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盗墓笔记同人之有美一人黑云压城

2021/6/11 8:46:11 作者:花海不冷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盗墓笔记同人之有美一人
盗墓笔记同人之有美一人
作者:花海不冷来源:晋江文学城
吴邪一行人在那两个意图谋财害命的人的欺瞒下,进了那个危险重重的水洞。然后遇到了一个女鬼,在女鬼的威胁下,他们迫不得已地带着她出去。他们想外面阳气充足,总有法子甩开这个女鬼吧。之前在写《穿越成女主角》的时候,有一个叫yoyo的读者告诉我盗墓笔记的二月红是一个很痴情的好男人,想看他的故事。所以我去看了相关的小说,发现我写不了他的故事。但是我看《盗墓》网剧的时候,灵光一闪,突然有了想写《盗墓笔记》同人的冲动。盗墓的网剧只有第一季,所以很可能写不了多少章,大家随便看看吧。

第二章黑云压城

“辣椒西施”本来就不耐烦,听树礼这么一说,欺他弱小,直接冲出门来,两个人几乎是脸贴着脸:“爱吃不吃,本来就是留下喂狗的,给你吃落不下好,狗还知道摇尾巴。”

树礼听她这话不入耳朵,压住火盖不住烟:“快给你的狗留着吧,让狗给你舔屁股吧!”

说时迟,那时快,树礼话没说完,盆里的茄子已经泼在了打饭窗口的玻璃上,别看茄子少,放盆子里盖不住底,泼玻璃上却是连汤带油一大片,像一幅泼墨山水画。立马吸引过去一群苍蝇,大块朵颐。

树礼泼撒了汤菜,仿佛尖椒入油锅,激起了“辣椒西施”的辣味来,爆豆般破口大骂。

树礼才是个初二的学生,那里见过这种阵式。好男不跟女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灰头土脸地宿溜回宿舍。

“辣椒西施”站在自己的地盘上破马张飞地骂不绝口。

在民工宿舍,树礼干噎着馒头,太噎人,咬两口就得喝口水送送。茄子倒掉了,没菜就着,捧着个大咸菜头啃。树礼现在有些后悔,刚才有点莽撞,把菜倒人家玻璃上,太过分了,噎完馒头,得去给人家打扫干净。

岳树礼正在这么胡思乱想着,嘭!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谁他妈的去食堂闹事?快滚出来!”

话音未落,岳树仁已经怒气冲冲站在宿舍里。

岳树仁,中等身材,发如钢针,根根竖立,眉骨突出,眼窝深陷,眼小如炬,皮肤黝黑,肌肉发达,怒而增威。

全宿舍的民工都吓了一大跳,纷纷放下手中旧画报,盗版黄小说,扑克牌。有的摇头,有的双眼呆滞,一脸无辜。

树礼背靠着自己的床铺,坐在马扎上,还有半块馒头没噎完。他也让大哥吓得一愣,手里的馒头差点掉到地上。

岳树仁扫视着铺上的民工,没有一个接茬承认的。

他的火更大了:“有种站出来,是谁把茄子倒窗玻璃上了!?”

“是我……”树礼这才意识到,大哥说的闹事,指的是厨房倒茄子。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树礼脸上,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打翻在地。嘴巴里的馒头没来得急咽下去,也被打得碎屑一地,唇垫牙,舌碰腮,嘴角流下殷红的鲜血,饭盆里的热水溅了满身,盆子扣在地上。

“明天一早,打铺盖卷滚回家去,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怒不可遏的岳树仁用手指着三弟,咆哮着。接着抬起手,指点着所有的人:“你们都听着,跟着我干就把尾巴夹紧了,一分钱不少你们的,谁要是耍葫芦,玩邪的,立马滚蛋!”说完,眼不看众人,摔门而去。

骡子挨打马受惊。第二天一早,众民工都规规矩矩地上工了,只有树礼还躺在铺上睡回笼觉。岳树仁推门进来,树礼闭上眼装睡,没理大哥。岳树仁面无表情地看着树礼,毫无愧疚之感,站了片刻,没吱声,转身离开。

树礼一翻身,接着睡,这样挺好,一耳光换二十天苦力,值!反正初三的学费也赚够了,睡饱了卷铺盖走人,回家告状,让妈收拾他。

“岳经理来啦?”工头鲁胜利见岳树仁来到自己的工段上,毕恭毕敬地迎接着顶头上司。

“岳树礼的空缺顶上了吗?”岳树仁问。

鲁胜利回答:“临时顶上了,你消消气,下午还让他来干吧,他这两天拉肚子,拉得不轻,没泡病号,是个好样的。”

岳树仁态度生硬:“缺他这块砖还砌不成长城了!把他的工报到财务,拿钱滚蛋,不吃亏不长记性。”

鲁胜利诺诺连声:“好,好,一会就去办。”

岳树仁话锋一转:“你这儿,质量抓得紧点,进度往前推,赶工期就像手表上弦,不拧紧了不走道。”

鲁胜利鸡啄米般地点头。他太摸岳经理的脾气了,带过兵当过班长的人,说一不二,在他手底下干,看谁都像新兵,拖泥带水的人在他面前没活路。

今天上午没有一丝风,天空笼罩着厚厚的黑云,像棉被一样,包裹着整个油库建筑工地,民工像装在油罐车里,闷热难耐。

不远处,一艘巨轮静静地停靠在码头上,合抱粗的输油管道连接着油轮和油库里的油罐。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输油作业,气定神闲。

油气浓烈的味道弥漫在码头、油库和工地的空气中。

蒋理强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把脸上的汗,接着砌砖:“我说老李,岳经理真是六亲不认,连他亲弟弟也揍,下手还那么狠。”

老李说话不耽误手里干活:“他打行,你打试试,他不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蒋理强听这话吓得一哆嗦,一块砖没拿住,掉在架木板上,一边弯腰拾砖一边说道:“谁不知道他是工地上的活阎王,谁敢惹火烧身。今天的油味太重了,呛得我喘不动气。”

老李也不抬头:“没有风,油味散不出去。”

蒋理强说:“油味憋死人了,可千万别炸了。”

老李说:“你是人呱不拉,一张乌鸦嘴!”

蒋理强说:“我不是丧门,这是基本的常识,油气浓度大了,沾上一丁点儿火星就爆炸。”

老李嘲讽着:“你有那么多学问,早就坐办公室了,还在这里砌的什么砖墙?”

蒋理强被这句话噎得直翻白眼:“不信拉倒,反正老师是这么教的。”

老李以老卖老地说:“我在油库干了三年了,什么事没见着?漏个油,着个火啥的,人家有专门管这事的,三下五除二就摆平了。”

蒋理强听他这么说,心里的石头还是放不下:“没事就好,千万别干点活再把命搭上。”

老李让蒋理强说的心里也打鼓,不由自主地朝油库建成区方向望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玉骨销在线阅读黑剑之名2

    与此同时,角斗场上的欢呼再度高涨,卡尔文透过壁窗看去,乃车轮战第三回合的敌手入场。“…呼…呼…呼…”粗重的喘息从三头座狼口中喷薄出来,那腐臭的唾液就像毒雾般刺人鼻翼。与前两回合两比,第三回合出场的非海盗,而是艾云沃尔的蛮荒人,并且均有坐骑,望着地上的残躯,三名狼骑顿时怒嚎。“…嗷…嗷…嗷…”沙哑的呼

  • 重生空间之悠然田园第一夜(二)

    胡桃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国王的寝宫。这里装饰豪华,用具精美大气,地面上铺了层花纹美丽的地毯,不知是用何种材质制成的,踩上去非常舒适。处处皆透着主人非同寻常的地位和威严。她背着手,焦急地踩着地毯走来走去。事情的展开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山鲁亚尔根本不按套路来,故事的流程没法进行。胡桃清楚的知道山鲁亚尔并不

  • 代嫁在线阅读第三节

    后面的出租车上,程铭正在和大汉协商。“老哥别担心,我不会跑的。你也别着急,依我来看老爷子的伤也不算太严重。只要打个石膏正个骨就好了。”程铭说这话当然是有根据的,怎么说也是在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圣人。就算是被施加了封印,但眼力还在。虽然在这个世界只是过了一个晚上。但程铭所经历的时光,恐怕得是数以亿计了

  • 老攻会变身在线阅读第9节

    宁华虽然没有把帝俊放在眼中,但太阴星三神女却是不然,她们此刻无比震撼!大罗金仙巅峰是何等境界?太乙修士,在大罗的眼中不过蝼蚁,抬手间便可灭杀!可如今,一个太乙修士不但叫嚣让大罗巅峰高手滚出太阴宫,还将他一巴掌抽飞,这是何等骇人?太阴星三神女面色动容,均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而且,他抽飞的不是别人,乃是

  • 赘婿兵王在都市之木佛记忆(6)

    祁虚宁盘腿坐在床上,脊背笔直,手里拿着的,正是照片里挂在她脖子上的佛像。这是她翻找了旧物,在书架角落书本后面一个盒子里面找到的。这个佛像与常见的不同,它是木雕的,还是原木色。木料普通,雕工上也并不算很细腻,看起来倒更像是那位灵悟大师随意雕刻而来的。存放了二十多年,木质的颜色有些发褐,原本鲜红颜色的挂

  • 最强保镖感知干扰者

    H市的高考,每年都会伴随着降雨,今年自然不例外。和无数在考场外翘首以盼的家长一样,柳母正撑着伞等待儿子从里面出来。尽管柳祭阳是个普通的孩子,但在柳母眼里他依然是最优秀的。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了,学子们从教学楼里鱼贯而出,每个家长在见到孩子的第一时间都会问同样一句话“考得怎么样?”垂头丧气者有之,志

  • 夜媚星娇在线阅读第7节

    007.这不是真的吧!第1件装备只能算得上是马马虎虎,主属性18,报了2点伤害,下排的两条,虽然都是物理暴击,但还真没什么用!物理系的门派,最重要的还是伤害!伤害足够的话,这两条物理暴击也无伤大雅,问题就在于,带了这两条物理暴击伤害,就没办法带纯粹的伤害了!而且80级的,实在是卖不了多少钱!在第1个

  • 重生:第9999次在线阅读第一节

    流光一样的月华,谜一样的倒影,白玉雕琢的玉舞台,以及高台上诡密莫测的年轻帝王,一切都是计划中的样子,没想到的是,今年的雪下得这样早,扑朔的雪花落在我的睫毛上,刹那间迷离了双眼,身上的白色舞衣染上丝丝彻骨寒意,风掀起薄衣一时气氛撩人,宝座上的人再也按捺不住了,径直走来着人停了糜糜之乐,转而对刘城说:“

  • [综]寒江雪3在线阅读第五章

    还在医护区的时候,六个人东忙西忙,贾爸爸趁没人的时候来看江茗,他告诉江茗,爆炸是隐藏任务的开关,游戏进行了这么多年,她是第一个完成这个隐藏任务的人。其他的玩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他们从头到尾根本没把NPC们当成家人,自然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但这次江茗受伤让贾爸爸心里很过意不去,他满脸歉意,还是江茗在安

  • 傻空传之测试风波(5)

    戴眼镜男生话音刚落,整个人群便彻底的躁动起来了。“太好了!终于开始了,终于可以进入学院进修了。”“孩子,千万要加油,再不济也要考上低等部啊。”……人群中,有些人十分有自信欣喜着,而有些人的父母便十分担忧的对自己的孩子说道。林禾和米璐在那时并没有交流,而是随着人群的流动慢慢的走进圣玛农学院。圣玛农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