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我的师傅是妖怪在线阅读痛苦的拉锯战之磋商协议

2021/6/12 6:33:13 作者:吴仁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的师傅是妖怪
我的师傅是妖怪
作者:吴仁义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叫周申,玄元派老幺。本以为入了门派就可以吃喝不愁,谁曾想这个门派连温饱都是问题,时不时还得演上一回劫匪。直到最近,我发现了师傅的一个秘密,他好像不是人!

第二天一早,飞上海的飞上海,飞深圳的飞深圳,挤上班高峰期电梯的挤电梯,各归各位。老板可以睡醒了再来,但是马仔还是得老老实实的九点打卡,晚一秒种也得记迟到。

那边樊总飞机落地深圳后,第一时间拉了个工作群,具体负责项目的是曾总和曹子强两人,几方算是开始正式进入流程阶段了。项目方,上海募资方,深圳通道业务方,各自拉了各自的工作伙伴入群,顾林一这边也迅速的拉了个内部的工作群,把公司的法务、外聘的法律顾问、相关副总都拉了进来,把各项工作一一沟通清楚后,静待对方发来协议。

协议磋商,看似个简单的活儿,好像扔给公司法务和外聘的法律顾问就完事了,但是其实是个极其痛苦的事情,虽说有公司法务和法律顾问审核协议,但是协议磋商的内容和具体的含义必须得由顾林一给出准确的解释,所有的协议,顾林一必须全程参与,全程把控,跟法务和法律顾问一起对着协议饶舌拗口的条款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对每一处需要修改的地方进行反复的讨论。顾林一知道,老板是不可能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去研读和推敲每一份协议,在她汇报过协议的重点内容和关键节点后,老板大笔一挥签了字,但是最后需要对协议负上最终负责的却是她。

好在微信的普及和广泛使用,大大提高了工作中类似协议这样的文字工作处理的及时性和效率,使用起来比邮件方便太多。

曾总方发来第一份协议是午饭过后下午刚上班没多久,顾林一赶紧转发到此次内部工作群里,大家赶紧细读协议,在群里讨论修订,语音带文字带截图,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才把最终的修改意见确定了下来,顾林一赶紧用审阅格式把协议给修改出来,又发到群里请大家确认,收到所有人确认的信息后,有争议的一两个关键点上,请示了老板定夺,第二天中午时分就给对方发了过去,下午五六点钟,正是下班时间,刚走出电梯,就又收到对方返回的对于修改处的意见,顾林一这边赶紧看了,在群里和大家一起讨论,又在第二天上午给赶着发回去,对方下午五六点又能返回一次意见,这样的程序,每天差不多同样的重复着,四五天过后,公司法务终于忍不住吭声了,在又一次刚下班的关口,顾林一将不知道是第几版修改稿的协议发到群里时,打趣的说道:“我们这个群都是下午六点下班时间就要开始上班。”

“哈哈哈,没办法,我也发现我们群总是在下午六点开始上班,我是专门连车都不开了,坐轻轨好看协议啦。”顾林一接着说。

“深圳方效率还是挺高的,当天的修改意见当天回复,都不会拖到第二天去。”

“我怀疑他们是不是都是九点才下班。”

大家七嘴八舌欢快的讨论起来。其实,工作之于但凡有点上进心的人来说,还真是不怕累也不怕苦,怕的就是没效果。

磋商协议的拉锯战在一个星期之后,在大家的疲惫不堪中还算顺利的结束了,而最难的一关却还没有攻克——担保。虽然国家近年来出台各项政策,大力扶持民营经济和实体企业,但在实际操作中,民营企业融资的环境还是有待提高,很多时候不得已要采用一些其他方式进行融资,找业内信誉和商誉好的公司进行担保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对于图远这样囊中羞涩却又上马大体量投资项目,砸下去快五个亿开工却仍遥遥无期的项目,股东们还是颇有微词。担保这一关的工作,得老板亲自出马,去提供担保的兄弟公司那边去斡旋、谈判、压上自己的身家,提供足够的反背书,争取到对方老板及其管理层的支持,这一关才有可能过了。

这中间的种种,顾林一不敢胡乱猜测,除了等待老板的消息之外,只能在适时的时候催一催对方具体的经办人员。一方面应付着深圳方和上海方的催促,保持他们对提供担保的公司背书的信心,一方面谨慎的回答担保方具体经办人员提出的不限于担保协议的各种问题,找机会询问一下进度,适时的跟老板报告一下事情的进展,以暗暗敦促老板也加快节奏。

距增资协议谈判好后,漫长而又煎熬的三周过去了,转眼已经到了十二月初,公司的资金情况持续恶化,不出意外,这个月的工资,公司就发不出来了。公司老板和高管层打算怎样应对这个局面,相熟的同事些相互私下打听,但最后大家汇总信息的结果居然是,公司没有任何的应对方案,也就意味着,老板和高管层将宝全部押注在此次融资上。

顾林一私下找李漫,“华,公司这个月就要断炊了,会出台什么应对的方案吗?”李漫回答道:“按照hr的职责,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应该会提前出预案,比如裁员,比如缩小租赁的办公面积,比如其他的节流方案。”

“嗯,不能开源,当然应该节流。”

“但是,我这个建议刚一提出来,胡总都没听我细说,就给否了。”

“为什么?这不是一家公司在资金链可能断裂的情况下,正常的应急处理预案么?”

“我怎么能知道,胡总只说老板不会同意这样的预案。”

顾林一心里清楚,公司的业务部门在公司没有投产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为公司创造能支撑得起公司正常运作的现金流的,何况生产基地还在建设,土建也好,设备也好,都是需要大笔资金的,但是在没有开源的情况下,公司也不节流,对资金链即将断裂的情况一个预案都没准备,顾林一不敢想象,如果此次融资失败,带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事已至此,此时是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了。

但是,即使有了担保,最终签下此份增资协议,上海方的募资能力到底怎么样,到底能募集到多少资金,公司这边,顾林一也好,高管层也好,甚至总经理也好,其实谁的心里都没有底,但是这种丧气的话,谁也不敢在老板面前提。

此时,顾林一又想到了富润资本,这条线,她一直想办法跟着,不断掉,即使对方已经清楚明白的感觉到了赵老板对于他们这个备胎兴趣不大,顾林一想说服他们自己来做这笔业务,从做通道业务转成真正的业务方。

在焦急等待对方走完所有流程完成提供担保的程序前,继增资协议敲定之后,一直在密切关注此次融资的各方也更加紧密的催促各种协议的签订。王建刚作为中介方,当然会签中介协议,收取中介费,王建刚又是老板的朋友介绍的,老板的朋友也蹦跶出来,要一次性收取5%的中介费,上海方要把应当向出资方收取的每年2%的管理费也按头给图远,深圳方作为通道业务方,曾总也存了私心,用了另一家公司,以财务顾问的名义要与图远签署中介合同。

这四份合同一签,就意味着图远此次融资的成本将冲破18%每年,对于图远这样一家多股东,股东背景各异的企业来说,以这样的融资成本要想通过股东会表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给老板分析了成本结构和资本市场现状后,老板出面跟朋友将中介费谈到3%,其他方再稍作让步,总算将年成本控制到了15%以下。顾林一怎么算,都觉得这么高的成本虽然也算是符合当下资本市场的情况,但是估计在通过董事会和股东会表决时会存在不小的难度。

顾林一整理了思路,写了份方案,把这些一次性收取的各种中介费、财务顾问费折算到每一年的成本中去,不去主动提及这些费用都是要在资金到账后立即收取的,这样一折算,成本算是勉强能看了,顾林一拿着这份方案去找了老板。

老板边吸烟边听顾林一汇报,末了,把烟架在烟灰缸上,将顾林一打印出来的方案接过来自己看着,顾林一知道老板这个年纪对于一大堆带数字的口头的汇报反应力会有所下降,另外,老板对于各个数字构成的成本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对于公司在这个节骨眼上,老板能够承受的融资成本和底线,也只有老板最清楚,因此,静静的等待老板思考的结果。

“明知山有虎,也只能向虎山行了。”老板眼里射出一道坚毅的光,像是勉励顾林一,也像是在自我肯定。

“眼下的阶段,最重要的还是能够把事情做起来,”顾林一接过老板的话头,带着点心痛却不得不坚持的语气说道,“接下来的程序,我去跟纪承礼商量,看以这个成本的话,怎么先跟各个股东通一下气,打个预防针,争取能够顺利通过董事会和股东会。”

“好的,抓紧办。”老板重又拿起烟,吸了一口,猛地吐了个长长的烟圈,突然,语气透着狠劲的说道:“不过,也必须得过!”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顾林一回到自己办公室,消息灵通的董事会秘书纪承礼已经找了过来,他语气轻松的说:“顾部长,听说各项协议都已经敲定了,是要签署了吗?”

“没有你这边的手续,公司哪敢签呀,哈哈。”顾林一跟他开了句玩笑,双方都知道,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不是那么轻松。

“增资协议上最关键的一点,资金到账的前提条件中,有一条是对方必须要见到公司股东同意此次增资的股东会决议。”顾林一说道,“这个在一开始商议协议的时候我跟你讲过的。现在成本已经可以确定下来了,大概在年15%左右。”

“哎呀,就是这一点很难办啊,我跟你说,我很头疼啊,”纪承礼一脸哭相,对着顾林一说,“我数给你看,公司五个股东中,不管事的那个,好说,老板和技术方那边好说,麻烦就麻烦在上市公司和那个业内公司。”

“嗯,这俩是挺难搞的。那你跟他们吹风了没有?他们什么反应?”

“我私下肯定先吹风了呀,这种事情,临到头才去做,肯定行不通的呀,别人会怪你不把股东放在眼里。”纪承礼换了个一脸痛苦的表情说,“可是,人家要怎么想,还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顾林一一听这话里有话,尽量用平淡的神色,语气淡淡的问道:“他们两个股东能怎么想?他们想什么?现在资本市场大环境不好,低于15%的年成本,像我们这样的初创私企到哪里去能够融到钱?”

“对啊,我知道。但是问题出在这里,”纪承礼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靠近了一点,“那份中介合同,老板朋友那份,那份中介费用收得有点狠,再者,中介方太多了,算上财务顾问合同,我们实质上是这一笔融资要签三份中介合同,付三笔中介费用。”

“所以,他们怀疑老板?”顾林一飞快的接过话,心里一惊,脑子飞快的转起来,老板在这中间,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一惊把脑子里那一闪而过的念头,抛到一边,“老板朋友那笔,本来这个就是商业社会,没有免费的资源共享,这笔中介,我们从5个点谈到3个点,从每年收,谈成只收取一次,虽然确实是高出市场公允价,但是对方认定我们企业现在急缺资金,不愿松口。”

“但是,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把这笔钱的收款方,让对方找一个外地的公司来签,不要用成都的公司签,这样,免得敏感的股东些,往老板身上乱想。”

纪承礼说,“嗯,这是一个办法,但是恐怕也难以完全消除他们私下的想法。”

“那这就没办法了,事情我们做到位,其他的股东要怎么想,我们也不能控制,这一次融资失败,公司资金链很快就将彻底断裂,他们愿意掏钱增资继续投资吗?如果不愿意,那就只有接受这样的融资成本。”

“好吧,我只有这样先去跟他们沟通沟通,但是我们签了那么多份中介协议,这个又怎么解释得通呢?”

“这个有什么解释不通的?”顾林一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说道,“你问问那些怀疑这怀疑那的股东,注册资金实缴到位后,他们打算对项目继续进行投资吗?如果不打算,那说明他们对项目仍然持有风险的判断,风险本来就和收益成正比,对于高风险的项目,资方怎么可能不谋求更大的收益?再者,他们是上市公司,是比我们更成熟的公司,对于这笔2亿的融资,最后能够成功,资金到底是会从哪里来,他们心里肯定比我更有数,这个背后,不要有桌面下的利益重新分配,现在不以各种中介费的名义把这些空间预留足,你让上海方怎么去募资?”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顾林一才停下来,观察着纪承礼的反应,“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些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是顾林一胡诌到自己也相信这是真的,这样他才能说服这个董事会秘书,董事会秘书信了,才有可能去说服那两个刺头股东。

也不知道纪承礼到底信没信,“好吧,我只有去试一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话锋一转,又开始诉苦起来,“哎,后面股东会决议要签字,又只有我人肉去签,背着协议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跑。”纪承礼靠在墙上,身体仿佛因回忆起之前人肉签字的痛苦而扭曲,“真的很累,像业内公司股东这个,我要先飞北京签字,再飞去青岛盖章,而且他们不好说话,不肯把章带到机场来盖的。”

顾林一不想听这一堆诉苦,谁的工作不烦人?谁的工作又不累呢?但是不得不敷衍一下,“呀,有这么麻烦啊?没办法啊,这个到时候就是这样无奈,说要就要,急得很,只能辛苦你来回的飞着人肉签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在线阅读第10节

    龙飞无趣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这就跑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大约行走了十分钟,龙飞站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森林最中心处。一只通体金黄色的大鸟正在高声啼叫,双翅拍打着悬停在森林上空。“昂…!”就在此时,一声威严无比的吼叫,也响彻整个森林。随着两声吼叫,无数的魔兽从森林中疯狂

  • 白也先生传你好小渡

    上图乃是红渡看着一副想说话,但是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你的表情的红渡。霍冥月的意识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个宿主……脑袋缺一根弦啊……【你不必拘谨,系统目前一共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任务。一个是属性。一个是商城。】红渡想了想轻轻的问道:“如果不建议的话……属性是什么?”【哎……你真的不用拘谨的,毕竟你是我的宿

  • 奇门事务所第8章在线阅读

    海拉最后还是输了。奥丁把她和她的死亡大军都封印了起来,他被海拉气得不轻,一怒之下,把所有关于海拉的东西全部销毁或者覆盖掉——弗丽嘉非常难过,她请求奥丁稍微宽恕一些海拉,奥丁坚定地拒绝了。他把海拉封印到了一个黑暗的、没有人能找得到的角落。“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海拉被关进去之后,非常讽刺地问洛丝。洛

  • 我真的不是学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和我回家。”“回……家?”虽然乐某人现在就是一个憨憨,但是一些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不是幻觉……不是,幻……小舅舅!”乐苒吓得脸上的热气都降下来了,别说,大晚上的……能不能别吓人。这哪是什么幻觉,根本就是大型作死现场,一逮一个准儿,她死了——但是身上实在没什么力气,酒倒是醒了一半……柯辞川挑眉:“

  •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不得不说的考试2000年初,大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考了,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桥多了,也宽了,但是人数依然众多,要想上好的大学,依然困难,尤其在河南这样人口排名第一的大省。(自从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河南就超越四川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我变得异常焦虑,开始失眠,白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缘由钱起

    虞白眉尖一挑,眼睛里散射意味深长的目光。正好,就拿你们练练手。虞白身形微动,伸手为掌,挡住面门,五指微曲,纤细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混混头子的拳头。混混头子双眼微缩,见挣不出虞白的手掌,遂即快速出腿,攻向虞白下盘,想借此转移虞白注意,趁机抽出手掌。虞白并不上当,或者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如

  • 终极一班之再起在线阅读第七节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凯撒·加图索成功地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但是——“凯撒·加图索!”曼施坦因教授气急了,他大声地吼道,“放下你的猎刀‘狄克推多’!你有在听我宣读的考场纪律吗?!”曼施坦因教授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喊这个难搞的、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的新任学生会主席了

  • 佛*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杭城市乍暖还寒,却根本挡不住姑娘们的骚动之心,花样百出的齐屁小短裙几乎满大街都是,诱人的黑丝更是必不可少,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跟骚年们宣布着,大饱眼福的好日子又要来临了。“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手也抬高一些,好!非常完美……”此时!一位短裙少女正依着路边的小树上,背对着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地,在摄

  • 春色不似相逢好在线阅读第二节

    潘尼站起身,摘掉了护目镜,把细碎的刘海一把抹到了后面,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一如那些贵妇八卦的那样,他更像自己亚裔的母亲容甯皇后,皮肤白皙细腻,眉眼精致,大大的墨蓝色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宝石,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带着盈盈笑意。“现在出发?”伊格兴奋地跟在潘尼身边,几乎是潘尼走两步,他围着潘尼绕一圈。潘尼拽着自

  • 逃杀游戏Ⅱ在线阅读入门测试

    通道之内,一个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眼睛散发红色的光亮,拿出手中的稻草剑直指那紫袍少年。少年体内陡然爆出战斗粒子,萧临看其样子好像这紫袍少年在两百战力点左右,在这次参加测试的人群之中,属中等实力。少年从身后拔出一把宽刃剑,足足有黑铁剑的两三倍宽,但也是有缺点的,这把剑的剑身比较厚重,属于重剑的一类。突