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神武王座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26:22 作者:clj194083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武王座
神武王座
作者:clj194083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个残缺的世界,先天未成而先损,但这个世界终究是保留了下来,陆陆续续在在这方世界上还诞生了许多的生灵,他们种族不同、出生不同,有的弱小如蝼蚁,朝生夕死,卑微如斯;有的血脉高贵,应天地而生,其力可撼世界,可破星空。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呼为武者。他们以自己的道补全残缺的天道,以自己的血肉弥补世界的先天不足,以自己的灵魂铸造世界的意志。这是一个残缺的世界,但是外界来者,却认为这个残缺的世界比完美世界更加完美。在神道至上的神蒙空间,这个世界是被外界强者称为神无大世界的异类,而那终生补道的武者称为

沈千鹤自然不知道,自己那点香引出了多少人的惊诧,沈四腾家只是其一。

他看了大半夜的电视剧,觉得自己了解了许多不知道的事情。原来抗日战争的时候,同门们都已经奔赴战场,徒手撕鬼子了。

真是壮哉我大中华儿女!

真可惜他没遇上那时候,否则自己的断魂香也能派上用场,当初他为了对付穆家那小子,可没少炼制呢,手艺好的不得了。

想到穆家人,沈千鹤就觉得心情有点不好了。

一百年,对他不过闭眼睁眼之间,对其他人可是扎扎实实的岁月。

虽然那家伙水平那么差,白瞎了那张漂亮的脸,还对他试图再次指染,可终究是自己看上过的人啊。一想到,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已经没了,他就挺悲伤的。

这会儿再看手撕鬼子也不爽了,沈千鹤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沈木春就告诉他,可以去解决吴景然的事情了。

这事儿方法特简单,没有天师证,就以朋友的身份过去帮忙看看,中国人情社会,没人会挑这个理。

不收报酬就行。

沈家反正不缺这点钱。

而且沈木春还给他塞了两个人,一个叫沈浩,斯文白净,一个叫沈柏,高大威猛。这俩是堂兄弟关系,沈木春说是帮他处理一些外务。

沈千鹤原本就不擅长这个,原先在家里也有专人处理,瞧见他俩挺高兴的,手中没什么值钱的好东西,就一人先给了块银元护身。

沈柏开车,沈浩就陪着沈千鹤坐在了后座,一路上载着他去了吴景然住的别墅。

两家离得并不远,拢共不过十五分钟,不过足够沈千鹤彻底了解这两小孩的性子了。沈柏沉稳干练,不爱说话。沈浩活泼调皮,话特别多,就这一会儿,沈千鹤不但知道了他的生平履历,还知道了这家伙看上了张家的小姑娘,正在死追不舍,就是人家不稀罕他。

这家伙就是个自来熟,还问沈千鹤呢!

“老祖宗,你有什么法子让她喜欢我吗?”

大概是睡一觉?!沈千鹤好死不死的又想起了某个对他死追不舍的姓穆的,顿时心情就低落了。

在心里呸呸呸了几口,彻底把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呸出了脑海,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就听见前面的沈柏一本正经地说,“闭嘴就行。”

沈浩:“啊?!”

沈千鹤:哈哈哈哈。

在沈浩的告状声中,快就到了吴景然住的地方。

因为事先已经跟他联系过了,所以吴景然等在了别墅门口。

只是一停车,三个人都愣了。

吴景然这是群鸡开会啊。

满身大汉已经很吓人了,这家伙现在满身是鸡。

离着老远,也看不出他的模样,只能闻见满鼻子的鸡屎味。

沈千鹤默默地收回了脚,有点想退回去。吴景然眼尖的很,又见过沈千鹤扭头就走的无情样,连忙扑了过来,直接一把抓住了车门,把帽子一摘,露出了一张特别憔悴的脸。

“大师,救救我,有鬼啊。”

沈千鹤在车子里跟他讲道理,“你先把鸡放了。”吴景然挺不愿意的,“大师,这法子挺好用的,本身我觉得四处都是阴风,自从跟这些鸡待在一起,再也没感觉到了。”

那可不嘛?你都被鸡给埋了。

鬼也嫌臭啊。

沈千鹤洁癖的很,不肯下车,跟他好声好气的讲,“我都来了,要鸡干什么。”

吴景然一想也是,大师多厉害啊,百岁老人的小叔叔,最少也得百八十岁了,驻颜有方啊。他昨晚就想好了,抱紧沈千鹤大腿不松手,这会儿自然听话了。

他很快松了手里的绳子,大概鸡们被他折磨的够呛,发现自由了,立刻呼啦啦的全飞了。

露出个满身鸡粪顶着个鸡窝脑袋的吴景然,沈千鹤还是挺嫌弃的,要求他退后三米,这才下了车。

吴景然委屈吧啦的隔着三米给沈千鹤带路。

他是邯城著名的房地产商,自然住的房子不会差。就是他名下公司开发的高档别墅小区中的一座。花园不小,虽然这会儿不过四月,大部分花卉都只是抽枝冒芽,可也能看出来,这花园设计的十分不错,层次分明,若是再过一个月,定是好风景。

吴景然也是挺得意的,远远地跟三人介绍,“这是我妻子的作品,她去年迷恋上了园艺,还挺有天分的,一年就把这园子修理的很漂亮了,还上了瑞丽家居。”

沈千鹤好像是挺感兴趣,听他这么说,又信步在园子里走了一圈。

吴景然这会儿草木皆兵,瞧见沈千鹤不夸反而沉默,心就嗖嗖嗖往下掉,连忙追着沈千鹤问,“大师,这园子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沈千鹤还没说话,大门口就传来了说话声,“尊大师,这就是我家了,您快给看看吧。”

一行人往大门口看去,就瞧见个二十七八岁的美女从一辆闪着光芒的保时捷上下来,身后还跟这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

吴景然冲着几人说了句,“抱歉。我妻子。我去接一下。”就匆匆走了过去,老远就听见他担心地说,“不是让你回娘家吗?怎么又回来了,这里危险。”

美女温柔的笑笑,“我不是担心你吗?正好尊先生在邯城,我就把人请来了,尊家的天师很厉害的,一定可以救你的。”

他们站的挺靠大门的,那边的对话很快传了过来。沈浩忍不住骂了一声,“糙,又是尊赢。这家伙来了就没好事。”

沈千鹤对如今天师行业并不了解,所以直接看向了沉稳点的沈柏。沈柏连忙跟沈千鹤解释, “尊家很针对咱们沈家。沈浩考出天师证后第一次接活,尊赢就免费上门。沈浩心智不稳搞砸了,名声也臭了,到现在都没人请他。”

这可太可恶了。

沈千鹤有一点特别遗传,护短。

一听就不太愿意了。

正好听着吴景然在那儿拒绝尊赢,他老婆却说什么都不同意,“你平时没了解,沈家的天师不行的,早在业内臭了,也就蒙蒙你。”

沈千鹤吩咐沈柏,“让他一起参与。”

沈柏立刻走过去,冲吴景然说,“既然这位朋友来了,不妨一起看看。”

吴太太似乎很不喜欢沈家,即便他们如此客气,还是一心想让他走,“真是抱歉了,这位大师。其实我们家一直跟尊先生关系很好的,我的园子就是尊先生设计的。所以……”

她后面的话没往下说,不过意思太明显了——你知趣的话,赶快走人吧。

沈浩都快气死了,恨不得上前理论,却被沈千鹤一个眼风镇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沈柏却沉稳的很,直接看向了吴景然。

吴景然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连忙训斥他老婆。“你说什么呢,大师是我专门请来的,客气些。”

两人相互不让,自然只能双头并进。

吴景然很快领着尊赢进了园子,到了沈千鹤面前。沈千鹤这才看清楚了他的模样,这人五官端正,只是习惯面孔朝天,显得傲慢。

他进门打量了沈千鹤一眼,啧了一声, “这园子逛了也挺久了,不知道这位沈大师看出什么来了?”

一听就是挑衅的。

不过这招真管用,吴太太就一脸挑剔的模样看着沈千鹤,仿若他不说出点什么,就是个骗子。

沈千鹤淡淡地说,“似是一个聚福阵。”

尊赢立刻笑了起来,“真是有进步,沈家居然有人能认出来了。你后面那位,上次愣是把一女鬼当好人。”

沈浩脸立刻红了。

沈千鹤倒是神色淡然,似乎没听出来他的嘲讽,冲着吴景然吩咐,“进屋看看去吧。”

吴景然也急,生怕老婆得罪人,连忙带着沈千鹤他们往里走。

尊赢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不由有点恼怒,哼了一声,也跟了进去。吴太□□抚他,“尊大师,您别生气,我老公就是糊涂了。”

这别墅装的十分豪华,沈千鹤却没多看,而是吩咐,“先去你们的卧房。”

吴景然搞不清楚沈千鹤的意思,不过倒是照办,连忙引着他们上了二楼。

吴景然的卧室,看起来一切正常,因为是采光最好的房间,整个屋子里十分明亮,压根看不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沈千鹤转了一圈后,又吩咐吴景然,“去你书房瞧瞧吧。”

吴景然连忙又引着他往书房走,到那儿一开门,却发现书房里也是阳光灿烂,没半点遇鬼的样子。沈千鹤却煞有介事地绕着书架走了一圈,又去他的书桌上看了看,翻了翻,甚至还把他喝水的杯子拿起来端详了一下。

看起来好像毫无头绪,正在想办法找出破绽,哪里有半点大师的样子?

一直坠在后面的尊赢,自然不能放过这信息,嘲弄道,“沈大师,看完了吗?发现什么了?要不再去别的屋转转?放心,这屋子大,转完了你八成就编出来了。”

沈千鹤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这才说,“不用了,问题就在这儿。”

“哈?”尊赢直接笑出来了,“这房间有问题?哈哈!有什么?有鬼吗?”

“鬼不好说,有个笨蛋倒是真的。”沈千鹤拿着杯子晃了晃, “如果没听错,底下的聚福阵是你设计的吧。”

尊赢对这点很是得意,“那当然,你别告诉我,聚福阵有问题吧。我尊家的阵法,还没人敢说有问题呢。”

“你没发现书房前的几颗植物已经枯萎了吗?”沈千鹤再问。

尊赢听了皱眉,这园子太大,并不能看到所有的植物,再说,他自身没感到这阵法失效了。所以,随意往下瞥了一眼,不在意地说,“植物总有消亡,种上就是。”

“永远不会长,因为是故意破坏的。”沈千鹤压根不给他面子,直接说道,“因为这个缺口,吸纳天地福气的聚福阵变成了个大喇叭,而偏偏书房里还放上了这玩意。”沈千鹤把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知道这是什么做的吗?”

他谁也不问,就看尊赢。

这是第三次问他。

尊赢被他问的一愣,这杯子通体发黑,可却不是寻常能见到的材料,他真是没见过。

他愣了,沈千鹤很是失望地摇摇头,“这种水平也敢称大师?啧啧,尊家是没人了吗?这么简单的东西都认不出来,真不知道是怎么出师的。”

沈千鹤那副嫌弃的模样啊,特别情真意切,仿佛看他就跟个垃圾似的。

尊赢张口就想反驳,沈千鹤却没给他机会,“这东西就是普通青石,常用来被当作棺椁的垫脚石。都成黑色的了,最少也在坟里埋了上千年。这是阴气极重的东西,用它喝水,身体逐渐被阴气侵占,越来越虚弱。而且放在这里,相当于有个喇叭在广播,这里有个好吃的。鬼怪能不找上门吗?”

“啧啧啧,多好的杀人阵法啊。”沈千鹤临了又不忘讽刺一下尊赢,“你们尊家的阵法,别人还真用不了,要命。”

吴景然浑身冷汗淋漓,陡然放开了牵着妻子的手。

至于尊赢,脸刷的一下,惨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弄丢了曾经的自己第六章在线阅读

    秦韵勾搭谢逍没得逞,这会儿也不敢往众人身边凑,只能在卧室里窝着假装玩手机。天大亮的时候,张芸颖才落地,她拎着行李,刚进门就看到众人凑在一起,禁不住大声喊道:“干嘛呢都这么热闹?”张芸颖明明快三十岁的人了,长得却跟个少女一样,肤白貌美,眼角微微上挑,有一丝风流的意思。她的声音带着老北城人独有的腔调,听

  • 当庄花穿成西门吹雪在线阅读第六章

    徐春春虽然人不情愿,但是该有的客气还是有的。毕意她好歹也是一村之长的女儿,她的丈夫是知识青年。所以她也是讲文明懂礼貌的好同志她不开口,周小兰也没有跟她搭话。两个人出了家门,顺着小路拐了几个弯,就到了大路上。说是大路,其实也就是比普通小路宽点的土路罢了。周小兰一扭一扭走的慢慢悠悠,徐春春也不着急,穿来

  • 我师父是马小玲第五章在线阅读

    话说当时双方交战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德隆威廉父斯只射了几记冷箭,因为他需要隐藏自己的攻击位置,所以大家也能当然想到并认为他是为了战斗而躲藏。德隆威廉父斯原本是在山坡上放冷箭,由于远离战场,大家谁也没有注意,突然两个哥布林冒出来偷袭了德隆威廉父斯,并把德隆威廉父斯拖走,而众人由于战斗的紧张,都以为德隆支

  • 六界之逆鳞传奇在线阅读第2节

    房间内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还带着小小的呜咽。这一间宽大的房里铺满了洁白而柔软的地毯,风从细小的窗缝中吹进来,将淡粉色的窗帘轻轻吹起,又缓缓落下。房间的正中央,雪白的毯上正坐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脑袋上扎着两颗小小的丸子,肉嘟嘟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看起来可怜巴巴。小姑娘同样胖乎乎的小手正捂着自己的眼睛,

  • 义城之梦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6章小少爷,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米糯糯。——米糯糯早早地就到了学校,米糯糯捧着昨晚做好的蜂蜜炖奶布丁,小心翼翼地放在课桌的抽屉边上。她想着一会儿下课拿去给齐笙,嘴角就不自觉地挂上了一丝笑意。第二节课下课的时间长些,所以一下课,米糯糯就从抽屉里拿出布丁袋子,脚步轻快地往楼下走去了。她在高二一班的

  • (穿书)土著不好惹之那路直通天堂

    世界刚刚形成时的光,是让一切生命长成它的雏形,而后一切伟大的战士都诞生于这个时代。世界起始于混沌,又结束于混沌,人们为了诗意而活着,又死于诗意,而很少人知道决定着一切的宿命,正在理式的宇宙鲜明地存在,标示着一切生命存在的意义。不同与莫洛克的飞鸟和暗夜悲剧,这个时代孕育了很多战士,他们坚定的眼神似乎在

  • 让他娇(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琅琊山上琅琊阁,这时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地方,然而那布局陈列却已颇具大家之范。先不说围绕着琅琊山四周深不可测的水,也不谈上岸以后隔绝外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屏障,单说这林立在山林之中时隐时现的楼阁,都让人觉得这方名扬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这琅琊山藏着许多秘密,各个小童自是不敢多问。只是那住在琅琊山

  • 天声凌霄殿上,叩拜司法大天神!【5/5】

    九重天,凌霄宝殿!一条长长的白玉天阶,直通帝王宝座,玉帝高高在上,与朝臣泾渭分明,凸显了皇权至上。此刻,天阶前,却有一道身影站立,一身藏青色长袍,黑发如墨,面容俊朗,正是擒拿妖猴归来的苏铭。在他身旁,跪着被穿了琵琶骨,却依旧桀骜不驯的猴子,唯有望向苏铭时,猴子才会眸有惊惧!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无穷

  • 娘子难养也gl在线阅读第6章

    有道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中州华、洛两族所同办的华洛商行就是九州最大的贸利中介之所。华洛商行集酒楼、拍卖行、航运于一体,九州之地分店无数。其“华洛之所在,十里无忧”的宗旨被天下人所称赞。听说华洛商行为了在荒州开办分店,与荒州大妖数次血战,死伤无数,才在荒州圈得一席之地,可谓是寸土

  • 叠拳法师在线阅读第九章

    成功解决掉唐笑笑,楚熙之正式入驻影视城拍《武林妖物》。定妆照一出,众多网友在天涯论坛骂制作组。“原本《武林妖物》的女主角请的是唐笑笑,后来就被这个新人拿走了,啧啧,也不知道什么背景这么厉害。”“长得没有我们家笑笑好看啊?”“听说这个人以前只演过替身,没什么演技的,巴上了傅斯年而已。”“真的?!可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