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们的少年时代我是你的小甜饼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2:35:23 作者:大嘴花爱吃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们的少年时代我是你的小甜饼
我们的少年时代我是你的小甜饼
作者:大嘴花爱吃肉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近沉迷邬童小哥哥的颜值,想写一篇甜甜甜甜甜的治愈系故事。感兴趣的小可爱收藏一波呀!日更X甜向……………………当傲娇遇上小可爱最年轻的喜欢,最懵懂的爱情“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外在的一切,而是因为那个下午,阳光正好,你穿着白色衬衫。微风吹过你的发梢,我看见你眼里有星星划过,在这个瞬间,我喜欢你。最好的爱情,不是说一定要在一起,而是在喜欢的过程里我们互相治愈,互相成长。

四海之地乃是龙族的地盘,不过秦昊却十分的清楚,经过龙汉大劫之后,龙族已经元气大伤,早已不复天地霸主的姿态,所以相对于洪荒大地来说,东海之地显然相对安全了不少。

人族的族地本就在东海之滨,距离东海并不遥远,仅用了数日的时间,秦昊便来到了东海之地在他的眼前乃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前世的秦昊也不是没有见过大海,可是跟眼前的东海相比,无论是规模还是气势完全差了不止一点半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

仅仅是片刻之后,秦昊便平复了心中的情绪,收敛了身上的气息,身形化作长虹,直接朝着东海深处飞掠而去。

……

转眼间数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砰!”东海之中的某处海域,一只擎天巨手从天而降,只听一道低沉的轰鸣声传来,万丈水柱冲天而起,下方,一条巨章的尸体也从海面上显化出来,在巨掌的笼罩之下,巨章的头颅直接被生生的打爆,鲜血瞬间染红了整片海域。

这时候,虚空之中,空间一扭曲,一道身影也凭空显化出来,只见此人望着下方的巨章的尸体,双手结印,顷刻间,只见此人头顶上方,一尊古朴的大道宝瓶凭空显化,大道宝瓶瓶口对准下方的巨章尸骸,随后无比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巨章尸骸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尸骸之中的精气和本源源源不断的流逝,融入了大道宝瓶之中,片刻之后,巨章的尸骸便直接化作一具干尸。

“天仙之境的章鱼妖,还算不错,再猎杀三只天仙之境的妖兽的话,我的修为应该足以冲击一下玄仙之境了!”做完这一切之后,虚空之中的身影嘴里喃喃的说道,这身影不是别人,赫然正是进入东海的秦昊。

在进入东海之后,秦昊也开始了自己的猎杀之旅,这几个月的时间,死在秦昊手中的妖兽足有上百之多,相对于在东海之滨人族聚集地猎杀的那些野兽来说,这些妖兽的实力显然要强大了不少,至少都是地仙之境的存在,天仙级别的妖兽秦昊也猎杀了几只。

当然,秦昊猎杀的对象也是有选择的,他选择的目标都不会超过自己的修为,另外还有最重要的地方,他猎杀的那些目标全都是业力缠身的那种,要知道这里可是洪荒天地,可是有着业力的存在,肆意的杀戮的话,很有可能会业力缠身,所以秦昊选择的目标都是那些业力缠身的存在。

一般人无法分辨修士身上的功德业力,可是他可是拥有功德天眼的天赋神通,所以这个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困难之处。

“什么人竟然敢肆意屠杀我东海生灵!”就在这时,一道森冷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远处飞掠而至。

“不好!”

感受到这股气息之后,秦昊神色也微微一变,很快便判断出了来人的实力,绝对是天仙之上的存在,至少是一尊玄仙,除此之外,秦昊还感觉到两股天仙之境和十几股地仙之境的气息朝着这边赶来。

目光也随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面目狰狞的夜叉从远处飞掠而至,在他的身后跟着一队虾兵蟹将。一会儿的功夫便来到了场中。

“小子,总算是让我逮到你了,竟然敢猎杀我东海生灵,未免也放肆了!”为首的夜叉眼底闪过一抹狰狞之色,声音冰冷的说道。

“杀了便杀了,那又如何?”听到对方的话之后,秦昊声音冰冷的说道,与此同时,体内的神力疯狂的运转,将自己的气息提升到了极致,一股澎湃的战意也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

虽然说对方的修为在自己之上,不过秦昊却并没有半点的害怕,他修炼的可是不灭吞天功,本就是一部以战养战的无上功法。

与此同时,秦昊双目之中金光闪烁,催动功德天眼神通,很快便发现夜叉和一队虾兵蟹将的头顶被一股黑雾笼罩,特别是为首的夜叉,黑雾几乎已经化作实质,显然也是业力缠身之辈,哪怕是不被秦昊斩杀,以他身上的业力程度恐怕也会天降灾祸,死于非命。

“好一个狂妄无知之辈!当真是不知死活!上,给我将他拿下!”夜叉双目寒光爆闪,冷冷的说道,下一刻,身后的十几个虾兵蟹将也直接朝着秦昊这边冲杀了过来。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这里可是东海,乃是龙族的地盘,秦昊必须要速战速决,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留手,上来就动用了杀伐圣术,漫天的仙葩绽放,然后一道道神胎从仙葩之中蜕变而出,带着一道道极致的杀伐的气息直接朝着一队虾兵蟹将的身上笼罩过去。

没有丝毫的悬念,此刻的秦昊的修为可是无限接近玄仙之境,全力爆发之下,仅仅一个照面,十几尊地仙之境的虾兵蟹将直接生生被打爆,剩下的两尊天仙级别的蟹将虽然说没有被秒,不过却也受到了重创,直接失去了战力。

“什么!?怎么可能!?”

为首的夜叉见到这一幕之后也是吓了一跳,显然也被秦昊爆发出来的实力给震惊了,原本脸上的轻蔑也彻底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凝重和忌惮之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片刻之后,平复了一下心神的震动,夜叉满脸凝重的说道。

“死人没有必要知道这么多!”秦昊根本就不跟对方有丝毫的废话,直接一掌拍出,一记凌厉的飞仙力狂涌而出,直接朝着夜叉的身上笼罩过去。

PS:收藏破200加更送上!大家再接再厉!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惊!祖师又掉毛了沉塘

    于是乎,陈展跟着那些香料非常顺利的进入到了一处大峡谷,也就是他们的老巢。这个时候天还没有黑,他趴在山头,隐隐约约看到山坳里盖着房子,这是个村落,但却没有村名,村里有老人,有妇女小孩,大部分房子上面都冒起了袅袅炊烟,几个孩童围绕着一只水牛转悠,不时还能听到水牛发出嗷嗷的叫声。丁月荷被绑在紧靠水牛后面的

  • 吹不散的雾在线阅读第5章

    求收藏!求鲜花,满500收藏,满1000花花多更新一章。希望大家支持!

  • 震惊我的群主居然是之闹了个大红脸!(7)

    她还记得,四年前阿琛的爷爷把这个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没人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也没人知道孩子的生母是谁。老头子没有透露,阿琛也不肯多说。只有亲子鉴定书上明明白白的数据告诉大家,北北的的确确是霍家的血脉,是阿琛的亲生骨肉!那个时候,司麟那小子还调侃自己的大哥,说他真人不露相,平时屁

  • 花沈蜜父子相认感情系列大剧现场(新书求鲜花求票)

    “噗!哈哈哈!”顿时,训练室里笑声一片。“林风刚说过维克托丑,你就说他是巨魔转世,amazingJ你这不是找骂吗?”牛排哭笑不得的说道。“这……”amazingJ尴尬的挠了挠头。FPX众人好大一阵时间没有缓过来劲,就像是中了玄冥神掌,上路维克托怎么就被巨魔单杀了?“金贡,你是在刷新我的游戏认知吗?一

  • 生命开始倒计时之夜里挑灯看剑(6)

    这时候,凌沛冷静的想了想。既然是结伴而行,那肯定是有组织的人,现在正是需要广交人脉才行。看着越发接近的乱狼BOSS,凌沛心中暗自下了一个决心。“MD,豁出去了!”一个飞跃,跳出了灌木丛,一记猛刺,深深地扎进了正在接近的乱狼BOSS颈脖处。嘭!83!暴击一股腥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想必,是刺中了BOSS的

  • 重生后总裁辞职当了影帝绝地战区

    “哐当!”就在这时,只听一记清脆的撞击集装箱的声音响起。郑和立马将目光顺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去。顿时,他的瞳孔放大起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没错,那个声音正是手雷撞击箱子的声音。并且那个手雷就这样直矗矗的丢落在了郑和的面前。郑和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完蛋了,心中没好气的骂道:“娘的哪个混蛋扔的手雷。”“砰!

  • 斥天曲在线阅读第1章

    一束阳光照进上海浦东一座宫廷风豪宅内。“我这是在哪?”叶开睁开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叮,恭喜宿主觉醒LOL老兵不死系统,获得满级系统体验卡一张!请问宿主是否需要领取?”悦耳的声音在叶开脑中响起。叶开听见脑子里的声音,他那有些沉闷的脑袋还没有回过神来,然而他的眼

  • 豪门反派为我冲喜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八章解锁我死了么?不对……伊默缓缓的延伸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在无比愕然的发现一股尖锐的剧痛猛然刺进了自己的大脑中之后,伊默确认了自己还活着的这个现实。从地上有些艰难的坐起来,伊默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上无数的伤痕。这些伤痕基本上都是皮肉伤,但是之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颗比人还大很多的重炮炸弹确实是在

  • 顶级流量怀孕之后[重生]这个奈莎原来那么体贴(求书评指点,求收藏,谢谢大家!)

    算了算,纳入背包内的战利品。五颗磨刀石、两片护甲片、白色武器六样、魔法武器两样、三件白装、两件魔法装备,一件稀有鞋。喔对了,还有十页的知识卷轴和两张传送卷。“这食人族还真穷……不意外。”赫拉看着方才被稀有食人族咬过的部位,一点伤痕都没有,这再生的能力根本已经不是人了。叮!猎首皮革腰带属性更新!能力变

  • 救赎2019要了八年的新衣服,新朋友箐箐

    随着初级基因液被唐风消化,一股清凉感从唐风额头、鼻梁直奔唇下而来,紧接着那股清凉化作气流在唐风体内的筋脉中不断游-走,华盖、紫宫、玉堂、膻中、中庭、鸠尾,凡是唐风体内的经脉大穴都被这股清凉气流所冲破,如此一个周天下来,唐风体内的杂质也被全部排出!虽说唐风也承受了很大的痛楚,但好在人体的承受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