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步步惊心之妍曦传在线阅读第5-6回

2021/6/11 1:47:45 作者:墨梓悦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步步惊心之妍曦传
步步惊心之妍曦传
作者:墨梓悦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书讲的是一个穿越女的故事,雍正很宠她,虽不至于给她当皇后也不至于为她废除六宫,但在雍正的心理她始终都是他的皇后,决不准许有人伤害她。妍曦:皇上,你可曾爱过真正的我?雍正:谁说大清江山不容朕取舍,没有你朕要这大清江山有何用!注:对不起,各位读者们,我这篇文错字比较多,文笔又差,我墨梓悦很感谢你们能阅读我的文章,有不好的你们可以说出来,很希望能得到你们宝贵的建议。

第五回

“到家了!”那一声吆喝让织锦一怔,回过了神儿……“到家”这样一个词,让人感到心中微微异样。

阿笛跳下牛车将织锦扶下来,笑道:“最近只好安生留在家里了,我还要上山采药,若是闷了就叫东家孩子们陪你吧。”

织锦脸色微变,她倒是不怕闷,但是那些孩子就……

阿笛看着她的脸色,嘴角偷偷的勾着,竟然就不曾放下来过。

第二天一早阿笛便如往常一样上山去,织锦只想在家躲个清闲,无奈怕她“闷”着的确不止是阿笛。东家嫂子见她一个人在家,已经不等阿笛拜托,便打发了孩子们来陪她了。原本安静的屋子里立刻吵吵闹闹嘻嘻哈哈,那群“尽职”的小萝卜头也依然没有忘记阿笛的以前嘱咐,拉了她到院子里“多晒晒太阳不长虫”——阿笛说的。

她坐在院子里看着眼前这些闹哄哄的孩子,尖叫,嬉笑,好像永远都不知道累——她不是讨厌孩子……但是小孩子真的是种可怕的东西。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小孩子是这样疯疯闹闹着长大的。

“大妹子!大妹子!!”东家嫂子突然有些慌张的赶过来,她站起身,淡淡应道:“嫂子,有事么?”

“妹子,我听村里人说,镇上梁庄派人在到处打听你和阿笛兄弟,都是些提着刀凶神恶煞的人,好像已经往村里来了,你快躲躲吧……”

“梁庄?”

“那是镇上的大豪绅,家财万贯,庄上还养了好多好厉害的江湖人,可吓死人的!他们怕是冲着妹子你来的,我男人也不在家,你快上山去找阿笛兄弟——”

织锦一顿,脸色忽然冷冷的沉下来——

“怕是走不出去了。”

“什么……”

东家嫂子还没有问出口,前院门已经响起了拍门声——

嫂子紧张起来,对织锦说:“你先进屋,我去看看……”

织锦望着大门的方向沉默片刻,却道:“我去。”

“可是……”

“他们既是为我来的,见不到人,便不会轻易罢休。”

“要不……再等等,拖一会儿没准阿笛和我男人就回来了……”

织锦轻而坚决地摇摇头——没有那个时间的。趁现在那些人还有耐心敲门而不是破门而入,她必须出去。

“嫂子,带孩子们进去。”

织锦整了整头发衣衫,幸好来的不是打手——来的既然是江湖人,她便还能赌一赌。

梁庄的总护院姓什么不重要,叫什么也不重要,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他的姓名,却都晓得他的名号。他们喊他“鹰爷”,独眼鹰。因为他瞎了一只眼。但是谁也不敢小看了他,他一只眼,却比旁人两只眼看得都清,都准。

他也曾经在江湖上有过小小名气,只是后来瞎了一只眼,便退出江湖,做了个护院。

这镇上,本来没有什么大事可发生,可是就在昨天,庄上的几位江湖朋友来做客,却在街上被人打伤——纵然是因为他们一时歹念调戏了别人家的媳妇,但这件事情他却不能不管的。毕竟他们还是庄上的客人,而且他也很想知道,这镇上何时出现过这样的人物,竟然能够轻易伤到这几位江湖朋友。

这事,不会那么轻易就算。

手下却拍门半天却无人应,已经有人不耐烦地在门外嚷开。在这小镇上,可以发挥的事情太少,这些人早就耐不住想借口滋事一番。

“鹰爷,我们直接闯进去……”

话音还未落,吱呀一声门已经开了。

那一瞬间,鹰爷只感到一股若又似无的杀气穿透而来——那杀气既非强大也非尖锐,但是纯粹,冰冷,在那一瞬间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束缚住。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就连其他人,纵然无法明确的知道这究竟是种什么感觉,也莫名的汗毛直竖起来。

那种感觉,转瞬即逝,大门已经完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却让他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女子,而且是一个纤柔、美貌的的女子。如清晨的一缕薄雾,湖面上的一个幻影,淡淡的眉眼,淡淡的神情,让人几乎以为只是个幻觉。那女子轻凫凫的走出来,在门口站定,抬起头,却神似玄霜,凛然无惧,让人有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不知几位登门,所谓何事?”

她淡淡地问,脸上并无表情,此时的她根本让人注意不到她平凡村妇的装扮,因为没有人可以把这样一个女子当作平凡的村妇。

她便是要唬住他们,让他们心中忌惮,不敢轻易动手。只要能够拖得一时,待阿笛回来,再作打算。

有些人此刻终于反应过来,既然弄不清方才的感觉究竟为何,又见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顿时气焰嚣张起来。

“何事!?你不是你家的人伤了我们庄上的贵客!若轻易绕过你们,梁庄颜面何存?把那个男人叫出来!”

“外子现在不在家中,着实抱歉了。”织锦话语虽客气,口气却冷冷的,已经对这些人的无礼显出些许不悦来。

“你的男人不在,你就跟我们走!”一人伸手便要去抓织锦,却听此时一声暴喝,“给我住手!”两旁的人一愣,开口的,竟然是鹰爷。

鹰爷上前两步,其他人自动让开。他的目光在织锦身上略略打量,由迟疑到笃定,却是不敢轻薄。“想不到,这辈子竟然还有见到姑娘的这一天。”

织锦抬起眼,回视过去,淡淡的无动于衷,显然丝毫没有印象。

鹰爷也不为触怒,皮笑肉不笑地道:“魔道第一剑的缺月姑娘,自然是不会记得我这种小人物吧——只是我却无法忘记,这只眼睛是怎么瞎的——”

织锦的眼神终于微动,视线似乎是落在这个独眼人的身上,又似乎是在看很久以前——那宛若隔世的岁月。

魔道第一剑——沧冥四月。四月,是四个人。沧冥水榭主人身边的四个护卫:寒水月、风残月、新月、缺月——缺月这个名字,她似乎已经很久不曾想起……

鹰爷的声音将她从另一个世界唤回来——那只存在于记忆中,再也与自己无关的腥风血雨的世界……

“……我没有想到缺月姑娘竟然隐居此地,多有冒犯,望海涵。”

旁边有的人已经被“缺月”这个名字震愣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美妙佳人竟然就是江湖传闻中的“魔道第一剑”之一。也有不知内情,犹不甘心地急道:“鹰爷,难道我们就这么……”

“都给我闭嘴!谁再敢多说一句,以后就别在我面前出现!”鹰爷怒斥一声,狠狠地把开口之人瞪回去——这些不要命的东西!他不过是在救他们!沧冥的缺月——只要她想,这里所有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那,是以前的“缺月”。他自然不会知道此刻缺月已经武功尽废,连一个普通人也不如,就是一只水桶,她的手也无法提起来。在他看来,缺月会莫名的出现在这里,且还有一个男人……想必是沧冥分裂之后,她跟相好的男人一起隐居过日子罢。

他一抱拳,“得罪,告辞!”

第六回

缺月不等那些人离去,便点点头,略显傲慢的转身回了小院。

直到院门关闭,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是缺月,一个绝非没有胆识的女子,所以,即使面对这些轻易就能捏死她的人,她不会怕。可是,她也不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如今的她只是织锦,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到,甚至连自保的力量也没有。

她曾经想要忘记缺月这个名字,几乎以为自己真的要忘记了……却原来,这个名字依然如影随形。

“妹子!没事了?他们走了?这到底……”东家嫂子渐渐住了口,缺月并没有显出不耐,只是淡淡的,面容寂静……却让她心里莫名的揪起来,问不出口。

“嫂子,我有些累了,先回屋了……”

“哎,好,你也站了这半天,再不休息腿该痛了。今天晚上也别做饭了,跟阿笛到我这边来吃吧。”

缺月没有拒绝她的好意,点点头,回了房间。

看来,这里也不能留了……虽然混过这一时,但是那些人离去后必然会详细打听她的事……一旦被人知道她重伤的事情,那些人还会来的。

只是她不知,阿笛会不会愿意一起走。

倘若他不想离开,她便不能再给这里的人惹更多麻烦,还是早早离开……只是这天大地大,却不知该去哪里。

“织锦!”阿笛匆匆进门,拉起缺月,围着她看了一圈,确定她没有少条胳膊也没有缺条腿,“你没事就好,这是我的错,没想到他们会跟梁庄有关,我们得快些走,越快越好。”他显然已经从东家嫂子那里听说了他不在时发生的事情,转身便去收拾起东西来,大包小包,转眼便将必要的东西收拾妥当,余下可有可无的,统统不要。缺月几乎要被他这雷厉风行的作风弄得愕然,转瞬释然……看来,已经不必她多问什么了。

阿笛收拾妥当,转身道:“我去跟房东家交代一下,恐怕这回得给他们惹了麻烦,若能给些银子让他们离开此地最好。他们若不想走……总要赔偿些的。我们俩明天一早就走。”

“不,我们今晚就走。”缺月说得丝毫不容置疑,阿笛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我一会儿就去找马车。”若要赶路,牛车是不行的了。

他不知道自己不在时缺月是怎样打发掉了那些人,但是既然她认为应该走,那么自然是没错的。

只是在村里想找辆马车,的确是不大容易。

他想起初时被自己拿去换牛的那匹马,那可是匹日行千里的好马,那时候出了手也毫不心疼,果然是物到用时,方觉得可惜。

只要他们尽快离开,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麻烦。缺月备好了行李,等在院子里,只等阿笛找了马车回来便走。她淡淡看着阿笛收拾的包袱,东西精练简单,几乎除了她每日不可缺的药材再无其他。他们来时便两袖清风,如今要走,累赘的东西自是无用,日后再买便是。

然而阿笛还没有回来,麻烦便已经找了过来。

看着大门被直接撞开来,白天的那些人去而复返,来意不善,只有独眼鹰对前事有所顾忌没有露面。

缺月淡淡的转过身,如今既已唬不住,反而没什么可惧。

“你这个女人倒是真能装,白天里都被你骗了——还以为弟兄们是捡了一条命,我看,是你根本没那本事!”缺月的伤他们都已经打听清楚,伤成那样,别说杀人,根本连动手都没可能!缺月这个人在江湖上传闻再神奇,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如今的她,还有什么可怕?

他们料定一旦戳破缺月的伪装,她必然无法继续从容下去。然而在缺月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惊慌,只淡淡不屑道:“是么,我没那本事……那么昨日,在酒馆里的两人又是如何受伤?”

众人一愣,为着这事实,为着缺月依然淡然若定的姿态——他们终究是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出手。

缺月要的,也不过是他们的犹豫,迟疑。只要能够拖得一点时间,便足矣。

可是终究是有人反应过来,说道:“昨日伤人的应该是那男子,这女的却根本没出手!就算是她还有那本事,我们这么多人,怕她一个吗?!”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谨慎的抽出刀,便要向缺月逼来。

“今天你乖乖跟我们回去领罪,还能少受点伤!”

“还有那个男人呢,叫他出来!让我们一人砍上一刀,否则叫他死无全尸!”

缺月轻叹,淡淡垂下眼——为什么只不过是过两天安稳日子,放在她身上就这么难呢?

仿佛是应着她的想法,门外传来同样一声叹息:“只不过是想过两天安稳日子,怎么放在我身上就这么难呢?”阿笛出现在众人身后,慢腾腾的将手中的马拴到门前的树上。“我原本只想安安静静的离开就算了,怎么就连这样也做不到吗?”他轻叹着往门里迈步,有那么一瞬间来闹事的人的确有些犹豫。虽然缺月受了伤,但是这个人既然和缺月在一起,会不会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然而,人,终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而且面对阿笛那副亲和温良的模样,着实让人生不出警惕之心。

“哼,弟兄们砍了他,再把女的带回去!”

几个人同时上前,然而这一次依然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冲在最前一人手中的刀已经到了阿笛手中,空着的手还没有收回来,白光一闪,那人只觉得耳边一凉,便见刀面一翻,拍在他手上——他的手中,赫然多了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所有的人已经彻底愣住,那人傻傻的盯住自己手中的耳朵——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血腥的味道让阿笛微微蹙眉,“我讨厌死人,所以我也不想杀人,你们嚷够了就走人,别耽误我上路。”说着他将刀塞进那人另一只手中,便越过他,走进门去。

直到这时,凄惨而惊恐的叫声才突然爆发出来——众人纷纷落荒而逃。

“织锦,我们快走,他们若是找了更多的人来,就更走不清闲了。”他拎起包袱塞到车上,又利索的将车套在马上,再扶了缺月上车,一气呵成毫不耽搁。

东家的夫妻俩已经在屋里看到了事情的过程,似乎被阿笛吓到,犹豫着该不该出来。还没有等他们挣扎出个结果,孩子们已经推门而出,喊着“阿笛阿笛”跑了过来——

“阿笛你去哪儿?”

“阿笛你要走了么?”

“阿迪你和大姐姐不回来了么?”

“阿笛你以后不陪我们玩了么……”

“阿笛你别走……”

阿笛浅笑着拍了拍孩子们的头,抬头看见东家夫妻已经走了出来,为自己方才的犹豫而显得略略尴尬。他们终究是淳朴的村人,害怕适应当的,这是这些天来的情分却是在的。

“阿笛兄弟……”

“大哥,嫂子,对不住了,怕是给你们添了麻烦。若是可能……你们还是尽快搬走吧,免得梁庄的人见不到我们,来找你们的麻烦。”他给的银子,已经足够他们搬到别处去,做点小本生意了。欠了欠身,他跳上马车,缺月也从车里探头出来对他们点点头算是道别,马车扬长而去——

“阿笛——”

“阿笛……”

远远的,似乎依然能够听见小萝卜头们不舍的呼唤声。

.

马车颠簸,缺月受伤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坐上了马车,全身的每一处都在颠簸中阵阵疼痛。然而她没有吭过一声,阿笛也没有多余的问话。阿笛知道她必然会痛的,也知道她不会娇气不会叫嚷,只是默默忍耐。从他救她回来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了。他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马车在颠簸的道路上行驶得平缓些,再稳些……

他的小心,车上的女子也是懂得的,因此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话语。一夜赶路。

天明时,他在路过的镇上换了车,换了马。又出去买了些吃的和两身衣服,一并塞进车里,便又上了路。

直到第二天傍晚,他才在某个城外的林子里停了马车,对车里的缺月道:“把车上的男装拿给我,你也把那套女装换了。”

缺月将衣服递给他,自己便在车里换。她的动作很慢,很慢。医治至今,阿笛的确做到了让她“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但是她的手臂,依然连一只水桶也提不起。她的手,依然不够灵活,只是解一个带子也需要很久。

阿笛不急,只在车外慢慢的等。

待她换好衣服,才缓缓的驾着马车驶入城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灭世焱主之第六章(6)

    最近的场静司看夏目贵志的眼神有些奇怪,夏目贵志也有所察觉。紧接着,他又发现七濑女士对他的态度很是微妙。夏目贵志低头看了眼他的服装,一如往日,没有什么变化。夏目贵志折身去问家里的猫咪老师,斑咬着雪糕,一点也不关心夏目贵志的问题。久而久之,夏目贵志都快以为是他自己胡思乱想了。那天晚上七濑和的场静司说完信

  • 故梦无痕在线阅读第一章

    故事类型:爱情,犯罪,悬疑,推理,心理,催眠,灵异,穿越,异次元内容简介:原本我是一个单纯快乐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年,直到发生了一件令我无法改变无法忍受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现状,使一个单纯的少年,走向了残忍的犯罪道路。是生是死?是真是假?带你见证一个不一样的结局注意书中每一个细节,有惊喜2018年8月

  • 白月光靠我续命!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魏梦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搭在了他的头上,试探了一下温度,确认和平时没有什么变化才勉强放下心。苏闲棋任由他把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漂亮的男孩子像驯服好的猫,乖乖任由主人把弄,只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好像要看到人心里去。魏梦泽猛地对上他直勾勾的眼神,还有的不习惯,低声咳了一下,狼狈的

  • 野火第8章在线阅读

    一年后东都,凌式集团大厦地下室内。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让整座大厦的凌式员工,害怕的四散奔逃。因为大厦已经倾斜,时刻会倒塌。而在地下室内,感觉到全身压力一轻,凌牧茫然的望着四周。什么鬼?100倍重力才修炼不到一星期,这重力室就爆开了?这一刻,凌牧觉得布里夫博士似乎也有点不靠谱。但凌牧却

  • LOL之系统带我开挂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人曾说过会陪自己去看那海棠盛开,可最后呢?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那人曾说会和自己隐居山林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可最后呢?不过是黄粱一梦而已。墨子枫以前觉得他虽然天生身体不好可老天还是很照顾他的了,除了家人以外还给他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爱人,无论做什么他都觉得很幸福,可是贪丨欲这东西真的能让人改变的。他已经

  • 网游之我的控制强无敌第八章在线阅读

    北域星系是一个联帮政府管辖下军事力量最强大的一个星系,因为光是军方元帅,联邦军事委员来自北域星系的不下十个。若没有目的的在星系中游走,其实是一件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像你身处一片汪洋大海,却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就算耗尽生命也不可能飘过每一处地方。早餐已经结束,伯恩管家和陈子

  • 打奶算什么男人在线阅读第1章

    昏沉暗阴的天空,像个沉甸甸的锅盖一般,笼罩着这个世界。呜呜的狂风,夹杂着凌冽的风雪,细碎的划在脸上,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意。宁黛半睁的眼中出现一张腐烂的脸,干瘦,发青,散发出一股比阴沟的死老鼠还刺鼻的恶臭,这个丧尸喉咙像生锈卡壳的机器般发出“嚯嚯……”兴奋的吼声。咔吱咔吱……越来越多在冰面上拖拽的脚步

  • 情诫在线阅读第9章

    看着柳如是一副泼妇的样子,手指还不礼貌地指着叶清澜,苏砚马上往旁边挪了挪,让开柳如是的手指,然后才皱眉说道,“这和阿妍有什么关系?”“怎么没有关系?”柳如是双眼通红地看着苏砚,“如果真的没有关系,为什么每一次我来找你的时候,她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出现?”苏砚闻言轻轻地挑了挑眉,这个柳如是,倒是不笨啊!

  • 大国崛起:老子是工业大亨疼吗?疼就对了

    “你在哪?”李妙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昨晚那种令人怜惜的脆弱感。丁扬心里惋惜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一睹李妙可那种别样的温柔,于是认命的说道:“我那个有点事,出来一趟。”靠,整的好像老子在蹲号子似得,丁扬对着手机抛了个白眼,以示自己的不满。电话那头的李妙可沉默了两秒钟,

  • [HP]天殒之路第九章在线阅读

    顿时叶之便感觉到,意念一动,戒指中的东西就能一览无遗。叶之只要稍稍动一下意念,他想要的戒指中的东西便会出现在他眼前了。叶之:“末世前一任主人是我的母亲吗?”末世想了想:“是的主人,前任主人让我在这里等候您多时了。”叶之点了点头说:“你知道我母亲所有的事情吗,能告诉我吗?”末世:“现在主人还太弱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