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西游后传:三界第一狠人之霍小寒

2021/6/11 11:07:48 作者:读者是我男友 来源:飞卢小说网
西游后传:三界第一狠人
西游后传:三界第一狠人
作者:读者是我男友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三界浩劫。唐三藏师徒四人取经归来,无天大魔头出世,如来转世,西天大世界被攻占。天庭,人间,皆沦为战场。是一念成仙,还是一念成佛,亦或是一念成魔?就在浩劫降临之际。下界,一位狠人,带着他的宠物,从大凶之地**出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三章霍小寒

元安平往村里走去,这时发现好些村里的人正在往院子外面扫雪。他悄悄的观察着这些人,发现自己好像一个闯入者一般。看着那些束发古装打扮的农人,此时此刻对于来到异世这个事实他有了更加深刻的感触。

为了怕别人发现他的异样,他只能稍微低着头,继续往前走。有些人见了他会用爽朗声音问一句,“安平,你这是去哪儿啊?”

元安平只要笑着回一句,“想去水井那里看看,家里没水了。”便行。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也不好称呼对方,毕竟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更爱说些的女人会跟安平说几句这些天打水的不容易,不经意间的动作也让元安平窥视出水井的方向。不过也有些忙着根本不搭理他的,倒也让他觉得还算正常的。毕竟小时候他也在村子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虽然走到路上会遇到好几声吃了没那种问话,外加几句关心学习的,但也有些不说话的。

因为脚上防水的冬鞋方便许多。这一路上好些地方也被扫雪的人家扫了扫,倒是越往村里走,雪地越少。根据之前听到的只言片语让他知道,水井就打在村子中间的空地上,旁边还有一颗大桑树。

元安平看到了水井。那口古井用青石搭了台子,还在外围围了一层木栏杆,应该是为了防止小孩子不小心掉井里用的。这是种很老式的水井,打水的方式就如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用轱辘吊着水桶打水的。这时并没有什么人来打水,或许都在忙着处理院子和屋顶的雪。

元安平来到井边,如今身高只有一米六多的他想站在井边看看井里面的情况都看不到。围着水井转了一圈,他想试试看能不能摇上水来。便动手去碰那个手柄。还没摇两圈,他就发现确实很吃力,不过感觉还在承受之内。当他好不容易把水桶摇上来时,发现去拉那个水桶还是个技术活。正当元安平思考着怎么能把水桶顺利提到地上时,突然注意到一旁站着一个提着水桶来打水的少年。这一惊,手里突然松了下来,水桶就咚的一声又掉水里了。

元安平注意到少年在看到水桶掉到井里后,皱起了眉头,眼神好些有些疑惑。他咳嗽了一声缓解下情绪,然后让开了位置:“你打水吧。”

那少年摇了摇头,“你先来的,应该你先打。”他声音有些低,听着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

元安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下,“我没带桶来,我只是……口渴,想打些水喝。我不急,你先打水吧。”

少年没在意他那蹩脚的借口,也或许大冬天的喝井水对对方而言很正常。不管是什么原因,少年听了元安平的话,便上前去打水,而元安平则站在旁边不碍事的地方看着。

少年长得很清秀,个头跟他差不多高,也很瘦,脸色非常苍白没有什么血色,跟昨天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差不多。而且,穿得也很破旧,跟自己身上的这套有的比。由于他一路上走来,也见到了好些人,所以他知道,像他这种穿得如此破旧的人算是少数。虽然大家的衣服上难免会有些补丁,但大都看起来很厚实,像他们这种看起来又破又薄的很少。

少年先甩了甩连着水桶的绳子,让水桶进入水中。当他摇动轱辘,明显可以看出很吃力,而且露出的手腕也极为细瘦。

不过对方还是把水桶给摇了上来,这时元安平就看到他努力的侧着身子,尽力伸长手臂,把桶拉到身边,然后提着水桶把水倒进自己的水桶里。这个过程虽然费时不多,但看起来对少年而言非常辛苦。而且,他还看到少年的手上有好些冻疮。

元安平觉得这少年真的不容易,他从小到大也没见过活的这么辛苦的孩子,便想上前帮忙。

元安平试着问道:“我帮你摇轱辘吧?”

少年有些意外的看向元安平。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元安平就上前挤开了他,学着他的样子摇了摇绳子把水桶晃到水里。不过这显然是个技术活,摇了好几次才做到,然后心里舒口气,成功了就好。

两人分工合作,一个摇轱辘,一个提水桶,没几次就把少年的水桶装满了。

少年看向元安平,好像有些不擅长交谈,“谢……谢谢你。”

元安平咧嘴笑了笑,“不客气,不客气。你一个人提着水桶没问题吗?”那水桶可不小,而少年又那么瘦。

少年把手放到水桶上,“没事,我习惯了。”

就在少年要提着水走的时候,几个看起来七、八、九岁的小孩子打打闹闹的跑了过来,看到少年时,其中一个说:“你们看,霍小寒又出来打水啦。”

另外有人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道:“嘿嘿,我可听到他娘说了,霍小寒要是打不够水就没饭吃。”

有个孩子声音憨憨的,“霍小寒真可怜,没饭吃。他娘怎么那么坏。”在这孩子心里可能不让吃饭就是最痛苦的惩罚吧。

另外一个孩子接道,“胖墩你懂什么,我娘可说了,霍小寒不仅是个双儿,还是克双亲的。他娘当初生他就差点死掉了,他爹也因为他得了场病。我娘说他命硬,不好,不好。”

一些孩子都纷纷表示,“我也听我娘说了。”

而那个小胖墩则傻傻的问,“我娘怎么没跟我说啊?”

其他小孩子得意的表示,“那是因为你傻呗。”

“霍小寒是个倒霉鬼,谁跟他在一起谁倒霉,我们别跟他玩。”

元安平听着那些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话,看着蹲在地上低着头看起来很可怜的少年,咬牙,这真是哪个年代都缺不了熊孩子!

他冲着不远处的几个孩子喊道:“没事儿滚一边儿玩去,在这瞎咧咧什么!快走,快走!”

听到元安平的话,几个孩子都好奇的看着他,其中个头比较高的一个,看样子是几个孩子的头儿,一副刺头的样子,“喂,元安平,你怎么帮霍小寒说话啊!嘿嘿,我听我娘说,霍小寒是可以嫁人的,你是不是想娶他才对他好啊。我娘说,你这样的不好娶媳妇,所以你才想娶霍小寒对不对。”

其他几个孩子就跟着起哄,“霍小寒是元安平的小媳妇,霍小寒是元安平的小媳妇。”

元安平先听到少年可以嫁人就一惊,再听这小子一口一个他娘说的,觉得这小孩他娘可真是个八婆。心想我还治不了你这小崽子。便对那孩子一脸极为鄙视的模样,“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呢,结果一口一个你娘说的,切,怎么跟村里的那些碎嘴婆娘似的,真没点男子汉的样子,我瞧不起你!”

那孩子一听元安平这么说,立刻气得涨红了脸,“你凭啥看不起我!我告诉你我可是他们的老大!”

元安平抱着手臂继续居高临下的用很不屑的语气说:“哼,你三句不离你娘,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还当老大,真是笑死我了!要是我,肯定不认你这种没断奶的人做老大。你看你那样子,说霍小寒怎么怎么样。你自己想想是不是只有村里的婆娘才那么说霍小寒,村里的爷们都不说的?可你们说,就说明你们都不是爷们,都是碎嘴的婆娘!”

那些孩子被元安平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仔细想想还真没听自家爹说过什么。他们也不想想,他们老爹一个个的整天想着庄稼想着收成,哪有心思去想别人家的那点破事。至于小胖墩,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孩子,则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睛一副好崇拜的样子看着元安平,心里想着竟然敢和李子哥吵架真是太厉害了!

那些之前也说了听娘说的这句话的孩子,立刻闭上了嘴巴,好像之前自己没说过这话似的。而那个领头的孩子脸红脖子粗,对着元安平吼道:“我以后不说霍小寒了,你要再敢说我不是爷们,我跟你干架!”然后对着身后的小弟吼道,“我们走!”

元安平见几个熊孩子走了,心里得意,“小样,跟爷斗!”然后见少年还在地上蹲着,便也蹲下安慰道,“那些熊孩子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就当是放屁听响了。”说完他发现霍小寒状态不对,他才注意到对方一手捂着肚子,脸色很难看,很痛苦的样子。

元安平连忙问,“你怎么了?怎么了?”

霍小寒声音虚弱,“肚子疼,缓缓就好。”

元安平皱眉紧张的说:“肚子疼可不是小事,你最好找大夫看看。”

霍小寒摇了摇头,“没事,这是饿的,不用看大夫。”他一直低着头,不去看元安平,不知道在想什么。

元安平一听他是饿的,那就不是肚子疼而是胃疼,想到之前那些小孩说的话,觉得霍小寒还真是可怜。脑子转了一下,手伸进怀里,从空间里拿出两个烤红薯递给霍小寒,“这个给你吃。”

霍小寒转头看向元安平,眼睛红红的,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我不要,我听说你也不好过,还靠着你大伯家。我打完水就有吃的了。”

元安平觉得这霍小寒心地真好,自己都这样了还想着别人。不过还是硬把红薯塞到霍小寒手里,“你放心吧,我没你想象的那么惨。你快吃,别以为肚子疼是小事,痛的次数多了是要生病的。听我的,快趁热吃,暖暖胃。”

霍小寒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红薯,感觉着红薯的热,他从没像此刻那么温暖过,低着一边吃一边流眼泪。

元安平不知道对方多么感激他的帮忙。霍小寒从小到大受到了太多的欺负,可从来没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没有人帮他。他背着克双亲的枷锁,还被自己看重的唯一好友背叛,有了谁跟他好谁倒霉的名声,没人愿意靠近他。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甚至觉得活着没多大意思,可他又不想死。他心里有个卑微的念想,等他成亲离开那个家之后,或许生活会好起来。至于那些孩子所说的元安平是因为想娶自己而对自己好的话他是不信的。

他知道元安平,对方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有读过书的孩子。他曾远远地看过对方,觉得跟其他孩子不一样,也从未欺负过自己。虽然也没帮过自己,但他觉得这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

两个红薯比较大,霍小寒吃了一个就觉得饱了,而且也有来打水的人了,他怕被看到,传出去不好。自己倒是不怕什么,他知道元安平的大伯娘,要是让对方知道元安平拿他家吃的给别人,肯定会闹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与性转青帮来信

    ”你怎么能把俘虏杀了呢“杨晓雨惊讶的说道。”小鬼子侵犯我们的家园,杀害我们的亲人,不杀留着他们干嘛?“张煜冷漠的说道。”就算他们这样,但是他们已经投降了,你现在还要杀他,那我们跟他们还有什么分别呢,你这样以暴制暴,以后还有谁敢投降呢“杨晓雨依然义愤填膺的说道。”道义,哼,在我眼里他们根本就不陪道义两

  • 小明无敌之李大夫(5)

    白峰山,越往里走,树木越加密集,很快这条山间小径就没有路了,越加难以行走,不过这是对一般人,对于王坚这样的一流高手,倒是问题不大,只见王坚一蹲,身体如燕一般,飞速越过枝头,踩着树枝向前奔去。这条路确实偏僻,走的人少,到下午时分,王坚就采到了前几次没有找到的药材,其余的药材的年岁也远远高于前几次,收获

  • 炮灰投资女主为哪般仙帝重生

    凡界,周朝临山城外的苏家庄园。某一个院落一间东房屋里,一对夫妻正焦急地看着床上面色苍白的少年,眉头紧锁!“崇山,乐景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面色憔悴的妻子询问着一旁的中年男人。年过三十却依旧风韵犹存,年轻的时候想来也是风华绝代的美女。而那丈夫留着八字胡,一身锦缎长袍,方正的脸上

  • 陌离浅世之断燃香在线阅读第4章

    六年之后。玄天懒坐在残阳之下,夏季的黄昏晚霞十分绚烂,染红了大半边天空。他洋洋洒洒的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回忆着六年前的事情就难免让人气愤,玄天暗自骂道:“玄道那个老头子,还说教什么真本领呢,留下一本破书就走了,六年都没回来过一次,这本破书我现在都能倒背如流了,有个屁用,早知道还不如不学呢,真是的。”

  • 女主不走言情剧鬼节(一)

    说抱其实不大对,正确的说是顾清虞踩滑了。这一段本来不需要干什么,但顾清虞想着反正都走信仰的路子,干啥不多些一点注意力呢?所以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她决定来一段飞檐走壁,结果一个不注意,脚滑了,正巧被落枫接住。#大型翻车现场#一开始顾清虞觉得丢人,后来看周围人的反应,觉得也还不错,反正她都决定走信仰成神的路

  • 大魔问仙在线阅读第1节

    “你别在纠缠我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张凡耳中传来声音,明明就在耳边,给他的感觉却像是从遥远深邃的星空中传来,陌生又亲切。这样熟悉的语言,有多久没听到过了?五万年,还是五十万年?时间太过遥远,以张凡化神境界的修为,拥有无可匹敌的神念和记忆能力,可仍旧需要回忆好一会,才能想起来。

  • 天道神路第4章在线阅读

    舰队在傍晚的时候悄悄降临在帝国第一空港,阔别了十八年再次回到这个成长之地,夏林心情不免有些激荡。不过他很好地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跟随伊修特前往位于皇城外11区的奥尔维亚家族府邸。这片区域的房屋风格非常统一,沿途紫罗兰旗帜在屋顶迎风招展,每家每户的门牌上还悬挂着奥尔维亚家族的紫金徽章,这里的

  • 环保仙尊在线阅读第7节

    “小凡既然你已经掌控了运球和投篮了,是时候教你些真本事了,毫无疑问就是传球了。”老爹说完拿起了遥控器开起了电视。电视里是一身着黄色球服的高个球员在运球,他先用右手开始运球做了个向右侧进攻的动作,当对方防守球员开始切近他的右侧的防守的时候,他又伸出左脚快速做了个胯下运球把球转移到了左手,当即防守球员由

  • 楚八百之终身误第七章在线阅读

    随着前来通传的人走过长长的回廊,推开了那扇厚重的大门,穆十七便看到昔日总是有如高山般让人仰望的大祭司大人脱了面具,整个人躺在床上,面容被半掩的布帘遮住,倒是难得的虚弱模样。大祭司的寝殿很大,虽说各处都可见与流月城内风格相符的装饰,但却仍显得空旷。带路的祭司微微躬身便退了出去,穆十七无法,只能轻咳一声

  • 历史不外如是在线阅读第六节

    “啊!!!!”突然传来奔跑腐化生物的尖叫声!(奔跑腐化生物:是腐化生物的突变形态,速度比普通的腐化生物跑得更快!如果激怒了它,它的速度可以跑过超速运行的磁悬浮列车!)“什么声音?!”夏焱兄妹两人被这毛骨悚然的尖叫吓得同时往后退了一步。“啊,哥!”只听夏焱烜遮住眼睛尖叫的指着前方,前方一个被剥了皮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