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叔圈“狼”人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8:30:21 作者:是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叔圈“狼”人
叔圈“狼”人
作者:是殊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世:如果注定是霸总(今天也要做个好老板好儿子好哥哥好舅舅)第二世:靠兄上位的师叔(什么师叔?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第三世:原来掌柜是个鬼(巡州城只有一家书斋,店大书多,平日却只有一个伙计打理)【避雷】:人设垃圾没有逻辑;文丑勿喷去留随意;练笔之作建议别看。

沈月夕仔细想了想,除去看光了苏若品,似乎没做错什么事。与徐翠英望过去,问道:“做什么啊?”

徐翠英摇着蒲扇,收身往屋中去,这时沈月夕才知道,那第一间紧锁的房,是徐翠英的房间:“让你过来便过来,废话那么多!”

沈月夕只好过去,一抬眼望见徐翠英闺房天地,不禁“哇”了一声。

果真是老板娘的处所,与自己和小葵的房间相比,徐翠英的房间看上去格外漂亮,不管是多宝格上的玉石摆设,还是梳妆台上工整摆放的簪花首饰,均透着娇柔气息。再看地上铺盖平整的软毯,与苏若品房间同一花色,红烛灯火摇曳生姿,映得屋内通明温软。

沈月夕被这漂亮屋子惊得傻了眼,徐翠英难免与她又唤了声:“你待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啊!”

沈月夕老实道:“你的房间好漂亮啊!”沈月夕没见过多少世面,只坦诚道:“比花楼里面的房间还要漂亮。”

徐翠英眼色一沉,从衣箱中拽出一套白底蓝边的素净衣衫,与沈月夕问道:“你还去过花楼?”

沈月夕点头:“我差点就被人卖了,不过趁他们没注意,我就逃走了。”

徐翠英才缓了神色:“日后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在人前说了,那花楼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在我的酒铺做事,万一让人以为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丫头,我可如何做生意啊!”

沈月夕虽听不太明白,但听徐翠英说花楼不是什么好地方,便听话着点了点头。

徐翠英这时将手中衣物摊开,摆在沈月夕身上量了量:“这件衣裳,是我年轻时穿的,你日后在这里做事,我看也不能让你总穿这一身破布,还是换上些像样的好。”

沈月夕低头瞧了瞧那衣裳,小圆眼镜一瞪,吃惊道:“你要把这么好的衣服给我?”

徐翠英也清楚,沈月夕这小丫头,铁定没穿过什么好的,如今只是一件自己的旧衣裳,都能喜欢成这般,也是天真。手把手教对方换上衣物,虽是腰封处宽了些,好歹上身后,也是个娇俏可爱的人儿。

“不错不错,日后便穿着这一身衣裳好了,过几日你干活好,我就再给你一套换洗的,不过钱呢,要从你工钱里扣。”

沈月夕稀罕着摩挲起腰上飘带,与徐翠英道:“我还有工钱啊!顾清风那家伙说,我在这里做事,只是能吃饱饭呢。”

徐翠英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破费一番,忙解释道:“当然你在酒铺砸了什么东西,做了什么错事,都要从工钱里面扣的,所以呀,你一个月能赚到三十文就不错了。”

“三十文?”沈月夕又是一惊,要知道,她以往在街上要饭,遇上那些吝啬大爷,一整日都难讨到半文钱,如今只要乖乖干活,一日便像是赚到一文钱似的,真是要乐得沈月夕做梦都能笑醒。

一方喜来一方忧,彼一时,躺在隔壁房里的苏若品,却显得格外焦躁。也是难怪,他自小读书写字,通了人事后,便像是成了大人。从来也没在什么人面前出过丑,可这个沈月夕,初初来到酒铺,便惹得自己怒言相向。

一颗心如火般于苏若品胸口处燎着,只一闭上眼,便像是瞧见了沈月夕那张脸,粉妆玉琢的恼人野丫头,搞得苏若品一整夜都没怎么睡下。

翌日醒来,草草净过手面后,苏若品精神不振地出了门。

向来,苏若品将那些能帮到自己的名士官员牢牢记下,哪个每月这一日,定会出现在酒铺,亦是了如指掌。

腹稿打好一段可谈上两三个时辰的言论后,苏若品便跑到门口,等着今日定会来小酌两三杯的大中正,却不想,因昨日沈月夕在前街惹的事,还没传到这小酒铺中。可怜那大中正如今正在府中补肚子,苏若品却不明究竟地苦等在酒铺。

适逢沈月夕与小葵下了楼,见苏若品这么早等在外头,不禁与小葵问:“他平日没事干,就那么傻呆着啊?”

小葵与沈月夕竖了竖手指,示意对方不要多说。沈月夕也懒得去管,拽出腰间抹布,开始擦拭桌椅板凳,最后至了柜台,沈月夕不免好奇打量起桌上笔墨纸砚。

她当然也认得这些东西,只是从来没用过罢了,一时好奇,趁着周围人不注意,便试探着摸了摸砚台中的墨,摸了一手黑,忙用抹布擦了擦手指。

结果抹布越擦越黑,沈月夕正有点急,苏若品却不知何时,像个鬼似的又从身后吓她:“做什么呢?”

沈月夕吓了一跳,回眸见苏若品也跟着吓了一跳。原来他刚没见着小葵,路过望见躲在柜台后的小脑袋,梳了条规整的长马尾,不是穿着破布衫,而是一件素净衣裳,想当然以为是小葵。也是没等到大中正,他便想来与小葵说说话,谁知一转头,却变成了沈月夕。

沈月夕傻傻靠在柜台上,见苏若品这般模样,不甚皱了下眉:“你干么?”

苏若品没料到是沈月夕,不由扫了眼对方身姿,想不到昨日脏兮兮的野丫头,如今换了身行头,竟是这般伶俐可人,从来清净的书生心思,偶觉混沌,羞赧着红起脸。面上仍紧紧绷着,与对方道:“我以为你是小葵。”

沈月夕指了指后厨房:“小葵在烧酒。”

苏若品“哦”了声,却刻意不想离开似的,反与沈月夕挑刺道:“你在做什么?偷懒么!”

沈月夕甩了甩抹布,道:“我在擦东西啊!”

苏若品上前,手指按在柜台上,细细一滑后,放到眼前:“擦得不够干净啊!”

沈月夕忍不住翻起白眼,要知在市井,哪个小乞丐敢这般和自己言语,她早顺手拿起一块泥巴,扔到对方嘴里了。不过沈月夕想着小葵的话,尽量不去惹苏若品,复用抹布划拉一遍柜台道:“这回好了吧!麻烦!”

苏若品见沈月夕要走,复与她细细望了望,像是看到了漂亮古玩,舍不得似的,找理由将对方拉回来:“你还没擦这里呢!还有这里…这里……”

沈月夕难免觉得苏若品在和自己抬杠,一只手不巧搭在一旁砚台上,正想着要不要冲苏若品脑袋砸下去时,门外忽传来一男音:“沈月夕。”

沈月夕回头,见是顾清风,这才将手撤离砚台,顺手丢下抹布,蹦跳着跑到顾清风面前。

本来,顾清风也没那么多时间理会沈月夕,只碰巧这一日,他是要去前街巡逻,却总像是牵肠挂肚着什么事,一路过翠英酒铺,便跨了进来。

初初见时,顾清风没认出这干净漂亮的小姑娘是沈月夕,刚要往一旁望时,才迟钝着反应过来,与沈月夕莞尔一笑:“你这样装扮,倒真是好看。”

沈月夕头回得人夸‘好看’,双腮一红,与顾清风直直问道:“你来找我?”

“来看看你怎么样,怕你趁我不在,又跑了。”

沈月夕嘟起嘴巴:“答应你了就不会走啊!而且这里挺好的,翠英姐还答应给我工钱呢。”

顾清风被沈月夕这般天真打败,与她仔细望了许久,忽见苏若品上前,刻意挡住二人似的,与顾清风道:“清风,刚巧你来了,你可知大中正今日为何没来。”

顾清风不由瞧了眼沈月夕,与苏若品反问:“大中正今日要来这里么?”

苏若品点头:“每月初三,他都会来这里喝酒,今日没来,一定出了什么事。”

顾清风拉着苏若品坐下,安抚道:“你不用担心,大中正昨日时,被人刺伤了,如今正在府中休养,哪里还能来喝酒。”

“什么?”苏若品惊了惊,忙问道:“那人抓到了么?可是…行刺?”

顾清风僵笑两声,显然不怎么会撒谎,摆手间,语迟道:“不是行刺,只是…只是一个小贼罢了,已经跑了,你不用担心。”

苏若品愣了一下,见顾清风说话几分恍惚,不禁道:“清风,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啊,言语如此,不会是病了吧。”

“没有,没有。我还有些事,先走了。”顾清风说着,不住又望了眼一旁心虚阵阵的沈月夕,起身慌张往酒铺外面去。

苏若品也不好追上,回身时,与沈月夕哀声道:“真是的,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贼,敢伤大中正,好不知死活!”

沈月夕乍觉苏若品是在骂自己,凑近时,心思一邪,低声与之道:“有我不知死活么?我忘了告诉你哦!昨天我在你木桶里洗的澡,没记错,我脑袋上有虱子哦!”

苏若品端在半空的手一滞,木木望了沈月夕良久,牙缝里吐出一句:“沈月夕,我要杀了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路苍茫在线阅读第六章

    死不要脸的恶毒Omega6那时候小小的人儿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哭,嘴里碎碎念念着说着,拿着个小布偶一边说着一边打着。那些话语具体是什么,傅炀已然忘记,只记得似乎是在说谁谁谁欺负他,要爸爸帮他打他,安安想爸爸,不想在这里之类的。幼稚又可笑。那时候他是怎么做的呢?在小人儿惊惶警惕的目光下递给了他一块丝绢,随

  • 小说资料集合之第七章(7)

    吕蕤道:“你爹说得对。”水晴柔一脸懵。“愣着干什么呀?”“娘,你不是不让我走吗?”吕蕤挤出两滴眼泪,叹了口气,“我拦你,就能拦得住吗?”“……”貌似并不能。“罢了,拦得住你的人,也拦不住你的心。唉!女儿大了,迟早是要出……出去闯荡的。反正,你翅膀硬了,不管娘的感受,人家来找你,你就要走,娘又有什么办

  • 我的硬盘里有个玄幻世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上午都上了两节课了,洛明舟才迟到来学校。班里老师也懒得管她了,她进门问都没问一声,就下课的时候提了一句让她把作业补上。因为她是新来的学生,比较孤立,老师就把她安排在唐桓旁边,让好学生唐桓带带她。虽然两个人早上闹了不愉快,但是因为洛明舟的话,唐桓才在早上头一遭压住了蒋小霜,她心里对洛明舟还是有点感激的

  • [综漫]劈腿了就死了之生日事件(4)

    虽然认识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朋友,但是季明光一直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所以他在解决了千面的事情以后,立刻又回归了平凡的学堂生活。安安静静上学的日子没几天,正好是季明光的生日。他就邀请了小伙伴们来家中做客。同班同学都请了过来,当然,也有同学年但是不同班的人,也过来了。季明光来者不拒,统统接受。还

  • 还谈什么恋爱?王者不香吗之奇怪的电话(5)

    “噗哈哈哈哈……”叶钰然毫无顾忌的大笑立即招来了两道眼刀——宋子凌外强中干的瞪视和叶钰安寒气逼人的眼风。真是没有幽默感,太不可爱了!叶钰然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呵欠,嘴里嘟囔道:“你们两个不要吵了,都几点了?我好困啊!大哥你不接我回家我就和她睡了啊!”“不行!”两人齐声吼出一声,发现对方和自己同时说出一

  •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在线阅读第3节

    一家网吧,五人连坐的包厢内。一个男子正在观看着自己手机推送的抖音视频。剩下的四人此时已经进入了英雄联盟游戏。“小凡,别看了,游戏已经开始了!”“好,看完这一个不着急。”小凡说这话的时候,又往下划了一个视频。恶魔小丑的图片出现在他的手机上。“怎么会有小丑呢?”小凡有些疑惑的嘀咕道,他玩LOL已经几年的

  • 我在漫威坑英雄在线阅读第十节

    灯火阑珊处,徐澈的面容半隐半现,即便是未曾说话,单只站在那里,便有说不出的温柔缱绻。灯下看美人,不外如是。但顾香生已经顾不上去欣赏美色了,她正为了方才自己那一脚而懊恼。亲,你不要误会,我平时不这样的啊!顾香生的内心咆哮着,无数只尔康手伸出来,作痛心疾首挽回状,巴不得时光倒流重新回到之前那一刻。但面上

  • 绝色连城:妃你莫属之冷帝在线阅读第六节

    当热巴宣布“台下就坐的练习生,评级表演已经全部完成。”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当然也有人欢喜有人愁。练习生们纷纷站了起来,等着宣布下面的流程,然后收拾一下离开场地,这两天光是坐着当观众就累的脱力,可算是能稍微回点血。“然而——”热巴俏皮地停顿了一下,“还有几个踢馆选手想要入营,他们都是追梦路上遭

  • 渊古纪在线阅读第一节

    游戏名为《魂界》这是一款完全超出常理的游戏,游戏采取抽取玩家一丝灵魂制作成纹身附在玩家身上作为登录器,用自身灵魂进入游戏,游戏每7个小时会强制要求玩家进入游戏,且要在线至少4个小时或者死亡一次才能下线,当然也可以扣除魂力(下面会说到)然后选择不登录或者提前下线。游戏里有5大职业:刺客,法师,战士,弓

  • 英雄联盟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蠢货!”赵德政气得胡子直抖,一巴掌把赵周扇倒在地上,随即对随从说道:“把他拉回去,罚禁闭半年不准出来。”赵周懵逼了,苦闷得再次喷了一口鲜血,他实在想不通自家爷爷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打自己耳光。看着赵周再次吃瘪,全部男生心里直叫爽,女生们则是鄙视不已,之前的好感荡然无存。电视机前,赵无常则是银牙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