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最强部落领主在线阅读老鼠出狱

2021/6/11 3:01:05 作者:宇伞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最强部落领主
最强部落领主
作者:宇伞来源:纵横中文网
屌丝罗杰,带着部落冲突手游模拟器穿越到了一个叫幻梦大陆的地方。从此之后,造野蛮人弓箭手哥布林,建训练营兵营大本营,升级兵种抢地盘挖金矿脉,开启一段大陆争霸的传奇人生!什么?你说他不能修炼斗气?叫来一群野蛮人弓箭手够不够?什么?你说他不会魔法?叫来一群法师还有释放各种瞬发法术够不够?什么?你说他不能抓魔兽宝宝当坐骑?叫来一群飞龙和飞龙宝宝够不够?什么?你说他的地盘没有英雄坐镇?给你召唤几个远古英雄玩玩怎么样?蛮王弓箭女皇大守护者够不够?

桂林新龙社靖江小区,我的思绪被一道电话铃声打断了,保存好正在撰写的稿子,才缓缓拿起手机,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现不是推销,才缓缓接通。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肖恩,这么久不见,还好吗?”

闻言,我不经皱眉思索起来,从他对我亲昵的称呼来看,关系应该是比较要好的那种,但我四处点头的朋友挺多的,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具体是谁。

见我半天不说话,电话那头不经呵呵一笑,骂道:“你娘的,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

我先是愣了愣,旋即脑海中不经浮现出一个贼头贼脑,长相有些猥琐的身影,不经发出一声惊喜的声音,大叫道:“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五年没听见你的声音了。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满嘴喷粪……还活着啊!”

听着这久违的声音,我不由心中发酸,眼泪差点没流出来。电话对面那人叫老鼠,他真名叫什么我几乎淡忘了,我和他初,高,大学九年同窗,关系一直挺不错的,还想过毕业后一起开公司,倒腾买卖,没想到,他竟消失了五年。

五年前,大学刚毕业,这小子居然门门挂红灯,读了三年,却只拿了个结业证,本以为他会继承家族钢材产业,做一个衣食无忧的二世祖。

谁料,这小子不学好,竟然跟着高中时期的一个朋友去越南搞起了走私,结果被逮住了。

话说,他那朋友我也认识,叫尹俊,是一个家世显赫的二世祖,高中时期便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经常干一些不正经,专钻法律漏洞的勾当。

尹俊靠着铁一般的关系,最后只被判了三个月有期徒刑,而老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即使他靠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忽悠来忽悠去把自己刻画成一个受到社会不良影响,被不良势力蒙骗的大好青年,但走私这件事情总要有人来背锅,结果,老鼠在倾家荡产的情况下还捞了个三年有期徒刑。

刚开始别人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半信半疑,但一传十,十传百。紧接着联系不上老鼠,我才完全相信。起初我还想着去探望他来着,可惜无人知晓其下落,后来这件事情也逐渐被繁琐的生活所冲淡,就这么断了联系。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出狱竟会第一时间联系我。

想想。当年高中那会儿,网上刷流水,几乎稳赚不赔的买卖他都不愿接触,很难想象这家伙会去干这种掉脑袋的愚蠢勾当,只能感叹,人总是会变的,要怪就怪造物弄人……

我和他五年没说过话了,一打开话匣子就关不住了。说了个把小时,还不过瘾。于是就叫他过来我这边:“我们好久没见了,你今晚务必给老子滚过来,兄弟为你接风洗尘。”

说完,电话那头沉闷了好一会儿,许久之后才听老鼠缓缓地说道:“老杨,我刚从牢里出来,没钱啊……改天吧!”

听着他那无奈的叹息,心不由得发酸,曾经慷慨激昂的鼠总竟然也会为钱而叹息,旋即收敛心神笑骂道:“你个驴蛋,都说是为你接风洗尘了,当然是我请客。我记得你酒量可不行,待会儿去药店帮你准备点解酒的药,免得和当年的爪哥一样,被救护车请去医院洗胃。”

老鼠听说是我请客,也兴奋的同意了,回道:“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在牢里呆了三年,好久没沾荤腥了都淡出鸟来了,能不能多上点肉,最好是那种大块的五花肉?”

我不耐烦地骂道:“你个驴蛋,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和一个老娘们儿似的,能不能到了再说?”说着我不经顿了顿,想到老鼠这几年遭遇如此巨大的变故,几乎可以用家破人亡来形容了,不经语气缓和了一点:“只要你肚子够大,肉管饱,酒管够。”

这件事情就这样拍板了,在手机上订了饭店和酒店,洗漱打理一番,就去约定的饭店等那小子,想想这家伙吃了三年牢饭,肯定馋坏了,于是破天荒地破费了一次,点了一桌满汉全席,外加几瓶白酒。

傍晚时分,老鼠才姗姗来迟,看着他那一如既往三七分黑白相间的头发,竹笋尖细的鼻梁,三角眼……还带着耳环,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往下一看,暗道,这小子不正常,蹲了三年牢竟然还胖了,整个人和个球似的,像一只发了福的老鼠。

我们两个老友见面,在唏嘘声中干完了两瓶江小白,想想以前的生活,看看如今的情况,不由得暗叹,青春一去不复返啊!

酒足饭饱后,我不由得惊叹啊!这小子不愧是从牢里爬出来的,都可以参加大胃王比赛了,一个人竟然足足干完了两座酒席,我不由得为钱包发苦,又要缩水了……

我当时喝了点酒,在酒精的推动下,下意识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当年他娘的到底走私了什么,怎么搞成这样?”问完我就有些后悔了,老鼠刚从牢里出来,我问这个不是自找没趣吗?待会引起他伤心往事,该怎么办,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嘛!

闻言,他竟面露得意之色,说:“你不知道,当年我可是风生水起吖!看胖爷我一身肥膘,钱可多的没地方消灾。”说着他还毫无形象地拍打了两下圆滚滚的肚皮。

我眼神恍惚地调侃道:“就你这熊样还风生水起呢!跑牢里求雨去了?”

我很难想象当年看上去贼头贼脑,却胆小如鼠般的他,究竟因为什么而去干那种掉脑袋的事情。

老鼠压低声音,神秘的对我说:“你还别说,我真是跑牢里求雨去了。当年我被尹俊和尹少忽悠去越南走私,谁知道竟然是去传销,那段时间可把我愁苦了,一切电子产品都被收缴了,时常还有人盯着我们,根本无法逃离,你看眉毛都——都快拔光了。”说着还指了指灰黑的眉毛。

尹少是高中时期一个挺仗义的哥们,他原名好像叫少军,还是少坤来则……看上去极为老实,实则是一个口不由心,满肚子花花肠子家伙。

我连慢问道:“你个缺心眼的,搞传销竟然被判了三年,你家祖坟该修修了,这都倒霉到姥姥家了!”

听我这么一说,老鼠不乐意地道:“谁说不是呢?不过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你——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要——要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也不至于现在这样。(结巴)”

接下来老鼠就和我细细地说了一遍,他在越南那会儿的事情,原来是这么这么着的。

原来,当年老鼠不愿在家安分守己继承繁琐的家族产业,父母便停了他流动资金的来源,一向花钱大手大脚惯了的他,又怎么可能耐得住心痒呢!在尹俊的诱导下,外加尹少会和他一块去越南走私,他这才勉强下定决心,刚去那里人生地不熟,还被骗去弄了几个月的传销,然后才逐渐走上正轨,开始走私手机和电脑,高科技电子产品不经物件小,还价格高,一时之间他们口袋不经肥的流油,本来打算见好就收的,可每当我们看见那让人眼红的利润,始终无法割舍这份财路,很快房子,车子都成了装饰品,但人往往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事故突生,他们竟然无意间抢了别人的生意,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枪暗斗,他们竟然被警察给逮住了,而尹少却如同狐狸般狡猾,事先便卷走所有财物,逃之夭夭了。

越南河流交替众多,河道十分宽窄,而且不设防,所以极其容易走私。

老鼠拨了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咀嚼着,含糊不清地道:“那帮龟儿子,斗不过我们,竟然使这种下三滥的阴招,下回碰见他们,定要让他们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

我醉眼朦浓地直骂他傻:“你个驴蛋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却干这种缺心眼的事,难怪会出事。”说着我不由得顿了顿,打哈哈道:“你狠尹少吗?”

闻言,老鼠不经愣住了,手中摇晃的江小白,也从新放回桌上,手指抚摸着瓶口,旋即一饮而尽,皮笑肉不笑地道:“恨他自己一个人跑了?还是狠他没有陪我吃牢饭?”

老鼠似乎陷入了回忆,呢喃自语道:“起初他提醒过我,让我早点收手,可惜我们都不舍的放弃,后来事发突然,他直接离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换做你和我或许也会做同一样的事情。”

听他轻描淡写地述说着过去的种种,心头不由得发紧,因为我看见老鼠握着酒杯的手有些颤抖,明显是过度用力导致的,看来他还是无法完全介怀当年的事情。

我许久未沾酒精,脑子重的有些厉害,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问他:“今后打算怎么办?”

只见他摇了摇头,旋即做出一副无奈地模样说道:“我找你其实是打算让你帮我个忙。”

“借钱?”我摇晃着身体突然嗖的一下站起,右手猛然拍向桌子,大叫:“你个废物借个钱还跟我磨磨唧唧的,说,要多少,我立马拿给你。”还好此时我和老鼠是在一间雅间,只有我们两人,否则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白眼。

老鼠被我这一拍,给弄蒙了,连忙扶我坐下,感激道:“兄弟不愧是兄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不过好意我心领了。”

见他还有些犹豫,以为他瞧不起我,摇摇晃晃地再度站起身:“你说要多少,直接说,这些年我也有些积蓄,你借的钱就按中国银行的利息八五折算!”

他拍了拍我肩膀,示意我坐下,神秘一笑道:“我想麻烦你的是这个。”说着他便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封皱巴巴的信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超级二货在线阅读第2章

    就这么让他一直跟着去画廊自己绝对没办法正常工作,姜之牧想了想,把车开到了一个大排档旁边的早餐店。“你怎么开到这儿来了?”顾一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头。“吃早餐。”姜之牧把车门一关,直接走到路边早餐店的桌子坐下,“老板,一杯豆汁儿,一份油条,一碗白粥。”“好嘞,马上!”“你在这种地方吃东西?”顾一

  • 全天下都以为我要谋朝篡位在线阅读第10章

    说话的人正是张亮,他正坐在主位上,周围围了好几个女同学,此刻他正讥讽得看着韩天二人。韩天听见他的话并没有发怒,而是有些诧异,在他印象中张亮不是说这种话的人,之前读书的时候,张亮整天就是埋在书堆里不声不吭,除了闷闷的其他都还不错。都是老同学,韩天没想追究他的话,微微点了下头就跟着沈荣找座位去了。张亮见

  • 万界之高人临世在线阅读第2节

    听到今天中午要去村长家吃饭,苏拂衣便忍不住皱起眉,她一想起村长那个不要脸皮想着老牛吃嫩草的弟弟就觉得恶心。另外她累了一天,现在浑身都疼,实在是不想再走半个多小时去村长家吃饭,于是她直接和孙莉说:“孙姐,你们去吧,我身体不舒服。”孙莉见她皱着眉一张脸惨白,光洁的额头上都布满了细细小小的汗珠,担心道:“

  • 绿茵终结者第7章在线阅读

    御离风刚醒来的第一意识就是痛,全身上下都传来痛楚。往周围一瞟,空荡荡的山洞里除了她再无其他生物。人走了么?御离风的想法刚出现就被她否决了,怎么可能,那家伙还想要她陪她一起上路呢。再看一眼外面,一片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已经是黑夜了。突然,视线里一抹明显的身影愈来愈清晰。一身白色斗篷,jiao小的

  • 都市情缘狼山牙居

    沁心城以北,东海之滨,蛮荒之地,辽阔不知几万里。四季分明,春暖夏凉秋爽冬寒。虽名为蛮荒,却木草繁盛,树木擎天不知几百尺,百草肆意,不知品种几何,飞禽走兽鳞甲纵横不知始终。人迹罕至,大多也只在边缘处可见一二,人们虽知珍宝无数,但也不敢轻言踏足,偶有豪强大族深探,或十不存一,或渺无音讯。久久之后,剩下也

  • 从沙皇开始翻车第六章

    尽管艾丽恩记起了不少“往事”,但对哈利·波特的故事,她毕竟只是从别人的嘴里听来的,而且都是只言片语。因此除了她生活上接触的那些之外,她对这个世界——对这个魔法的世界了解的并不多,知道的人更少。当有两个和她的哥哥达利有的拼的肉猪堵住了过道,拦在了她面前时,艾丽恩有了那么一丝的后悔——也许她当初应该趁着

  • 冰可之生活很难 但是不苦(9)

    陈耀从鼎盛车行走出来的时候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虽然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李建功没有能够录用陈耀,但是他还是给陈耀以车行的名义开具了一份介绍信,也可以说是一份假的工作证明。那份介绍信的内容很简单,大概就是说陈耀勤勤恳恳的在鼎盛车行工作了十年,技艺精湛,但是因为公司资金原因裁员,导致陈耀失业,希望贵公司能给录

  • 花滑少年在线阅读重生

    第一章重生死亡,一个充满神秘的字,祂是每一个人终局。不论你是忆万富豪还是升斗小民。刘雅心一直以为死亡离她很远,可没想到死亡居然会在亳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临,更意料不到的是她居然赶上了穿越大军,还是令人万分无奈的胎穿。当她在出院的时候听到一个女人对一同前来的男人说:“她叫小玲,是我驱魔龙族马家的第40代传

  • 重生的恶毒女配巫族逐风

    雪凛的得手让龙渊王很愤怒。凌天是他的中意的将领之一。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时间大军慌乱不已。另一边雪中突然跃出数百人,逐风、俊明带领众人飞快的向龙渊王军中沙钟位置冲去。雪中突然出现的人马让大军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乘着敌军慌乱俊明、逐风等人已离沙钟百步之遥,但是慌乱之际已过,沙钟的守卫军顿时将沙钟团

  • 致命反击在线阅读第三章

    冬至的雪夜里,本该是一家聚在一起吃饺子的时候,一个身材瘦小、满脸鲜血的小乞丐却躺在了雪地中,银白色的月光从夜空中散落到大地上,在雪的折射下让这个冬至的夜里充斥着一股让人感到寒冷和寂寞的气息,很浓也很真实。老吴轻轻的用手把周良脸上已经凝固的血迹擦拭掉,没有了血迹的遮挡,露出了周良的本来面目,看到后老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