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九幽密藏在线阅读第4节

2021/6/11 11:27:19 作者:徐如林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幽密藏
九幽密藏
作者:徐如林来源:纵横中文网
上古神话或许就在我们身边

“妈,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家。呜呜……你知不知道……”

边拿着手机边哭的男孩还没有说完,就被电话另一边愤怒的声音打断。

“哭什么哭?你除了哭还能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这么没出息!我们老秦家倒了什么八辈子的霉,生了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老秦,你这是干嘛?!你不要吓着孩子。”

“就是被你宠坏了,这么点苦就受不了,以后还指望他成什么大事?当初是谁吵着闹着要去韩国?谁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会坚持下去?秦琥珀,我跟你说,没有做出成绩就不要回来了,我们秦家没有这种半途而废的懦夫!”

“秦天昊,你这是干嘛?你儿子才十四岁……”

“你就是总觉得他还小。我十四岁的时候早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他就是从小过得太好了,我赚的……”

男孩咬着牙,强忍着泪水,握着手机听着电话那头那个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说的一句一句话,就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划在他的心口上。最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对着手机大吼道:“够了!你每次除了骂我,还会说点别的么?反正你也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那干脆让我死在这里好了!”

男孩一把摔了电话,一屁股坐到床上抱头大哭起来。

“琥珀,怎么了?你腰又痛了?”刚从门外回来的,高大的穿着白色背心的少年听到哭声,急忙走到床边问道。

“莫谦……”,男孩抬起头,睁着哭得红肿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好痛,我真的……好痛。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冷血无情的父亲?家人不应该是最关心自己的人么?为什么他……永远就只知道骂我……”

“你是不是哪里惹他生气了?叔叔可能也就一时在起头上,气消了就没事了。”

男孩已经哭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奋力地摇了摇头,强制镇定自己,接着说:“……他根本就只知道赚钱,根本没有关心过我。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永远就只知道骂我……我永远忘不了……那次我不小心掉到湖里,差点淹死……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我拼命地挣扎,可是根本没人听到……我好不容易自己爬了上来……他不但没有关心我一句,还骂我把衣服弄脏……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不见了……现在我一个人在这么远的地方,他也根本不担心我。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他亲生的。不然,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

看着男孩哭得无法再说下去,少年一把把他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像安抚一样,柔声说:“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秦琥珀从《追梦赤子军》的宿舍的床上惊醒,下意识觉得口干舌燥。

“水……”

迷迷糊糊中下意识地伸手,却迟迟没能等来递来的那杯水,秦琥珀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似乎这才清醒过来。自己是在《追梦赤子军》,那个总是会在他生病时守在床边、随叫随到的人,不在这里了。耳边传来室友们均匀的呼吸声,秦琥珀看了看对床裹着被子熟睡的身影,犹豫了片刻,还是撑着高烧后有些无力的身体,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杯子,往屋外的茶水间走去。

从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坐在茶水间的椅子上,双手捧住杯子,才似乎在冰冷的黑暗中生出些温度。看着杯子上冒出的阵阵热气,秦琥珀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像是打过了一场大仗,身体轻飘飘的,仿佛触感都显得有些不真实。

强迫自己镇定了心神,秦琥珀对着冒热气的杯子吹了几口,喝了一口。

“啊……烫!”被开水烫得撕牙咧嘴得少年,气愤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扔,莫名觉得有些难过。也许真的是生病的时候特别脆弱,一点点的失落和委屈都会被莫名放大很多倍,加上方才做的梦……

现在的场景真的与之前太过于相似,一样的简陋的大通铺,一样的规划整齐的集体练习,一样的在众多陌生的人群里的不适感,一样的在残酷的竞争下不得不面临的敌意。他知道这些没法避免,就像当初在韩国练习时看着永远被教练作为表扬典范的预备出道位的韩国师哥时,剩下的人也是一样,看着他们的眼神永远虎视眈眈、蠢蠢欲动。争夺练习生的出道位本来就是一场残酷的竞争,特别是在IBTC这样的全世界知名的偶像团体造星工厂。只要被选入IBTC练习,并成功出道的男团或女团,没有一个不是红遍亚洲的。想要在其中获得一席之地,就直接的方式就是把在出道位里的人挤下来,就跟现在一样。谁都知道从这个节目里出道的人,必定会拥有起码两年的高强度曝光一样。只是不同的是,从前他是站在那个位置之外看着别人,而现在他就在众人想要争夺的这个位置上。

其实,在来这里之初,他没有想过要去刻意去和别人竞争什么,他只是想尽全力去展示自己,想靠自己的实力去站上最耀眼的那个位置。况且初见时大家似乎也都礼貌客气,其乐融融,似乎并不像在排外的韩国那样剑拔弩张,却没想到第一次公演舞台排练时,居然所有队友都出来反对他这个队长。

自私、冷血、自以为是、独断专行,这些突然压给他的标签让他简直觉得这些人不可理喻。特别是炎天语,这个本来还跟他有说有笑的人,更是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发难,让他下不来台。他本来就已经身体不适,还强撑着陪他们练习,结果却换来这样的待遇,一气之下摔门而出。

“我没有错!”当旁队的莫谦看着情况不对,来找他谈话的时候,他还是气愤地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大家展示更好的舞台,但确实已经练很久了,大家都累了,想休息也是人之常情。而且他们本来就是新人,你用对自己的要求去要求他们本来就不合适。”

“就还有两天时间,明天就上舞台彩排了,舞蹈还跳出成这样,一个个一点紧迫感都没有,还就想着休息,到时候上台怎么办?而且他们一个多星期也就排这一个表演,认真练的话,怎么可能还练成这样?我们之前参加的那个节目,我,还有陈孝坤他们,我们每周要作词作曲、确定编曲、练舞、练唱、合乐队,还要舞台排练,到后面每人每周甚至都要准备两到三个Show,大家每天只能睡三到五个小时,也没有人像他们一样整天抱怨。我们那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舞台,他们根本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是,你们认为应该这样。但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们这样,大家都会有不同的想法,而且事实也不需要他们去做这么高强度的准备。琥珀,做团体就是这样,不是一个人想怎样就怎样,最终是要大家合作去做这件事情。你是队长,就更有责任去想办法让整个团队齐心协力去做这件事。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好好去跟他们沟通,得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现在你一个人跑出来生气也没有用,只会更影响之后的排练进度,你觉得呢?”

“……”

最终,他妥协了。舞台顺利完成了,他强撑着录完了全程,团队PK胜利,也拿到了现场点赞第一,看起来这场仗打赢了,但收到的却都是质疑。

“秦琥珀,你真的很不错,唱跳、表情管理都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放在整个表演里来看怪怪的。”

“秦琥珀,因为你的个人能力特别强,但是可能放在团体里会显得比较突兀。我觉得你要想一想自己,你适不适合做男团?适不适合参加这个节目?”

“听说,你们队友之间也有一些摩擦,你身为队长,应该好好反思一下。”

那时候他身体冒出的冷汗已经几乎湿透了内里的衬衣,昏昏沉沉的脑袋已经思考不清为什么在大家眼里一切都变成了他的错,但他还是一言不发,一一认下了导师的这些评价。他不喜欢辩解,因为他觉得这看起来只是为推卸责任在找藉口,但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来,却还是觉得委屈。

他也是第一次做团体这件事情,第一次跟这么多不熟悉的人合作舞台,第一次做队长。他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做这件事情,他每天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帮队员抠动作,把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他甚至冒着身体的极限去做这些事情,可是却没有人认可他。

难道让大家满意比拿出一个好的舞台更重要么?难道作为一个准备站上舞台的艺人不应该为了舞台去更努力的练习么?难道他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却要为了配合其他人而放低自己的标准么?他不这么认为。可这些,在这里的人,他又能跟谁说呢?

“没关系,之前那么多困难你都挺过来了,这点小阻碍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秦琥珀,你可以的。”

少年笑着拍拍自己的脸上说道,说完最后还认真的点了点头,仿佛对自己表示认可一般。可即使这样,他笑着笑着,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湿了眼眶。

“琥珀?大半夜你坐在这干嘛?”身后突然传来人声,秦琥珀浑身一震,急忙擦了擦有些湿润的双眼,应道:“没什么,就是口渴,想来喝点水。”

“那怎么坐在这里不喝?”来人走到秦琥珀跟前,是梦源公司一起来参加节目的B-ONE队长邵远。

“烫。”

邵远看了眼被丢得有些远,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再看了眼有些别扭的秦琥珀,伸手拿起杯子,走到饮水机旁,倒掉了些许热水,加了些凉水,递到他面前,说:“喝吧。”

“谢谢。”秦琥珀双手接过杯子,捧在手心往嘴里送了一口。

“以后如果觉得开水太烫了,可以像这样加点冷水就好了。知道么?”

“嗯。”

看着秦琥珀完全没有反驳地乖巧地点了点头,邵远想来这孩子这次可能真的病得不轻。

“身体怎么样了?还有哪里难受么?”

秦琥珀双手捧着温热的被子,看着邵远关切的表情,又不觉鼻子一酸,本来想顺口说没事,最后还是犹豫了下,乖乖说了实情:“就还有点头晕,觉得没什么力气。”

邵远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再摸了摸自己的,说:“还好,不烧了。可能就是刚生完病,身体还比较虚,多喝点水,多休息下就好了。”

“嗯。”

“明天的通告,要不要我去帮你跟导演组请个假?”邵远毕竟比他大了十岁,又看他是跟自己一家公司、一起练习了三个月的小朋友,虽然知道小孩可能不大愿意让他插手,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用,我可以!”秦琥珀连忙否定道。

大概是习惯了这小孩总是要强的样子,邵远没再坚持,只是说:“如果不舒服要记得及时说哦。身体是本钱,弄坏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知道么?”

“嗯,谢谢。”

“好啦,喝完水就早点睡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

邵远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转身向屋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说:“对了,明天早上会录韩烟来宿舍检查打分,被子记得叠叠好,衣服收收好。”

“韩烟姐姐要来?”

“嗯。”看着小孩有些激动的小表情,邵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邵远哥。”

“嗯?”

“你……能不能教我……叠被子?”

“……?”突然听到小孩这么问,邵远愣了一下,看了眼秦琥珀略微有点别扭的表情,随机心下了然,笑了下说:“好,没问题。”

这个看上去高冷的小孩,就算平时摆出一副对一切不屑一顾的样子,在舞台上是令人敬畏的大BOSS,但本质也就是个生活不太能自理,总是爱逞强,面对偶像也会想保持自己完美形象的小孩罢了。邵远想着,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离开了茶水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开局召唤赵子龙第九章

    备受瞩目的龙凤会落下帷幕。渣男算是彻底在整个灵界火了。他以前是中州年轻一点最有出息的灵剑宗天才大弟子,如今则是扛起整个灵界的希望。福兮祸所依。转而发生了一个更轰动的事情。灵界最为神秘的预言一族,预言未来百年会有一人飞升,一人入魔。修行之路是孤独而艰苦的,当今不出世的老妖怪无一不是心智坚忍之人。但是飞

  • [综]救赎的英灵之第七章

    在邓布利多宣布晚宴结束,新生们被格雷尔带这直接朝墙壁走去,穿过一扇暗藏在滑动挡板后边的门,走下楼梯,穿过另一道走廊,最后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旁边停住脚步。“荣耀!”格雷尔说出口令,众人依次走进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是一个很长而且略显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用坚固的石料建成的,泛着绿光的灯

  • 阴命者在线阅读穿越,节目的邀请(求收藏鲜花打赏啊!)

    水蓝星,**,S市。“没想到穿越附体重生这种套路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落到我身上了,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一个男子握着手中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长相不错的男子,叹了口气,放下了镜子,开口说道。这个男子叫做李亚豪,是个穿越者,本来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休息,结果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名字叫做水蓝星的

  • 逆命妖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极品灵石”陆云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可是上好的修炼资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必为修炼资源发愁了。如今地球的灵气刚刚恢复,距离形成灵石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三件物品全部得到,限免的时间到了。“小智,下个月限免小说是什么?”陆云道。“限免小说是随机选择,还有八个小时才到一个月结束,小智也不清楚是什么”

  • 制霸之灵异网游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卢小飞发现自己好像变矮了,世界仿佛扁平了一般,他看到的东西都显得异常高大。“我这是在做梦吗?”揉了揉眼,卢小飞想要说话,却只听得喵的一声,看着自己毛茸茸,肉嘟嘟的爪子,他呆住了。“我擦,我肯定是在做梦!醒来,快给我醒过来!”卢小飞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撞到了喵星人的雕像上,疼痛让他认清了

  • 海贼王从吞吞果实开始解刨琪琳?(求鲜花)

    “嘭!”面对这个深夜闯入自己房间偷看自己睡觉的变态,琪琳一拳打出,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生疼。同时,那个黑影倒退了两步,那棍装之物也飞了出去,空中似乎还有几滴鲜血洒落。琪琳虽然是超级战士,但是终究只是一代超级战士,而且并不是力量强化方面的,她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是和那些高级别的超

  • 启灵非人类在线阅读第5章

    两大番队进入同一节车厢,奇怪的是车厢内竟然有人,明明是不存在的班车。“年轻人,要看报纸吗?”一名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探过头向石毅问到,他们距离很近,石毅随意瞄了一眼,那报纸上分明没有一个字迹。石毅摆了摆手,回答:“不了,您自己看吧……”那老者也不多劝,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看起无字报纸,嘴角露出一丝邪魅。“

  • 综影视:任务进行中在线阅读第九章

    左忱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六个小时一动没动,护士几次推门都没能吵醒她。睁眼的时候是凌晨,周围人都睡了,医院里刚好大小夜班交接。她满手机的未接电话,头又疼,打算出去找个野混沌摊吃点东西,可刚路过诊室,就被下夜班的医生叫住了。大夫跟她大致说了说苏惊生的情况。苏惊生这几天治疗配合度很高,状态有所好转,再有三天

  • 追妻之交易(修)

    慕清澜带着徒弟逛了很久,直到夜色渐深,他们才回程。走到一半时,小徒弟撑不住乏意,歪在他怀中睡着了。他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边的臂弯里挎着小白兔花灯,蒲扇似的睫毛垂着,嘴巴旁边还沾着红色的糖渣。慕清澜给他擦了擦嘴角,又取下了他的花灯提着,给他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小徒弟并未被惊醒,睡得十分香甜。他看

  • 鬼谷楚辞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被忽悠的王导!黄垒一说,其他几名成员也是一样。何炯摸着肚子,很配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何老师,你不是刚喝完米稀。”“那东西养胃,但也不能填饱肚子,现在肚子里面全是水!”何炯尴尬的笑了笑,目光更多的是看向黄垒。第一季就是黄垒负责做饭,当然何炯,大华两人也做,只不过做出来连自己都觉得难吃,何苦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