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涅槃毒凰,殿君别过来之入境落土(7)

2021/6/11 1:41:24 作者:醉流萤 来源:掌阅小说网
涅槃毒凰,殿君别过来
涅槃毒凰,殿君别过来
作者:醉流萤来源:掌阅小说网
他,风华绝代,冷面无情,却经一朝穿越,成了最宠妻的好男人。她,一介女皇,经一昔爱人背叛,一朝穿越,成了最为阴狠毒辣的坏女人。复生后,她曾发誓要将前世伤她,害她,弃她之人,统统送往罪恶地狱。但唯独面对他,无论她如何伤害,如何欺凌,他始终都黏着她,宠着她,护着她……“夜枫曦,朕警告你,今晚再敢触碰朕一丝一毫,朕便废了你,信不信?”她愤怒冲着某个不知死活的人咆哮道。但某人就是不受威胁,还一脸从容淡定“殿下,春宵一刻值千金,殿下何必对此过不去?”

石横舟闻言不由回头转身,待要向叶不落问个明白,街上却是人来人往,熙攘之间,早已不见了那叶不落的身影。

萧奇听见叶不落最后几句恶狠狠的诅咒,不由问道:“大哥,那莫太平是什么人?”

石横舟倒是知道这“鬼医”莫太平。

他对萧奇说道:“这莫太平从前乃是一名普通医士,四处游医走方,游历名山大川奇峰险谷,采药医病。一次偶然之间竟被他领悟到前辈大能之人刻在“凄灯崖”壁上的符号,登时如醍醐灌顶,领悟了其中的符意”

见萧奇听得认真,石横舟眉飞色舞的讲道:“自此他画出的符轻灵飘逸,似长袖善舞,如笔走龙蛇,其符力由此大增。在那符道中罕逢对手,他一时志得意满娶妻生子,只道人生再无所求。”

“哪知后来他贪图富贵受召入宫,路上以“川字符”劈山,自两山之间穿行而过,再以“二指符”断江,循江底而过鞋袜不湿。”

石横舟面露神往之色,继续说道:“他一路上劈山断水,直入京都,一时轰动东洲。那时正是纳兰王朝第七帝永正皇帝当政的十三年,永正帝见之甚喜,随即敕封他为帝师,随他学习符意。”

“帝师,就是皇帝的老师吗?是个很大的官吧?”萧奇插嘴问道。

“帝师没有实职,乃是一种荣誉封号,”石横舟一本正经的回答说。

“哪知永正帝既和宫里大剑师学剑,又随莫太平学习画符。莫太平为了争宠,任由那符意和剑意在永正帝的脑海云台纵横相争。一时不慎,符意竟将皇帝的云台智府划了个稀烂,永正帝就此变作了白痴,并缠绵病榻半年后驾崩。”说到这里,石横舟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随后莫太平被御前高手追杀,他离开京都后据说得了一本宝鉴,遂以符入医道,盛传这莫太平医术如神,一字符开膛破肚,切割符削肉如泥,绕指符可缝合伤患。但他喜怒无常,杀人便似家常饭。一次发怒,将病人活活割透,连身下病床都一剖两半,所以才有了“鬼医”之称。”

其实石横舟想要向叶不落打听“鬼医”的住处,但想到那“鬼医”的凶名又有些惴惴。 眼见萧奇听完后还在那里发愣,不由感到好笑,忍不住在他头顶轻轻敲了一下。

萧奇回过神来,不由耸肩摊手,伸舌做了个莫名其妙的神情。

石横舟忍住笑,伸手在他光头刚刚挨打的地方轻轻揉了揉,说道:“不要胡思乱想,方才这姓叶的虽然人品不好,但他的凝木之术已到了三花齐放之境,木气稳固精纯,不然也不会和我几番较量了。”

石横舟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本命金莲乃是叶不落多年苦修的根本,至于这金莲种子能不能扎根于你的内海幽谷之中,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原来,术士中以五行为界,分为凝土、凝金、凝木、凝水和凝火之术,凡能够修炼出第一缕灵气,即为“开窍”。那内海幽谷之的第一分灵气,即决定了此人日后修道路径。若纳入内海的第一分灵气为火灵之气,则此人日后修习之术必以火为主,自此之后幽谷之中赤焰暗生。若是第一分灵气为水灵之气,则幽谷之中必定碧水润泽,其它灵气亦是如此。

当然,这第一分灵气必须是本人自凝而得,修道之人将之唤作“内气”,即使再小、再弱,也是自己之物。

若不是自身凝炼的,即使再大、再强,也不过是“外气”而已。外来灵气终究不是自己之物,只可小用,而不能久驻。

就仿佛是来做客的客人,不过是住几天就走罢了,当然不能登堂入室,鸠占鹊巢,常住无期了。

除非你使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将这远来的客人变成了自家人,方能够不分主客,内外之气交融,彼此无间,道术里将这唤作“融合”。就是将那外气内收,收为己用。当然,这外气可以是凝木、凝土、凝水各色不一,只要你神通广大,五行合一共处内海幽谷也不是不可能。

千年以降,此类大能之士亦偶有可见。

先前,石横舟渡给他的凝土之气对于萧奇来说就是“外气”,无法在他的内海长留。 所以才要不断的过渡。也正是因此,石横舟才要传授“息壤之魄”给萧奇,乃是希望他自生凝土,从此生生不息抵抗那赤炎丹的丹灵暴戾之气,保住性命。

石横舟自幼一直专一修炼凝土术,从未修习过其它道术,有一次他偶然听得“融合”之事,倍感好奇,当下去问“孤山”齐高峰。

齐高峰虎着脸斥责他不务正业,什么“融合”之术,统统是旁门左道,实乃投机取巧之术,世上唯修炼才是正途。石横舟不敢一言,唯诺诺而已。所以,他对于“融合”之术,亦不甚明了。

只是知道以凝木之术,结成金莲乃是其术已到一定高度的表现,这金莲种子是极其珍贵之物,得之不易,谁苦心修炼得来会白送与人?

他今日恼恨叶不落使计诓他,又借着两人七日之约的赌注,用那屏山冠的威压,逼迫叶不落交出了“本命金莲”。

那种子随即循着灵脉进入到萧奇内海中去也。

当他对萧奇讲完,见萧奇将信将疑,遂拉他找到了一处堆满干枯马草的草料场,两人绕过料场看守之人,找了一个最大的草堆钻了进去。那草堆里有一种淡淡的青草味道,堆得密不透风,甚是温暖。对于这些天一直眠冰宿雪的二人来说,真仿佛仙境一般。

见无人打扰,萧奇当下以内视术进入内海,不禁一呆,却见他那幽谷中煞是热闹。幽谷之中,火灵已生成好大一朵,气势汹汹,似有星火燎原之意。而那土灵竟已成一片尘雾,灰蒙蒙的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土尘。

原来他这凝土术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入了“凝灰”境,他却丝毫不知。面对火灵的对峙,土灵之尘正跃跃欲试,几有铺天盖地之态。

而在两伙只间,有一物闪闪放光,却不正是那金莲种子,那金莲种子插在两队灵气之间,似惊似喜。惊的是刚刚进入广阔新天地就被火灵围住,须知它本是木系灵气孕育而出,尤为畏火,是以大惊。

而另一边乃是土灵之气,土能生木,这金莲种子感受到土系灵气,不由倍感亲切,因此大喜。

当下就想落地生根,驻扎在这片土尘之上。

但萧奇到底是刚刚涉猎“息壤之魄”,他数百次“启尘”后,得意洋洋之下,忘了牢记石横舟传授的修习之法。终于在进入“凝灰”之境后出了岔子。

凝灰境,乃是将丝丝土尘灵气牵引在一起,凝成类似飞灰之状。 随着那灵气越聚越多,灰团越来越大,最终就会落到幽谷谷底,此时方进入“落土境”。而萧奇的幽谷之内,土灵之气此刻乱作一团。 数千上万的土尘熙熙攘攘,纷乱嘈杂的漂浮在幽谷半空,不知欲何往何为,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落下成土。

就在萧奇一脸茫然,不知所措之际,冷不防旁边枯草之中伸来一只大手,搭在他的灵脉之上。

却是石横舟见他半天不语,神情怪异,知他修行遇到了难事,故此想用內识助他一臂。那石横舟方一辨视之下登时大惊,这才过短短十数天,萧奇已然进入“凝灰”之境。

他虽知萧奇有那“纳虚”助力,但仍然感觉快得不可思议。

心底暗忖若这小兄弟能够脱得这火厄之困,专心修炼凝土之法,只怕有一日真的被他攀上一峰之境也说不定。他见萧奇修炼得如此快速,不由又喜又嫉,想想自己,不知要何时才能再次达到那一山之境,不由长长叹了一声。

萧奇在旁听他叹息,只道是自己修炼得不对,惹得大哥忧伤,当下重重给了自己一巴掌。

石横舟正自感叹,见他如此,不由大奇,问道:“萧兄弟,你这是为何?”

萧奇叹气道:“大哥,都怪我太笨了,这凝土术我怎么都练不好,对不住你啦。”我去,石横舟听完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只当他是在暗讽自己,若不是躺在那枯草堆中,害怕被人发现,定要暴跳而起,狠狠的揍这臭小子一顿。

但他咬牙切齿了半天,终归没有下手,反倒是凝神将一股纯正的土灵之气渡进萧奇灵脉之中。那股灵气一入他灵脉如有指引,即刻快速前行,一路上冲破了几处火灵之气的阻碍,来到萧奇内海之中。

却是奇怪,那股土灵之气一入内海,登时将一干土尘吸纳过来。如同有了核心一般,那纷乱的土尘立时变得规矩整齐,然后在内海半空之中平铺开来,瞬间纷纷坠下,铺满幽谷。一时间“落尘缤纷”,如同微雨细雪,纷纷扬扬,煞是好看。

萧奇的凝土术却是进入了“落土之境”。

自此,萧奇在泊云大陆漫长的修道史上做到了修炼速度上的史无前例。

却说萧奇进入“落土境”后,那内海幽谷之中一时土气盎然。须知土乃大地之精,是一切土系道法的根本,这些落土,得息壤之魄滋润,登时缓慢生长,幽谷之中刚刚落下形成的土壤,逐渐肥沃起来。 那粒金莲种子,被那土灵之气吸引,缓缓下落,想要扎根在那土壤之上。

半空盘旋跃动的火灵之气,那肯让这到嘴的肥肉溜走,立刻冲了上来将它团团围住,就欲吞吃。

还好金莲种子甚是油滑,眼见不好,金光闪烁之下,登时左躲右闪,连滚带翻,逃出了火灵之气的合围。紧接着一个俯冲,扎进刚刚落土成型的土地之中,深深下钻,被那土层掩盖,再也感受不到一丝木气。

那火灵之气眼见那金莲种子逃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化作一个火球在幽谷半空不住跳跃挑衅。

土灵之气此刻正积蓄力量以图“结沙”,当下对其不理不睬。那火灵却也无可奈何。

辨识到此,石横舟长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千辛万苦的修炼,从小每日里就苦修启尘凝灰落土结沙之法。十数年后才得以进入“聚石境”,而这小子每日吃完便睡,睡完就拉。那内海之中也仿佛唱戏一般热闹,几种灵气你方唱罢我登场,竟似顽童打闹,可竟然不知不觉得就“落土”了?

而且看这架势只怕离“结沙境”也不远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他思绪万千的从萧奇灵脉上收回手。沉默半晌,十分严肃的对他说道:“这金莲的灵根已经种下,至于以后会如何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如今你已入“落土”之境,要想内海之中的土灵之气生生不息,更要宁心静气,勤于修炼才是。”

他传授萧奇凝土之术,本来是为了救他性命。

他与萧奇亦师亦友,又做了他的大哥,眼见他修炼进展飞速,虽是稍有嫉妒,但不由起了爱才之心,知他一下惫懒,只得拿出师傅的威严出来。

萧奇见他说得严肃,不由伸了下舌头,点头示意。

二人眼见天色不早,就欲在此歇息,哪成想萧奇身边的枯草忽然着起火来。原来,那他体内的丹灵眼见得好端端的金莲种子却入不得口,恨恨之下,遍体乱走,却被它引发外火。

萧奇灵脉既宽,体内土灵之气日渐浓郁,反倒对火灵之气不甚敏感,当下并未发觉,直到火起。

两人大惊之下急忙窜起,扑打半天不见火势减小,石横舟又不敢使出道术灭火。 听得“走水”的喊声大起,接着又有人敲起锣来,还有人喊有人放火,两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却是顺着山路一口气跑进山里来。

跑得半天,两人方停下脚步,萧奇喘着粗气,和石横舟哈哈大笑,那山谷中一时回音阵阵。

两人边笑边行,转过山脚,眼前一亮,却是面前开阔起来。只见山谷地势平坦,阡陌纵横,一垄垄一畦畦种的不知是什么药草。有状如鹿角冲天者,有花绿而叶红者,有宛如鹅掌而奇臭者…种种不一,难以言表。 两人不由奇怪,两人刚刚自谷外而来,那谷外尚是冰天雪地,这谷里却如何恁的温暖,竟长出如此葱郁之物。

越过那一排排的药草看过去,又有数间茅屋草堂,却是不见有人,中间最大的一座草堂门楣上挂着一块匾——太平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1章在线阅读

    天佑五年,大晏皇宫明月殿内,烛影摇曳,高达数丈的鎏金灯上,蜡烛的光辉星星点点,映照出殿内不同寻常的奢华。珠玉帘内,宽大冗长的赭色幔帐逶迤倾泄,随风轻扬。殿内的错金博山炉,伽楠香的细烟正自镂孔处袅袅而出,缥缈,宁静。这时,皇帝自殿外步入,明黄的长衫拖曳在地,宽袖在身旁两侧飘然翻飞,他赤着一双足,走在缠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