小巷子里的澡堂。澡堂旁的

  • 好甜一块生姜在线阅读仙体蒙尘【求收藏】

    现在思索天道的问题没有意义。包括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也都要一步一步的来才行。表面上秦阳缓缓的行在山间。但跟随在他身旁的囡囡却敏锐的察觉,两边的山峦,树木都在飞速的后退。大地在他们脚下仿佛缩短了一般。她的小手被玄女拉着,只感耳旁风声呼啸。“师尊,您准备传囡囡什么功法?”路上的时候,玄女轻声询问。囡囡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