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我把他变成了霸道恶少之命境与修行

2021/6/11 0:56:01 作者:宇文小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把他变成了霸道恶少
我把他变成了霸道恶少
作者:宇文小倩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和他因为爹地的一个赌约,结婚了,当我知道他就是我回国后上的那所的高中的同桌之后深痛不已。因为我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他,再一次偶然中我穿越到唐朝,再一次误会中我离开了,因此我和他进入了黑道,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躺在床上的陆无为想着一些事情而辗转难眠,他实在是睡不觉。

如果……师祖叶倾天传播在圣莲大陆的文字像地球的文字,有没有可能他就是地球人?如果他是地球人,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呢?穿越吗?如果师祖他不是穿越来的,那是不是有可能他是从一些地方来的呢?比如师傅说的那片道陨山……算了……以我这样修为境界?估计走不到那里,以后再说吧……

一想到地球,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怔怔出神,陆无为仿若从黑暗中看到了之前还牵着自己的手一直说喜欢自己的那个女孩。一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浅儿她人,陆无为就感到一阵阵心痛,不知不觉间泪水止不住的从眼里逃了出来,陆无为擦了擦眼泪,却也擦不干净,他看着眼前浮现的身影喃喃细语,“一瞬间,恍如隔世,一朝如梦,浅儿……无为哥哥现在真的很想你……”

“这痴情的徒儿……唉。”院子中的月无心说完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发觉了陆无为现在的情况。

月无心抬头看着天空说道:“该死的笑逍遥,你就算是着急把他带过来,你为什么不先搞清楚一些事情呢,连我都是……草……”月无心一想到之前自己在那个地球上的一些事情便止住了话语。

“这徒儿如果今晚都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这样容易生病,病了的话笑逍遥和朝闻道那两家伙可不得把我打死…我想想………有了!”月无心拍手说道他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只见一轮圆月渐渐的从院子中升了起来,那月亮不是天上的月亮,是月无心的证道之月,是他的成圣契机,那轮圆月不是天图但胜似天图。

月无心站在那轮圆月之上看了看脚下发现道林里里院子与居所都已经笼罩在了圆月散发的光中。“搞定……”月无心满意的点了点头,盘膝便坐了在圆月上。

躺在床上的陆无为突然感到心里传出一道道莫名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心不再那么痛,慢慢的,慢慢的,越来越困的陆无为闭眼便睡去了。

等陆无为睁开眼发现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他起床发现旁边桌上有一盆水,估计是用来洗漱的,

洗漱完了之后他整了整衣服,擦了擦脸便走了出去。

“师弟,你醒了!快过来。”站在院子中的若儿眼睛瞥见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陆无为便挥了挥手。

“……若儿,别说话,徒弟,来我这里,别打扰你大师姐 。”隔着若儿远一些的月无心对着陆无为喊道。

“师傅,早上好,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陆无为走到月无心身旁便问了起来。

月无心抬头看了看还没那么强烈的阳光说道:“嗯…不早了…现在是早晨9刻了。”(叶倾天统一的时间观念和地球差不多 把点(时)改成了刻)

“啊……是吗,对不起,睡过头了……”陆无为低下了头有些尴尬。

“无妨,我不会太强求你早起还是晚起,在我这修行期间,安稳即好。”月无心说道,确实是安稳即好,月无心他虽然在之前没当过师傅,但他还有懂得一些的。

“嗯……那师姐,她是怎么了?”陆无为看着旁边站立着的若儿,他隐约感到要有事情发生。

“你等下有眼福了,看好了,凝神之境的全力一击。”月无心说着双手收在袖口拢了一拢。

“那爹爹,我开始了……”若儿说完之后,陆无为看到若儿师姐一只手从空气中抽出了一把刀,却不太像刀,像是一轮弯月,却极为细长 。

月无心看着若儿从虚境中拿出刀便说了起来。“此刀名为锦绣,是你师姐的本命之物……看好了,你师姐演化的命道天图。”

陆无为看到若儿师姐单手握住了那把锦绣之后便闭目不言,忽然间,陆无为看到若儿师姐周围以及自己的身边点点星光飘落而下,他正想伸手去抓……却被月无心一把握住。

“别碰……”陆无为戚戚然只能收起了手。“此图名为落星图,点点星光,伤敌伤友,敌我不分,极为霸道星光亦可融入兵器之中增强威力。”

若儿单手一挥而又双手握住锦绣举向头顶,点点星光汇于刀中,刀上光芒骤变,此刻的锦绣宛如一轮弯月。

陆无为不得已只能眯起了眼睛,月无心看着闺女头顶的那轮弯月扶额说道“说全力一击,真就全力一击啊?”

突然间,若儿双眼一睁,双手挥下,陆无为顿时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到了一轮弯月堕于地面 刹那间,光芒万丈……他也只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有点可惜看不到若儿的刀出之时……

不一会……他睁开眼睛看到若儿师姐仍双手持着锦绣刀,刀尖向前,可是若儿身前的景象让陆无为惊讶着张大了嘴。

他只见若儿师姐身前一米处一道裂痕笔直通向前方近百米的地方,末端还有一个尘土飞扬的深坑。

“这……这这这,这…tm…太强了吧。”陆无为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那道锦绣劈出来的裂痕想要仔细一观。

“师弟…”若儿手一挥,那把握在手中的锦绣便消失不见。

陆无为走向若儿身边听到了若儿叫着自己,他转身看去却看到了摇摇欲坠的若儿师姐。

他只能急忙跑过去扶住了若儿的肩膀,看着脸色苍白的若儿,陆无为心中一惊赶忙问道:“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月无心看到这副情景叹气说道:“无为啊,你还是扶着你师姐回屋吧,若儿她因为刚才那全力一击已经用尽了力气,扶她回去休息吧。”

“嗯,好吧……”听到月无心这样说,陆无为也只能无比难为情的搀扶着若儿回她的房间里。

月无心看着两个人走进房里笑了一下,“痴儿……”

月无心走到了那道裂痕前。“嗯……傻闺女哟,全力一击什么的,爹爹只是说着笑的,没想到你还真的用出了全力。”

“不过嘛…还真的很厉害,比爹爹我凝神境那时候厉害,唉……” 月无心指着那道裂痕挥了一下,只见那裂痕与远处的深坑恢复了原状。

陆无为搀扶着若儿走进房里来到床边让若儿躺上了床。

“师姐……你还好吗?” 陆无为皱着眉头说道。

“没事的,师弟 我躺一会就好了。”若儿笑着说道。

“嗯……那……我先出去了”陆无为看到脸色苍白依旧带着笑容的师姐,他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

陆无为一出来就赶着去看刚才那刀痕。“咦?怎么不在了,师傅那裂痕在哪里?师傅你在想什么?“陆无为看到月无心皱眉就急忙问道。

“徒弟啊...看到你师姐的最强一击感受如何?是不是很强,想不想学?”月无心眉头舒展,看着陆无为。

“想学啊,当然想学,那师傅你能教我吗?”陆无为一想到自己也能学这种东西,心情就很激动。

“教你……自然可以!但是嘛…… 一 你不能学刀,刀法大开大合,属实不风雅!以后行走天下 的时候怎么让那些世家小姐和宗派圣女喜欢起来呢?二嘛,就是要学会喝酒,不喝酒,怎么潇洒人间。”月无心看着陆无为笑着说道。

“什么玩意?什么什么?……我陆无为以后怎么可能这么潇洒,还什么圣女,小姐,师傅你在开什么玩笑,低调总归是好事。哈哈哈哈……”陆无为听到月无心那番话笑了起来。

陆无为笑着笑着看向了远方的一片白云,多么像她的面容,他心底也始终有着她那一抹微笑浮现,想着想着。

“是啊,怎么可能那么潇洒…不适合我,不像我。”陆无为一闭眼,一睁眼一行清泪划过脸庞,一阵清风吹过拂去了陆无为脸庞上泪水。

“唉,师傅 我突然想喝酒了。”陆无为说道。

月无心看着脸上泪痕未干的陆无为叹道:“痴儿啊...恭喜你正式踏入修行的第一个境界命境,不过呢还差一个命劫,不着急……喝酒这件事情,不急不急……慢慢来!”

陆无为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惊诧的看着月无心说道:“我踏入了命境了吗!可为什么?还有我明明好像感受不到啊...”

“这啊...就是这方天地的道理,所以,天下间的那些凡人因为一点机缘巧合踏入修行界的非常多,但是大部分人一生都感受不到…那些人…直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踏入了命境。而一部分人呢,或是被那些门派或者宗门发现,或是被行走天下的炼境中人发现带回自己的门派。非常非常少的一些人呢,可以感受到自己踏入命境,但是那种人实在太少太少,不提也罢。”

月无心看着他说道:“徒儿,你记住,有情与无情之间天差地别,稳住心境……慢慢来,有情人总会被天道所眷恋的……闭上眼。”

“嗯……知道了,师傅。”

月无心一指点在陆无为额头上说道:“这是《道心无痕》篇,以后呢……你若想进去自己体内的命道心湖里,默念第一篇道诀就行了……”

“唉……还有一个东西,我一并交给你算了。”月无心往旁边一抓,一缕青色光芒在他手中浮现 月无心看着青芒进入了陆无为的额头里,他说道:“嗯…… 这算是为师给你的命道天图,是青莲图吧?……呃……但不是儒道学院陈初道那幅,你呢现在要趁着天道气机尚未消失,还不快点闭关……”

“心中默念《道心无痕》卷的第二篇念道篇就行,记住,如果你那命道心湖上升起一个东西,男为阳,女为月,是了 升起一个太阳,那太阳呢……还有如果阳光把你心湖都充盈之后就表示你到了境界瓶颈,那你就该出关渡自己的命劫了。”

“好的,师傅。”陆无为睁开眼睛,眼里一点精光闪现,陆无为盘膝而坐,坐在了地上然后陆无为心中默念着《道心无痕》卷中的道诀。

体内心湖上……“这就是命道心湖吗?”陆无为看着脚下的湖面,只见平静的湖面上,一株青莲扎根于湖中间,青莲上四瓣莲叶缓缓展开,呈现出红黄蓝绿四种颜色,而青莲莲心中散发着一种莫名的道蕴。

陆无为不敢多动,只能默念着《道心无痕》卷中的念道篇,命道心湖上随着念道篇的运转,那株青莲也开始缓缓转动,散发出点点光芒融进了陆无为命道心湖里。

外面院子中的月无心看着盘膝而坐的陆无为头顶上显现出那株转动的青莲,就知道徒弟已经开始消化青莲中的道意了。

“好像……还差点什么?”月无心单手一抓,好像抓住了什么按在了那株转动的青莲上。骤然间 青莲绽放。嗯……这样还差不多。

坐在地上陆无为皱起了眉,他好像感觉到青莲转动的速度加快了,他只能咬着牙强撑了。

不一会,陆无为就感到命道心湖动荡不堪,快撑不住了……

月无心见到颤抖的陆无为连忙一手按住徒弟的肩膀说道:“撑住……稳住心湖,慢慢来,不急”

陆无为听到月无心那安稳的声音传入自己心中,他慢慢稳住了自己动荡的心湖,过了一会,陆无为才逐渐适应了绽放的青莲,心湖上空,一点光芒正在闪耀。

月无心放开了按在陆无为肩膀的手,看着慢慢平稳下来的陆无为。“嗯……很好,现在只需要观望即可,不过嘛……还有一件事。”月无心说着身形一动便已消失不见。

圣莲大陆,西方,求道涯上由无边海向圣莲大陆内呈放射状依次而立的学府建筑,便是玄术发展之地,正是儒道学院。

在临近无边海最高的建筑上面有一方向外延伸的平台,上面一位白衣中年人正在俯瞰着学院内的一切,一名头上绑着方巾的少年从建筑内走了出来,少年名叫长安是儒道学院陈初道院长的第五位弟子。

青年拜了一拜对着中年人说道:“陈诚副院长,中州大秦皇朝想邀请你去为新建的观天楼,做一篇祈天文。”

“知道了,长安啊,你快过来看看,楼下面一群人聚在一起做什么?”被叫做陈诚的中年人挥手说道。

“副院长!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敷衍,好不好,之前几次大秦皇朝求了你好多次……每次你都装病让师兄他们去写。”长安看着陈副院长这无所谓的神情,气不打一处来。“还有就是下面的师弟师妹们在庆祝一年一次的游学会。”

“是吗?咳咳 原来我出海远游了那么多年啊,都差点忘了儒道学院还有这么一个活动。”想当年我和你师傅陈院长为了……

“停停停!我不听 我听你够这些了。”长安捂着耳朵认真说道。

“那不说了,行吧 ……那你师傅在哪里啊?”

“院长他,还在观镜阁里,好些天了……一直看着那面大镜子,不知道在干啥。诶……副院长你能不能透露一下那面镜子叫什么?有什么作用。”长安好奇的说道。

陈诚看着小长安有些吃惊。“咦?难道你师傅他就没说过吗?你啊……这种对师傅的态度可不好 要多问,他不说,难道你就不能问的吗?”

“我这不是问了你吗?快说快说……”长安一摊双手眼中灵光一闪说道:“只要陈副院长能告诉在下,我就告诉陈副院长,师傅把他那些美酒藏在哪里。”

陈诚一听到小长安口中的美酒就两眼放光,“好好好,观镜阁,观镜阁,顾名思义里面那面镜子就叫 观镜。”

哈?就这些?你是不是在逗我呢,我反悔了。”

陈诚笑着说道:“别急嘛……我话都还没说完,那面镜子呢,是你师傅的师傅倾天圣君传下来的,想当年在皇朝乱世期间……你师傅凭着这面镜子,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可谓耀眼之极,被天下人称为镜君。”

“你又在扯什么啊 副院长……什么镜君,一听就是扯的啊。”长安眼神古怪的看着他。

“呃,哈哈哈……其实有一点我没说错,那面镜子确实是你师祖传下来的,是世间为数不多显化在天下人间的帝阶宝物,天下有云,我观人间如观镜 人间于我如镜中。”

“是吗?!竟然是帝阶宝物 呃呃……天下传闻,帝阶宝物有着极强的威压,非帝境不可抵抗触碰我之前还摸过……我还真算上命大啊。”长安听完一脸苦涩。

“如果你命不好……那么半个学院估计会跟着你遭殃咯。”陈诚翻了翻白眼又说道:“别怕,观镜早已被你倾天师祖炼化,要不然怎么会放在观镜阁那么光明正大的地方呢,好了,我说完了……你师傅藏酒的地方呢?”

“诶嘿嘿……没有。”长安说着便快速跑进了观海楼里。

“唉,小长安,你这小子……找抽啊!”陈诚笑着喊道。

“副院长我要下楼去帮师弟师妹们了……”长安听到陈诚发话连忙转身说道。

“去吧去吧……唉,记得帮我找几壶酒上来啊。”

“知道了,副院长。”

陈诚看着长安走下观海楼,之后便从楼上一步一乘风走向了观镜阁。

观镜阁内,那面两人高的观镜面前站在一位穿着白衣,灰发的二十几岁的青年,青年正在闭目养神,此人便是儒道学院院长陈初道。

“师兄,你回来了,你走了已经快好些年了吧……”白衣青年睁开眼睛说道。

观镜阁门外陈诚走了进来站在陈初道身边说道:“初道啊,两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善听,记性还那么好,哈哈……听你徒弟说,你在观镜前了好几天,人间又发生了什么?值得你看那么久?”

“师兄,你还是那么爱开玩笑,唉……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陈初道摇了摇头说道。

“几天前在广临城(陈初道用手指了指观镜上的一个点)那里爆发出了一股波动,第二天大夏御军统领夏无雪就前往了广临城,而又爆发出一股波动。我猜……第一次波动是大秦暗卫暗杀了广临城副城主,第二次波动表明那些前往执行暗杀任务的暗卫已经遭了殃。”陈初道苦笑着说道。

“要不是那广临之约……我真的很想插手啊,我就叫初名他和几位教书先生去了广临城,希望不会太晚……不说这个了,还有就是前两天有故人的身外化身从虚无仙界下凡而来,差点引发天地间的帝剑共鸣。”

“唉……其实师弟,你那年…算了。”陈诚看着他欲言又止。

“帝剑共鸣?,听着架势,是笑逍遥那家伙吗?那家伙估计是压制了修为,这可不像那家伙的作风啊……那小朝,朝闻道,他也跟着笑逍遥下凡了吗?”陈诚听到后面那句话笑着说道。

“没有,这次只有笑逍遥他一个人。”

“这样啊…… 那笑逍遥来学院了吗?”

“估计还没来吧,他下凡就直奔剑阁而去,呆了一会之后又去了月无心所在的道林中,然后消失了……不说这个,师兄你出海两年了,有没有寻到师傅的下落?圣龙岛那边动静如何,谈得怎么样?”陈初道看着他说道。

“师弟……这些年,我断断续续的去无边海上的圣环岛区域寻找师傅的下落,不说全部,经过我那么多年的询问与探查都没有师傅他人和郭叔叔的一点下落。”

“……圣龙岛,圣龙界,我进去了,可恨的是里面那几条圣境修为的圣龙,竟然欺我老无力想揍我!可惜我有看起来那么弱吗?哈哈哈哈……那几条小龙皆被我…咳咳…两手摆平,它们才不情愿的跟我相谈。”

“师兄啊,我以为你想说的是一只手摆平呢。”陈初道伸出一只手晃了晃。

“我那不是还没出全力嘛...要是我出全力,我怕只有那一条触摸到天道的真龙叫做龙傲来着 能跟我打上一架,可惜龙傲他正在闭关。”陈诚一只手抓住了师弟晃动的手说道:“圣龙岛,已经答应了……不过那群龙说要等等看。”说完陈诚放开了陈初道的手。

“等等,那龙傲现在闭关证道,他不怕元殃界那边,那些人前来?”陈初道惊讶的说道。

“圣龙界隐于天地,无迹可寻,就算元殃界那边探查到波动,也很难插手。”陈诚一脸平静的说道。

“是吗,看起来,他们是站在我们这边了。”陈初道笑着说道。

“是的,还有他们说要把一位龙女叫做龙箐语来着,送到书院这来读书。”陈诚低着头说道。

“龙女?……什么……你答应了?!” 陈初道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这是交换!师弟。”陈诚看着他说道。

“唉,那……行吧,那么这位龙箐语你什么时候去接来呢?”

“大概 容我想想...嗯这几天吧,我就会去。”

师兄弟两人相对无语,这时观镜内一股波动缓缓传出...

“怎么回事?师弟。”陈诚和陈初道看向了观镜。

“我看看……”陈初道一手抹过镜面,上面浮现出了月无心伸手抓住一缕清风注入陆无为头顶青莲的情景。

“这月无心,想要一缕浩然气就来学院直说嘛,之前他为了若儿还来学院借了那件东西,现在干嘛偷偷摸摸的呢?”陈诚翻了翻白眼说道。

“师兄,这你就不懂了,唉,算了算了,师兄你在这守一下,我去一下。”

“好好好 等等,师弟……你有没有藏着……”陈诚看到陈初道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

“酒………走那么快。”陈诚一脸无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萌宝神助攻之第四章

    郑玄其实是犹豫要不要打这个电话的,毕竟他原本是打算装作不知道江明辰和赵辽关系的。但既然遇上了,好歹也是同胞一场。就赵辽那醉醺醺的样子,郑玄担心不找人照看着又会出事,毕竟国外的治安真不比国内好,尤其是夜里。为此,郑玄辗转地联系了其他职业选手,问了几个人才问到江明辰的号码。他们还都很奇怪郑玄问江明辰的号

  • 梦游前妻别想逃第2章在线阅读

    “咕噜………”“别叫!”秦玫将趴在地上,手悄悄地覆上了肚子。“你若是再叫,吓跑了它,那咱们这几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听着渐渐平息下来的肚子,秦玫将的脸色才稍稍缓和。秦玫将缓缓伸出手,抹了一把脏兮兮的脸,又擦了擦额头带着泥土的汗,眼神灼灼的盯着不远处的那草堆上。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他这眼神,那完全就是

  • 创泽大陆黄店长

    “什么真真假假的,发生什么了?”大背头拨开人群问道。“店长,这小子拿假珍珠来卖,孔明珠还说是真的,我看他们俩分明就是串通好合伙骗店里的钱。”“有这样的事?”店长打量了一眼孙泽,没有着急下定论,看起来是个很沉稳的人。“别急,先让我看看再说。”店长拿起一颗月光珍珠放进手心细细抚摸,然后放在鼻子边上闻,接

  • 至尊神藏代理

    “啊啊啊,夜汐你别生气啊。6楼13号病房,我在这里等你们。”夜汐:“……”2504、2505的人急吼吼地往医院赶,秦苪薰也回来了。“额……你是……”秦苪薰很纳闷啊,只不过吃了个饭的功夫,病房里咋多了个人儿呢?“哦,我叫白语天,蒋兰曦的初中同学。从前天我们就在找兰曦,刚好我有朋友病了,来这里看望,却恰

  • 草莽群侠录之第七章(7)

    *彼得在露丝租下的占卜屋的屋顶待了近三个小时。虽说等不了多久他就需要跑到几条街外‘教训’一些坏蛋,但他总会用最迅速的时间将他们解决完毕,然后冲回占卜屋,以防错过露丝关店的时间。可女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等他。在今晚第十七次教训了几个坏蛋后,彼得匆匆赶了回去。对着已经紧闭的大门,他懵了一下。他仅仅离开了十

  • 大神农(种田+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这蛮猪人力气大,当个壮劳力最好,脑子也没有那么灵光,可是最好的奴隶,晚了可就没了。”一个中年精瘦脑子吆喝着。巨大的铁笼里,五六个蛮猪人被铁链紧锁着,眼神木那,看来是被“教育”过的,身上一道道疤痕,可以看出他们被“教育”的程度。“这整个一站起来的野猪啊。”李青看着高两米多,身体肥胖的蛮猪人,发达的四

  • 武者时代:百倍复制气季洪彬

    魏无羡一群人正聊得“火热”,钱磊却先撑不住了,因为没有足够的精神了,召唤之门强制性关闭了。魏无羡整个人都挂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一消失,他自然就跌落在了地面上。跌在地面上的一刻,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魏无羡的脸色有多黑了。他直勾勾地盯着钱磊,把后者盯得浑身发毛。钱磊不安地后退了两步,咽了下口水:“对不起,我

  •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在线阅读神仙汤是一家大众浴池

    苏远穿越了。这是一个灵气复苏的世界。很快苏远就发现自己毫无天赋。他虽然能够感知到天地之间不断涌动的灵气,吸收速度却相当感人。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显然也是个废材,二十岁了,身上的九大窍穴仅仅开启了三个。这让融合了原主人记忆的苏远感觉很惆怅。他是被一对强者夫妇收养的,结果人家夫妇过了几年竟然又给苏远生了个

  • 武道霸主在线阅读王宫剑术场

    一进入地下,红心一行人这才明白什么叫作别有洞天。地下王宫剑斗场的主场地是个巨大的方形擂台,擂台前方正对着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座,和之国的国王就是在这里看世界各地剑术大家之间切磋。王座左右对称分布着5对座椅,这就是和之国十大长老落座的地方。相传如果打败了十大长老,并且可以与国王过上100招,就有机会成

  • 地狱酒店[无限]第七章在线阅读

    已经向北走了十几天,一路上四人小队显得更加亲切了。年龄最大的俞非作为唯一一个有外出历练经历的人,承担起了兄长的责任对师弟师妹格外关心。而广德和尚则成了四人中的开心果,他贱贱的形象总让人又气又笑。广德曾不经意间对小宝说起过自己的身世,原来广德并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自己所有记忆的起始是从一处原始森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