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囚都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23:19:13 作者:杀意决 来源:17K小说网
囚都
囚都
作者:杀意决来源:17K小说网
没有天敌,这可谓是上帝的恩宠,同样,也可以说是恶魔的玩笑。人类便是这样幸运而悲哀的生物。立于生物链的顶端,甚至可以说脱身此外。但是自然界中失去天敌的物种必是爆炸繁衍。种族扩张,就像是铭刻在碳基生物DNA上的烙痕。即使是人类自诩为高等生物的理智,也无法抗拒种族大势。2016年,这是人类史上重要的一年。先后发现三艘不明生物飞船。鉴于其科技明显超前,判断为外星来物。利用破解科技,人类造出三个巨大聚集地,暂时解决人口问题。一切巧合的像是命运,新的篇章并非如此完美。在不到一百平方米的地方从生到死,不甘的革

“我是你的哥哥,名叫高木十郎,父亲的名字是高木龙井,而母亲是高木直子…”我觉得我在查对方和自己的户口,听得毫无兴致就低下头琢磨这把小刀。哥哥见我趣味索然的样子刚想离开让我好好休息,我拉住他的袖子,“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出这场事故吗?”

他惊讶地回过头,眼里情绪波动心绪重重,嘴里说出的话却不轻不重地完全不可信,“一场意外罢了,没事就好,不要想这么多,好好休息吧。”

所以说……这种剧情,一定很有料,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车祸的真相没有这么简单。

不然亲爹亲妈一定是我一醒来就啪啪啪地几个大嘴巴,含泪训斥我“吃饱了别乱跳你看看你出车祸了吧差点把我们给吓死了白痴。”

而从我醒来到被允许出院再到现在,我的家人都没有跟我讲过一句过去的话——而是每每把话题转移到“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这样的主题上。连车祸这个说法都是我打听小护士的嘴里听到的。

虽然我啥都不记得……但是我可以……

调侃我自己。(不)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相框,指着相框里的男人,“那你能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吗?”相片里是我和一个男孩子的合影,二人年龄大概都是国小时期,相片里大概是我的小女孩乌黑的头发扎成短短的侧马尾,与一个深蓝色头发的男孩靠在一起笑得灿烂。

“一个同学。”他摞下这句话便走了,没有再和我多说什么。

估计是青梅竹马吧……或者十有八九就是我车祸的真凶,但是既然相框还放在这里,家人不至于粗神经到让一个弱女子在车祸回来以后还要面对时刻放在房间里的车祸凶手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小男孩还挺可爱的哈哈。

——

同兄长大人一起回到冰帝学园,刚进冰帝的时候我朝着在大门口的哥哥道了声:“哥哥再见,你去工作吧,放学我自己走回去吧。”

“……我也是冰帝的,只比你大一届。”他一脸心塞地捂住自己的胸口。

“……好的,抱歉。”只能回答这种话的我在哥哥的带领下进了自己的教室。

突如其来一班地同学涌上来让我感到有些恐惧,许多熟人围上来东问候一句西问候一句,知道我车祸内情的人并不多,包括我自己,所以也没有人会提到类似于“玲子你在新闻上报道的事件我看了”这样具有爆炸性消息的话题,何况在我目前的认知里高木家应该算是财大气粗,出点钱压下新闻也不算什么事情。

不然我昨天晚上找了这么久的消息怎么对得起我自己?

我木着脸一字一眼地尽量回答,“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我不记得了,对不起。”

我的左桌是一个头发紫灰色的男人,顶着一张发育过早的脸,看到我来了嘴巴一扁,作出有些紧张的神情,压低了声音道:“高木……听说你失忆了?还记不记得我?”

在众人都把我当成车祸负伤的情况下,只有他打听到我失忆了的消息。

要么是暗恋我,这个先排除,我还没有这么不要脸。

要么是打探小道消息的天赋过人,要么是有足够的人脉和财力去探听到关于我的消息。

他书桌上的中性笔都是日本文具中较出名的品牌,盖在书下的还有一支看不出牌子但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钢笔。着装应该都是冰帝的统一校服,他的衣领却熨烫得干净清爽不过于死板,领带是标准的温莎结,发尾微卷梳理得整齐,脸色虽然见到我时不大友善但是把皮肤称为白里透红也算是恰当……一看就是家境过人养得白白(胖胖)的阔少。

那打听到我被压下去的消息也是易如反掌,但是他有什么理由打听我的消息呢?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哥照片和资料,确认此人与自己是临桌交集,并无过深来往。

其实似乎有些熟悉,但并不记得是谁。我刚想如实回答道“不记得了”,我凭借着2.0的(大概吧)视力又瞥到他桌上的书本上写着迹部二字,我试探性地问道:“迹部景吾君?”

他眯了眯眼,似乎有些惊讶,“你还记得我?”过了一会又忍俊不禁状地笑出声来,惊悚得我整个人一抖,这家伙脑子有病吗……我心虚地把椅子向右移动一寸,“正好看到你本子上的名字。”

迹部景吾翻脸如翻书的技能着实惊到了我,皱了皱眉,抿着嘴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不再说话。

好像有点不爽。

……或许我刚才的回应应该是“在我忘了所有人的时候只记住了你,迹部君,你的名字……”

太肉麻了,还是算了,我跟他又不熟。

我耸耸肩。

————

大抵是因为失忆的缘故,虽然头不疼浑身都不难受,对周边的环境也免不住一阵好奇。同学们在刚进来时的热情完全消散,下课时的我依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全新的环境。

迹部景吾揉着眉心,“你……。”

“怎么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傻气。”

“……”

话说我跟他有熟到可以开玩笑说我傻的地步吗?

“话说回来,你之前住院时的笔记没有记,你要记吗?”他一边洋溢着富有磁性的声线,一边把他的课本丢给我。我本来想客气一下,毕竟我对补笔记没兴趣……但是我作为一个阔少兼疑似学霸的右桌,我还是……假装我好好学习的样子吧。

……要饱含着谢意收下。

于是我风风火火地在他的指导下开抄了他写的不错的笔记。

“难得,居然能看到你这么好学的一天。”

“……”少说一句话噎不死你。

所以说原来的我也是不补笔记的人吗!突然感觉好亲切!

想要丢给他时他指了指门口,“你哥。”

我眯着眼睛盯了半晌,那张早熟的脸,嗯,没错。于是我欢脱地冲出去,高木玲子的哥哥温柔地拍了拍我的头,“早上走得太急了忘了带便当。”我咽下一口口水,眉开眼笑地接过便当,“谢谢哥哥。”

他表情感动的扭曲,仰天长啸(并没有),“玲子你终于认出我了……”

嗯……说不定这个人是妹控哦?

我才知道,原来之前的高木玲子并不喜欢在食堂里吃,尽管迹部景吾把食堂装修的很华丽就像米其林西餐厅。

……什么品味,学校食堂装修成这样,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我和前任高木玲子的想法不谋而合。

一个上午的课程很快地过去,由于国三升学课程显得无趣,我上课上得好似一条咸鱼,怏怏地趴在课桌上,有一种把课本扔出去的冲动。

午休时间,以冰帝占地面积和冰帝学生数量,找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吃便当实在不是一件难事。日光刺眼,树影婆娑,木制长椅干净而舒适,冰帝美好的风景。我坐在长椅上缓缓打开饭盒,不是被精美的菜式吓到,而是被饭量所震撼。

我,高木玲子,食量大到感人。

我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大概是身体刚刚恢复的原因,饭菜居然很快地见了底。正打算收拾收拾走人回去睡一觉,不远处却传来了压得很低的女声——“我喜欢你。”

……不是吧,才刚车祸出院回来,表白这事这都让我撞上了?

我掰着手指头算算……能是谁?谁都不认识。

发出声音的方向此刻又传来了不紧不慢的男生,低醇的嗓音一字一句仿佛是在朗诵课文,“谢谢你喜欢我,但是对不起。”我依然不知道是谁,但是碰上这种事我真的很想走上去看看。肢体快过于思想,缓过神来时,一男一女已经站在我面前,无比尴尬地对上我明晃晃好奇的眼神。

女人一头栗发束成马尾,没见过。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头发略长,很明显,也没有印象。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佯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带着便当转个身大摇大摆离开,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直到拐角处我连忙用吃奶的力气飞奔回教室,喘息声把我正在小憩的同桌惊醒,“高木玲子,你在干嘛?”

“……我跟你说,我刚碰上有人表白”我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喘着虚气,犹豫了一会还是打算把趣事分享给失忆以来第二个认识的朋友。

他不以为然地垂眸,冷漠地回答道:“这有什么的,冰帝这种地方大大小小的表白到处都是。你自己没经历过就不让别人经历了?”

……?什么叫我自己没被表白过还不允许别人被表白了!你就是这么对待我这个可爱的淑女吗!我压抑着自己冲上去打一架的冲动,“问题是我不小心路过……看到了当事人。”

“……啊嗯?”他挑起眉,假装有兴致地转过来敷衍我,“那你看出来是谁了吗?”

“男的带着一副眼镜,头发大概是深蓝色的吧,有点长。女的头发大概这么长,”我比着自己的腰,“脸很白。”

“那那个男的同意了吗?”淡淡的嗓音传来。

“他拒绝了……有点可惜。”失望之意毫不掩饰。

他似乎松了口气,接着看他的小说。

“你认识那个男的?”

“嗯。”

“谁啊?”

“……网球部的忍足侑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猫传说之第七章(7)

    校长在上面说话,周琅星在下面分神胡思乱想,前面说的一大堆都没有听进去,还好开了智脑终端的录像模式。“……今年的军训是野外求生竞技比赛,高年级学生和低年级学生组队,人员分配由主脑随机组合,五人一队。具体规则由教务处发送邮箱到各位学员,大四学生不参与……”周琅星大概就听到了以上的话,期间他都不能集中注意

  • 现代的阴阳师之不夜天

    刘浩依旧是骑着,他那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宝贝。哼着不带调小调,来到了公司。跟强子打了个招呼,张队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在强子死皮赖脸的询问下,和张队的一脸谄媚微笑中,刘浩走进了大老板的办公室。情景依旧,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墨镜男刘刀依旧是站在东方燕的身旁,时刻的警惕着,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似地。东方燕身前的

  • 鬼吹灯前传3:始皇金棺之刃控-锁链

    将军与少年的一攻一防,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完成,大莫将军沙包般大的拳头,带着燃起的控能,携带着极其凶猛的气势,重重的砸在了少年的大刀之上。按常理来讲,柔软的肌肉与金属的碰撞,不会发出太大的撞击声响,但是此次的撞击,却如同坚钢碰硬铁,竟然发出“当”的一声巨响,震的在场几乎所有人无不埋头遮耳。胖子心中微微一

  • 鬼眼皇后:陛下,妾不嫁第4章在线阅读

    “凭什么?”白毛被抓得手腕生疼,他猛地从钱匣子里抽出手的同时,瞪了眼刘真,嘴上骂骂咧咧地嚷道:“就凭整条街你生意最好,你就得交三份,这可是上面的意思!”什么狗屁上面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就是白毛他们几个看场子的眼红了刘真的生意火爆,却没有打点他们哥几个。对此,刘真心里头是明镜的。但有些事心里头明白,嘴上

  • 当明星开了挂第10章在线阅读

    予舟大概跟邢云弼犯冲,见他一面,马也不想骑了,黑着脸去换衣服回家。我也喂完胡萝卜了,摸摸马和它告别,跟着予舟进去换衣服。真是折腾,马背都没上,衣服换了两套了。这马场搞得很原生态,连休息室都是原木做的小木屋,予舟有自己专用休息室,他骑马骑得多,换衣服动作很快,下午阳光带金色,从窗户照进来,他背影非常漂

  • 行走中的林夕在线阅读第4节

    两人在半山腰处休息,而另外两个地方,却是两幅光景。此刻,夜流云和夜沐辰正站在一座山峰前,目光微变。他们的面前,有几具尸体,全部都是死的面目全非,身上似乎有雷电灼烧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死于雷电。可是,他们也没有听到什么雷电之声啊,他们是怎么死的?夜沐辰还好,看着这几具尸体,就算被毁的面目全非,至少他

  • 观察者之第七章(7)

    太子府邸不像皇宫规矩那么多,除了叶辞和莱斯两个人偶尔来住,剩下的只有几个AI机器人,负责他们的日常起居及安保工作。“叮——检测到垃圾食品,油脂及糖类含量超标,请主人停止食用。”保姆机器人奥利奥转着轱辘来到叶辞身边,两眼射出红色的射线对着叶辞手里的零食扫了扫,发出一声警报。星际时代的AI技术发展到前所

  • 一个身体两个因之第五章(5)

    因为好姐妹王瑶的仗义相助,沉鹿好不容易做完了试卷。这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交卷,便跟着王瑶一起被李林峰叫去了办公室。当时大家都还在答题,她也不好在教室里发作。于是沉着脸先出了教室,浑身低气压到办公室等着。王瑶跟在少女后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她抬起手摸了摸刚才被沉鹿掐着的脖子,尽管对方没下狠手。可当时沉鹿

  • 穿成灵异文里的受害者在线阅读第六节

    打电话是可以的,只要用手腕上的手表就可以打通单线连接的空尼的电话。只不过手表通话音是外放的,也无法使用耳机,所以当晴子打通电话的时候,不仅小兔笔好奇的凑了过来,连懒洋洋的树懒文具盒都睁开了眼睛。拨通音响起之后,对方几乎是秒接了。“嗨~晴晴酱终于主动给尼酱打电话了,尼酱好开心~~~”“因为空尼的研究肯

  • 顾少的心尖萌妻:震惊的夏雪

    从乐器店出来之后,刘星就顺道去买了相关的直播设备,回到家之后便把这些直播设备安装好,在一切都忙完后,刘星便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了一个当今比较有名的直播网站——斗牛直播,在里面申请了一个账号,在账号申请下来之前也暂时没什么事做,索性便关了电脑,拿起了一旁的吉他。轻轻的拨了一下弦,发现虽然声音差不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