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梦锁醉玉倾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09:04 作者:浅陵 来源:17K小说网
梦锁醉玉倾
梦锁醉玉倾
作者:浅陵来源:17K小说网
时光的转移,推开了历史的大门,脑海中的梦境,却现实的摆在她眼前,她曾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孩站在她面前,信誓旦旦的告诉她,他会照顾她一辈子;有一个满身盔甲的长剑男孩总是挡在她前面为她遮风挡雨,有一个全身发着金光的男人在高殿上指着那满壁江山,对她说,这便是你的家,也有一个骑着黑马的男人总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抱住她,轻轻说,她还有他。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她没有想到,因她的好奇心,缺陷入了一场悲欢离合的爱情纠葛,使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一片狼藉,让她在两个时空里漂流不定。梦锁醉玉倾,

贺汀抿着唇侧开身体,让顾秋杭进来。

顾秋杭把他按在沙发上,在灯光下仔细看他脸上的伤。

贺汀肤白,平时一点点磕碰就会青青紫紫,很是明显。

此刻明亮的灯光下那些淤紫看起来尤其可怖。

睡衣下裸露出细白手腕,五根指痕烙印其上,像陷入了皮肉般。

顾秋杭眉头越皱越紧,语气也越发冷硬:“谁打的?”

贺汀淡淡地说:“同学。”

“哪个同学?”

贺汀笑笑,奇怪地看他:“知道是谁又怎样,我们这个年龄,不是很正常?”

他耸耸肩:“你以前不也打架?也没见你跟先生告状?”

顾秋杭有一阵叛逆的厉害,常常带着伤回家。

唐栖每次为他处理伤口,都心疼到眼里汪着一汪泪,要掉不掉。

泪水沾湿了睫毛,一绺绺垂着,更觉浓密。

那些日子似乎有些久远了,顾秋杭眯了眯眼,想到那湿漉漉的眼睫,一颗心莫名地又热又软。

不由自主地,他的语气柔软了几分:“没关系,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查的出来。”

贺汀无奈地抿了抿唇:“周钊其。”

顾秋杭没问周钊其是谁,只是点了点头,说:“脱衣服。”

“我靠!”贺汀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顾秋杭,心里却在跟系统吐槽:“他什么意思?”

系统:“春天了,大概到发情期了吧,而且还喝酒了……”

贺汀本能地往后退了退,颤着嗓子,问:“你……你干什么呀?”

顾秋杭见状,眼中笑意一闪,靠他更近了:“你以为我要干什么?嗯?”

温热的呼吸喷在颈侧,酥酥痒痒,淡淡的酒香萦绕鼻端,迷迷醉醉。

贺汀的脸热的像着了火一样。

他自己看不到,但顾秋杭能看的到,白嫩的肌肤泛了淡淡的粉,连脖颈耳根都红透了。

顾秋杭憋着笑,见他不答,又抬了抬眉梢,轻轻询问:“嗯?”

贺汀结巴了,他缩了缩肩膀,被挤在沙发一角,退无可退:“我……我怎么知道?”

顾秋杭忍不住了,嗤笑一声,在他脑门上轻拍一下:“想什么呢?我只是想给你上药!”

“我操!”贺汀对着系统骂:“你这个坏蛋老系统,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误导我!”

系统:“……,我只是实话实说啊,我得罪谁了?你可以说我不纯洁,但不能说我误导你!”

“哦”,贺汀脸更红了,低着头,小声对顾秋杭说:“不用了,我自己已经上过了。”

顾秋杭没动,坚持着,贺汀越缩越紧,两人无声地对峙着。

“要我帮你脱?”顾秋杭问。

贺汀哆嗦了一下,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贺汀咬了咬牙,别扭地把睡衣脱了。

他穿个小内裤趴在床上,拿床单把自己下半身遮住,只露出了背脊。

顾秋杭拿了药箱进来,顺便还带了一块面包一包牛奶:“上完药吃点东西再睡,小心伤了胃。”

他说完便自然地坐到床边,低头查看贺汀背上的伤痕。

青青紫紫一块块凝在一起,像被涂坏的画布。

唇线抿得极紧,他把药油倒在手心,仔细地搓揉那一片片淤青:“疼就叫出来,别忍着。”

贺汀点了点头,但还是咬牙忍耐着。

清凉的药膏被温柔地涂抹在火辣辣隐隐泛着痛意的地方,舒服极了。

淤青重的地方,温热的掌心就略微用力地按揉,尝试着想把淤堵揉开。

那种又酸又痛,又麻又酥的感觉让贺汀的身体绷得极紧,紧到背脊发疼。

以致于床单被拉开时他完全没有察觉。

只是顾秋杭往下看的时候,冷凝的面容却又一点点松动起来,忍不住笑出了声。

贺汀莫名其妙地把汗湿的脸从枕头里抬起来,看顾秋杭正盯着他的内裤看。

“轰!”似乎听到了火苗窜起的声音,他的脸滚烫滚烫,像发了烧一般。

他记起这条内裤在屁股的位置上印着一只喷水的大象。

贺汀恨不得去死一死才好。

他穿的全是唐栖的衣服,本来还没觉得什么,但顾秋杭一笑,他就……

蜡笔小新的声音响在了耳边:“大象……大象……我的鼻子……”

贺汀手忙脚乱地去扯床单,要把自己遮住。

顾秋杭一把按住他抓床单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该笑的。”

他嘴上这样说着,但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褪,贺汀红着脸,委屈地瞪他。

顾秋杭憋着笑拉过床单盖住贺汀已经上过药的上半身,然后掀开下面的床单,只露出一双腿来。

贺汀都要哭了,把脸埋进枕头里:“系统,亲爱的系统,他是故意的吧?”

系统:“谁刚才说我是坏蛋老系统的?”

贺汀哭唧唧:“我错了,你是最好最好的系统。”

修长洁白的双腿又细又直,滑腻温热的皮肤就在掌下,顾秋杭的眼神越来越沉。

他终于做了之前就想做的事情,隔着床单悄悄戳了戳贺汀的腰窝。

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他轻轻咬了咬唇。

对方的手移到了他被床单遮住的臀部,贺汀一个激灵弹了起来,缩到了墙角。

“好……好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敢抬头。

一双眼湿漉漉地垂着,像被欺负坏了的小动物。

“屁股上有吗?”  顾秋杭哑着嗓子问。

“没,没了。”贺汀拿床单盖住自己。

“还有前面……”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擦到。”贺汀小小声说。

顾秋杭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他。

贺汀蜷缩着靠在床角,床单盖到颈下,露出一点细致的锁骨。

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摆出的是一副防御的姿态。

顾秋杭眸色微暗,说:“以后不要打架了,有什么事儿,我来解决。”

贺汀垂着头,没说话,只留了一个小小的发旋对着他。

顾秋杭看着他,有些失落,什么时候起,他跟他竟然生分至此了

似乎就在不久前,他还是那样小心翼翼地跟随着他。

可是现在,很多东西都悄无声息地变了。

他对他变了,他对他也变了。

他笑一笑,很奇怪的变化。

出门前,他又叮嘱了一遍:“记得吃了东西再睡。”

贺汀怔怔地看着他留下的那块面包和牛奶,坐在床角一动不动。

许久后才放松了紧绷的背脊,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他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好像每次面对顾秋杭,都会心慌意乱,脸红心跳,紧张又无措。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害怕,很想逃避,又有一种深深的自我厌弃感。

他不确定这代表着什么,但又隐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贺汀趴在床上把腿蹬地飞快:“系统系统,快用你的铁拳打醒我,我是要回去的人。”

系温柔统:“我认真告诉你,我是不会使用暴力的,而且现在是春天,你为什么不选择好好享受生活?”

贺汀本能地捂住耳朵:“我不要听,不要听,我是要回去的人。”

系统:“呵~~就算你留在这里一辈子,在现实世界也不过几天而已,真的不用太压抑自己。”

贺汀:“你到底是不是个媒婆子?”

系媒婆统:“当然不是,但我认真地告诉你,只要遵守任务世界的法律法规,你很自由,可以爱人,也可以被爱。”

贺汀无语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半晌笑了起来,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又慢慢红了起来。

他在纠结与忐忑中缓缓睡去,在梦中辗转反侧。

梦境中,他正站在顾秋杭面前,一双手紧张到微微蜷曲,心脏怦怦怦地跳个不停。

顾秋杭面色冰冷,只冷漠地看着他,没有一丝温度。

但他还是踮起脚尖,不管不顾地亲向了他的唇角。

那唇角本应该是温热的,可亲上去之后却彻骨冰寒,把他的心也冻住了似的。

怔神间,一个人走了进来,是李乐。

顾秋杭嘲讽地推开他,将李乐拥入怀里,与刚刚的冷漠截然相反,他对着他满目柔情。

贺汀于是自卑地垂下了头。

头顶隐隐传来李乐委屈的声音:“我们不是朋友吗?你怎么能这样?”

还有顾秋杭冰冷的声音:“啧,你真恶心!”

你真恶心!你真恶心!你真恶心……

一句句打在心尖上,又冷又疼。

贺汀喘息着醒过来,额角密密麻麻的汗珠湿了发。

他在黑暗中坐起身来,在分清现实与梦境后,静静地把头伏在了膝头。

他说:“坏蛋老系统,都怪你,你又误导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日宝宝直播间之那蓝色光芒到底是什么(2)

    第二章那蓝色光芒到底是什么侦察队五人一块探讨突破点,有个问题出现在大家面前,那个蓝色光芒的光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一靠近,人就死了,那到底是什么。乔恩疑问的说:“那到底是什么,你们说说你们的见解吧,我有点想不通。“兰纳一脸得意的说:“我知道,那是鬼火,那团”火“是蓝色的,我原来见过,我当时吓死了,我

  • 二婚盛宠:权少别太撩第二个故事

    我在这场战争中受伤了,我身边躺着的这位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恋人。我们这一军中了敌方的圈套,现在我们全部都被包围在一个方圆不到100米的范围内。还好此时有一个山洞可以暂时格挡敌军的火力。但是同时敌方也犹如瓮中捉鳖,轻而易举就可以将我们拿下。于是我们决定要全力以赴,大不了同归于尽就是。我们一起向前冲着,

  • 火影之老不死要砍我的头?你算什么东西!各种求!

    轰!当这番话一出口,整个场面瞬间陷入了死寂。而李元昌的声音却犹如金戈铁鸣一般,依旧在众人耳畔回荡。只是瞬间,众人就吓得彻底面如死灰。因为别人不知道,可他们却非常了解这番话的威力。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如今的大唐皇帝李世民,他便是靠着谋害自己的亲兄弟上位的!当年玄武门之变,弑兄杀弟、囚禁生父,这数条大罪压

  • 勋鹿:寻你一路花开在线阅读第十章

    蝉鸣蛙叫,这是夏天最常听见的声音,可在城市之中,剩下的恐怕就只有汽车轰鸣奔腾的声音了吧。今天的天气不太好,狂风暴雨,恶劣的天气使得路上的车子也停了下来不敢前行。暴雨瓢泼,周宁宁的心里又多了一丝凉意。难道,萍水相逢终归路人吗?好可恶,好讨厌的感觉啊!……打开了电脑,周宁宁心里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自己想做

  • 木槿花的爱情第一章在线阅读

    凌天从床上爬了起来,习惯的刷牙洗脸,抓起衣架上的白大褂往身上穿,就打算出门。“先生,今天没有实验安排,根据先生的日程,今天有大学的同学聚会需要参加。”就在凌天打算出门的时候,家里的人工智能助理美美,出言提示到。凌天一拍额头,才想起今天要参加同学聚会,凌天不由的感叹了一下,人的习惯是可怕的。大学毕业两

  • 西歧风云在线阅读第一节

    风翔国。安家村。山脚下的破草屋内。一抹身影跪在用檀香木制成的上好棺材面前,哭的是稀里哗啦,好不伤心的样子。“相公啊~你怎么就这么的去了啊~这我可怎么办啊~”千安澜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那声音又哑又沉,如同乌鸦的叫声一样难听,让人听的是汗毛直立,周围的人甚至觉得,这叫声会不会把棺材里面

  • 爱豆总想跟我公开在线阅读第九章

    “若南?”忽然我听到一个极其动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而这个声音我就是睡觉也可以听得出来,来自我们可爱的夏初同学。“若南,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夏初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身边的一个机位上。“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不是学舞蹈吗?”我停下手中的操作对夏初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学舞蹈?”夏初怀疑的看

  • 抖爱帅哥你谁(求鲜花)

    “师傅威武,师傅好厉害,加油!”阿冷不断的鼓励,姜浩的身体也是充满了力量,手中的加特林再次变幻,直接是变成一把白色的机枪,非常普通。一支小队也是盯上了姜浩,两人吸引,以枪声打掩护,两人绕后!这种把戏的确不错,只可惜遇到了姜浩!枪口对准后方墙壁,随着扳机一扣,一道激光喷涌而出,唰的一声,两个活生生的人

  • 俘获冷情小娇妻在线阅读第5节

    四系乃看着眼前这一只巨大的龙愣了一下,看它那威武的程度,看它那帅气的模样再看那庞大的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最后才会出现的大Boss,“......身上的气息好....你好大龙!你可以放四系乃走吗?四系乃不想呆在这里了,”四系乃操控着冻结傀儡走到他的前面不远处,抬起头仰望着它(被动技能:天然萌发动)(

  • 以前的旧文之我超神了,你们呢

    “杨旭,你就偷着乐吧,让你单杀了Puzzle,是不是很有成就感。”看着杨旭单杀Puzzle拿下了一血,但是PDD不以为然。以杨旭那30岁的高龄,怎么可能单杀自己的Puzzle,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听着PDD的话,杨旭也不予理会,他明白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不是拿下First.Blood就可以。索性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