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复望无涯第六章

2021/6/11 12:12:05 作者:就叫老李吧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复望无涯
复望无涯
作者:就叫老李吧来源:飞卢小说网
少年因为机缘巧合降生到异世大陆,暗流涌动的阴谋交织着错综复杂的谜团,一步步揭开关于自身的身世和家族仇恨的枷锁,回头望去,唯有血泪参半的一生和一望无涯的深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不带毛?”夏侯风惊奇道,“难道与莫姬是同类?”

莫姬看白痴一样瞥他:“不可能,珑哥哪里像个草木之人。”

懒得与他们闲扯,墨珑自怀中掏出红木匣子,推给东里长,没好气道:“就这点东西,还让我们特地兜了个大圈,你和鲁家是不是攀上亲了?”

东里长打开匣子看了眼,笑眯眯地解释道:“苍蝇再小,好歹也是肉菜。这趟,我听说你们还撞上一个出手阔绰的姑娘?”

墨珑笑了笑:“她可不光是出手阔绰。”说着,双指拈出一粒鸽卵大的珍珠,摆在东里长的眼前。

“你是识货的,给估个价。”

“这个、这个……”

东里长接过珍珠,绿豆大的小眼瞪得滚圆,端详了一会儿,把珍珠往茶水里头一放。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原本乳白的珍珠慢慢变成了天青色。

“怎么变色了?!”莫姬吃了一惊,继而恼道,“我知晓了,这根本就是假的珍珠,难怪那鲛人这般大方,伸手就是一把。”

“不是假珠,这叫三色珠。”

“三色珠?”夏侯风把珍珠拈出来,放在手中,看着天青色一点一点转淡。

面上带着几分怅然,东里长悠悠道:“我也是好多年前见过一次,据说它产于东海最深的一道海沟内,数年才可得一颗……”

墨珑从锦袋中又掏出两、三个,在手中转着玩,心底愈发奇怪:“数年才可得一颗?”

“它遇水而青,遇火而赤,遇土而缃,故命三色珠,历来收在东海水府之中,并不在市面贩卖。”东里长不可思议地看着墨珑的手,“那位姑娘究竟是何人?”

墨珑沉吟着摇摇头,回想起灵犀的话——“不是偷也不是抢,就是我自己的。”

“东海水府……”莫姬思量着,“这鲛人会不会是婢女?偷偷拿了珠子溜上岸来?”

夏侯风跟着发楞,片刻功夫后回过神来,挥了挥手道:“管她是什么人呢,反正咱们这趟值了!……店家,还不快上菜,葱泼兔,莲花鸭签都要,汤骨头乳炊羊不要炖得太烂,要有嚼劲才好吃。”

他望了眼莫姬,不等她开腔,便赶紧叫道:“还要热热的姜蜜水,一碟状元饼,一碟太师糕。”

见状,莫姬哼了一声,总算是没说什么。

墨珑看着好笑,挪揄道:“小风,你真是出息了,她一个眼色你就知晓该……

“你们这里还卖鱼翅!”

突然,外间一个骤然拔高的嗓音吸引住他的注意力,耳熟得很,他撩起珠帘,隔着稀稀疏疏的竹叶,看见对面舞草阁内的雪青衫子。

果真是她。

莫姬的反应比他要大得多,压低嗓音忿忿道:“真是冤家路窄!”

东里长朝夏侯风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后者生怕激怒莫姬,用口型作答“鲛人”。这下东里长兴致更浓,捻了个诀,目光穿透墙壁花草,将舞草阁中的人看了个清楚。

“你们猜猜,她和谁在一块儿?”收回目光后,东里长神情阴晴不定。

除了与莫姬有关的事,夏侯风向来是不太愿意动脑子的,直接问:“谁?”

“猜呀!”

莫姬尽力张望着,头都探出厅外了,可巧店小二担心争吵会影响到其他客官,刚刚将舞草阁的帷幔放了下来,只能看见朦胧光影,却看不清人。

东里长看向墨珑:“猜得出来么?”

墨珑思量片刻,颦眉道:“不会是那只白狐狸吧?”

“就是他。”

莫姬吃了一惊:“半缘君老妖?这姑娘还真有能耐,一进城就让他盯上了。这下子,恐怕连皮带骨都没得剩了。”

说起来,这位千年狐妖半缘君与东里长他们还有些渊源。他原是白云观山下的一头白狐,潜心修炼,略有小成。白云观主凌霄子见白狐聪明灵慧,便收了他带在身旁,时时点拨一二,白狐终于修得人身。百年前,凌霄子羽化成仙,白狐便入了红尘,自号半缘君,沧海桑田,渐渐失了本心,卷入贪淫乐祸的是非恶海之中。

数年前,他看中莫姬,爱她娇媚,施法让她现了原身,栽种在画中。东里长与墨珑费了些周折才将她救出。他痛哭流涕,伏地求饶,东里长与凌霄子是旧识,看在故友面上,放了他一马。这几年间,他结交长留权贵,修炼邪术,投在阅公长子季归子门下,成为俨然已成为长留一霸。

东里长不是好生事之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半缘君便是成日横着走,只要不挡着路,都当做没看见。半缘君自知羽翼未丰,也不敢来招惹。故而这些年双方还算是相安无事。

夏侯风摩拳擦掌:“这个老东西!”

东里长不乐意了:“叫谁老东西呢?”

“当然不是您。他哪里能跟您比,他就是个千年祸害,您可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夏侯风拍马屁道,“万岁爷,把您的千里耳放出来听听?”

不用他说,东里长对此事也甚感兴趣,遂从袖中取出一只小黑蜘蛛,置于掌中呼地吹了口气,蜘蛛借着风力飘飘荡荡而出,引着蛛丝,穿过珠帘、竹叶、雨雾,最后落在舞草阁的窗棂上——蛛丝绵软,若有似无,东里长将手指轻搭在悬丝上,舞草阁中的动静尽落耳中。

舞草阁内。

灵犀盯着店小二,眉头紧皱,问道:“这些鱼翅产于何处?”

店小二还以为她对于鱼翅品质不放心,堆着笑答道:“姑娘放心,这些鱼翅都是产自东海水质最好的白沙海域,小店将鱼翅放入上好火腿鸡汤中,加鲜笋和冰糖煨烂,口感柔腻……”

“白沙海域……如此说来,这鱼翅是玄股国人来此贩卖?”灵犀又问。

“正是,玄股国挨着东海,他们所贩卖海味,货真价实,绝无做假,姑娘放心……”

店小二话未说完,就看见好端端一张香樟桌子砰得裂成两半,轰然塌下。半缘君原本正姿态优雅地摇着折扇,差点被木屑溅入眼睛,顿时骇了一跳。悬丝听音的东里长也是被巨响弄得震了震,忙掏掏耳朵。

“怎么了?怎么了?”夏侯风忙追问道。

东里长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还在说鱼翅的事呢。”

“您倒是让我们也听点动静呀,瞧我们跟傻子似的干瞪眼。”夏侯风急道。

莫姬丢了个瓜子,正中夏侯风额头,道:“你当傻子就好,别扯上我……万岁爷,让我们也听听吧。”

东里长拿他们没法子,再张口时,已是半缘君的口吻——舞草阁内,半缘君也没想到灵犀看着明眸皓齿花容月貌,却是性烈如火暴躁如雷,忙开口劝道:“我说,灵犀姑娘……”

“玄股国真是欺人太甚!”灵犀压根不理会他,手攥成拳,面有怒气,质问道,“玄股国与东海水府早已定下盟约,玄股国人夏秋两季不可下网,不得割取鱼鳍,不得虐杀水族,你们难道不知?”

店小二也不知该说什么,讪讪地小声道:“确实不知,小的也不是玄股国人呀……”

“被割掉鱼鳍的鲨鱼只能在海中慢慢地等死,甚至被同类所食,这是虐杀!”灵犀怒不可遏,“把你手脚都剁了,却不杀你,让你慢慢等死,你觉得滋味如何?”

店小二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可怜巴巴看着她。半缘君在旁打圆场劝慰道:“姑娘慈悲心肠,说得极是,从此以后我也再不吃那等伤天害理的玩意儿。你们也不许吃了,听到没有?”店小二忙连声答应。

灵犀也知晓冲他发火一点用处也没有,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下次再看见玄股国的船,有一条算一条,全都掀了。”

剪秋厅中,听到此处,墨珑掀了掀眉毛,继续慢悠悠地剥栗子。莫姬颦眉:“好大口气!什么来头?”

此前在西山石壁泉,夏侯风被灵犀连着摔出去两次,对这位小姑奶奶也颇为不满:“吃个鱼翅都管,她倒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也不看看这儿是什么地界。”

舞草阁内,店家重新换了张结实的花梨木桌子,紧着端上四干果、四蜜饯。半缘君遗憾道:“原想略尽地主之谊,请姑娘好好吃顿饭,没想到反惹得姑娘生气,在下真是该死该死。”

他这么说,灵犀反倒有些歉疚:“罢了,这是玄股国与东海的事务,原也怪不得他们。”

“姑娘是从东海来的吧?”他看似随口一问。

灵犀不愿多答:“嗯。”

“我在东海倒也有些朋友,不知姑娘是否认得?”他接着道。

剪秋厅中,墨珑剥出个黄灿灿的栗肉,丢入口中,漫不经心道:“小风啊,好好学学,听听这老妖是怎么套话的。”

“套话谁不会呀!”夏侯风口中虽如此说,但耳朵却是竖得更直了些。

莫姬斜睇他,咕哝道:“笨死算了。”

舞草阁内,灵犀果然问道:“你在东海有朋友?是谁?”

“经营蚌场的眉公,姑娘可认得?”他问。

灵犀摇摇头。

“华曒水君呢?”

“听说过,可没见过。”灵犀如实道,“他虽是东海的人,可大部分时候都呆在北海。”

半缘君迟疑一瞬,想着该如何拿捏尺度,道:“东海水府近卫军统领叔孙敖,姑娘可认得?”

“是他呀,自然认得。”灵犀道,“他常年都在水府,很少出东海。你怎得会认得他?”

“姑娘误会了,他不是我朋友,我认得的是他小姨子的表侄子。”半缘君含笑道。

“小姨子的表侄子?”灵犀费劲地想了想,也想不出会是谁,“我不认得。”

半缘君宽厚笑道:“东海这么大,水族众多,姑娘不认得也不奇怪。来,先用些果点。”店小二在外头轻声唤他,他不知有何事,只得掀帷帘出去。

店小二生怕灵犀对菜肴不合意,特来询问他,是不是把鱼虾类菜肴都换了。半缘君思量片刻,点头同意,正要掀开帷幕回去,眼角瞥见一丝亮光稍纵即逝,骤然转头——顺着蛛丝,看见了爬在窗棂上的小黑蜘蛛,而蛛丝的另一头,飘飘荡荡,牵牵连连,隐入剪秋厅。

他唤住正准备退下的店小二:“剪秋厅中是何人?”

听见这话,东里长暗叫不妙,手掌急探,蛛丝带着蜘蛛飞快缩回,穿雨拂叶,安然无恙地回到他袖中。

店小二如实相告之后,半缘君再看蜘蛛已然不见,眉头紧皱,吩咐道:“你替我传句话:这坚果已是我囊中之物,长留城再大,也得划了道走,大家日后好相见。”

说罢,挥手让店小二退下,他从袖中掏出一头小白鼠放置在栏杆上,命它盯好对面的动静。

听罢懵懵懂懂的店小二的传话,墨珑冷笑道:“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看。”

东里长皱着眉头,不做声,不知在想什么。

夏侯风看上去比店小二还一头雾水:“啥意思?划什么道?什么坚果?”

“你长个脑袋就为了当摆设吧,道上话教几遍都记不住。”莫姬敲了他一记,自己手疼得不行,夏侯风心疼地直替她揉手。莫姬无奈地解释给他听:“老妖说那姑娘已经让他看上了,要咱们少管闲事。”

夏侯风恼道:“什么叫他看上的,我也看上了呀!”

“你看上她了?”莫姬眉毛一挑,语气不善道。

“是、是……那个,我是替你看上的……因为那个你看上她了,所以我才看上的。”夏侯风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莫姬,连忙结结巴巴地解释。

墨珑在旁笑叹道:“小风,你这辈子是没啥出息了。”

他们说笑着,东里长面色却是愈发凝重,过了半晌,看向墨珑:“你怎么想的?”

“老妖,我是不待见他,可也犯不着和他杠上。”墨珑不在意道,“规矩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后头还有季归子,咱们何必为个熊孩子闹得不安生。”

莫姬心不甘道:“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她身上有鲛珠,落到老妖手中,也太叫人气闷了。”

夏侯风自然是帮着莫姬说话:“况且这老妖以前还欺负过莫姬,我早就想寻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通。”

“看上她的鲛珠了?”对于莫姬的心思,东里长一清二楚。

墨珑看向莫姬:“你在西山吃的亏还不够啊?”

被戳穿心思的莫姬有点愠怒:“用不着我动手,像她这样,又蠢又笨,横冲直撞地得罪人,在长留城能活几日?等她即将断气之时,我把鲛珠取出来,也算不糟蹋了,更算不得是我害她!”

众人都不说话。

“这些年我活得有多难,若是有了鲛珠……”莫姬咬咬嘴唇,未再说下去,目光定定看遥远的某处,一脸倔强。

“就算有鲛珠,也保不了你一世,最多三、五年光景。”墨珑就事论事。

“我不管。”莫姬性子拗,“过一日是一日。”

店家将菜肴一道道端上来,东里长叹了口气,举箸挟菜。

“万岁爷,您说呢?”莫姬不肯放弃,转向东里长,“论理,人也是我们先遇见的,凭什么让他占了去,对不对?”

东里长似有点为难,看看墨珑,又看看莫姬,半晌才慢吞吞从袖中掏出两块光滑的蚌形兽角:“说得都有理,要不占一卦吧……”他将两兽角合于掌中,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双掌一分——

随着清脆的响声,兽角落地,恰巧是一正一反。

东里长喜道:“宝卦,大吉,此事可成。”

莫姬大喜:“真的!那就是咱们可以直接动手抢。”

“不急,你再看,两卦一线,为阳卦;卦尖对卦尖,阳中之阳,则为离卦。离者,坚守正道,必然亨通。”东里长解释道。

“对对对!”夏侯风欢喜道,“从老妖手中把那位姑娘救出来,当然是正道。这卦真准!”

莫姬却是为了取灵犀身上的鲛珠,自然算不得什么正道,当下只哼了哼。

墨珑瞥了眼地上的兽角,又盯了东里长一眼,他知晓东里长有掐卦的本领,想要什么卦就能得什么卦,也懒得拆穿他:“坚守正道什么的且搁一边,把她从白狐狸手中抢回来,也不算什么。只是白狐狸肯定会去告状,保不齐季归子要来找咱们麻烦,咱们好好地在长留城过清净日子,为了这么个熊孩子不值当。”

“抛开鲛珠不论,那孩子身上带的,就算不是富可敌国,也是腰缠万贯。咱们舍她滴水之恩,她怎么也得江海相报吧。”东里长劝他,“她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金疙瘩,添点麻烦不算事儿。”

“我可把话说在前头,那可真是个熊孩子,一句话不对就能把人打飞出去,一点规矩都不懂的。”墨珑提醒东里长。

“再熊也比不上你呀!”东里长把兽角收入袖中,笑呵呵道,“放心吧,听她言语,倒也不是全然不讲理的人。”

墨珑斜睇了他一眼,没吭声。

舞草阁内,半缘君微皱眉头,他没想到东里长竟然会偷听此间的谈话,这意味着到嘴肉还有人要来抢。为今之计,得把这块鲜肉赶紧咽下去才对。

他看得出灵犀显然来自富贵人家,原来他还想先慢慢套出她的来历,寻机还能讹上一笔,方才几句话一套,她应该是东海水府中的人。东海水府,以龙为尊,鲛人地位不会太高,她多半是侍女,或者是舞伎,偷拿财宝,溜了出来。既然地位不高,讹诈也就没有多大价值。眼下,有东里长等人在旁虎视眈眈,还是尽快解决了她才安心。

他一径思量着,挟菜也是心不在焉。灵犀眼睁睁地看他挟了个鸡头,嚼嚼就咽下去,一点渣子都不带吐的。她默默地转了下盘子,又看着他自然无比地把鸡屁股也吃了下去。

“难怪姐姐老说我挑嘴,原来外头这些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挑嘴。”她若有所思。

半缘君抬起头,朝灵犀歉然地微微一笑:“差点忘了给姑娘斟酒了,该死该死!这店中的‘荷花蕊’清而不洌,醇而不厚,姑娘细尝尝。”

说着他便站起身,亲自持壶为灵犀斟酒,袍袖遮挡之处,指尖逸出一缕微不可见的幽紫,迅速渗入酒杯之中。

“很好喝么?”灵犀没听过这酒名,颇好奇,端着酒杯闻了闻,“是有些荷香。”

半缘君笑容满面:“尝尝,味道如何?”

灵犀谨慎地抿了一小口。半缘君掩饰地挟了块芋头,以眼角偷看她的举动。味道确实不错,不像是酒,倒像是清凉凉甜滋滋的糖水,灵犀咕咚一下把整杯都喝了下去。

“来,吃菜吃菜。”半缘君满意地笑道,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一下、两下……他方才所施法术名为玉山倾,顾名思义,便是座山也得倒下来,更别提眼前这个小姑娘了。

六十七、六十八……二百零三、二百零四……看着面前正把脆软骨咬得嘎嘣脆的灵犀,半缘君面色不太好看:她怎么还没事?上次自己用这法术,放倒了一只犀牛精,没道理对她不起作用呀?

他殷勤地又替灵犀斟上一杯,这次加了分量。

灵犀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半缘君又等了半晌,却丝毫看不出她神情有异。

又吃了几箸,灵犀见窗外天已暗沉下来,问道:“象庭开场了吧?离这里远不远?”

“放心,不远不远,而且还得有一阵子才开场。”

半缘君心下直犯嘀咕,决定再试一次。他朝灵犀笑道:“姑娘,可有留意到你身后的帷幔?”

“嗯?”

灵犀闻言,自然而然地转过头去端详。他袍袖连挥,数道清晰可见的紫光分别注入席面上的火腿鸡汤、甜酒煨肉,羊肚羹……大概是由于施法过度,一层朦朦胧胧的淡紫笼罩整个席面,他自己也觉得神耗气虚,一阵阵头晕目眩。

“帷幔没什么特别呀。”灵犀一头雾水地转过来。

“帷幔上所绣的花,姑娘可认得?”他抹了抹额间的细汗,勉强应付道,“此间叫舞草阁,舞草又名虞美人,帷幔上所绣的花便是它了。”

灵犀于花花草草并不在意,当下只是“哦”了一声,低头看菜肴紫光朦胧,好奇道,“这里的菜吃着吃着还会发亮?真奇!”她常居海中,觉得陆上事事新鲜,加上半缘君对她礼遇有加,菜虽奇怪,她一时也不会往坏处想。

半缘君干笑,信口胡诌道:“是为了提醒客官,再不吃就冷了。来,我替姑娘盛一碗鸡汤,这清鸡汤加了火腿、松子肉提味,鲜美得很。”

灵犀依言喝了一碗,心急问道:“我瞧天已黑下来,象庭该开场了吧?”

“姑娘莫急,还有一会儿呢。”心焦的人恰恰是半缘君,面上还得作无事,“好喝么?再来一碗如何?要不尝尝羊肚羹……”

“你怎得不吃?”灵犀问道。

“今日正好是在下的斋戒日,不得沾荤腥。”半缘君笑道,“姑娘莫见怪,容我吃些蔬果相陪。”

方才还见他吃鸡,怎得又说斋戒?难道是忘了?灵犀心下狐疑,但也没往心里去,又吃了好些菜,仍是神色如常。

这姑娘究竟什么来路?为了施法,自己已经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半缘君恨得牙根痒痒,脑子急转,想着究竟该用什么法子来制服她。

“我吃饱了,我们去象庭吧。”灵犀起身催促他。

“呃……好、好……”

外间传来小白鼠吱吱吱的叫声,半缘君心中一紧,知晓一定是对面剪秋厅有动静。他佯作起身,不慎踉跄了一下,从袖中跌出一卷画轴。画轴落地,咕噜咕噜滚到灵犀脚边,舒展开来。

灵犀未想太多,弯腰伸手就去捡,歪头看那画上是一栋大宅子,宅内还有人在走动,好玩得很……

她正看得有趣,忽然有人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她往前一冲,骤然觉得上半身冷飕飕的,似乎跌入冰天雪地中一般,眼前朦朦胧胧,看不清景象。突然间又有人将她拽回,她方才看清眼前,画仍是那副画,并无其他异常,只是方才怎么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唐人街+心理罪】完美主义者又见紫色(求收藏)

    这件装备并不值什么钱,但是却验证了孟波的猜想。蓝色的装备宝箱里面,是强打装备!低级的装备还看不出什么,但是高等级的装备,强打和非强打之间差的属性不是一般的多。想想自己的等级如果提高,随便去刷个场景,就能爆出高等级的强化打造装备来,这该有多爽?升级,我要升级!一瞬间孟波便决定快速升级,自己不应该在这些

  • PUBG:最强带妹四方云动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一直直播到深夜,凌云也记不清他总共玩了多少把,但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在这几个小时的单排里,没有一把是没吃到鸡!而直播间里的观众和4AM全体队员在观看凌云直播的这几个小时里,对于他的神经操作,从最初的惊讶逐渐转变为接受,再到最后的习以为常!如果没看过直

  • 我来关地府英雄勺?不,是英雄田——全是菜

    随着这波小龙坑团战的结束,吸血鬼豪取五个人头。其中三个shutdown。回家之后直接摸了一个杀人书+莫雷洛法典+无用大棒。当一个吸血鬼,在十六分钟的时间节点里面,掏出了推推棒、莫雷洛法典、杀人书、法穿鞋。用某LPL赛区著名解说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你有没有发现,当领先了一把无尽的时候,伤害变得特别高

  • 兽世夫君很宜家在线阅读第8章

    时间很快,又过了三天。张勋一切照旧,每天都去图书馆看书。三天下来,他足足看了252本书,加上之前的,一共515本书。这些书里面,包罗万象,几乎什么都有。整个高中,乃至大学的所有书籍,他都全部看过了。甚至,还看了许多别的书籍。总之,包罗万象。尤其是这些书里的内容转化到记忆中,他才真正认识到,以前不喜欢

  • 重生小渔女在线阅读第5章

    一步登上三米高的舞台!这…还是人吗?太特么帅了!简直帅翻了天!这一刻,一群人仿佛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珠子望着叶修,久久地说不出话来,一个个都无比崇拜的望着叶修。方静彤,身穿一袭长裙礼服,绫罗绸缎将她完美的身形衬托的玲珑曼妙,犹如天上的仙女一般,美到让人加重呼吸。此刻,她刚才后台走出来,就看见叶修一步

  • 大秦之嬴氏老祖宗兄弟重逢

    老詹姆收留了赵信,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执念,让他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老詹姆忍不住灌了一口酒。想当初老子也曾跨过山和大海,也曾经穿过人山人海...“老板,小哥今天人呢,怎么没来工作呢?”一个媚眼如丝的女郎的妖娆而来。“玛丽啊,小哥哥没有,老哥哥也一样嘛。老哥哥宝刀未老哦,这条街我人送外号电动小马发,

  • 开满鲜花的树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大,你在干什么?”吃过晚饭,赵亮见赵云在屋里摆弄绳索铁链,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好奇的凑上前问道。赵云故作神秘的笑道“秘密。”“老大,我可是你兄弟,有什么好事你可不能瞒着我啊,快告诉我吧。”赵亮拉着赵云的胳膊露出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少来,这一招一天用三遍,你不烦,我还烦了呢?”上山打虎,那可不

  • 我在开封当青天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成功的杀掉一个外挂之后,白轩便开始了屠杀,由于有着完全能够看得清一切的双眼,白轩总是在出其不意间灭掉了敌人。在把整个机场占为己有之后,白轩便驾着一辆摩托车朝着桥头而去。而且此时还有人堵桥的。还不止一个,是2个人,分别都在互卡着对面。白轩在来到桥头之时,便立刻跳车,98K直接开镜朝着已经露头想要出来

  • 新白男子传奇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超高的领悟力嗯,至少在这局游戏里,张帆就是小提莫的男朋友了,那小提莫刚刚说的,这对于很难找到女朋友的张帆来说,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掉下来的女朋友。林凡冲过去,他要替小提莫报仇。然而他看到鳄鱼在疯狂推线,一个Q扫到他了,立刻他就掉了四分之一的血!张帆心头一沉,忙又退回去。“????”荒漠屠夫

  • 凹凸世界之凹凸学院能黑一个是一个(新书上传各种求)

    捕捉失败!“我去,这什么情况?”王晓宇操作角色,捕捉最后一只山贼子。那只萌萌的小猴子带着最后一只山贼,快要到他角色身边的时候。这只山贼一扭头,又跑回去了!这让他不由一愣,不是说捕捉机率百分之百吗?这奖励是假的?王晓宇马上打开超级店铺系统。营业状态:扭亏为盈。奖励:捕捉成功机率提升百分之百,人品值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