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我做道士的那些日子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0:01 作者:吓疯 来源:17K小说网
我做道士的那些日子
我做道士的那些日子
作者:吓疯来源:17K小说网
我叫张申吟,是一个道士。我之所以成为道士,还得从我三岁那时发生的诡异事件说起……

“我先走了。”男人不悦道,连半个眼神不屑于给江平,人家是完全把他的当成一个虚无的存在。

“好,有空再来。”两人互相拥抱告别。

完全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如果傻子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他才结婚三天,可是连白静的床边都没有挨到。

还每天给这两个人煮饭,洗衣服,这两人是在一起度过了三天呀!江平不禁想着这白静肚子里面或许都有野种了。

这怎么对得起傻子呢?

手上的苹果就被扔了出去,正好砸在白静的脚边。

“你这傻子,是想要干什么,想要谋杀我吗?”白静突然被打,本能的想要骂过去的,但是想到刚才江平拍了自己将见不得人的视频,连忙换了一张笑脸。

“江平呀,刚才你用手机在干什么。”

温热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身边,江平很嫌弃,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个傻子,不能做出眼厌弃白静的举动。

白静只穿了一件真空的睡衣,里面的景色一眼可见,江平有些不自在,感觉很难受。

“我就是在摄影了,这是姐姐教我的呀!”

白静想起来自己开始为了装好人,在婚礼上教江平拍照,那段感人的视频现在网上就可以找到。

“那你是不是可以把手机给静儿看一眼,静儿想要知道你把我拍的好不好看。”

“好呀!”江平乖巧的把手机交给了白静,白拿到手机之后很高兴,想要把视频给删了。、

那样的事情还是毁尸灭迹的比较好,万一这傻子要是清醒了可就完了。

江平懵懂的在一旁自个玩着,但是一直都是注意这边的,小样,和我玩,我江平可不是好欺负的。

白静傻样了,这手机还有锁吗?难道江平是清醒的,在故意装傻,骗自己。

“江平,这手机怎么锁呀!是你设置吗?”白静耐着性子问道,她可不能让人抓住把柄。,随便试探一下江平是不是正常了。

江平也不答话,平躺着手机,和白静演示了一边,原来手机没有锁也是可是摄像的,只是不能删除已经拍摄进去的东西,这下白静也放心了,江平还是个傻子。

“江平呀,手机是个不安全的东西会爆炸,要不然静儿帮你保管。”白静想要抢江平的手机,江平眼疾手快的一躲

站起来说道:“姐姐是在锻炼身体吗?我爸爸的身体也不好,是不是可以让爸爸和姐姐一起锻炼身体。”

“胡说,答应姐姐,这个锻炼身体的方法只适合静儿,你不要乱说。”白静脸色一红,没有想到江流会说这样的话,同时也决定再也不要把宁峰带到家里来了,太危险了。

被江平这么一打岔,白静也忘记要拿回手机的事情。

“好的,姐姐,我知道了,我听话。”白静看到事情尽在掌控之中开心点的笑了。

江平也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上门女婿只是个幌子,真正的原因是白静想要出轨,至于他为什么不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可能还有隐情。

看来自己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离婚了,想到那视频,江平知道直接公布那视频是可以离婚的,但是江父江母肯定对这个儿媳妇期待很大,要是没有个缓冲的过程,估计一下子受不了。

破天荒的白静没有让江平煮饭,而是自己下厨煮面。

恍惚将江平听到了敲门声,是谁呢?江平入赘到白家之后,白静以照顾江平为由从自己家里面搬了出来,这是新婚的第三天,按照赘婿的习俗,江流今天是要回家的。

江流隐藏起自己精明的神色,换了一副痴呆的模样去开门。

“怎么这么慢?知不知道我的手提这么东西都酸了。”妇人看见江流就没有好脸色,倒是中年男人看见江流笑了一下,说道:“新婚快乐。”

江流关上门,想了一下,随机转过身,换上了傻子的模样说道:“白爸爸好,白妈妈好。”这是白静的爸妈,白云山和熊琪。

熊琪一看到江流那副痴傻的样子就替自己女儿感到不值得,同时觉得自己女儿太善良了。

“静儿呢?是不是还在睡觉呢?”熊琪在卧室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女儿和傻子是分房睡的,有点欣慰,女儿还是挺聪明的,知道不和傻子睡觉。

“在厨房。”江平站在那里,低着头,两只手交叉,这样不容易让人看出自己的异常,毕竟傻子也不是那么好装的。

估计熊琪还希望自己的女儿还可以重新嫁人,这点小心思对于在医院见过大多数情绪奔溃的人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

“什么?”熊琪的声音立马高了八度。教训道:“我女儿可是金枝玉叶,从小可是没有吃过苦的,现在嫁个你这个傻子已经是够吃亏了,你还让他在厨房煮饭。”

“是她自己要去的,我也要吃饭。”江流心里面毫无波浪,你大概太不了解自己女儿了,要不是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她能这么好吗?

“要不是嫁了你这么一个傻子,她会这么苦命吗?”说完连忙跑到厨房。白云山倒是一脸和气的看着江平。

他是个生意人,也算是有钱人吧,因为当初生意失败了,是江平的爸爸江老实帮忙才度过难过了。

当初许下娃娃亲,也没想到江流会是痴傻的傻子,但是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过还好自己女儿也是同意的。

“哎,最近身体不好,总是腿疼。”白云山突然说道,他这是**病了,腿总是疼一会好一会,看了很多的医生都看不好,这一会又发作了。

白静刚好出来,赶紧跑出来了看,熊琪跟在身后,看见江平她就忍不住骂道:“还不是因为这个扫把星,到我们家来白吃白喝的。”

江平才懒得理她,这样的女人虽说爱自己的孩子,可是把别人的孩子完全是不当人看的,说道:“我知道一个锻炼的方法,可以治好白爸爸病。”

白云山的腿是旧疾,看起来很难治,一般不知道的人也是不知道从何下手,但是江平可是有过七年经验的医生,而且又是个爱学习的,所以对于江平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异之凶宅在线阅读第五章

    “导演组,有没有吉他?”霍希在说完一段令人瞠目结舌的话之后看向了导演组那边。大家都以为这个时候霍希应该会相当的紧张,甚至是顺着何炯的话去辩解一下自己并不是抄袭狗。但是没想到霍希根本就没有管这种事情,直接说要献上一首歌。兄弟,心那么大的吗?人家可是在踩着你的痛脚呢,给点反应好吗?恍惚之间,在王振宇的示

  • 大秦:开局召唤赵子龙第九章

    备受瞩目的龙凤会落下帷幕。渣男算是彻底在整个灵界火了。他以前是中州年轻一点最有出息的灵剑宗天才大弟子,如今则是扛起整个灵界的希望。福兮祸所依。转而发生了一个更轰动的事情。灵界最为神秘的预言一族,预言未来百年会有一人飞升,一人入魔。修行之路是孤独而艰苦的,当今不出世的老妖怪无一不是心智坚忍之人。但是飞

  • [综]救赎的英灵之第七章

    在邓布利多宣布晚宴结束,新生们被格雷尔带这直接朝墙壁走去,穿过一扇暗藏在滑动挡板后边的门,走下楼梯,穿过另一道走廊,最后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旁边停住脚步。“荣耀!”格雷尔说出口令,众人依次走进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是一个很长而且略显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用坚固的石料建成的,泛着绿光的灯

  • 阴命者在线阅读穿越,节目的邀请(求收藏鲜花打赏啊!)

    水蓝星,**,S市。“没想到穿越附体重生这种套路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落到我身上了,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一个男子握着手中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长相不错的男子,叹了口气,放下了镜子,开口说道。这个男子叫做李亚豪,是个穿越者,本来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休息,结果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名字叫做水蓝星的

  • 逆命妖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极品灵石”陆云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可是上好的修炼资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必为修炼资源发愁了。如今地球的灵气刚刚恢复,距离形成灵石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三件物品全部得到,限免的时间到了。“小智,下个月限免小说是什么?”陆云道。“限免小说是随机选择,还有八个小时才到一个月结束,小智也不清楚是什么”

  • 制霸之灵异网游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卢小飞发现自己好像变矮了,世界仿佛扁平了一般,他看到的东西都显得异常高大。“我这是在做梦吗?”揉了揉眼,卢小飞想要说话,却只听得喵的一声,看着自己毛茸茸,肉嘟嘟的爪子,他呆住了。“我擦,我肯定是在做梦!醒来,快给我醒过来!”卢小飞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撞到了喵星人的雕像上,疼痛让他认清了

  • 海贼王从吞吞果实开始解刨琪琳?(求鲜花)

    “嘭!”面对这个深夜闯入自己房间偷看自己睡觉的变态,琪琳一拳打出,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生疼。同时,那个黑影倒退了两步,那棍装之物也飞了出去,空中似乎还有几滴鲜血洒落。琪琳虽然是超级战士,但是终究只是一代超级战士,而且并不是力量强化方面的,她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是和那些高级别的超

  • 启灵非人类在线阅读第5章

    两大番队进入同一节车厢,奇怪的是车厢内竟然有人,明明是不存在的班车。“年轻人,要看报纸吗?”一名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探过头向石毅问到,他们距离很近,石毅随意瞄了一眼,那报纸上分明没有一个字迹。石毅摆了摆手,回答:“不了,您自己看吧……”那老者也不多劝,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看起无字报纸,嘴角露出一丝邪魅。“

  • 综影视:任务进行中在线阅读第九章

    左忱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六个小时一动没动,护士几次推门都没能吵醒她。睁眼的时候是凌晨,周围人都睡了,医院里刚好大小夜班交接。她满手机的未接电话,头又疼,打算出去找个野混沌摊吃点东西,可刚路过诊室,就被下夜班的医生叫住了。大夫跟她大致说了说苏惊生的情况。苏惊生这几天治疗配合度很高,状态有所好转,再有三天

  • 追妻之交易(修)

    慕清澜带着徒弟逛了很久,直到夜色渐深,他们才回程。走到一半时,小徒弟撑不住乏意,歪在他怀中睡着了。他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边的臂弯里挎着小白兔花灯,蒲扇似的睫毛垂着,嘴巴旁边还沾着红色的糖渣。慕清澜给他擦了擦嘴角,又取下了他的花灯提着,给他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小徒弟并未被惊醒,睡得十分香甜。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