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变形金刚]论雨伞的正确用法之楔子(1)

2021/6/11 3:53:48 作者:巧巧懵墨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变形金刚]论雨伞的正确用法
[变形金刚]论雨伞的正确用法
作者:巧巧懵墨冉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艺范那个雨天,撑伞的我和淋湿的你,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正常范额……我和其他人不一样,生活的精彩程度不亚于一部科幻电源①我有两世记忆,虽然大部分都记不清了②我的爸爸是个外星人,虽然他现在不在家③我喜欢一辆黄色赛车条纹的科迈罗(*ˉ︶ˉ*)总之就是一位喜欢拿着油纸伞的,喜欢内心肆无忌惮吐槽的,擅长网络技术的,走小清新治愈系的,走路都会摔跤的体育小白的妹子喜欢上BBB的故事※※※※※※※※※※※※※※※※※喊出我们的口号:BBB小天使,我的本命不解释╭(╯ε╰)╮因为网上关于BBB的文很少,打算自己丰衣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文/耳东兔子

2016.07.10

楔子

2016年春初,雅江市。

谢山墓园。

二月末,正是春寒料峭时期,万物齐吟,南风暖窗,山上的空气稀薄,雾气弥漫,围绕着参天树木,大地皆为春开。

清晨时分,天公不作美,偶尔飘下几颗雨珠,飘飘停停。

云雾之间,依稀能看见墓园的九十九级台阶,一眼望不见尽头,仿佛在云端的那头,似要与天相接,苏盏走着走着,几乎误以为这是一条通往天堂的林间小路。

南边的风,此刻刮在脸上还有点像生钝的刀。

她扣上羽绒服的帽子,把花抱在怀里,捂着手呵了口气,使劲儿搓了搓,掌心慢慢传来热度,这才又重新拿起花,继续走着。

每上一级台阶,她都在低低念着《圣经》里的句子:

“Love is patient.”

爱是恒久忍耐。

“Love is kind.”

又有恩慈。

她低着头,又跨上一级台阶,轻薄的唇一张一合,默默念着:

“Love is not envious or boastful or arrogant or rude.”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

漫无尽头的台阶,她慢条斯理地走着,偶尔抬头看一眼,继续念着;

“It does not insist on its own way.”

不求自己的益处。

“It is not irritable or resentful.”

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

“Love never ends.”

爱是永不止息。

她找到墓碑,干干净净,似乎刚刚打扫过。此时,碑前正摆放着一束新鲜的菊花,证明在她之前,有人来过。

苏盏没有在意,缓缓蹲下,把花放在旁边,拿手轻轻抚了抚墓碑上的照片,

轻声开口:“好久不见。”

墓园安静,没有别人,苏盏把准备好的花放好,又从包里拿出一小瓶红酒,沿着坟冢倒了一圈,重新蹲回墓前,说起了家常小话,她的声音柔软又细腻,轻轻回荡在墓园,像此刻的绵绵细雨,令人惆怅而又心安。

不多会儿,该说的说完了,苏盏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站起身,对着照片中笑靥如花的人儿说:“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她沿着原路从墓园下来,盛千薇正坐在车里玩手机,见她上来,把手机一丢,坐直,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刚一见她就想问的那句话: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盛千薇大学毕业跟苏盏一起进了光特工作,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公司共事半年多,直到苏盏离开。两个都还是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又是部门里唯一的女孩子,没几天功夫就已经是手拉手逛街的情分了。

“三年前就剪了。”苏盏不咸不淡地说。

她本就瘦,骨架又小,一米六六的标准身高,巴掌大的小圆脸,天生白,长得又美,皮肤细腻,低眉顺眼的样子看上去很乖巧,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以前长发及腰,不声不响的样子就像个听话的瓷娃娃。

如今剪了短发,三分干练七分女人味。

但举止间还是依稀能瞧见当年那个长发及腰少女的影子。

盛千薇一双眼惆怅地望着她,感慨道:“苏盏姐,你变了不少呢。”

苏盏正靠着副驾驶观望着车外的风景,听她这么一说,转回头看她一眼,又重新转回去,“人呐,总会变的,会长大,会老去。”话里满怀对过去的无限唏嘘。

说这话的时候,车里正播着《往日时光》。

恰好是那句:“……手风琴声在飘荡,如今我们变了模样,为了生活天天奔忙,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你的眼睛就会发亮……”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很沉默,两个小姑娘,都安安静静坐在车里,各怀心思。

其实盛千薇不明白,他们当初那群人明明都那么好,那么张扬,那么坦荡那么潇洒。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苏盏走了。

老大变了。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生命依然充满渴望,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绵绵细雨忽然变成了倾盆大雨,苏盏收回视线,拍拍旁边小姑娘的脑袋,“嘿,想什么呢,还不走?”

盛千薇小心翼翼打量着她,见她面无异色,这才小声地说:“其实,我都看见了,那天队里给老大办退役酒会的时候,他把你按在洗手台上亲……”

苏盏沉默瞥她一眼。

在见盛千薇之前就做好了心里建设,明知道会听见这两个字,可就这么直白地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苏盏心里还是微微一震,要不是这么几年在外面锻炼得刀枪不入,只怕她此刻装得再冷淡回家还得柔肠寸断。

盛千薇忙罢着手解释:“我可不是故意的,我是碰巧遇见的。”

其实那天,盛千薇是想借机表白来着,想表达自己对他这十年的仰慕之情,权当偶像的崇拜,她迷茫时的精神支柱,不巧,就撞见了那么香艳的一幕。

“……”

“我粉他十年,从没见过他这样。”此时的盛千薇想来还有些激动,因为那种吻法真是霸道又深情,随后她又笑了下,“不管怎么说,跟那样一个人谈过恋爱,你这一生是不是值了?”

值吧。

谈过那么刺激的一场恋爱。

再往后,她无论遇上谁,都觉得索然无味,平平无奇。

忘不掉他,也爱不上任何人。

*

苏盏新剧开机,作为编剧她走了十几个地方采景,雅江是最后一站。

第三天,制片方也来了,苏盏被拉去喝酒,屋子里坐了一溜的领导,小辈们纷纷上演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绝活,苏盏出了名的不会说话,就安静坐着,撑个门面,觥筹交错,几杯下肚,苏盏脑子已经有点昏沉沉了。

好不容易捡了个空隙,忙跟领导请示去个厕所。而上完厕所的苏盏并不想回到那个纸醉金迷的包厢,胸口微痒,想了想,转身走到酒店门口去抽烟。

大衣被她落在了包厢,上身只穿着一件宽松的薄薄线衫,小脚长裤,短靴,一双腿又长又直,就这么倚着酒店门口的石柱,点了支烟,仰着头,吐出一口烟雾,一双眼冷漠地看着来往的行人。

她身段儿好,人又美,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了两眼。

而此时,路边正泊着一辆车,围着三个男人。

苏盏一眼就看到了那道身影,仅是一个侧影,她肯定,那是他。

雅江本就不大,相遇是早晚的事。

她转过身,用肩膀顶着柱子,抽了口烟,吐着烟雾,眯着眼,开始细细打量起来。太久没见,她目光贪婪,仿佛那是一片幽幽深海的浮萍。

那人倚着车门,侧对着她,正跟面前的两个男生说着话。

头发似乎又短了点,额前有几根碎发微微垂着,却挡不住饱满的额头,五官英挺,那是一张清隽柔和的脸,上身穿着一件干净修身的白衬衫,衣领规整的翻着,露出一截白净的脖子,衬衫袖子被他卷了几下搭在手肘的位置,长裤皮鞋,禁欲十足。

能把白衬衫穿这么禁欲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三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弯了下嘴角,俯身探进车窗,取了包烟出来,抽了支捏在手里,在烟壳上轻轻磕了磕,摸了两下裤袋,发现打火机在西装口袋里。

有一个男生拿出自己的打火机,送到他嘴边。

他微微偏头,火光在黑夜里瞬亮,照着他半张脸更清晰,侧面的弧度看上去更柔和,烟含在嘴里,随后又靠回车上,扯开了领口第一颗扣子,仰着头吐了口烟雾。

这时候的样子,才有点像从前,略带点痞气的男人。

苏盏把烟拧灭,扔进垃圾桶,转身上楼回包厢,不能再看下去了,回忆这东西,有毒,碰不得。

以前,他很少穿白衬衫,喜欢穿连帽的线衫或者卫衣,然后走在路上永远都是扣着帽衫的帽子,戴着口罩。而现在,他穿着正儿八经的修身西装,衬的整个人精神又帅气,却比以前少了痞气,多了风光霁月。

*

又在包厢里坐了两个多小时,领导们才意兴阑珊地准备离开。

苏盏陪到最后,全包厢大概只有她还清醒着,连她的直接领导也醉得一塌糊涂,就差把她往那些高级领导的床上送了,到底是知道她的脾气和名气,也不敢太过分。

她驾着领导胳膊给人扶进电梯里,后者有点喝高了,面色通红,站都站不稳,嘴里还在念念不停:“小苏,有些话我得给你捋捋,现在你有名气,大家愿意买你账,等你哪天没有名气了,就是你去求别人的时候,王处看得进你,也是你的福气,别把自己看的多清高,清高能当饭吃?”

苏盏只当做没听到,“您还成么?我给您找代驾?”

领导一挥手,“你到底听进去没?”

见她还是没反应,这才不满地嘀咕了一句:“这臭脾气,不知道给谁惯的。”

……

那个人正在外头抽烟呢。

电梯在五层停下。

“叮咚——”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苏盏驾着领导的胳膊靠在电梯的后墙上,听见声音,她眼睑一抽,下意识抬头,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刚刚帮他打火的男生。

心跳、呼吸骤停。

刚刚只敢隔着夜色偷偷打量的人,如此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完完全全曝露在灯光下。

这么近看,头发短了很多,精神了许多,一双黑眼仁平静无波,眼眶很深,皮肤白了,五官更加硬朗,成熟了许多。此刻,搭配着白衬衫黑西裤,脚上一双锃亮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穿着修身的正装,身体的线条更为流畅。

早就说过。

他会是全世界穿西装最好看的男人。

徐嘉衍正在打电话,电梯门打开,抬头往里面扫了眼。

四目蓦然相对。

没有预想的震惊。

没有预想的惊喜,狂怒。

看向她的那双眼眸中,让人读不出任何情绪,苏盏记得,他是一个脾气暴躁没什么耐心更不会掩藏情绪的人。

而她彻底意识到,

他的冷漠与疏离,都是发自内心。

他从容不迫地走进来,目光只淡淡从她身上略过,很快就别开,走到电梯另一边站着,继续打电话,权当她是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他不太说话,一直都是电话那头的人在说话,他很有耐心很好脾气地低声发出单音节。

“嗯。”

“好。”

苏盏记得,以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的耐心都用来喂狗了。”

他挂了电话,电梯持续往下,里面只有他们四个人。

男生忽然问那人:“你等会去接我姐么?”

“恩。”

“那我跟你一起去,你不会怪我打扰你们吧?”

徐嘉衍这才侧头看他一眼,一贯玩世不恭的语气,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

男生嘿嘿直笑。

电梯到达一楼。

“叮咚”声传来。

“徐嘉衍。”

这一声是在齿缝间叫出来的,她几乎快要把自己牙龈咬出了血沫,可到底还是没控制住自己。

人只停了一瞬,没应答,也没回头看她。

苏盏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可就是觉得,如果不叫住他,有什么要在她心里消失,沉没,然后不见。

全世界仿佛都静了。

似乎在等什么宣判。

下一秒,徐嘉衍继续迈开步子,一言不发地离开。

男生追上去,“好像有人在叫你。”

“你听错了。”他平静地仿佛没有见过她。

苏盏闭了闭眼。

满意了吧,这场闹剧你满意了吧?

她使劲儿咬牙,终于尝到一点儿腥味。

不回来多好啊,采景哪里不可以采,为什么偏偏选了这里。

其实她早就明白。

不过就是想着再见他一面。

垂在身侧的手,又握了握。

现在,见到了。

满意了吧?

该死心了吧?

那奄奄一息的希望终于可以扑灭了吧?

莎士比亚曾说过:“不速之客只有在告辞之后才受欢迎。”

是该跟过去彻底告别了。

*

电梯门重新合上。

苏盏还未回神,领导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小苏,你认识啊?”

苏盏脑子里全是那人修长挺拔的背影,他走的极快,毫不犹豫,仿佛在逃离她这片荒地。

随即,她低声笑了下,不语。

一眨眼,一颗泪水“啪嗒”落在手背上,自己也愣了。

怎么就哭了?

“叮咚——”电梯提示音再次响起,到了地下一层,苏盏忽然说了一句:“是他。”

领导没懂,一脸发懵地看着身边小姑娘。

她轻嘲地一笑,眼里还闪着莹莹泪花,那小模样真令人心疼。

“您刚刚不是说,我这臭脾气谁惯的吗?”

“是他惯的。”

是谁说有多爱就有多恨?她不知道当初的徐嘉衍到底爱不爱她,她只知道,

当时的他,是真宠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

  •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之深入调查

    盛婧樱忽然一下子也成了有些名气的人儿,至少在这座城市在这座文化大厦的周边,却没有丝毫的优越感。有些凄凉的堕落的地方,大厦还必须为此蒙上一层很阴郁的黑影,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深深地种在人们的心里。还不到上班的时间,白领公寓的楼道静悄悄。管理员是个年纪较长的老头,他很配合地打开盛婧樱生前居住的房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