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后我成了最强学霸在线阅读第4章

2021/6/11 22:07:03 作者:别寒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后我成了最强学霸
重生之后我成了最强学霸
作者:别寒来源:晋江文学城
[应该不v或完结v。]全能大佬林露重生到了前前世的十六岁,也是自己最混最不学无术的时候。好在她有着几世知识储备的,从学渣重回学霸轻而易举。她看着面前无数的奖杯证书后满意一笑。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的丰功伟绩在不知不觉之中,也引起了各方大佬的注意。直到有一次,她连续几天收到了记忆里一直对她冷淡至极的几个大佬的微信之后,她才发现大事不妙。[林同学/学妹/学姐,学习,约吗?]“????”从此之后,在各方势力的挑战之下林露开始了成为最强学霸的征途。——注意事项: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阿弥陀佛。

前往药医家的一路上,风筝趴在风篁的后背,大雨也阻止不了他无穷无尽的话语。

“说起来真巧,你看,我是风筝,你是风篁。我们一个姓,都有风。”

“我们简直太有缘了。”

“我最喜欢风。”

有风的日子,他才能飞得更高。没风的日子,他只能苦兮兮的仰望天空等着刮风,同时他还得盼着千万别下雨。

风篁对玄彦的话接受不能,这只风筝明明姓玄,哪来的大家一个姓?

他白虎还不姓白呢,哪门子的风筝姓风?

当然,考虑到这只风筝是一只学常识不认真的风筝,风篁不和风筝计较那么多。

一路碎碎念的风筝,在风篁一步步走近药医家的小院子时,在风筝远远的透过雨雾见到两道模糊的人影时,风筝一下子闭嘴了。

不需要风篁开口劝说,风筝自己就老老实实的不再吭声。

小院的屋檐下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年龄约莫三十岁的男子,他身材高大,身着墨绿的长衫。整个人的气息分外柔和,与他脸上的笑意如出一辙。

男子的身边站着一名清瘦青年,清瘦青年比男子矮了半个头。他表情严肃,他始终板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模样一看就不怎么好相处。

风筝眼神好,他遥遥地瞅到这两人,他瞬间收声。

夫、夫子?

为什么夫子在药医家?

难道最近又到了夫子在药医家过夜的日子?

死定了,死定了!

他今天的运气糟糕得不能直视。

所以……他必须马上……装死……

风筝脑袋一歪,他薄薄的小身板顿时趴在风篁的后背不动了。

风筝的竹条扭弯了,他的脑门搭在风篁的肩头,在风篁外衣的肩膀位置也染上了颜色。

风篁嘴角不由抽了抽:“你又怎么了?”

丧鸟没在风筝的脑门戳窟窿,风筝可别告诉他,突然又感到头痛了。

下一瞬,风筝小小声的念叨飘来。

“嘘嘘嘘,大白,别说话。”

“你不要叫我。”

“会被夫子听到的。”

别说话的风篁:“……”

这只风筝一天到晚都是些什么毛病?

大白是什么称呼?不许乱喊!

风筝怕夫子,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当然是夫子替他修补风筝。

夫子的心情好不好,决定了损毁的风筝破洞补得好不好,更决定了纸面画怎样的花纹。

如果,夫子嫌弃风筝太吵,风筝的翅膀图案十之八|九从蝙蝠变乌鸦。

再如果,风筝又在夫子教书时睡大觉,夫子就只给他画一道腰栓,意味着这一刻的风筝还不如雏燕小风筝。

最年幼的雏燕风筝都有两道腰栓,风筝却只剩一道,这对盼着七道腰栓的风筝无疑是晴天霹雳。

此外,风筝仔细观察过,每到夫子在药医家过夜的那段时间,夫子的心情特别不好。

村民们一直认为夫子和药医是夫夫,可惜,夫子否定了这个说法,药医也不曾多解释。平时,夫子住在夫子家,药医住在药医家,他们各过各的。

夫子见惯了风筝装死,他完全不吃这一套。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垂着脑袋的风筝:“玄彦,别装死,装死也没用。丧鸟飞走了,大伙儿在帮李婶寻找小瑜。你飞出村子之前做了什么,你自己琢磨琢磨怎么给我说。”

风筝欲哭无泪。

不好了,装死不管用了。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这次会不会被夫子抽得只剩竹条骨架?

好在丧鸟已经离开了,小瑜应该没事,很快就能找到她。

他到底要不要坦白,要不要坦白?

真是越想越头痛。

很快,头痛的风筝不再考虑这些。

他病倒了。

这不是淋雨糊了花纹的生病,而是,他被丧鸟啄了后,泛着红光的伤口灼烧着他的魂魄。

风筝没肉身,他的残魂依附在这些纸糊的风筝上,他的残魂能熬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全凭风筝毅力大。

用药医的话来说,当初那个破风筝落到羽村,不是他救活了风筝,而是风筝自己救活了自己。

药医那时没有绝对的信心,那一抹飘忽的残魂能活下来,疗伤过程很艰难,成功的希望又十分渺茫。

然而,风筝咬紧牙关做到了。

风筝这会儿听不到药医的表扬,他痛得失去了意识,他不断的抽搐,破洞边缘的红光一闪一闪,一下又一下的灼烧他。

药医小心地在破洞边缘涂抹浅绿的药膏,药膏很快有了作用,风筝的挣扎不再那么明显。只是,他的痛苦没有消失,他仍在煎熬之中。

药医看了看一旁的风篁,他客气的说道:“感谢你赶走了丧鸟,又送玄彦过来。”

随后,他指指风篁手背的红印:“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敷药。丧鸟啄了的伤口,敷了药后好得快,不然会痛很久。”

尽管凭借风篁的白虎体质,疼痛可以扛过去,但风篁没必要忍受这样的折磨。

更何况,风篁赶走丧鸟,他对羽村有恩,药医不能对风篁的伤视而不见。

风篁考虑片刻,他看着抽搐的风筝,突然问了药医一句:“为什么是原形?”

为什么要他化作原形才能赶走丧鸟?

药医笑了笑,他没立刻回答,一旁的夫子则是冷哼一声,告诉了风篁答案。

“这有什么难开口的?”

“这是羽村的诅咒。我们就是一群没有完整的原形,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丧鸟每次飞来给我们报丧,我们赶不走丧鸟,丧鸟聚集一次,村民就死一些。”

风篁的视线扫过冷面的夫子和无奈微笑的药医,他相信,夫子说的是实话。

比起风筝口中,好得不能再好的羽村,夫子的话,残酷却又真实。

药医伸手牵住夫子,可惜,夫子不乐意的避开了。

药医冲风篁没奈何地笑笑:“玄彦来到村子后,他每次都会去赶丧鸟。虽说他没有肉身,但他和我们不同。我们赶不走丧鸟,但他可以艰难的赶走丧鸟。”

“他总觉得,如果他没能赶走丧鸟,村里有人死了,就是他的责任,是他的错。他是个好孩子,也是个傻孩子。”

“是蠢。”夫子淡淡地接过话,“警告他多少次别赶丧鸟,他从来不听劝。以为自己本事大得翻天,能赶鸟。”

结果,每次风筝都要死不活的回来。

风篁沉默片瞬,他面对这两个人:“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他对这个村子而言,仅是一个陌生人。村民对陌生人不提防,反而告诉他村里的秘密,难道不怕他毁了这个村子?

面前的这两人并不是风筝那样思维简单的家伙。

果然,下一刻,药医坦言:“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里太偏僻,我们出不去,外来者又很少来,这里缺少外来者帮我们驱赶丧鸟。”

风篁语气平淡:“你们凭什么相信我,不担心我心怀不轨?”

“是玄彦带你来到羽村。”说着,药医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风篁是聪明人,药医相信他能察觉风筝双眼的特殊。药医根本没必要隐瞒这一点。

既然是玄彦认定了没威胁的人,玄彦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能把自己的家底全告诉对方,玄彦的口中存不了多少秘密。

风篁权衡小会儿,他终是伸出了手。

赌一次。

假如这个村子就是他的机缘所在,他给这个村子一线希望,说不定就是给他自己一线希望。他如果成不了有翼之虎,他必定会在这次的家族竞争里败下阵来。

风篁被丧鸟啄了的皮肤泛红,只是,涂抹药膏不久,药膏的微凉感和啄伤的疼痛感就一起消失了。

他困惑地打量破洞边缘同样涂抹了药膏,仍在不断抽搐的风筝,问道:“他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恢复得这么快,风筝却不行。

药医眼底有一丝遗憾。

“玄彦没肉身,又是残魂,他受伤后,康复速度十分缓慢。”

“我的药帮不了他太多,他只能每次自己辛苦的熬过去。”

可就算这样,明明感到疼痛难忍,风筝依然一次又一次的驱赶丧鸟。

风篁问药医:“他的肉身不能重塑?”

“当然可以重塑,只是他住在这儿不愿意走,羽村一无所有,玄彦要重塑肉身难上加难。”药医解释道,“在此之前,希望你能帮个忙。提供一点纯净的灵力,为玄彦稳固残魂,减轻他的痛苦。”

风篁随手丢出一团白色的光芒,药医轻轻地用这团白光盖住了风筝。

不一会儿,风筝不再抽搐,他平静了下来。

这时,沉默许久的夫子抬步往外走:“我回去了。”

药医看着他单薄的背影:“今晚还过来吗?”

夫子没回答,他走进了雨雾深处。

待夫子走远了,药医轻声问了一句:“你的牙,要看看吗?”

风篁一愣,药医什么时候察觉他的牙出了问题?

被风筝夸上天的药医当真是神医?

风篁权衡再三,他最终选择了拯救自己的牙。他很长一段日子不想再咬蚌壳,不管那蚌壳长得嫩还是长得老。

他瞅瞅团在白光里合眼休息的风筝,相比风筝那双眼睛的秘密,他更想要知道有关羽村的一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木槿花的爱情第一章在线阅读

    凌天从床上爬了起来,习惯的刷牙洗脸,抓起衣架上的白大褂往身上穿,就打算出门。“先生,今天没有实验安排,根据先生的日程,今天有大学的同学聚会需要参加。”就在凌天打算出门的时候,家里的人工智能助理美美,出言提示到。凌天一拍额头,才想起今天要参加同学聚会,凌天不由的感叹了一下,人的习惯是可怕的。大学毕业两

  • 西歧风云在线阅读第一节

    风翔国。安家村。山脚下的破草屋内。一抹身影跪在用檀香木制成的上好棺材面前,哭的是稀里哗啦,好不伤心的样子。“相公啊~你怎么就这么的去了啊~这我可怎么办啊~”千安澜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那声音又哑又沉,如同乌鸦的叫声一样难听,让人听的是汗毛直立,周围的人甚至觉得,这叫声会不会把棺材里面

  • 爱豆总想跟我公开在线阅读第九章

    “若南?”忽然我听到一个极其动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而这个声音我就是睡觉也可以听得出来,来自我们可爱的夏初同学。“若南,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夏初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身边的一个机位上。“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不是学舞蹈吗?”我停下手中的操作对夏初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学舞蹈?”夏初怀疑的看

  • 抖爱帅哥你谁(求鲜花)

    “师傅威武,师傅好厉害,加油!”阿冷不断的鼓励,姜浩的身体也是充满了力量,手中的加特林再次变幻,直接是变成一把白色的机枪,非常普通。一支小队也是盯上了姜浩,两人吸引,以枪声打掩护,两人绕后!这种把戏的确不错,只可惜遇到了姜浩!枪口对准后方墙壁,随着扳机一扣,一道激光喷涌而出,唰的一声,两个活生生的人

  • 俘获冷情小娇妻在线阅读第5节

    四系乃看着眼前这一只巨大的龙愣了一下,看它那威武的程度,看它那帅气的模样再看那庞大的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最后才会出现的大Boss,“......身上的气息好....你好大龙!你可以放四系乃走吗?四系乃不想呆在这里了,”四系乃操控着冻结傀儡走到他的前面不远处,抬起头仰望着它(被动技能:天然萌发动)(

  • 以前的旧文之我超神了,你们呢

    “杨旭,你就偷着乐吧,让你单杀了Puzzle,是不是很有成就感。”看着杨旭单杀Puzzle拿下了一血,但是PDD不以为然。以杨旭那30岁的高龄,怎么可能单杀自己的Puzzle,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听着PDD的话,杨旭也不予理会,他明白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不是拿下First.Blood就可以。索性全心

  • 豪门诱宠:恶魔总裁擒萌妻!在线阅读第7章

    几天后一个山中,两道白光飘起,“玛德终于升级了,终于知道这么叫做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壮士你就行了吧,那吃的不是比我的多,那次睡觉不是你想睡老子守夜,我都没抱怨你报个P”“是是是,你不牛能做大哥吗”“滚”“来看看我么这几天的效果”姓名,王星辰姓名,刘壮壮职业,黑衣剑士职业

  • 网王之闲云掉出个脑袋来

    但是他并没有急于出去,老爷子教导过,要正视每一场战斗,不小瞧每一位敌人,做好充分的准备。自己的准备还不充足,木剑太钝,不适合自己使用。转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一块粗糙的石头,石头足有半个人大小,一面非常粗糙。他将木剑拿出来,在粗糙的石头上磨了起来。哪怕将那五点附带的攻击磨掉,也要磨出适合自己使用的

  • 因为有你才美丽在线阅读第1节

    不知过了多久,一千年或者一万年,林子车的意识慢慢苏醒,他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被包裹在一个圆形的ye体的空间内,身体很舒服。我在哪?不对,最后的炼金阵绝对出问题了,林子车感到眩晕,随后意识模糊,混混睡去。又不知过去多久,林子车发现自己可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终于有一天,林子车看到了光,听到了纷乱紧张的声

  • 无敌医婿玩阴的

    洋人获得自由,站起身来,身上已经全是尘土,看上去狼狈极了。但是他并没有往香兰所在的方向走去,而是一个急转身,拐出肘攻击站在他近距离位置的杨明。可笑的是他以为自己这样很聪明,没想到杨明根本没有放松警惕,低下头一记重拳打在他肚子上。洋鬼子再次倒地,蜷缩在地上,抽搐起来。“呸,跟哥哥玩阴的,你不是第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