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盗墓之祖龙饶命之我的式神有哪里不对

2021/6/11 3:41:59 作者:小祖龙 来源:飞卢小说网
盗墓之祖龙饶命
盗墓之祖龙饶命
作者:小祖龙来源:飞卢小说网
陈玄穿越平行世界,诞生于那长白山青铜门后,获祖龙之血脉传承!寻龙眼,点穴手!凝龙血,铸龙骨,习龙之术法!祖龙一出,天下盗墓者皆为守护。陈玄,他要做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盗墓者,龙性本贪,所看所触之物皆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酒吞童子还没来得及诧异白苏这个举动,便被接下来的事弄得无心去疑惑了。

白苏傻乎乎地冲着酒吞童子露出一个笑,手却紧紧拽着酒吞童子的衣角,她眼神晶亮地仰着头看着酒吞童子,说:“阿酒~”少女脸颊红透地向他撒娇道。

酒吞童子“啧”了一声,一把搂住白苏的腰,好让她不会因为动作过大而掉下去,另一只手则压住白苏的手——某个喝了酒就变成痴汉的阴阳师正在对他进行某种不可言说的举动。

他挑了挑眉,声音低沉道:“下去了。”

然而此时胆子极其大的白苏梗着脖子就反驳说:“不要!”

然后她发现酒吞童子的脸色越来越黑,下意识红着眼睛道:“阿酒,你欺负人……我要去找阿崽!”

说着,她挣扎着要跳下去。

这下子,酒吞童子的脸瞬间黑了。

他制止白苏的动作,却被她反咬一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庭院的一目连看着树上的闹剧,不由失笑。

他对酒吞童子说:“你这样对她,她可是反抗得更厉害的。”

酒吞童子就不满一目连这种温吞的性子,他挑了挑眉,道:“你怎么来了?”

“而且,你觉得不压住这家伙难道还能看她继续折腾?”

一目连也不在意他的反应,只是托起一阵风,让一直在酒吞童子怀里挣扎的白苏下来,然后温柔地摸着对方的头,哄道:“苏苏,这里凉,我们去屋里好吗?”

他温柔的样子正好让闹脾气的白苏安静了下来,乖乖地应道:“好~”

但是白苏没有动。一目连也就耐着性子看她还想做什么。

树上的酒吞童子则看了看一目连和白苏,便收回视线继续一个人倚着树喝酒。

白苏呆呆地盯着一目连好久,慢吞吞地朝着他伸出双手,撒娇道:“抱~”

一目连突然笑了起来,他应了现在如同孩子一般的白苏的撒娇,横抱起她。

而一直缠在他身侧的御龙则体贴地停留在他身边。

下一秒,刚离开自己半身的御龙便被扯住了身体。

御龙一僵,扭头就看见现在的白·熊孩子·苏拉住它的尾巴,对着它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它求助地将目光放在自己的半身身上,却见一目连无奈地摇了摇头,示意无法帮助它。

御龙在内心泪流满面吼道:连!孩子是不能惯的!

在心里如此吐槽的御龙身体却很诚实地任由白苏怎么动作也不挣扎。

白苏眨眨眼,得寸进尺地两只手抱住御龙,脸同时蹭了蹭某条龙的身体。

“御龙先生,喜欢……”她嘴里喃喃道。

而心里还吐槽的“御龙先生”慢慢软下了僵硬的身体,小心地将自己的爪子离白苏远了些。

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一目连运着风,加快步速同时也没让白苏感到不适地到了屋里,他将白苏放下在式神早已铺好的床褥上,又嘱咐一旁正s轻声清扫屋子的帚神让厨房煮一碗醒酒汤来。

他帮白苏把被子盖好,却未料到白苏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一目连下意识放轻声音:“怎么了?”

“一起睡~连~”白苏晃了晃握住对方手腕的手,说道。

屋外突然就传来各种乒乒乓乓的声音,至于为什么,当然是那群担心白苏的式神们听见白苏这么说,都暗自悔恨为什么刚刚不是他们上前去将白苏大人带回来。

那样,现在被白苏大人撒娇的对象就是自己了QAQ

暂且不管外面式神各种悔恨,屋里的一目连已经顺着白苏的意思陪着她睡着了。

至于再醒来的白苏会不会还记得现在自己这一系列幼稚的表现,如果记得又会不会后悔,就不得而知了。

·

第二天,再醒来的白苏觉得自己头胀痛得不行,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心思去关注自己宿醉后的头痛。

因为某个让她吃惊不已的现实让她一下子忘记了宿醉的后遗症。

——温柔的风神正安静地睡在她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侧,而自己的两只手却牢牢抓着一目连的另一只手。

白苏吓得立即松开抓着他的手。

这个动作也让一目连意识到她已醒来,一目连睁开仅有的一只眼睛,便见白苏慌慌张张地掀开被子准备起来。

他开口道:“苏苏,你还是先躺着一会儿吧,我让厨房将醒酒汤拿来。”

说着,他便起身走出了屋子。

白苏在他走后小心翼翼地将被子拉至眼睛下方,盖住半张脸,现在没有人能够看见她已红透的脸,她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想到自己醉酒后做的那些举动,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酒吞童子和一目连。

没过多久,门又再一次被拉开。

进来的是平时沉默的白狼,她端着温热的醒酒汤,递给白苏:“白苏大人,连大人嘱咐我将醒酒汤拿来让您喝下。”

一目连自然是注意到白苏的窘迫,体贴地选择让白狼来,而自己则不露面。

白苏感慨于一目连恰到好处的温柔,心里某个角落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

白狼看着白苏将醒酒汤喝下,接过空碗,又说道:“白苏大人,惠比寿大人说高天原那边希望您能赶去一趟,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请您帮忙。”

白苏惊讶地张大眼睛:哎!?高天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武者纪元第2章在线阅读

    姬殃,公孙氏,又名商殃;学过历史的人大多都还记得商殃变法,当然,朱由校也是清楚的;对于这个人的评价,那是褒贬不一,他的变法使得当时的秦国国力成为了七国之最,他的法治理念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不过他在推动变法时手段血腥,还有执法也非常残酷,一次处死上百人几乎是家常便饭.....朱由校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

  • 最强上门姑爷在线阅读第八章

    陈阳找到了村长,他朝着村长问道;“尊敬的村长,还有什么任务可以安排我做吗?”村长坐在大树下喝茶,他看到陈阳,立即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原来是亲爱的勇士,你可真是辛苦,现在已经是深夜,还要为我们村子做贡献。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个任务,虽然很简单,但是报酬非常的丰厚,你愿意做吗?”陈阳这时候发现面板出

  • 仙魔传一第五章 南阳都尉(求票求收藏)

    杨帆见张曼成军已然投降,亦不想为难他们,出声喝道:“尔等既已然投降,我等便不再为难你们,尽可自行离去”。[]张曼成军脸上俱都露出不信之色,有些人试着离去,见得杨帆毫无阻扰之态,心中大喜,立马起步便跑,其他黄巾军见此,皆不在停留,迅速离去。待张曼成军士皆已离去,杨帆便转身朝身后数千黄巾军道:“张曼成兄

  • 我带师尊吃香喝辣在线阅读第2章:我来!

    “李大本事,你凭什么打老子?”单手捂着通红的脸庞,地瓜咬牙切齿的喊道,恨不得生吃了李达。“闭嘴!”李达黑着脸说了一句,看着无头苍蝇般的众人,扯着嗓门喊道:“都他娘的站住。在跑老子就扔手榴弹了!”打雷一样的吼声,瞬间将正在乱窜的众人定在原地,一个个猫着腰,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不明白李达究竟发了什么疯。李

  • 修真者觉醒在线阅读第十章

    白德在纸上重重写下了两个字:武器。从原料获取以及制造难度上来说这个时代性价比最高的武器无疑是性能优异的强弓,白德虽然制造反曲弓是一把好手,但是那是建立在无所不能的淘宝的基础之上的……比如玻璃纤维的复合弓片,胶水,弓弦这些都是各种买到现成的,就算自己动手做木质的弓片那也离不开现代化的粘合剂。如果用古代

  • 请叫我下路杀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冰凉的月光自天空上倾洒而下,穿过茂密绿枝间,化为一道道光束,映入地面上,一些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其中飞舞。离付云洗澡的淡水湖东北二里路的地方有一片树林,树林里生长着一颗颗参天大树,一颗巨树下,有着一座坟墓,坟墓的墓碑上写着,慈父付萧衣之墓,有几个萤火虫在墓碑前盘绕。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年在坟墓前叩首,额头

  • [综]剑神日常之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因我而起

    李君低着头等着解紫薇从他她的身边走过去,她努力地不让自己回想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因为在高中她只想努力地学习,不在让自己有中考时的遗憾,可是她隐隐的感觉到有好多的事情都在向她迎面走来,那么的悄无声息,她不知道自己在将来还会遇到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如何,而她现在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不可

  • 大唐之武则天是我姐在线阅读第10节

    香寒走着,:“喂,房顶上那个,既然来了就给我滚出来。”任玄冥:“不错嘛,本王藏得这么隐蔽你都能感觉得到,厉害。”香寒:“如果你趴在房顶上就叫藏的话,那我确实挺厉害。”任玄冥:“行了,我可是特地来看我未来的王妃的。”香寒:“你还还好意思来,要不是你这个御王殿下点名点姓要我做王妃,我至于和那两个千金小姐

  • 天降雕宝于杨先生之第九章

    第九章幕后人一虽然我们学校住校生不允许随便出校门,但学校主任都不知道,有人在校园一个角落的墙上搭了个梯子。大部分想逃学的都是从这里翻墙过去的。平时这把梯子都是藏在后花园的花丛里,所以那些校长主任都不知道。“这里居然有个梯子!我怎么不知道!”莎莎费力地帮我把梯子搬到墙角:“绝了,怪不得林老师让我查逃课

  • 武侠之运气好到爆第十章在线阅读

    “没想到我陈家居然有幸把店铺租给苏先生的姐姐!真是莫大的造化啊!”听闻事由经过后,陈海忙欣喜的快步走到苏红玉身旁。他先是回头瞪了眼陈子羽,然后对苏红玉诚恳道:“苏小姐你好,我叫陈海,是海德商业街的老板,现在我郑重承诺,从今以后你所有的房租都不需要交了!如你不嫌弃,我想把这间店铺送给你,咱们现在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