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都市最强战神之借银子

2021/6/11 23:02:29 作者:天猪大师 来源:黑岩网
都市最强战神
都市最强战神
作者:天猪大师来源:黑岩网
家族惨变,十年蛰伏!一朝风云再起,飞越九天化龙!从我这里拿走的,必将百倍偿还!

陈氏一听宁渊这话,吓得手里的帕子都掉了,紧张地四下看了看,而后急声开口问宁渊:“一万两银子?你要这么多银子有何用?”

宁渊的脸色更苦了。

刨去头一回管别人叫娘的别扭感,宁渊双手互相揉了揉,脑子里闪过无数条理由,然而看着陈氏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心之色,宁渊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低声道:“昨儿个去赌坊,孩儿一时昏了头,将自己的私房赌了个精光不说,还向林大哥借了一万两银子。说好了三天后还他,总不好赖账。”

陈氏一听宁渊这话,呼吸都粗重了几分,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指着宁渊,一脸痛心疾首地轻斥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赌坊是什么好地方不成?败光了私房不说,还向别人借银子?这要是让你爹知道了,便是你祖母亲自阻拦,都救不了你了!”

宁渊当然知道这个道理,问题是之前他也没穿过来啊。干下这样昏头的事儿的是原主,宁渊就是个背锅的,又不能再让时光倒流回原主昏头之时,提前去阻止原主一波,只能咬牙背下了这口锅,想尽办法把这副烂摊子给拾掇得齐整点罢了。

要不然,宁渊干嘛来找陈氏呢?

见陈氏一副血压飙升的样子,宁渊心下也有点发慌,生怕自己把她急出个好歹来。

宁渊也顾不得什么别扭不别扭了,连忙上前轻轻地拍着陈氏的背,仔细给她顺气,见陈氏的脸色好转了些许,又轻轻地端过桌上的茶杯小心地递到陈氏嘴边,口中柔声道:“娘,您先别急,先喝口茶水缓一缓。”

这么一通贴心的举动下来,陈氏的心情也舒畅了几分。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唯一骨血,陈氏养宁渊,就跟看眼珠子似的,哪里舍得让他吃半点苦。

缓过气儿后,陈氏拍了拍宁渊正在为她揉肩的手,低声叹道:“你啊,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呢?娘这里银子倒是不缺,只是你近几年愈发没个正行,都敢把私房全都败在赌坊了,娘又哪里能放心把银子交给你呢?若是你再跑去赌坊,你爹怪罪下来,怕是我们娘儿俩都得吃挂落。”

宁渊则一脸认真地盯着陈氏的双眼,万分诚恳地保证道:“娘,您放心吧。我这回吃了大亏,绝对不会再胡闹了!就是欠着林大哥的银子有点不自在,他也是个浑人,脾气上来了谁的面子都不给,若是孩儿这银子没还上,他轴脾气犯了,闹到了咱们景阳侯府,到时候不得让整个侯府都跟着丢回脸呐?”

陈氏脸上的无奈之色愈重,看向宁渊的眼神中满是忧虑,揉着额头开口道:“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越说我越头疼。反正你就只会闯祸,惹下一堆烂摊子让娘心烦。这一万两银子娘给你,只是你得向娘保证,日后再也不能去那些腌臜地儿,也别再惹你爹生气了!”

宁渊顿时面色一喜,点头如捣蒜,万分认真地开口道:“孩儿都听娘的!”

不仅如此,宁渊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早就写好了的借条递给陈氏。这借条可是他写了无数遍,终于顺着原主的记忆和身体记忆,写出的与原主字迹相差无二的借条。

其实当场写更有诚意,只是宁渊初来乍到还不太熟,生怕在陈氏面前露了馅,也只能先自己写好,谈好后再拿出来了。

陈氏哭笑不得地看着宁渊硬塞给自己的借条,原本沉重的心思倒是散了几分,无奈地看了宁渊一眼,嘴唇微翘地开口道:“你啊,就会作怪。娘给你银子,还写什么借据呐?娘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体己早晚都是你的。只要你日后太太平平地过日子,不出去惹事儿,娘就谢天谢地了。”

嘴上虽这么说,陈氏心中倒是熨帖了几分。也不是她想要儿子的借据,只是宁渊写借据一事,让陈氏看到了他诚心改过的诚意,是以陈氏这回给宁渊拿银子,比往常还开心不少。

倒是又想起来一桩事,陈氏再次开口念叨了宁渊一回:“这回你闹出的事儿太难看,可得好好去柳府给柳家大小姐赔个不是才行。人家还没过门,你就去了腌臜地儿打了她的脸,便是柳家大小姐脾气再好,也难免会有几分怨气。待你伤好了,可得好好去给柳家赔罪。”

这话的信息量太大,宁渊只觉得自己头都涨了一圈。从原主的记忆里翻出了关于这位柳小姐的信息,宁渊的嘴角顿时就抽搐了几下。很好很强大,自己在现代还是条单身狗,一觉穿过来竟然连未婚妻都有了。莫非是穿越大神看自己一个人单着太惨,大发慈悲把自己扔过来解决个人问题的?

说起来,原主这位未婚妻柳静姝名声可不小,祖父乃是吏部尚书,一家清贵,本人也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风评很是不错。

就是不大看得上原主。

宁渊摸着良心说,原主对柳静姝还算是掏心掏肺,至少宁渊就觉得自己做不到那么惦记一个人。这回原主去青楼赌坊,也是因着柳静姝的亲弟弟在起哄,拗不过未来小舅子才一道儿去的。

当然,在宁渊看来,那就是两人脑子都有坑。小舅子撺掇着未来姐夫去青楼赌坊,这智商真是没谁了。原主也没好到哪儿去,傻不拉叽地跟了去了,结果就被人给打晕送回了府。

对了,打晕原主那个家伙,来头也挺大。开国公家的嫡长子顾然,京城中有名的面瘫,走的是正经向上的路子,和原主这帮纨绔们不是一路人。

哪成想冤家的路就有这么窄呢,这位开国公世子平日里也不去这些地方,偏偏昨天进了赌坊想要打探点消息,就碰上了这帮纨绔。原主又多了几句嘴,将人狠狠埋汰了一通不说,言语间还提到了顾然的嫡亲妹妹顾清瑶,这才让顾然动了怒,将原主给揍晕了。

更让宁渊觉得有几分玩味的是,原主出事后,开国公府的赔礼很快就到了。据说顾国公在宁渊昏迷期间,亲自压着顾然上门来请罪,诚意十足。

而柳家,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要说原主之所以嘴贱提到了顾清瑶,全是因着柳静姝每回见面都会在他面前抱怨几句顾清瑶徒有美貌却是个草包,无一是处。

这么一琢磨,宁渊的心中不由冷笑。看来柳家这趟水深着呢,把原主当了枪使,怕是还想着倒打一耙呢。

毕竟,原主没察觉出来,却不意味着宁渊看不出来,就算是只看原主对柳家姐弟的相处画面,宁渊都能看出那两姐弟眼中深处对原主的不屑。

就这样,柳襄还无端撺掇原主去青楼赌坊,真是耐人寻味。

宁渊的眼神骤然狠厉了几分,原主虽然不思进取,十五年来却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偶尔碰上了街上乞讨的孤儿老人,还会给点银子,就算纨绔了点,品性绝对没问题。

若是这回原主是死在别人的算计下……宁渊眼中的狠色愈发浓厚,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怎么着也得为原主讨个公道。

等到服侍了陈氏几十年的珮容姑姑拿来陈氏放银票的小箱子放在桌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宁渊才回过神来,敛去了眼中的狠厉之色。

陈氏一边打开箱子还一边问宁渊:“你这回的私房全赔进了赌坊,花用还够不够啊?不够的话,娘还再多给你一千两。”

这样惯孩子,怪不得原主会长成一个纨绔。典型就是家里宠出来的熊孩子,在家日天日地唯我独尊,结果出门后碰上了同样属性的霸王熊孩子被教做人了。

宁渊心下暗暗吐槽,却又有几分羡慕。这样发自内心毫无保留的疼爱,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孤儿院的日子其实不大好过,里面的孩子也不如外人想象中的甜美可爱,反倒经常为了争一些玩具衣物而勾心斗角。不管多大的孩子,在里面久了,都会长出两副面孔来。

对外是天使,纯洁弱小又无助。对内是恶魔,抢东西争院长宠爱霸凌弱小,同样不堪入目。

宁渊从那样的泥地里挣扎长大,自认不是什么内心阳光的家伙,也不太会和人建立亲密关系。所幸大学碰上了几个好室友,毕业后又一起了公司做策划,宁渊表现出的性格还算是开朗阳光,人际交往上倒也没出现什么大的障碍。

至于内心世界?生活压力都这么大了,谁还有心思探讨别人的内心世界啊?面上过得去就行了呗。

宁渊本以为自己早就过了羡慕旁人家庭幸福的年纪了,却没想到,在穿过来的这两天里,又再一次感受到了熟悉的羡慕嫉妒恨的滋味。

不说关心外露的陈氏与老夫人,就连一脸锅底色的景阳侯都让宁渊对原主生出了羡慕之意。

宁渊对旁人的恶意和善意极为敏锐,便是昨天刚穿过来时被景阳侯怒气冲冲地请家法,宁渊在景阳侯身上感受到的,都是他没能说出口的疼爱。

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原主,真是让宁渊羡慕啊。

宁渊的眼神闪了闪,再加上之前对原主遇害的猜测,心里的阴暗一时压都压不住。真的特别想,把这几个长辈都抢过来变成自己的,彻底地抹去原主的痕迹啊。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太对,宁渊赶紧暗自掐了自己一把,将方才冒出来的负.面想法全都拍回了脑海深处,耐心地陪着陈氏说了好一会儿话,这才接过陈氏给的银票回了自己的甘华院。

回到屋内,宁渊这才发现,陈氏给自己的银票是一万两千两,多出的两千两明显是给自己零花的,一时间心下真是不知是何滋味。

额头已经不痛了,宁渊拿着银票,想着明天便去林府找林坤,将这一万两银子还给他,把原主留下的这个烂摊子给填补好。

这会儿屋里没人,宁渊便闪身进了空间,结果竟然发现空间竟然大变样了。

原本的桌椅都不见了,四下白茫茫一片,空寂得吓人,只有一个发着蓝光的屏幕格外显眼。

宁渊仔细一看,好家伙,这还是自己的笔记本吗?键盘不见了,屏幕大了好几倍,这是把自己的笔电变成了大型平板,让自己触屏操作的节奏?

事实证明,见识限制了宁渊的想象力。

屏幕上的蓝光一显,宁渊忽而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电轻微击了一回,而后似乎与面前的屏幕有了某种联系,莫名生出了一种自己能用大脑操控它的错觉。

好奇之下,宁渊试探地在脑海里默念了一回:搜索银票。

屏幕上的蓝光一闪,接着显示出一条字幕:恭喜解锁,度娘为您服务!

而后便显示出了所有关于银票的消息。

宁渊真是目瞪口呆,愣是没想明白这个空间到底是怎么升级成这样的。瞧这架势,莫非自己是碰上了智能电脑了?

为了试探这个智脑的可用性,宁渊试探地出了空间,再次闭眼给智脑下达了搜索指令。

很好很强大,这回的搜索结果竟然是直接显示在宁渊的脑海中,好在智脑比较人性化,只选了前几条消息,不然的话,宁渊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得被庞大的信息量给挤爆。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倒是不用再暗搓搓地找个没人注意到的地方进空间去查资料了,随时随地都能查,完全不用担心被人发觉。

另外,虽然空间一片白茫茫,看着有几分瘆人,宁渊也没觉得害怕,只是在琢磨着空间的用法。

宁渊想了想,尝试着往空间里头放了不少东西,心念一转,又立马能将这些东西给取出来。简直就是个容量未知的随身旅行箱,还是不占任何地方,不费一点劲的那种。

有了这空间,宁渊觉得自己完全都不用再担心贵重物品的保管问题了。只要往空间里一放,除了自己谁都拿不出来,还能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吗?

宁渊对此表示很满意,隐隐还觉得空间的发展性不止如此,日后怕是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自己。

即便没有,有了这个和自己绑定的空间,放东西带东西方便得很,自己也心满意足了。

就是智脑让宁渊有点无语,真不愧是度娘智脑。宁渊原本还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开几个浏览器搜索资料,升级后倒好,只能用度娘一个,其他的通通显示不存在。

宁渊真是哭笑不得,只能吐槽一句,厉害了我的度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

  •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之深入调查

    盛婧樱忽然一下子也成了有些名气的人儿,至少在这座城市在这座文化大厦的周边,却没有丝毫的优越感。有些凄凉的堕落的地方,大厦还必须为此蒙上一层很阴郁的黑影,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深深地种在人们的心里。还不到上班的时间,白领公寓的楼道静悄悄。管理员是个年纪较长的老头,他很配合地打开盛婧樱生前居住的房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