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修仙大佬在都市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4:52:09 作者:诸天星 来源:飞卢小说网
修仙大佬在都市
修仙大佬在都市
作者:诸天星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云天从修真界强势归来!sss级异能者?别闹!一指**!金丹修真者?我徒孙,你打不过!伯爵吸血鬼?该隐,我小弟!(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故意)(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周二,运动会。

一听说老大要参加运动会,小弟们奔走相告,从四面八方赶来,自发组成一支啦啦队,又听说老大的搭档很可能是他们未来的大嫂,于是小弟们中间唯一一个语文及格的,给想了个口号: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夏可穿一件粉色连帽卫衣,卫衣上还冒出两只小熊耳朵。

一整个早上,项清嘉都特别想把她的帽子给扣脑袋上,看看……到底能有多可爱。

这种心理,怎么说,就比如他们家傻猫吧,突然买了一件挺好玩的衣服,当铲屎官的,肯定想让它穿着看看啊。

每当项清嘉想不明白自己莫名其妙的小破心思,就要把他家傻猫牵出来遛遛,对此傻猫表示:妈的,智障。

终于,班主任郭睿站上讲台:“大家一会下楼,注意秩序,不要在楼道内打闹。运动会期间,不准无故早退、迟到。最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大家注意安全!陆勋,你带着大家下去吧。祝你们玩的愉快!”

一群学习学傻眼的高中生终于得到机会放松,欢呼簇拥着往外走,为了避免拥挤,项清嘉和夏可最后才走。

夏可蹦蹦跶跶,眼睛里闪着雀跃的小星光,丸子头上绑着一只小兔子,这会跟着脑袋一晃一晃的。

项清嘉刚要朝着夏可的帽子伸出罪恶之手,就见小女孩一个紧急刹车,定住了。

夏可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门口一群人,浑身透着“别惹老子老子超凶”的气息,校服衬衫松松垮垮只扣着几颗扣子,目光死死盯着她身后。

就是他们吧?

就是他们欺负她同桌!

老师已经去了操场,同学也都已经走光。

心快跳到嗓子眼,怎么办?她也不会打架呀!

夏可索性一咬牙,拉住项清嘉的手……

项清嘉刚想教训教训他那帮小弟,就被小女孩拉住手往前飞奔。

小女孩的头发绑得不是太紧,这会丸子头散开,闪着绸缎般柔顺亮泽的光。

看着弱不禁风一小点儿,也不知道怎么突然迸发出那么大的能量,小小的温软的手拉着自己的,一直从五楼跑到一楼楼梯底下,把自己往里一推,才弯下腰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气。

头一次被女生牵手的大佬,心里一头老鹿乱撞,站在原地,目光茫然,状似雷劈。

夏可拉过他的手,白皙的指尖圆润,落到掌心时,一笔一画都带着电流一般:就是他们欺负你了对不对?

因为跑得太急,她的头发散落在耳侧,脸颊浮现淡淡的粉,小巧的鼻尖冒出细细密密的汗,她伸手随便一抹,小鹿斑比般的眼睛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项清嘉喉结上下滚动,心脏不动声色跳乱节拍。

所以,她是以为那帮人欺负他,带着他逃跑?

他摇头否认,想要彻底解释清楚这个误会,比如他不光不是被揍的,他还是……揍人的那个。

夏可却继续写道:“不怕,我保护你。”目光温柔而坚定,像个勇敢的飞天小女警。

从来都没有人跟项清嘉说过,不怕,我保护你。

不管是他孤孤单单的童年,还是肆意叛逆的少年时期。

项清嘉那句解释的话突然就不想说出口。

他心里有一只长着獠牙吐着烟圈的老鹿,拿自己的鹿角一下一下撞着他的胸膛。

外面运动会已经开始,项清嘉伸手,隔着卫衣拉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往外走。

大佬的嘴角止不住上扬,手边牵着的是全宇宙最可爱的小糯米团,小糯米团神色紧张,信誓旦旦地要保护他。

嘴角被牙齿轻轻咬住,最后他偏过头笑起来,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

一群热心小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老大和他小相好绝尘而去的身影,茫然又憋屈,“卧槽,杨哥,老大是怎么了?怎么见着我们就跑?”

杨帆眯着一双狐狸眼,“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

又有一名小弟上前:“我刚才看老大,那眼神好恶心啊,简直叫人起鸡皮疙瘩!”

杨帆坏笑着踹人一脚,“你小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那他妈叫一脸宠溺好不好!”

*

运动会在操场举行,各个班级按照顺序坐在操场周边看台。

项清嘉和夏可坐到了他们班最后。

夏可被卜学习那一书包零食吸引,项清嘉拿出手机回微信:

大清早的,聚堆挨我们班门口找骂呢。

小弟一号:大哥,那小女孩谁啊?

小弟二号:大哥你要抛弃我们了吗?

小弟三号:是大嫂?

项清嘉笑骂:滚,那我老大。

周边班级的女生视线跟着项清嘉走,自然也就注意到夏可。

“那个女生是谁啊?跟在项清嘉身后来的。”

“好像是个小哑巴,校霸的同桌。”

项清嘉抬眼冷冷一瞥,目光如同匕首,所及之处,嘴贱的全部噤声。

“请参加同心协力的同学,到操场南边集合。”

苏涵抱着手臂,看向夏可的眼神里带一点笑意,那表情说不出的诡异。

项清嘉站起身,大半个看台的女生目光都牢牢锁在他身上。

大佬身量颀长,清瘦挺拔,冷白的肤色在阳光下白到晃眼,愈发显得眉目漆黑,嘴唇绯红,一半清隽,一半勾人。

他把水洗蓝牛仔衬衫扔给卜学习,只穿一件宽松的纯白T恤,从背后能看到漂亮勾人的肩胛骨轮廓,搭配灰色运动长裤和白色板鞋,干净清冽的少年感。

他抬起手,揉了揉身边小女孩的头发。

小女孩仰起脸,不知道那笑容是有多甜,只见校霸那双桃花眼无限温柔,任谁被看一眼,都要沉沦。

卧槽。

说好的死直男、注孤生人设呢?

当项清嘉站在跑道时,参赛选手内心叫苦不迭,这努力也不是,不努力也不是。

早知道校霸参加,借给他们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报名啊!

夏可小脸绷着,认真的模样叫人想笑,小学生就是小学生,那胜负欲都要写在脸上。

发令枪响,项清嘉拍拍夏可的肩膀,她便心领神会,两人已经配合得很是默契。

卜学习和杨帆明显消极比赛,甚至带着一群人消极比赛,一队人马默契跟在大佬身后,慢动作前进。

就在这时,有人在经过夏可旁边时伸腿绊了一下。

夏可整个人失去平衡就要往跑道上倒,项清嘉捞人没捞成功、倒下的瞬间赶紧把人往怀里一护。

天旋地转,观众席一片哗然。

苏涵嘴唇泛白,气得发抖。

她临时找了校体育队的人顶了自己班同学的号,势必想让夏可出丑,却不想那项清嘉在摔倒的瞬间,把小女孩护在怀里,自个给人当了垫子。

身上的小女孩又轻又软,肌肤相触,躁动因子从毛孔钻进身体,撩拨到血液升温,带起一片躁热。

项清嘉连动都不敢动,手指戳戳夏可额头,示意她起身。

意外发生的太突然,夏可显然是被摔蒙了,等意识回笼、目光聚焦,才发现自己趴在项清嘉胸口,腰上被手臂紧紧禁锢着。

夏可脸热,赶紧爬起来,解开绑在两人腿上的绳子。

项清嘉从胳膊肘到手背关节,擦伤一片,鲜红刺眼。

卜学习和杨帆也顾不上比赛了,“老大,得去医务室啊。”

项清嘉低低“嗯”了一声,声音还有几分喑哑。

“需要我们哥俩扛着您去吗?”

卜学习一脸关切,却被杨帆手肘勒着脖子拖走,“你小子还有没有点儿眼力见儿,你没看老大眼里写着你俩滚、我媳妇儿留下?”

夏可指指校医院的方向,项清嘉点头。

校医是项清嘉的老熟人,敏锐的目光在两人中间扫了一眼:“小女朋友?”

项清嘉耳根一红,摆手否认。

校医把碘酒和面前放在桌上,“呐,让你小女朋友帮你擦一下。”

项清嘉咬牙,咬牙的时候因为想笑、嘴角又有些抽搐,抽搐的同时还有些恼羞成怒,小小声吼了一句:“都说了不是女朋友!”

夏可搬了把小凳子在她同桌身边坐下来。

柔白的小手拧开碘酒瓶,又取了棉签,一手扶着项清嘉的手,一手拿棉签沾了碘酒,细细处理伤口。

她同桌受伤,都是因为要护着她,所以她才一点儿都没有磕到碰到,安然无恙。

夏可长长的睫毛沾了水汽,轻轻颤抖,手上动作又轻又缓,对待小朋友一样小心翼翼。

抹药的时候抬起头看她同桌:疼吗?

疼……吗?

这点擦破了皮的小伤,说疼实在是有些牵强。可对上那双琥珀色眼睛,项清嘉皱眉,嘴角一瘪,看着别提多小可怜。

校医经过,刚好看见这一幕。

这他妈一点小小的皮外伤有什么好疼的?

这哥们曾经打架手臂被刀子划伤都还能咬着牙骂人呢?

疼?

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看项清嘉皱眉,夏可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最后把他的手拉到嘴边,轻轻吹了吹。

项清嘉呼吸一滞。

心里那头老鹿不是撞他胸膛了,这会卯足了劲儿,是他妈要冲刺的节奏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

  •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之深入调查

    盛婧樱忽然一下子也成了有些名气的人儿,至少在这座城市在这座文化大厦的周边,却没有丝毫的优越感。有些凄凉的堕落的地方,大厦还必须为此蒙上一层很阴郁的黑影,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深深地种在人们的心里。还不到上班的时间,白领公寓的楼道静悄悄。管理员是个年纪较长的老头,他很配合地打开盛婧樱生前居住的房间后,

  • 伪穿越家教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大早又来到白塔的基因实验室,躺进治疗舱时海伯利安对负责人说起没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了,负责人在他身上插着磁性探针,道:“其实并不是治疗的原因,对您身体的治疗今天才正式开始,昨天不过做了个彻底检查,但我们给您注射了一定的新型痛觉阻断剂,不光是骨痛,您现在连受了伤都不会感觉到疼。”“阻断剂?”海伯利安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