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我和死对头互换身体了之第六章

2021/6/11 3:49:09 作者:三克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和死对头互换身体了
我和死对头互换身体了
作者:三克盐来源:晋江文学城
随弋:顶级影帝,霸道总裁,少女心中的完美男友。忽然有一天,他当众跳起了社会摇……粉丝:“我裂开了。”苏宓:十八线小透明,基圈天菜,少男心中的绝美男神。忽然有一天,他当众穿上了女装……粉丝:“我恋爱了。”表面上是毫无互动的上下属,实则是一见面就互殴的前任与前任。别名:《互换身体后我想毁掉死对头的星途,却让死对头走上了花路?!》cp:脾气暴躁只对受温柔攻×清冷矜傲只对攻炸毛受1v1,he排雷:攻渣且不洁,出轨是家常便饭!各位谨慎看文!重点:本文所有人物均无原型;文案与正文稍有出入,大致相同。————

6

那处崖画在深山之中,果真离地百丈高,底下碧水环绕,江浪奔涌。

水流湍急,夹岸崇深,倾崖返捍,山岩遭江水磨蚀,痕迹斑驳。若坠入江中,瞬息便会被卷到数里之外。

鲜钰没带着厉青凝下山,而是站在一处悬桥上。

大雨过后山风依旧呼号不止,风过时连着悬桥也被带着左摇右晃,伴着嘎吱作响声,悬桥似有坠落之势。

桥下就是如狈猊怒吼的江流,波浪像起伏绵延的群山,顺着地势直往下涌。

厉青凝背着手远眺山壁,眼里流露出些许失望。

鲜钰悄悄仰头,察觉到了她有些不悦。

难不成是前人留下的画太丑了?

这么想来也不无道理,翻山越岭地走到这,什么神笔妙画都没看见,只有一大片杂乱无章的线条刻在崖壁,其间还涂了许多乱七八糟的颜色,比六岁小儿的画还不如。

也不知道厉青凝是从哪听说这壁画的,想来这壁画在旁人话语里定然精妙非常,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失望。

“怕么。”过了一会,厉青凝垂眸道。

鲜钰故意攀紧了铁索,怯弱地颔首,“怕。”

“莫怕。”厉青凝伸出手,把她握在铁索上的手抓了起来。

鲜钰心里甜,却还是咬着唇故作害怕,双腿十分适时地抖了抖,可却不是因为怕才抖的,而是因为站累了。

这体虚的毛病是摆不脱了,却恰恰很适合扮弱装惨。

厉青凝沉默了许久,沉思片刻后,那朱红的唇微微张开一条缝,许久才吐出声音来,“你可知,这崖上的画是何人所作?”

“听爹爹说,”鲜钰眉头一紧,小脸皱巴巴的,犹犹豫豫道:“是一位百年前就已殒身雷劫的前辈。”

“姓甚名谁?”厉青凝惜字如金,却又像是要寻根问底一般。

这问题问得好,她有些答不上了。

即便是停火宫中人,也未曾有谁探究过这个问题。

鲜钰欲言又止,讪讪开口:“一位老、老伯,姓名不知。”

“从何得知,可是风宫主告诉你的?”厉青凝的手轻易就将她细瘦的腕骨圈了起来。

“非也。”鲜钰垂在身侧的手一抬,朝远处的崖壁指了过去,“殿下且看,那崖壁上的画不就是老伯的自画像么,有鼻子有眼的。”

这回厉青凝是真沉默了下来,不是童言无忌,只是她细细分辨了一番,发觉鲜钰说的似乎是真的。

有多真?还真有鼻子有眼的。

鲜钰没说话,也略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堂堂大能前辈留下的画,竟糟糕成这模样,若不是如此,前世时她也不会生出修整一番的念头。

“罢了,这画……”厉青凝话音一顿,“着实有趣。”

这兴许是她能给出的最高的赞扬了。

“停火宫里还有别处崖画么。”收回落在远处山崖上的目光,厉青凝问道。

“只有这一处。”鲜钰未曾多想,如实回答。

这话音刚落,厉青凝圈在她腕口上的手一松。

厉青凝也不顾她究竟怕不怕了,长袖一甩,沉默无言的朝着桥头走去。那半扬起的袖口上用雉羽捻成的细线光泽苍翠,玄色的衣料衬得手如玉白。

鲜钰歪着头瞅了一会,连忙迈出步子跟了上去,脚步匆匆,“长公主殿下,等等钰儿。”

闻言,厉青凝停下回头,等着身后那小孩儿跟上,又重新牵起了她的手。

鲜钰笑了,长公主可真是温柔如水。

桥面随着桥上人的走动而颠簸起来,晃荡得似被浪潮托着一般。

过了桥,厉青凝垂下眼眸,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些,眼神却仍凌厉而冰冷,她话音柔和地道:“你倒是不怕我。”

“长公主这般好看,又对钰儿这么好,钰儿怎么会怕。”鲜钰黑黝黝的眼眸一动,双眼精亮地看向身侧的人。

厉青凝低低一笑,笑意极淡,“你这小孩还挺有意思。”

鲜钰扯着嘴角笑了笑,她费尽心思接近厉青凝,装乖又半惨,使劲浑身解数引起厉青凝的注意,到头来竟只得到了一句“你这小孩还挺有意思”。

惨,实在是惨,前路迢迢,尚需努力。

也不知风愿眠从哪得了长公主来看崖画的消息,竟穿戴隆重的从远处而来。

停火宫上下无论男女老少全穿红衣,风愿眠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红衣和红衣是有区别的,譬如她身上这件,襟口绣的画用的是金线,就连布料也不是一般的织锦缎。

鲜钰看了又看,这大姑娘风愿眠其心昭昭,她活了两世,还是头一回看见风愿眠穿这么贵重的衣裳。

风愿眠虽是大姐,可受到的宠爱不比任何一人少,自小就被檀夫人捧在手里宠,性子也由此骄纵得很。

她走到厉青凝面前才行了礼,扯着笑柔声细气地说:“眠儿见过长公主殿下。”

厉青凝微微颔首,神情变也未变,冷淡如斯。

“殿下可是来看崖画?停火宫内除了崖画,还有山谷溪涧,栈道楼阁,眠儿可陪同长公主殿下一一观赏。”风愿眠斜了鲜钰一眼,目光往下一滑,落在了鲜钰和厉青凝相牵的手上,她顿时神色一变,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

鲜钰被瞪得不由得后退了半步,躲在了厉青凝身后。

她本就走累了,心扑通狂跳着,只得微微张着嘴喘气,再被风愿眠这么一吓唬,脸色又白了一截。

也不知风愿眠哪来的底气,或许是晨时被芳心带去见了长公主一面,径自开口,“钰儿妹妹体弱,如今看着是有些不适了,恐怕再难陪殿下赏景,不如让眠儿带殿下好好领略停火宫内的景色。”

鲜钰懵懂抬眼,忍不住捏起袖口掩着唇咳了两声。

厉青凝垂眸道:“累了?”

鲜钰乖巧地点了一下头。

“正好本宫也乏了,今日便到这吧。”厉青凝轻睨了风愿眠一眼,疏离又冷淡。

鲜钰趁机又咳了一声,本来煞白的小脸咳得通红,着实可怜。

风愿眠何曾受过这般对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明明气得很,却又不能对着长公主撒气,“那、那,那眠儿……”

“本宫见此处山灵地秀,前人所作崖画非同一般,画中当暗藏玄机,可惜如今尚无人参透。”厉青凝缓缓开口,语意不明。

鲜钰听了这画连忙回头望了那崖画一眼,莫名觉得厉青凝和她看的不是同一面崖壁。

没错,确实是有鼻子有眼的自画像,暗藏哪门子的玄机。

可谁知风愿眠竟应道:“眠儿定不负长公主期望,早日领悟画中玄机!”

长公主颔首,话也不多说两句,攥着鲜钰的手便走远了。

鲜钰小步小步跟在一旁,不免有些头晕目眩,就连吸气也更急促了些。

幸而手被攥着,步伐不会落后太多,不然她和厉青凝之间怕是已经隔着一丈远了。

刚深吸了一口气,又要咳起来的时候,牵着她的人脚步一顿,竟停了下来。

鲜钰虚弱地抬头,双眼雾蒙蒙的,怯生生说:“钰儿不累了。”

她话音刚落,额头忽然一重,双眼往上一掀,就看见了厉青凝落在她额头上的手。

厉青凝轻叹了一声,“怎这般体虚。”

鲜钰嘴一努,幅度极大地摇起头来,后脑勺两个辫子跟着晃了晃,“钰儿不是体虚。”

“那是什么。”厉青凝顺着话问她。

“是、是……”小孩一着急起来,话都说不清了,磕磕巴巴道:“是还、还没长大。”

这讲话结巴的毛病,鲜钰学得有模有样的。

厉青凝双眼微微一弯,竟然笑了。

……

芳心在院子里等着厉青凝回来,看见门开便立刻迎了上去。

门外那白着脸的小姑娘没进来,自顾自地走远了,身子摇摇晃晃的,像是不大走得稳一样。

合上门,芳心朝厉青凝看了过去,只见她神色淡淡的,仍是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像是对什么事都置身事外一般。

她跟在厉青凝身边多年,自然摸得清厉青凝的心思,可如今怎么也想不明白,长公主让她找一个不存在的人是为了什么。

问的不是风停火,也不是他那几位夫人,而是一个连容貌也不清楚的姑娘。

这举动怎么也不像是要拉拢风停火,反倒像极了来这游山玩水的。

“殿下,再过两日,慰风岛的船就要靠岸了。”芳心垂眸道。

厉青凝颔首,“明日启程。”

“是。”芳心顿了顿,“停火宫的几个孩子,殿下若是喜欢,大可带上一同登岛。”

厉青凝进了屋,坐在铜镜前将发饰摘了下来,“不必。”

她往镜中看去,把发饰放进了锦盒里,“撤了风愿眠那边的暗影,那人应当不是她。”

“那……”芳心欲言又止。

“那人找不到便无须再找。”厉青凝拿起玉梳,手半抬着,示意芳心为她梳发。

“是。”芳心应声,双手接了梳子。

厉青凝双眸一闭,回想这几日的所见所闻,莫名觉得她似乎弄错了什么。

夜里,风停火摆了宴席,却没有亲自请厉青凝赴宴,而是派了个婢女过去,那婢女空手而去,又空手而过,只带回去了一句话。

“长公主身边那贴身侍女说,殿下已经歇下了。”婢女将话带到了风停火那儿。

风停火不冷不热地笑了一下,仰头往喉咙里灌了一大口酒,“这些菜肴倒了可惜,你去让几位夫人过来观舞听曲。”

别院的客房里,厉青凝果真早早就歇下了。

与主峰一比,别院有些孤寂冷清。

厉青凝躺在床上,忽然有些头疼,她眼一抬,只见屋里的窗仍开着,山风从窗外灌了进来。

她喜凉怕热,特地让芳心把窗开着,可没想到山中的风一日比一日冷。

隐隐约约,有位红衣人伏在床畔,如墨长发蜿蜒着垂至地面,正支着下颌看她。

看不清脸,但应当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那红衣美人丝毫不守礼数,口气傲慢嚣张,“长公主,你要不要搂着我,我身上暖和,不信你摸摸。”

厉青凝倏然睁开眼,只见屋内一片漆黑,床幔被风吹着微微扬起。

是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救赎的英灵之第七章

    在邓布利多宣布晚宴结束,新生们被格雷尔带这直接朝墙壁走去,穿过一扇暗藏在滑动挡板后边的门,走下楼梯,穿过另一道走廊,最后在一道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旁边停住脚步。“荣耀!”格雷尔说出口令,众人依次走进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是一个很长而且略显低矮的地下室。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用坚固的石料建成的,泛着绿光的灯

  • 阴命者在线阅读穿越,节目的邀请(求收藏鲜花打赏啊!)

    水蓝星,**,S市。“没想到穿越附体重生这种套路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落到我身上了,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一个男子握着手中的镜子,看着镜子里长相不错的男子,叹了口气,放下了镜子,开口说道。这个男子叫做李亚豪,是个穿越者,本来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地休息,结果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名字叫做水蓝星的

  • 逆命妖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极品灵石”陆云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可是上好的修炼资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必为修炼资源发愁了。如今地球的灵气刚刚恢复,距离形成灵石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三件物品全部得到,限免的时间到了。“小智,下个月限免小说是什么?”陆云道。“限免小说是随机选择,还有八个小时才到一个月结束,小智也不清楚是什么”

  • 制霸之灵异网游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卢小飞发现自己好像变矮了,世界仿佛扁平了一般,他看到的东西都显得异常高大。“我这是在做梦吗?”揉了揉眼,卢小飞想要说话,却只听得喵的一声,看着自己毛茸茸,肉嘟嘟的爪子,他呆住了。“我擦,我肯定是在做梦!醒来,快给我醒过来!”卢小飞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撞到了喵星人的雕像上,疼痛让他认清了

  • 海贼王从吞吞果实开始解刨琪琳?(求鲜花)

    “嘭!”面对这个深夜闯入自己房间偷看自己睡觉的变态,琪琳一拳打出,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般生疼。同时,那个黑影倒退了两步,那棍装之物也飞了出去,空中似乎还有几滴鲜血洒落。琪琳虽然是超级战士,但是终究只是一代超级战士,而且并不是力量强化方面的,她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是和那些高级别的超

  • 启灵非人类在线阅读第5章

    两大番队进入同一节车厢,奇怪的是车厢内竟然有人,明明是不存在的班车。“年轻人,要看报纸吗?”一名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探过头向石毅问到,他们距离很近,石毅随意瞄了一眼,那报纸上分明没有一个字迹。石毅摆了摆手,回答:“不了,您自己看吧……”那老者也不多劝,只是自顾自地继续看起无字报纸,嘴角露出一丝邪魅。“

  • 综影视:任务进行中在线阅读第九章

    左忱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六个小时一动没动,护士几次推门都没能吵醒她。睁眼的时候是凌晨,周围人都睡了,医院里刚好大小夜班交接。她满手机的未接电话,头又疼,打算出去找个野混沌摊吃点东西,可刚路过诊室,就被下夜班的医生叫住了。大夫跟她大致说了说苏惊生的情况。苏惊生这几天治疗配合度很高,状态有所好转,再有三天

  • 追妻之交易(修)

    慕清澜带着徒弟逛了很久,直到夜色渐深,他们才回程。走到一半时,小徒弟撑不住乏意,歪在他怀中睡着了。他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边的臂弯里挎着小白兔花灯,蒲扇似的睫毛垂着,嘴巴旁边还沾着红色的糖渣。慕清澜给他擦了擦嘴角,又取下了他的花灯提着,给他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小徒弟并未被惊醒,睡得十分香甜。他看

  • 鬼谷楚辞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被忽悠的王导!黄垒一说,其他几名成员也是一样。何炯摸着肚子,很配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何老师,你不是刚喝完米稀。”“那东西养胃,但也不能填饱肚子,现在肚子里面全是水!”何炯尴尬的笑了笑,目光更多的是看向黄垒。第一季就是黄垒负责做饭,当然何炯,大华两人也做,只不过做出来连自己都觉得难吃,何苦为

  • 屌丝小道士在线阅读第二节

    自森林逃出后,云清风就得到异界历练系统的承认,正式踏入试炼。异界历练系统:“第一个世界准备,抽取中…随机生成武侠世界…进入”天武神州这里崇尚武功,小可飞檐走壁,大可移山填海,内力…外公…武林人才辈出,武功秘籍数不胜数,有人隐居,有人初入江湖…。而云清风被投放到这里,天云宗,十八宗之一。这个世界有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