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齐木,离我妹妹远一点! 撑伞

2021/6/11 11:02:34 作者:凡人的美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齐木,离我妹妹远一点!
齐木,离我妹妹远一点!
作者:凡人的美学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名字是照桥新太,是一名超能力者。但是,除了在为我可爱的妹妹干掉尾随的痴汉时,我会毫不犹豫的使用外,我从不滥用自己的能力。为此,在我十五岁时,我自悟出来封印一部分超能力的能力。然而……为什么这家伙和我撞人设了啊喂。

第6章 撑伞

像小猫的嘴……

小猫嘴……

小猫……

夏渝州头回听人这么说,直接傻了。摸出刚买的早餐小笼包,塞进半张的嘴里,嚼了嚼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可真会说话。”

同学们陆续进入教室。

大学的清晨第一节课,许多人都会带着早餐来,趁上课之前快速吃完。也有比较嚣张的一边听课一边吃。不过这种状况,在“铁包公”的课上是不存在的,必须在上课铃打响之前吃干抹净并将包装袋扔出去。

一名男生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被门口的台阶绊了一下。

“哎哎哎!”男生双臂快速扇动,像螺旋桨一样在空中打轮。身体倒是稳住了,手中拎着的豆浆却脱手而出。

“呀——”前排的女生尖叫抱头,夹裹着塑料袋的豆浆杯便直冲夏渝州的脸来。

夏渝州嘴里叼着包子,单手抄起桌上一根圆珠笔,在指尖转了个花,准确无误地戳进塑料袋的把手中。于此同时,一只戴着手套的手稳稳托住了豆浆杯底。

夏渝州松开圆珠笔,对着司君吹了个口哨:“酷。”

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周围的人都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司君接住了豆浆。“哇!好帅!不愧是校草!”

摔跤的男生红着脸跑过来:“对不起,对不起。”

夏渝州把豆浆还给他:“可以啊哥们儿,你刚才那招空中定点,高手。”

“哈哈哈……”教室里的人顿时笑起来。

成年人摔跟头,本来挺丢人的,被他这么一说,所有的难堪瞬间消失。那男生也跟着笑,顺道在夏渝州身边坐下:“我叫蔡成璧,临床大二的……咦?司君,你竟然吃早餐了,真难得。”

蔡同学说了一半,瞧见放在桌上的包子,惊讶地看向正在慢条斯理脱手套、摆课本的司君。

“你俩认识?”夏渝州觉得这位同学的名字有点耳熟。

“嗯,一个班的。你俩吃咸菜不,我在早餐店里拿的,这家咸菜丝可好吃了。”蔡成璧热情地拿出另一个小塑料袋装的咸菜。

司君微微摇头,表示不吃。

“你没吃早饭啊?”夏渝州小声问他。

司君顿了一下,给他看喝空的包装盒:“吃过了。”小小的一个牛奶盒,喝得干干净净,还拍扁叠成了方块,装在纸信封里。

“空腹喝牛奶,那哪行?来来,吃个包子。”夏渝州拿起一只小笼包,不由分说地塞进司君手里。

司君看看他,又看看那只散发着热气的包子,微微抿唇。

“原来是你啊,哥!”蔡同学看到了课本上的名字,顿时两眼放光。

“啊?”

“你是周树他哥吧?树神的哥,那就也是我的哥!”说着,更加热情地让夏渝州吃咸菜,并试图贡献出自己的茶叶蛋。

“哦,你就是那个菜……咳,同学啊。”

“没错,我就是那个菜逼,哈哈哈哈!”蔡同学对自己的绰号毫不在意,吨吨吨喝了几口豆浆。

两人正聊得开心,旁边的司君突然站起身。不等夏渝州反应过来,他就跑出了教室,直奔洗手间而去。

夏渝州吓了一跳,赶紧跟着过去看看。

司君显然是吐了,在洗手池边漱口,撑着台面缓了一下,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擦嘴。

“怎么了?”夏渝州走过去,歪头看他。

“包子里有蒜。”司君看起来难受得不轻,眼睛里都泛起了生理性的水汽。也是这时候夏渝州才注意到,这人的眼珠子竟然是深蓝色的,像雨水洗过的仲夏夜空,好看得叫人挪不开眼。

“你不能吃蒜啊?”夏渝州还是头回见到对蒜这么敏感的人,不是不爱吃,而是不能吃,吃一口马上就会吐的那种。

为了表示歉意,夏渝州从自动贩售机里买了瓶酸奶给他。恰好上课铃响了,也不给对方推拒的时间,直接塞到司君手里,拽着他手腕一路狂奔回去。

老师刚好踏进教室,瞪了慌里慌张坐定的两人一眼,慢悠悠拿出了点名册。

“铁包公”名不虚传,上来一句废话没有,先点名。点一个就要站起来,给老师认一下脸,等全部44位同学点完,基本上就全记住了,甚是恐怖。

“我们这个课,平时分占50%,也就是50分。缺课一次,扣10分;作业少交一次,扣20分。”

教室里响起一片抽气声。通常的课程,平时分占比是不会超过40%的,就是给那些不上课也能考高分的学神留余地。占50分就不行了,缺课到一定次数直接挂科,期末考试都不用参加。

铁老师对台下学生噤若寒蝉的模样很满意,打开多媒体设备开始上课。

选修课第一节的内容,大多是阐述这门课程的意义,没什么重点。夏渝州趁着老师转身捣鼓电脑的时候,快速把包子吃掉,吃完就开始犯困。

他是极易困的体质,每天要睡十个小时以上才行,因而很少选择上午第一节的课。而这个课好死不死就是第一节。

“生殖医学,对人类的繁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老师的声音越飘越远,各种人类器官、小婴儿、细胞、草履虫在眼前打架,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夏渝州,你来说说。”声如洪钟的提问,瞬间将夏渝州从草履虫的泥沼中拉了回来。

“生殖医学,你的专业,联系……”菜逼低着头,小声提醒。

“这里就你一个学口腔的,说说看。”老师抱着手臂冲他抬抬下巴。

夏渝州迷迷瞪瞪站起来,抹了把脸道:“生殖医学对学口腔的用处吧,在于,口腔也是一种生殖器官。”

“哈哈!”有人控制不住喷笑出声,刚笑了两下立时止住。

铁包公不可思议地前倾身体:“你说口腔是什么?”

夏渝州瞬间清醒了,干咳一声:“咳,医学上不这么分类,但伦理上可以这么认为。毕竟,人总要先接吻,才能干点别的。所以,以后在开牙科门诊的时候,我就可以用生殖医学的知识,劝说病人修整一口好牙,有利于繁衍后代。”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学们刚开始还在低头憋着笑,只吭哧吭哧漏风,最后实在控制不住,爆发而出。震天的笑声传遍了整栋教学楼,惹得隔壁教室的闲人都伸头过来瞧热闹。

铁包公变成了黑脸包公,指着他抖了半晌:“你,下星期交一份不少于一万字的报告来,详细论述一下口腔到底是什么器官!论述不过关,你这学期的平时分,零!”

“好的老师!”

菜逼冲他悄悄比了个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哥,你要是今天当场挂科,肯定能写进校史供后人瞻仰。”

夏渝州斜瞥他:“这荣誉我可承受不起,要不送你?”

菜逼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不不,我不配。”

终于挨到下课,看到司君开始整理东西,夏渝州瞬间将那一万字的报告扔到了脑后。幸灾乐祸地单手支头坐在原地,想看这西装革履还戴着领结的家伙,怎么把那一箱喷雾扛回去。

司君慢条斯理地装好课本,摘下领结,整整齐齐叠起来放进口袋。

“你怎么取下来了?”夏渝州以为这人会一直戴着。

司君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似乎并不想回答,但出于礼貌还是开口解释:“上课是正式场合,下课不是。”

站起身,戴上手套,将外套并一把黑色直柄雨伞挂在臂弯里,单手轻松抱起了纸箱。

“夏哥,我还有课,先走了。”蔡同学打了个招呼就溜了,生怕夏渝州抓住他要求分担论文。

司君和夏渝州第二节都没有课,便一起往教学楼外走。今天是个大晴天,外面艳阳高照。夏渝州在教学楼门前戴好口罩,把连帽衫的帽子扣上收紧帽带,只露一双眼睛在外。

“你要去哪里?”司君静静地看着他做完一系列的动作,这才开口问。

“去活动中心。”文化节开始在即,他这舞剑的节目还没编排完,得抓紧时间练练。

活动中心是学校专门为学生活动建的,里面有运动馆、琴房、舞蹈室,也有会议桌、咖啡厅,是学生们除了教室、宿舍外最常去的地方。

“我可以请你喝杯茶吗?”司君很是自然地说,在夏渝州震惊的目光中又补充了一句,“谢谢你帮我领奖品。”

“哦。”夏渝州嘴角抽搐,这人果然像弟弟说的那样,说话带着中世纪的腔调。请同学喝饮料这么简单的事,愣被他说得好像约会邀请一样,怪渗人的。

司君将挂着雨伞和外套的胳膊递过去。

“干啥?”夏渝州一头雾水。

“帮我撑伞。”

“……”

“我紫外线过敏,不能晒太阳。”

夏渝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撑起那把大黑伞,遮住毒辣的太阳,跟抱着纸箱子的司君在校园里并肩而行。

当天晚上,医大BBS论坛上,出现了一条飘红帖子,标题十分港媒风:

【惜败评选夏渝州风光不再,沦为校草撑伞小弟!】

“嘿?”夏渝州被这标题气笑了。

点进去,里面是一张两人的背影照。

【渔舟唱碗(我):一起撑伞而已,怎么就小弟了?】

【爱君:楼上看清楚,司君比夏渝州高的。正常两个人一起走应该是高个撑伞,矮个撑伞不是保镖就是跟班。】

【我州最帅:嘤嘤嘤,都怪我没有给州州拉来票,让他被司君欺负。】

不是,就一个校草评选,又不是争皇位,你们至于吗?

夏渝州难以理解这些人的思路,撸袖子准备跟论坛上的闲人大战三百回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为“艺术团团长”。

团长的声音兴奋得不正常:“渝州!你认识临床的司君!”

夏渝州:“刚认识,怎么了?”

团长恨不得一句话加五个感叹号:“你!去!去邀请他参加咱们文化节!让他,弹钢琴!”

夏渝州:“哈?咱们团里不是有弹钢琴的么,再不济我也能替,为什么要找司君?”

团长恨铁不成钢地原地跺脚:“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弹钢琴,8岁就拿了少儿组的国际大奖了。听说正在准备明年的大师赛,赢了那可就是世界级的钢琴大师!要是能请动他来弹琴,这文化节办得就吊打整个燕京的大学了!”

夏渝州咂咂嘴:“有这么夸张吗?他这不是还没成大师呢,再说了,我跟人家也不熟。”

团长:“怎么不熟,你不是都给他撑伞了吗?”

夏渝州:“……我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能男友系统之王宫傲珠(5)

    云侧妃听了,淡淡地说道:“一出生就这样,只怕是个缠人的小子。原来老二和老三,哪个不是一出生就跟奶娘?今天是第一次,听他哭得可怜也就罢了,想一直这样,只怕大王也不会依他!”原来龙昊天曾经说过,凡是生下的龙子,不可娇养,龙族铁骑的统领者,必须要强大威猛。如果是病怏怏的龙子,那还不如不要。王宫的女子生下龙

  • 海贼之强化果实老子超可爱(加更,继续求鲜花和评价票!)

    早上的时候和家里人吃过早饭,陈逸以找工作的借口就出去了,准备去新江口找那个老子超可爱会和。新江口是江南市这些年开发的一个新区,位于江流汇入大海的口子旁边。虽然建立的时间很晚,但发展速度很快,日新月异的发生着变化。随手拦了一辆车,约莫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新江口。陈逸也是翻开了昨晚加的老子超可爱的微信。

  • 红楼之邢夫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果然从向扬大厦的北门中走出,来到了北门的小巷子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知道她已经走入了危险境地。何况一直以来,她经过这个小巷子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她自然就觉得这里很安全了。就在她快要走出小巷子的时候,一个长相清秀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人忽然鬼魅般

  • 我有一座万物交易所在线阅读第7节

    八月三十一日清晨。国王十字车站。德斯礼一家一大清早便把Harry和他为数不多的行李扔在了这里。自从Harry被确定要到Hogwarts上学,多年来的努力化为乌有,Harry再次成为德斯礼家迫不及待要摆脱的怪物。这个时候车站空空荡荡,Harry拎着小小的行李箱,消失在了第九站台与第十站台之间。霍格沃茨

  • 杀僧传第1章在线阅读

    楔子:梦巨人之梦火星,橘色的风尘滚滚,一束束橘色龙卷风横扫平原旷野。遥远的天边,铺天盖地橘尘之中,一点蔚蓝光芒破竹般缓缓亮起。越来越亮,最后冲破风尘。那是一个人,蔚蓝色的巨人,顶天立地。一层淡淡的蓝芒笼罩在他周身,而亮起冲天蓝光的,是他胸口的宝石,璀璨夺目,映射深邃的光辉,仿佛整个宇宙都融入了其中。

  • 云霄殿主浩然宗的绝学

    苍裕大陆历史悠久,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曾经涌现出太多惊才艳绝的人物。但是就连已经破碎虚空而去的人,也不敢说完全了解这片大陆,它辽阔神秘,就像一头沉睡的蛮荒巨兽,没有人能够征服它。元历13842年,大宇帝国完全陷落与未名势力之手。从不显山漏水的曙光神庭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它表面上一片光鲜,号召人们心存

  • 海贼:开局一把冰轮丸之仇人现(3)

    天武大陆,广袤无垠,寻常人自不必多说,但即便是武道修行者,终其一生也阅不尽山川大河,名胜古地。还有诸多未知神秘地带,其危险程度就算是人族至强者也不敢深入其中,更不敢说全身而退。而生命禁区,便是其中之一,高岳惴惴不安的问道:“我会被诅咒吗?”“暂时不会,宿主有大气运在,这段经历,不是劫难,而是机缘。不

  • 重生之我在四九页游在线阅读第3章

    虽然在游戏里跑了那么久,但是现实中的北然完全没有腿酸的反应,只是出于心理原因,北然还是进浴室洗了个澡。刚洗完澡出来北然就听见有人敲门,而且那个人似乎有点着急,敲门声非常急促,北然走过去打开门,然后呆在了门前,门外站了三个穿着军装的警、察,他们看见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北然也有些呆滞,几秒后才举起警、察证给

  • 混沌弑梦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是希里爱丽丝!以后大家就多多关照她吧!”刘旭看着毒岛冴子和高城沙耶等人,指着怀中抱着狗的小萝莉道!而希里爱丽丝看到两位漂亮的大姐姐,连忙问好道:“大姐姐,你们好,我是希里爱丽丝,以后请多关照……”说完后,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两女一样,生怕她们不开心……而毒岛冴子看到可爱的爱丽丝,顿时摸了摸她的头,“

  • 梦三国之大陆纵横在线阅读第1节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彻了街头,这里,正是长野最著名的商业街。此时街上正站着一男一女,女人穿着华贵,脸上还带着酒气,而男人则是一身普通衣衫,看起来如路人无异。“江凡,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三年来我想你也应该明白了,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你竟然能来到这里闹事!你知道刚才饭桌上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