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精灵小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8:34:26 作者:向北向南 来源:17K小说网
精灵小子
精灵小子
作者:向北向南来源:17K小说网
你是否在为艾弗森的退役而感叹小个子退出了篮坛,NBA再也没有小个子能玩弄联盟;你是否还在叹息小个子的悲哀,不能再篮球场上叱咤风云;你是否还在为那些球星呐喊而无法改变比赛的现状;别了,来这里吧,与我一起纵横篮坛,玩转江湖,主宰人生吧!

“姐,哎呀,你都应该和姐夫结婚的。你看你都快成剩女了。”雨霏也来神助攻。“你看嘛,你和姐夫认识这么久了,他人真的不错。”

“就是,你看你妹妹多通情达理。小心成了老女人嫁不出去。当然啦,放心我不会弃你与不顾呀!”卓宇航和雨霏挤眉弄眼,怡文脸颊一片绯红。这家伙还真有本事,短短的时间内,竟然拉拢了她这妹妹。

“亲爱的,我喜欢你脸蛋儿飞霞的样子。”

“亲爱的,我也喜欢!”雨霏捏着嗓子喊。

“哼!你们俩就打趣吧,没得饭吃。”怡文往沙发上一坐假装生气,心里却扑通扑通狂跳。一种幸福感在心里慢慢升起。

“哟,好姐姐,还虐待我呢!姐夫,你看,这还没结婚呢,她都向着你了!”

“你就别笑了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吉娃娃呢,跑哪去了?”

“哦,那个你的亲亲同事赵延望怕我不会照顾……”

“行了,你就说你要和你的丰茂一起歪歪,然后……”他不是不会养狗吗?真是。送了人家又隔三差五的来探望。

“什么也瞒不过姐,呵呵,他乐意效劳,我又没时间。”

“宇航,明天我要上班,别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记得不许在公司来找我,不许下班来接我,不许……”

“我就在家里等你,哪儿也不去,暖好被窝等你回来。天凉了,可不能把我的亲亲宝贝凉着。”说着在怡文脸上亲了一口。

“怡文,我希望你每每想起我都是开心的样子。”怡文笑了,他的确做到了,梦里想起她和他发生的事就会笑醒。这种恋爱的幸福总是让人沉醉。可是后来,后来一切都变了,那些美好抵不过时间。后来,她每每想起,心里很疼很疼,梦里也会哭。

“来了。”雨霏跑去开门,赵延望站在门口,手里抱着吉娃娃。看着卓宇航和怡文抱在一起,惊讶中含着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雨霏说你回来了,我把吉娃娃给你抱过来。卓公子也在啊!”

“行了,别叫我公子了,我这样像个公子哥吗?叫我哥就行。” 卓宇航热情的招呼他,如果他知道日后赵延望会成为自己的情敌会做何感想?

“你们进展的挺神速啊,怡文请了一个月的假,你们两个不会结婚了吧?”

“那是,没有我卓宇航拿不下的事。结婚嘛,这个怎么能不请你们呢,所有的人都要请。”

“卓哥的大方是出了名的,我也有幸能喝杯喜酒。” 赵延望在笑,很开心,很得意,就像怡文是他的亲妹妹嫁出去了似的。

“赵延望,你特像我小时候一个兄弟?”

“像谁?”赵延望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并没有因他说像他小时候的兄弟好奇或者喜悦。

“啊?”卓宇航愣了一下,“其实也不像,就是名字,差一个字而已。”

“哦,这样啊。”赵延望的语气淡淡的。

卓宇航以为他很失落,拍拍他的肩,“开玩笑嘛,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的去了。”

“要上班了。我先走了。”

“正好一起,我送你。”赵延望对他礼貌的笑笑,跟着怡文走了。

卓宇航看着怡文上了赵延望的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像心爱的东西有人窥视一般,怡文会不会和赵延望日久生情呢,他可说不准。他不太了解赵延望,心里却隐隐生出几分不好来,赵延望可能是他的情敌。这个念头出现,他自己也下了一跳,自己害怕什么情敌呀。

雨霏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捂着嘴偷笑。“我说姐夫,小心我姐被抢了去,你和赵大哥这两个人我还没想好谁做我的姐夫呢。说不定赵大哥对我姐又好,我姐耳根子软被他骗了去……”

“行了,你说的有道理,不行,我得去看着。”

“有感情危机是好的,这说明我姐魅力大,时来运转,一单就单着,一来就两个,嘿嘿。”雨霏坏笑,笑得卓宇航心里发毛。

“怡文,你是上我的车呢,还是上我的车。”

“怡文,你可是答应了坐我的车回去的。”

“赵延望,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怡文家不欢迎你了,你也别想喝我俩的喜酒,小心我辞了你!”

赵延望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望着他。“卓大公子,你这是以势压人。”

“宇航,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仗势欺人呢。”

“这不是为了你嘛!”卓宇航赶紧拉她进自己车,回头鄙视的的望了赵延望一眼。

赵延望笑而不语,看着绝尘而去的两人,车尾卷起高高的灰尘,“怡文,越来越有意思了,以后,他还会把你当宝贝吗?”

怡文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很无奈,果断的回绝了富沛,并把他拉黑了:富沛,对不起,我要结婚了。我知道你想结婚,父母也催得紧,我们注定是没有缘分的。祝你早日找到自己心怡的姑娘。

“说了,去去去,这里不欢迎你!”卓宇航赶紧把怡文护在身后。

“我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不欢迎我欢迎。”雨霏一把把赵延望拉进来。“来者是客,欢迎欢迎。”

“我来没别的意思,卓大公子不必紧张,我就想怡文帮我斟酌一下选什么礼物送给晓霜。”

“明白了,你是喜欢晓霜吧,关怡文什么事?”卓宇航不满,担心赵延望心怀不轨。

“你担心什么,姐夫这位置你坐稳了。”雨霏白他一眼,心里为姐姐高兴。好姐夫就是应该时时刻刻都要有危机感。

“这是好事啊,你和晓霜成了吗?”怡文有些疑惑,他们这地下情什么时候发展的?晓霜那么活泼可爱的女孩看上他这沉闷的家伙真是奇了。

“还没,正在努力当中。”

“那好,加油啊。”

“怡文,你可得帮我。”

“你赖皮是不是?不帮!”卓宇航十分满意,就好像他是来抢人的。

“嘿,这可是你爸定的规矩,要不你给改改?”

“我哪成啊,就我爸那死心眼我没辙。不过要是你,以儿媳妇儿的身份还是有可能让我把改变主意,让我爸撤销这项规定的。也不是,只要不太过分,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

“哼,想得美。赵延望,你的忙我帮定了。”怡文白他一眼,不就帮人家选一下礼物吗?有什么难的?

“怡文,别跑等等我呀!”卓宇航头疼,再不看着自己的老婆都被拐走了。雨霏看着卓宇航心里乐开了花,默默为姐姐祝福,希望他对姐姐的爱海枯石烂永远不变。

“对呀!不行,我也看看丰茂去。”雨霏也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三人走在街上,除了偶尔说说笑笑的卓宇航,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一个人低着头从他们身边走过,凌乱的头发,起了厚厚污垢的衣服带着一股馊味。“哎呀,这什么人都不洗澡。”卓宇航嫌弃的捂住了鼻子。

“好像是个孩子。”怡文皱皱眉。看着低头走在前面的人。一本书从他的腋下滑下来。“还是个学生。”怡文捡起书追了过去。“同学。你的书掉了。”男孩没回答她,低头走着。怡文追上去拍拍他的肩膀。

“小孩,你不要你的书了。”她对上了一双叛逆又悲伤的双眼。那双眼睛刚哭过,红红的,掩盖在乱蓬蓬的发丝下。男孩接过书,也不道谢,扭头就走。

“哎,现在的孩子都叛逆,像不像以前的你呀?”

“嗯,还挺像的,不过我没他这么的糟蹋。”卓宇航看着远去的背影,“十七八岁嘛,很正常。人不叛逆枉少年。”

“想别人,先同情你们自己吧。”赵延望冷冷的声音让两人很不舒服。

“赵大哥,你这脾气也大了点。不过挺像我小时候一哥们……”赵延望在前面走着没再说话。

“怎么又提你那哥们?很要好吗?”

“以前是吧……”卓宇航有些哀伤,也不再说话。

“嗯,就这件吧,这件挺不错的,挺适合她的,显得高挑又漂亮。”赵延望拉住她的手。卓宇航被挡在外,服装模特挡住了他的视线。

“怡文,你会喜欢我吗?”

“啊?这不给晓霜挑礼物呢,你别闹。”怡文缩回手,很奇怪他这么问。她想起办公桌上的那朵玫瑰,血色的妖娆。她和赵弘望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竟然也有了暧昧的关系。那天早上的对话依然历历在目。同事们戏谑和惊羡的目光让她脸颊发烫。

“这玫瑰谁的?”

“我,送你的。喜欢吗?”赵弘望立在她面前,一脸温柔的望着她。

有同事的目光围了过来,打趣她。“怡文,不错嘛。我就说我们的怡文大美女可是抢手货呢。”

“就是就是,赵弘望你赶紧把怡文办了,我们也好喝杯喜酒。”

怡文脸刷的一红,触电似的扔了玫瑰。“我不喜欢,谢谢你的好意。”她抓起桌上的文件就朝贫嘴的同事扔去,“闭上你的嘴!”

赵弘望倚在案前望着她,他在笑,笑容在他脸上从未散去。

“你这样看着我很不自在。请你回你的位置工作……”

赵弘望猛的俯下身,突然放大的脸,吐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怡文吓了一跳,身子本能的后仰,差点掀翻了座椅。赵弘望一把拉住她,她又稳稳的落在座椅上。他的脸近在咫尺。怡文刚刚褪去的红昏腾的从脸上窜到脖子根。滚烫,她的心突突的跳。“你,你干嘛!”

“你脸红了,是不好意思还是欲拒还迎?”赵弘望抓起玫瑰出了办公室。推门进来的卓宇航自然错过了这场好戏。

“赵弘望,你混蛋!”

周围的同事早已笑作一团,“怡文,你害羞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嘛!哈哈!” 这些家伙,可恶,除了工作就是调戏他人为乐。

“如果,我给你一个了解我的机会,你会不会喜欢我?”

“你什么意思?不是让我帮忙吗?问我这个干嘛,我都快和宇航结婚了。”怡文从回忆中回过神。赵弘望还真是个怪人,在她和卓宇航“打得火热”时,他凭空跳出来向她表达自己的爱意。她不了解他,也看不透他这人。更不知道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她简单的理解为:或许他一个人有自恋的癖好喜欢和别人抢女朋友,以此来证明自己的魅力?事实上她只猜对了一半。

“你说我和他,谁更好?”赵延望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怡文被下了一跳,慢慢的从他的手臂里退出来。

“你,你挺好的,这是晓霜的礼物,挑好了,要是你不满意的话,可以斟酌。”怡文飞快的跑出店,逃似的溜出了他的视线。他嗜血般的笑容,凛冽的眼神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怎么那小子欺负你了?我教训他!”

“没有,就是我口渴。”怡文拉住他。赵延望已经走到门口了,怡文拉着他赶紧离开。

“怡文去我家吧,正好把你给我爸认识认识,他肯定乐坏了。等着,我给你买水去。”

“我不去。”

“怡文,就依我一次好不好?放心我爸会接受你的。”他又叨叨着没完,“我从不带女孩子回家的,你跟我回去,我爸很高兴。”

“你是在像我炫耀你有很多情艳史是吧?”

“没有!”卓宇航心虚,很怕她追债。

怡文掏出手机,闪烁的屏幕上醒目的一行字:不要爱上他,魔鬼会找上你。怡文手一抖,不明的恐惧从心底升起。赵延望站在对面,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自从她和卓宇航交往后,他的目光热切的围着她转,这不是喜欢,给她的感觉就像是魔鬼眼里的猎物。

“怡文,谢谢你,这礼物晓霜一定会喜欢的。”怡文呆呆地看着他开车远去,手机上的短信正是他发来的。

晓霜正和朋友吃喝,赵延望走进酒吧来。“晓霜,生日快乐。这个给你。”他从背后掏出礼盒递给晓霜。

“哟,晓霜,这可不够意思啊!”

“就是,连我们也瞒着。来来,过来坐。”赵延望大方的挨着柳晓霜坐下。

“你还没向我们介绍呢。”柳晓霜被一群姐妹们一打趣平时大方的她有些不自然。

“我叫赵延望,是她的同事。”赵延望自报家门,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和他八字还没一撇呢。”柳晓霜的脸有了微微的红昏。

“什么叫八字没一撇?是不是等娃娃生出来了才叫一撇呀!”

“行了,你们也别打趣我了!来来来,一起来干一杯,祝我柳晓霜天天笑口常开,好彩自然来。”柳晓霜的脸不知是喝酒的缘故还是心跳加速,脸颊桃花似的绯红。

“老公都找上门来了,你还不笑口常开啊,哈哈哈哈!”赵延望也不答话,低头不停的喝着酒,一会就是一大堆空瓶子,他的酒量不由让周围人叫好。

卓德鸿还没回家,只有几个佣人在楼上楼下转悠,做着清洁工作,脚步声偶尔回响在这空旷的屋子里。怡文觉得恐慌,要不是装修的富丽堂皇,那些名贵的装饰品向她诉说着主人的富有。雕花擦得干干净净的。她会认为自己走进了一座鬼屋。

佣人见着她,见怪不怪似的,淡淡问候一句。“小姐。”怡文也点头回应,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心里疑惑,不是说,他不带女孩子回家吗?为什么佣人见她见怪不怪似的?

“怡文别傻站着,过来过来。我告诉你们,家里有夫人了。”

“真的?少爷!”佣人的眼睛变得雪亮,看怡文的眼神也不一样,“少爷不是开玩笑吧。”夫人这句话他可从没说过呢。带那么多女孩回来也是玩玩,可从没说过要娶的话。

“骗你干什么!老爸什么时候回来?”

“那家里会热闹很多的。”佣人开心不已。

“夫人,我叫菲菲。”

“我叫小芳。”

“还有个肥墩,他去买菜去了。卓叔说他有个应酬晚点回来。”

“你们忙,不用管我。”怡文跟着宇航上了楼。

“你看她们对你多热情。”

“还不是因为你。”怡文不禁脸红。“宇航,你爸会接受我吗?我有点紧张。”她一紧张就忘了质问他自己心里的疑惑。

“乖啊!我爸一定会接受你的。”菲菲和小芳笑了,夫人算是有着落了。

“卓叔回来了!”卓宇航听见菲菲的声音像得到什么暗号似的冲出了房门。

“老爸。”怡文的心一跳,紧张起来。

卓德鸿颓然的抬起头望着儿子,心不在焉的低语着。“四百多万呀!就这么损失了。”

“老爸,好消息!”

“你有什么好消息!在我这都成了坏消息!”卓德鸿一听儿子这声音就没好气。一边脱外套,一边数落。“上次要去一百万收购什么思幽居,说个儿媳妇。人呢?”

“正要给你说这事呢!你看。”卓宇航拉出了身后的怡文。

“叔叔好。”怡文到拘谨了。

“你小子不会又和我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呀!我这是认真的!”

“哟,怡文是吧?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替我收了这混小子!”卓德鸿激动得眼尖的皱纹挤在一块,本就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刚刚还沮丧呢,好消息就来了!”

“爸,你沮丧什么呀!儿媳妇都进家门了!”

“哎,也不知怎么,你爸我在职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如今又遇上倒霉事了!和一公司签了合同,货寄过去了却没钱。四百多万哪,都打水漂了!”

“谁还敢骗你呀!报警了吗?”

“当然报了!警察一查电话号码,公司什么都是假的,无从下手,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那公司还是从别人家租来的,你说我一世英名怎么就会上当呢!”卓德鸿不禁颓然。

“爸,你也别难过,就当破财免灾。你也不缺这点钱呀!”

“我是不缺钱!我是气的!”卓德鸿恨铁不成钢似的瞪了儿子一眼。

“对啊!”卓宇航灵机一动,“爸,你是愁鞋子消不出去是吧!我有一个好主意!”他附在卓德鸿耳边,看着老爸惊讶的样子,犹豫不决似的。

“我们公司可是只接大单的呀!”

“哎呀,儿子重要还是你的钱重要?”卓宇航拉着老爸撒娇,怡文看着他孩子气的样子不经好笑。

“爸,要不你把公司不能恋爱的规定也改改?”

“不行,这成什么样子了?人人都顾着谈恋爱,工作还做不做了?”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不然开公司是做什么?养情侣?还不如开情侣馆得了,做什么上市公司。

“哪能人人都这样呢,爸,你也不能这样死板呀。你想想假如两个高级管理人才相恋了。而公司必须得走一个,你看损失多大啊!爸你就改改嘛。”

“不行!”怡文看着这两父子,略微有些尴尬,卓德鸿那满意的笑容让她脸颊发烫。爸这个字怎么也叫不出口。倒是卓德鸿看着她连连点头。“是个不错的女孩。”

“爸,看在我媳妇份上能否改改呐。”

“这还可以考虑考虑。”

“你刚在和你爸说了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日后你就知道了。”

“卓宇航。”

“嗯?”看着她严肃的神情,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不是说你不带女孩子回家吗?怎么我看佣人还有你爸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他们喜欢你啊!见着你多开心。”卓宇航冷汗直冒。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第一眼见我的时候……”

“怡文,我错了!以前,我也带过女孩回家……啊,我真的错了!”迎接他的是一顿毫不留情的暴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在线阅读第10节

    龙飞无趣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这就跑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大约行走了十分钟,龙飞站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森林最中心处。一只通体金黄色的大鸟正在高声啼叫,双翅拍打着悬停在森林上空。“昂…!”就在此时,一声威严无比的吼叫,也响彻整个森林。随着两声吼叫,无数的魔兽从森林中疯狂

  • 白也先生传你好小渡

    上图乃是红渡看着一副想说话,但是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你的表情的红渡。霍冥月的意识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个宿主……脑袋缺一根弦啊……【你不必拘谨,系统目前一共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任务。一个是属性。一个是商城。】红渡想了想轻轻的问道:“如果不建议的话……属性是什么?”【哎……你真的不用拘谨的,毕竟你是我的宿

  • 奇门事务所第8章在线阅读

    海拉最后还是输了。奥丁把她和她的死亡大军都封印了起来,他被海拉气得不轻,一怒之下,把所有关于海拉的东西全部销毁或者覆盖掉——弗丽嘉非常难过,她请求奥丁稍微宽恕一些海拉,奥丁坚定地拒绝了。他把海拉封印到了一个黑暗的、没有人能找得到的角落。“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海拉被关进去之后,非常讽刺地问洛丝。洛

  • 我真的不是学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和我回家。”“回……家?”虽然乐某人现在就是一个憨憨,但是一些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不是幻觉……不是,幻……小舅舅!”乐苒吓得脸上的热气都降下来了,别说,大晚上的……能不能别吓人。这哪是什么幻觉,根本就是大型作死现场,一逮一个准儿,她死了——但是身上实在没什么力气,酒倒是醒了一半……柯辞川挑眉:“

  •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不得不说的考试2000年初,大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考了,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桥多了,也宽了,但是人数依然众多,要想上好的大学,依然困难,尤其在河南这样人口排名第一的大省。(自从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河南就超越四川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我变得异常焦虑,开始失眠,白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缘由钱起

    虞白眉尖一挑,眼睛里散射意味深长的目光。正好,就拿你们练练手。虞白身形微动,伸手为掌,挡住面门,五指微曲,纤细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混混头子的拳头。混混头子双眼微缩,见挣不出虞白的手掌,遂即快速出腿,攻向虞白下盘,想借此转移虞白注意,趁机抽出手掌。虞白并不上当,或者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如

  • 终极一班之再起在线阅读第七节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凯撒·加图索成功地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但是——“凯撒·加图索!”曼施坦因教授气急了,他大声地吼道,“放下你的猎刀‘狄克推多’!你有在听我宣读的考场纪律吗?!”曼施坦因教授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喊这个难搞的、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的新任学生会主席了

  • 佛*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杭城市乍暖还寒,却根本挡不住姑娘们的骚动之心,花样百出的齐屁小短裙几乎满大街都是,诱人的黑丝更是必不可少,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跟骚年们宣布着,大饱眼福的好日子又要来临了。“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手也抬高一些,好!非常完美……”此时!一位短裙少女正依着路边的小树上,背对着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地,在摄

  • 春色不似相逢好在线阅读第二节

    潘尼站起身,摘掉了护目镜,把细碎的刘海一把抹到了后面,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一如那些贵妇八卦的那样,他更像自己亚裔的母亲容甯皇后,皮肤白皙细腻,眉眼精致,大大的墨蓝色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宝石,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带着盈盈笑意。“现在出发?”伊格兴奋地跟在潘尼身边,几乎是潘尼走两步,他围着潘尼绕一圈。潘尼拽着自

  • 逃杀游戏Ⅱ在线阅读入门测试

    通道之内,一个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眼睛散发红色的光亮,拿出手中的稻草剑直指那紫袍少年。少年体内陡然爆出战斗粒子,萧临看其样子好像这紫袍少年在两百战力点左右,在这次参加测试的人群之中,属中等实力。少年从身后拔出一把宽刃剑,足足有黑铁剑的两三倍宽,但也是有缺点的,这把剑的剑身比较厚重,属于重剑的一类。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