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鬼灭之刃]被无惨搞很惨在线阅读本能寺之变

2021/6/11 1:00:13 作者:小豆包吖 来源:晋江文学城
[鬼灭之刃]被无惨搞很惨
[鬼灭之刃]被无惨搞很惨
作者:小豆包吖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叫花花,目前记忆模糊,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街上,也不晓得我只是路过就被一个靓仔逼问‘我看起来像有病吗?有吗?’大致这个意思的话。然后我一脸蒙蔽的被他一根手指戳进左胸,然后我就嗷嗷叫的失去知觉了。再次醒来,我被关在有紫藤花围住的山里了,这些是我新认识的大姐大律子告诉我的。我笑了,紫藤花关人?可把我逗乐了!后来站在紫藤花不远处吐成狗,被律子嘲笑说我是憨憨鬼时,我才开始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天正十年,‘织田信长’上洛,意味着她与信长能够继续相处的人生终于进入了最终倒计时。

黑暗中的火光燃尽时,无法停止前行的飞蛾只能努力在黑暗中挣扎着扇动翅膀,带着寻找到下一处温暖光源的希望活下去。

在那之前,内心却还是本能地渴求着永远停留于此。

频繁的生命交叠已经成了归蝶远离痛苦悲伤的习惯,信长是让她再次鼓起勇气面对分离的承重石。

归蝶在信长身边停留得太久了,是除了轮回的前几次外,再次在产生感情后选择了停留在其身边几十年。

完整地再次经历了‘斋藤归蝶’的一生,尽心地演绎好‘浓姬’的角色——归蝶想,她没有再浪费她人赠与的生命,却也已经足够累了。

永恒是美好浪漫的,但不断地送别过于痛苦,亲眼看着喜欢的家人、爱人,或者友人去死,她想让这些成为最后一次。

这次之后,她差不多可以像以前一样去寻找方法了。

既然有平行世界,总有一种方法会让自己的灵魂锁在寄宿的人体内的同时,还能无梦地陷入永眠的方法。

跟那些吸血鬼始祖们用过的休眠方法差不多的原理。

——就在归蝶这么想的时候,本能寺大型烧烤事件比印象中更早地发生了。

五月初,信长从安土出发后,归蝶就让梅还有忍者们时刻注意着秀吉和光秀的动向。

归蝶喜静,没有跟信长住在家臣来往的天守阁,而是在城内有自己独立的庭院。

等到晚间,在房中疲倦小憩的归蝶被走动声吵醒,出来见到院中可怜的一众人时才意识到了不妙。

明智光秀那个搞事的金柑头没有出现,梅与一众侍女,还有派出去监视光秀的忍者们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势被绑在一起,被搁置在归蝶的院子里。

居所已经被光秀的部下以‘保护’的名义层层封.锁,限制了出行。

摆明了目前没空料理她。

或许对他们这些无从得知光秀反叛意图的追随者们来说,所作所为确实是在履行保护‘浓姬’的命令。

院落之外灯火通明映红了一片天空,窸窸窣窣兵甲摩挲的声音像故意被压低了一样,明智光秀带领的军队已经开拔了。

是她大意了。

时刻陪伴在信长身边,只为了能相互陪伴到最后一刻,却因为时间的问题而掉以轻心……

被绑起来的人中,除了侍女们,梅也没有受伤,身体素质本就不错,只是被打晕一会儿就率先醒了过来。

归蝶扶着柱子,想着以前总是安安静静跟在她身后,一次次拒绝嫁人提议的梅,如今也是乌发偶见白的中年人了。

她走过去,蹲在不停道歉的小梅面前,像面对信忠时那样摸了摸她有些散开的头发。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手下丝滑的触感让归蝶想起了时常会跑来在树上晃着尾巴的猫,想象着那一身光滑的皮毛应该跟这是一般的柔顺。

“归蝶小姐……”梅有些出神。

美丽的归蝶小姐,数十年过去依旧是无法被夜色掩盖的美艳动人。

随后梅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挣扎着想解开绳子。

归蝶按住她,“你目前还是不离开这里才更好,他们不会伤害女眷,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凭你的能力,只要活下来就会有更好的未来。”

然后,她站起来。

影子在四周的火光下摇晃着,以违反常识的方式覆盖上明亮的墙面,向四周蔓延着,无形地铺盖至整个庭院,延伸到外界。

丝丝缕缕的黑影借助夜色的遮掩,在归蝶脑海中勾画出最快捷的路线。

见到这副场面,梅没有被惊吓住,却慌张着想要制止她看起来下一刻就要消失的主人。

“归蝶小姐——请您等一下!”

“梅……”换上了纯净、方便行走的无垢白裳的归蝶轻轻一跃跳上房檐,像一只白蝶,在再次振翅前最后回了头,“要好好活下去啊。”

……

这魔术回路贫瘠到可以说史无前例——特指在归蝶曾经拥有过的宿体中,就算有灵魂增幅使用起来也着实辛苦。

从安土到本能寺的这段距离耗费了她不少体力。

为了躲过金柑头的部下,她只能让影子实体化走房顶;然后是围满了整个本能寺的桔梗纹,以及开始燃起的火光。

地面无法通过,归蝶在「影」的隐藏下遮掩着气息,从粗壮的树顶将影子凝成实体,构架起通向本能寺楼阁的影之桥。

所幸,下方注意力都放在与信长的小姓众们拼杀上,暂时没人会在意上方。

三郎被秀吉起兵反叛的那个时候,她无用到什么都做不到,连陪伴在身边一起面对的资格都没有。只有在最后得到‘织田信长葬身本能寺’消息的时候,用护身刀了结自己的痛楚。

归蝶终于落在地上,忍耐住魔术回路使用过度的虚脱和浑身酸痛,在本能寺的回廊上往信长所在的方向奔走。

在超负荷使用的魔术回路和熟悉些了的家系魔术双重辅助下,影子开始自主吞噬无意飞来的箭矢与火焰清路。

信长抵抗时受了伤,正在自己寝屋内依靠在桌边唱着敦盛。

“信——!”

从脚下延伸出的影子猛地伸长打落信长手上对准她自己的短刀。

归蝶扶着门框喘气,“那边、那个用护身刀自裁的傻瓜,别那么着急送死啊。”

信长见到突然出现在本能寺的归蝶,就像见到一只误入的蝶……或是白樱——在四面燃烧的情景下,平息了呼吸,又缓缓走近,停驻在了她面前,一枝白樱在夜晚的篝火中绽放。

除了新婚那天,在信长的印象中,归蝶再未穿过这样纯粹又简洁的白服款式。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信长问。

归蝶叹气:“不是约好了直到最后都会陪在你身边吗?堂堂‘织田信长的正室’,‘浓姬’失约太不像话了吧。”

“哈哈哈——”信长大笑起来,一如既往,“确实会是你的作风啊!”

归蝶问:“光秀背叛了,有什么原因吗?”

这也是让归蝶好奇的地方。虽然她接触明智光秀并不多,也十分少见到这位家臣,但金柑头跟猴子一样是个信长厨才对。

“嗯……不知道!”思考一秒后,信长答,“嘛,既然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样啊。”

当事人不追究,那就不管那个莫名其妙的金柑头了。

火势已经燃起了近半个房间,外面反倒声音变小了,浓烟劈啪作响的木头灼烧声越来越浩荡,倒塌只是时间问题。

“信,这场盛大华丽的篝火晚会上,最后再送给你一样礼物好了。”

影子与屋内燃烧的火焰鬲虫为一体,在主人的意志下,橙红的火光被渲染褪色,变幻成浅樱色,火舌绽放成一捧捧不知名的花朵,绚丽地开放在四周。

“这是‘天竺葵’,非常漂亮对吧。”

“哦哦——这是忍术吗?”信长惊呼,甚至还想上手,被归蝶及时阻止。

“…算是?”这个人一直都是那么容易被新鲜事物吸引。

归蝶最后一次紧紧抱住信长。不小心碰到这个人伤口时,对方还抱怨地哼唧出声。

“希望、艳羡、憧憬……从尾张开始就是你擅自带给我对未来的期待,所以今天就是这样的结果!至于你的想法,我才不管!”

“还是老样子那么任性啊。”信长单手扶着蹭在身上的人,一手撑着地,“不过,这才是你嘛!”

归蝶跪坐起来,在这个她陪了一辈子的人面前,将那把美浓蝮蛇曾交与她的短怀刀递向信长。

“父亲曾经说过,‘如果织田信长是个大傻瓜就用这把短刀杀了他’。”她笑着说起往事,十分怀念地摩挲着刀鞘,“本来想着不会用上的……如今看来真是合适,这个结局。”

信长将刀举起来摆弄,“哦哦——两个傻瓜吗?不错不错!”

“你才是傻瓜……”

“哇哈哈哈——既然‘人生五十载’,一起尽情享受这场篝火晚宴才是!”

本能寺火光冲天。

所有的进出口早已被桔梗纹团团紧围,一头雾水的、知晓内情的、被蒙蔽的众人一齐见证着这场在历史上浓墨重彩的大火。

这是织田信长存在的最后时刻。

一片橙红的建筑内里,樱色的天竺葵重新化为浓墨的黑影,蛇般地滑动过两人的尸体,吞噬尽她们的血肉,最后像是鬲虫化般消弭。

因而在一切焚烬,人们搜查遗体时,织田信长没有留下存在的痕迹,在叛乱中奇异地消失被当做了逸闻,在民众间隐晦地相传。

一代接一代,人们繁衍革新,直到天空出现巨大的光带,‘人理烧却’开始。

为了防止人类灭绝,自虚空俯瞰地球一切所建成的天文台——人理存续保障机构,迦勒底,为修复人理,开始使用英灵召唤这一手段。

西历2016年12月22日,人类最后的救世主藤丸立香,击败造成人理烧却的幕后之人——魔神王盖提亚,人理得以修复;

西历2017年12月31日,迦勒底遭外部入侵,全馆冻结沦陷,剩余迦勒底成员共13人与芙芙,乘坐Shadow Border逃离设施,潜入虚数世界,并准备对异闻带的入侵发起反击;

西历2018年11月23日,Shadow Border抵达彷徨海,并遇见等待迦勒底一行人的紫苑·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与其从者尼摩船长,并在紫苑协助下,于彷徨海成功重建迦勒底。

召唤室,玛修安慰着跪倒在地的咕哒子。

“那个,前辈,今天已经投了两百多颗圣晶石了,真的还要再来吗?”

召唤室外面吵吵闹闹地又围了一堆人,光明正大地偷看自家Master沉船现场。

沉浸在今日份沉船的咕哒子捶地:“好不甘心……最后一次,我的手中还有希望!”

她举起最后三颗圣晶石,扔下池子…召唤阵——

白光散去,女性的从者站立其中。

“Servent Assassin,遵召唤而来。”

长相美艳,语气温柔的女性留着姬发式,乌发齐腰修剪得整整齐齐,藤紫的眼扫视了一遍缔结契约的对象,随后抖了抖略微宽大的和服。

“真名为……‘斋藤归蝶’,也就是那位织田信长的正室——‘浓姬’啦。现在是本体降临但只是个两星英灵,我很弱。”

“因为我是莫名其妙跟抑止力签了契约后直接被丢过来的,所以虽然曾经没有跟你结下缘分,我还是认识你。”

“不够气派吗……咳——如果你是个笨蛋的话,就杀了你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米青说约定

    “路恺我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吧。我为了你才努力考上了X大,这可是爱情的力量呀!我都追你三年了。”“……”“你别着急走,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喜欢夏晓晓,可是人家名花有主你暂时也不用想。我们认识那么那么多年,小时候你多照顾我呀,我初中的数学还都是你教的,我们之间一定有感情!为什么就不肯接受我!别别扭

  • 紫玲雪曦之邪魔与幸存者(8)

    背上的大翅膀带着秦天飞向那些残骸,秦天觉得很奇怪。此刻,他心中一片清明:重生之后,无论如何要做些什么!不一定是改变世界,至少,要让自己不会这么轻易地,失去对命运的掌控!心中的想法逐渐坚毅起来,耳边却传来钟馗的怒吼:“杀了它!”眼前一晃,在前面加速坠落的舱盖上有几具残尸,其中一个只有半边身体的家伙,脸

  • 操盘者在线阅读第七节

    签完合同,沈帛符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快速租下了一套房子,月租金三万。这个租金价格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过于昂贵,但对他来说,倒是比较合适,重点是这套房子拥有足够的空间,且足够僻静,而且安保环境也很好。这套房子本来就空置着,沈帛符租下房子后就退了酒店的房间,拎着一个小包入住。简单收拾了一会儿,他在网上买了

  • 大华风月第六章

    流晶河畔,醉仙居。不过片刻前才打定主意的范若若眼神飘向林婉儿身后那个黑影,刚刚都没想起来,为什么他会在这?难道是陛下授意?可陛下居然不加斥责还派人保护?说起来宫里是没人了吗为什么总是这个人来当护卫?!侍卫统领很闲吗?!林婉儿瞧着这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流晶河两岸,心里欢喜极了,叶灵儿此刻也被迷了心神,一

  • 型月:开局就和斯卡哈结婚之第四章

    简聿已经觉察出温曦的身边有其他人在听了。温曦这人虽然不靠谱,但也不是那种轻而易举的问出“你爱不爱我”这样问题的女孩子。昨天她对婚事就没有太多期待,如今却突然打电话,突然来问他,怕是和家里人在赌气。简聿说的也是真的。他这么多年并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不是没有女人追他,追简聿的女人加起来都能开娱乐公司了。只

  • 综影视之我是汪曼春喂…打起精神来啊少年!

    智子在黑暗的房间里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T恤晃晃悠悠地去冰箱里拿了一根红豆冰棍,又回到转椅上坐下。“喂喂,这玩意儿就要亲上你妹妹的爪子了啊,怎还不出现…你中二妹控的人设要崩了哦。”智子边啃着冰棍边低声吐槽,嗷嗷怪叫着叹息电脑屏幕上的小哥追妻之路无比坎坷。“怎么还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她呢…人家小哥明显要撩你

  • 未婚夫是国民男神[娱乐圈]在线阅读上香

    看着好友痛苦地回想着,伊盛觉得此事并不简单,或许应该上报给幽城的检察署。他心里有些预感,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将凶手缉拿归案。只是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就特别捉襟见肘,无法掌握犯人的想法行踪以及接下可能的活动区域。但是他还是决定先自己尝试解决,毕竟自上任以来,自己还未解决过什么大案子,本就是一

  • 网游之一箭绝尘之未曾离去

    巴塞河郡是位于萨莫瑞亚王国东南边陲同名河流旁的一片富庶区域,得益于那条河水的滋润和穆拉瓦大森林的丰富资源,这个郡的赋税占整个东南区域的一半,可谓是举足轻重。伊利多斯·朗扎克是这个郡的领主,从他曾祖父的时代开始,他的家族就一直治理着这片王国东南部最富庶的土地。虽然位处东南边陲,但得益于大森林的阻挡,敌

  • 误千机在线阅读第4章

    “可我们听到你自言自语说要去找儿子了!”如云不悦道。“走了就不可以回来吗?”风千金愠色道。如云无以应对,欲张口骂人。云鸥赶紧岔开,热心地问道:“老人家,莫非您找到了儿子?”“切!怎么可能!我回来就是想拜托你帮我找找我儿子。当然,假如有可能,顺带帮忙找找我柳哥也好。”“柳哥?起初不是说刘哥吗?近音口误

  • 二皇子的秘密心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连续两次被叶潇嘲讽到的青年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看着背着一双手一副小大人姿态的叶潇,他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吗?要知道在昆仑,单论口才,可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可今天竟然在一个小孩这里吃了瘪,还好周围没有同门师兄弟,不然自诩妙口生花的他可就要闹笑话了。“咳咳,小兄弟,你是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