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风灵骑士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2:49:51 作者:醉似水流年 来源:纵横中文网
风灵骑士
风灵骑士
作者:醉似水流年来源:纵横中文网
倘若能听到我颤抖的声音,被击得粉碎也要向苍空飞舞!意外成为骑士的疾风,修行了六代单传的御风。少年用自己的智慧与汗水成功证明了——灵甲会飞行,神也挡不住!

孙红莲不知道的是,她以为保住的五丫已经换了个芯子,她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李念卿再次醒来时,头已经不痛了,可是她脑子出问题了!

她脑子里居然出现了一道门!而且这门还听从李念卿的指挥——李念卿心里默念“出去”,它就出去;默念“回来”,它就好好呆着。

这就是她穿越过来的金手指?李念卿觉得纳闷,这玩意里面也没有吃的,人又进不去,到底有什么用?

“五妹,快点,吃饭了。”三丫和四丫风风火火地把李念卿拉起来,一个给她穿衣服,一个套布鞋,穿好后拉着就往堂屋跑。

等李念卿小短腿晃晃悠悠到堂屋时,大桌小桌都已经开饭了。

堂屋中央摆放一大一小两张四方桌和七条长凳,大人坐一桌,孩子坐一桌。

三丫四丫终究还是来迟了,大碗里只剩下两个最小的窝窝头,她们失望极了。对面同样是双胞胎的学信和学良,得意的展示他们大大的窝窝头。

“幼稚!”正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学礼慢条斯理的喝着菜粥,不屑道。他二弟学义坐他右手边啃着窝窝头,闻言也学他不屑道:“幼稚!”

李二娟翻了个白眼,端起菜粥一仰脖子三两下喝完,故意发出“咕嘟咕嘟”声音。

果然学义一脸被恶心到的模样。

她就是看不惯堂哥学义,自从他上了学之后,回家看他们这些弟弟妹妹是哪哪都不顺眼,除了吃饭坐一起,其余时间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李大娟负责小桌上弟弟妹妹,她放下碗给李二娟又添了两勺菜粥。

小桌上你来我往,大桌上风雨欲来。

孙红莲把李念卿抱到身边坐好,就要伸手去拿鸡蛋。这颗鸡蛋是她今天早上在后院鸡圈里捡鸡蛋特意留下来的,中午她做饭时顺手煮熟。

刘桂花和黄英子早就看上了这颗鸡蛋。

几乎同时,三只手一颗蛋,三妯娌谁也不让谁,蛋壳都捏碎了。

“住手,都给我放下!”老爷子生气地放下碗。这三个儿媳也太不省心了,幺蛾子真多。

尤其是一贯忍让的大儿媳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都要争,一点亏都不肯吃。

孙红莲见妯娌都放下了,才表面乖乖、心中不忿地收手。

凭什么?

以往只要是家中男孙生病了,就有鸡蛋吃,可她的宝贝女儿生病了,却从来没人提这茬。这种人人都默认的轻视她要一一打破!

“学智,你不是很想吃鸡蛋吗?快跟爷爷说你很想吃。”刘桂花推着她三儿子学智。

学智和五丫一样年纪,也在大桌吃饭,他流着口水:“爷爷,我想吃鸡蛋。”刘桂花嘴角勾起,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黄英子不甘心,她对小桌子上的儿子喊:“学信,学良,你们早上不是还念叨想吃鸡蛋吗?快跟爷爷说。”

刘桂花见状,眼珠一转,使出杀手锏:“学礼呀,你昨天还说周老师在课上夸你了,还说你学习刻苦,应该回家多补补,是吧?”她向学礼使眼色。

学礼红着脸,周老师哪有夸奖他,明明今天还批评他上课老走神……

黄英子撇撇嘴,看样子今儿鸡蛋还是学礼的。

在他们家,读了书的是不一样的。读书了的孩子不仅可以不用干活,还能经常吃好东西,还能像城里娃一样有零花钱。

老爷子果然被说动了。他平生最尊重两种人,一种是保家卫国的军人,一种是有学问的人。

孙红莲冷眼观看俩妯娌一出一出的戏。她以前的不争、她的忍让令大家完全忽视了她,根本没人在意她和五个女儿。

她重活一世,绝不将就!为了女儿们的未来,为了能让她们健康平等的成长,为了改变上一世她们悲惨的命运,她寸步不让!

孙红莲泫然欲泣:“爹,昨晚五丫差点没了,她现在还虚弱呢,你看这脸白的,站都站不住呀!”她边表演边示意五丫倒在她身上。

李念卿正愣神呢,从她进屋到她喝上第一口粥,这不过短短几分钟内,这一大家子大的小的,你来我往,显然已经过了不下数十招。这让上辈子亲缘浅薄的她,感觉新奇又刺激。

当听到孙红莲暗示“站不住”时,李念卿身体摇了摇,终“支撑不住”倒在了她的身上。

老爷子见大病初愈、苍白瘦弱的五孙女,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鸡蛋,嘴里还吸溜着口水。

他顿时心酸不已,五丫头长得多像过世的老伴呀!

孙红莲心道:五丫是个极聪明的。

她趁热打铁道:“爹,您今早还说五个丫头以后和学礼他们一样呢,既然他们是一样的,都能上学,那是不是也该和学礼一样,上学后可以不用干活,平时也有零用钱,病了也有鸡蛋吃?”

老爷子当然没忘记早晨刚说过的话,更何况他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这做好的决定就不容它改变。

他也明知大儿媳得寸进尺,但看了看五丫,还是心软了,相当给面儿点头:“可以。”

刘桂花和黄英子目瞪口呆:做妯娌七八年,从没发现大嫂不仅不弱,甚至还有点强呢!

老二李长谷和老三李长树越听越不对味儿,咋觉着这是个大坑呢!上学就上学,咋还不用干活了?还得给零用钱、还要吃好的……

这哪还是农村土丫头,这不成了城里娇小姐吗?

孙红莲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立马举着这颗引发大戏的鸡蛋,追问:“那爹您看,这颗鸡蛋?”

“给五丫!”老爷子又是一锤子落下。

说完他就放下筷子准备离席了,也不管老二家和老三家如何劝阻。他怕大儿媳接下来还提要求,而且他还拒绝不了,因为他的心会控制不住地偏向五丫。

“谢谢爹!快,孩子们快谢谢你们爷爷!”孙红莲露出胜利的笑容。

四个女孩完全搞不清状况,但听到能跟学礼一样,全都高兴地冲着老爷子方向喊:“谢谢爷爷!”

表面一派虚弱,内心波澜壮阔的五丫李念卿——这世老娘有点强,要躺赢啊!

孙红莲再次达成心愿。这就是她特意煮这颗鸡蛋的目的,作为家中老大,既然一时半会分不了家,那么她就坐实五个丫头该享有的平等权利,她就是要娇养宠着五个女儿!

她心情轻松地把鸡蛋用木勺碾碎,和着菜粥喂给五丫。

“看不出来啊,大嫂你这是预谋已久啊!”

“行啊,大嫂还会‘软硬兼施’呢,你这么厉害,大哥知道不!”

孙红莲冷冷地斜睨他们,握紧拳头作势威胁。

刘桂花和黄英子见了,不由摸摸脸上、腰上、屁股上生疼的地方——大嫂现在真的不好惹了!于是麻溜夹着尾巴拉着儿子们走了……

收拾好堂屋,孙红莲带着女儿们回屋了。

她昨儿刚重生回来时,还以为在做梦呢。直到昨天晚上,她发现突然高烧昏迷不醒的五丫,才意识到自己真的重生了。

上一世,自大女儿顶着“破鞋”污名自杀后,他们家就活在痛苦里。雪上加霜的是,剩下的三个女儿也被指指点点,没多久二女儿就被退掉亲事。更痛苦的是,丈夫李长河喝醉酒连人带车掉进河沟里……

那时,她们孤儿寡母头上一笔巨债,只能任人宰割。女儿们那“好心肠”的姑奶奶,把她们一个个随意嫁出去换钱还债。

她无法在黑山屯再待下去了,就由在县城的妹妹孙红果介绍,开始在县城小学食堂摘菜,后来又经人介绍去了市里首长家做保姆,挣来的钱都寄给三个女儿。

进城工作那么多年,她听多见多,最后也悟了——是她的愚昧无知、软弱好欺害了这个家,更加害了孩子们呀!

她生病住院时,请首长家帮忙联系三个女儿,没成想得来的消息是她们竟全都走在了她的前头……

还好,这一世五丫还在,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孙红莲边用藤条编筐,边抬头看看快快乐乐玩翻着花绳、活泼的女儿们,不禁欣慰地笑了。

太阳从黑山西头沉了下去,留下了织锦般的晚霞,给黑山屯生产队平添几分梦幻与绚丽。

“娘,爹回来了!”李二娟从门口高岗上一跃而下,一阵风似的奔向越来越近的高大身影。

孙红莲急忙放下藤条,激动地迎上去。她和丈夫李长河阴阳相隔,几十年没见,这会子还有点不知所措。

远处李长河一把抱住李二娟,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向妻女大步走来。

此时还是青年人的李长河,浓眉大眼高挺鼻梁,身材高大壮实,还有一口大白牙。那么真实,和孙红莲记忆中那个整天喝酒、灰心丧气的人是多么的不同。

泪珠滚滚而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倾身扑进李长河怀里,二人在家门口紧紧相拥,就像婚后李长河第一次远归时那样的想念、那样的热烈。

小小人李念卿惊喜地抱紧李长河结实的小腿,这就是她的父亲啊。李念卿欢欣不已,本以为孙红莲这么像亲妈已经是穿越厚待了,没曾想李长河也这么像她亲爸。

李长河笨拙地环着妻子的腰,本来他也没啥想法的,怎奈妻子十分热情,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身条扭来扭去,这让气血旺盛的他如何能把持得住,某处自然支起了一顶小帐篷。

夫妻二人气氛正旖旎着呢,谁知小女儿又插进来抱着他的小腿不撒手,李长河那个尴尬呀!

“爹羞羞!”

“娘羞羞!”

“五妹也羞羞!”

双胞胎你一句我一句,拍着巴掌、嘻嘻哈哈打趣互拥着的三人。

李二娟和李大娟红着脸,低着头,把李长河卸下来的背篓合力提进屋。李二娟又不好意思地出来,拍了拍双胞胎的头,轻拧着她们耳朵又进了屋。

孙红莲情绪过去后,也察觉下半身有异样,等明白过来之后,忙推开李长河,面红耳赤,喝道:“下流!”

李长河一脸的无辜,这事咋能怪他嘛?咱这是正常男人面对爱妻投怀送抱正常的反应好不?

孙红莲向下见小小人五丫还抱着李长河腿不撒手,不由“噗嗤”笑出声,伸手抱起五丫,解放李长河的腿。

屋里,李长河拿湿毛巾抹完了脸,问:“咋的啦?我不过是走了两天,你们咋那么激动?”

孙红莲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

李大娟和李二娟一起把背篓里东西往外拿。三丫皱着眉头盯着地面,猛然间抬头,不可思议地叫道:“爹,娘,坏了,咱家背篓里缺了口的陶瓷盆生了个没缺口的陶瓷盆!”

众人忙围上去看。

李念卿震惊地后退一步:我的天,原来我的金手指是这么用的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在线阅读第10节

    龙飞无趣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这就跑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大约行走了十分钟,龙飞站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森林最中心处。一只通体金黄色的大鸟正在高声啼叫,双翅拍打着悬停在森林上空。“昂…!”就在此时,一声威严无比的吼叫,也响彻整个森林。随着两声吼叫,无数的魔兽从森林中疯狂

  • 白也先生传你好小渡

    上图乃是红渡看着一副想说话,但是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你的表情的红渡。霍冥月的意识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个宿主……脑袋缺一根弦啊……【你不必拘谨,系统目前一共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任务。一个是属性。一个是商城。】红渡想了想轻轻的问道:“如果不建议的话……属性是什么?”【哎……你真的不用拘谨的,毕竟你是我的宿

  • 奇门事务所第8章在线阅读

    海拉最后还是输了。奥丁把她和她的死亡大军都封印了起来,他被海拉气得不轻,一怒之下,把所有关于海拉的东西全部销毁或者覆盖掉——弗丽嘉非常难过,她请求奥丁稍微宽恕一些海拉,奥丁坚定地拒绝了。他把海拉封印到了一个黑暗的、没有人能找得到的角落。“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海拉被关进去之后,非常讽刺地问洛丝。洛

  • 我真的不是学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和我回家。”“回……家?”虽然乐某人现在就是一个憨憨,但是一些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不是幻觉……不是,幻……小舅舅!”乐苒吓得脸上的热气都降下来了,别说,大晚上的……能不能别吓人。这哪是什么幻觉,根本就是大型作死现场,一逮一个准儿,她死了——但是身上实在没什么力气,酒倒是醒了一半……柯辞川挑眉:“

  •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不得不说的考试2000年初,大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考了,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桥多了,也宽了,但是人数依然众多,要想上好的大学,依然困难,尤其在河南这样人口排名第一的大省。(自从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河南就超越四川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我变得异常焦虑,开始失眠,白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缘由钱起

    虞白眉尖一挑,眼睛里散射意味深长的目光。正好,就拿你们练练手。虞白身形微动,伸手为掌,挡住面门,五指微曲,纤细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混混头子的拳头。混混头子双眼微缩,见挣不出虞白的手掌,遂即快速出腿,攻向虞白下盘,想借此转移虞白注意,趁机抽出手掌。虞白并不上当,或者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如

  • 终极一班之再起在线阅读第七节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凯撒·加图索成功地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但是——“凯撒·加图索!”曼施坦因教授气急了,他大声地吼道,“放下你的猎刀‘狄克推多’!你有在听我宣读的考场纪律吗?!”曼施坦因教授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喊这个难搞的、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的新任学生会主席了

  • 佛*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杭城市乍暖还寒,却根本挡不住姑娘们的骚动之心,花样百出的齐屁小短裙几乎满大街都是,诱人的黑丝更是必不可少,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跟骚年们宣布着,大饱眼福的好日子又要来临了。“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手也抬高一些,好!非常完美……”此时!一位短裙少女正依着路边的小树上,背对着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地,在摄

  • 春色不似相逢好在线阅读第二节

    潘尼站起身,摘掉了护目镜,把细碎的刘海一把抹到了后面,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一如那些贵妇八卦的那样,他更像自己亚裔的母亲容甯皇后,皮肤白皙细腻,眉眼精致,大大的墨蓝色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宝石,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带着盈盈笑意。“现在出发?”伊格兴奋地跟在潘尼身边,几乎是潘尼走两步,他围着潘尼绕一圈。潘尼拽着自

  • 逃杀游戏Ⅱ在线阅读入门测试

    通道之内,一个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眼睛散发红色的光亮,拿出手中的稻草剑直指那紫袍少年。少年体内陡然爆出战斗粒子,萧临看其样子好像这紫袍少年在两百战力点左右,在这次参加测试的人群之中,属中等实力。少年从身后拔出一把宽刃剑,足足有黑铁剑的两三倍宽,但也是有缺点的,这把剑的剑身比较厚重,属于重剑的一类。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